2021年一开年,习近平就忙活开了。3月1日上午,春季学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在中央党校开班,党校校长陈希主持开班式,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席。习近平在开班式上发表讲话。

习近平在讲话中主要谈了六个方面的问题:一是中共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二是对党忠诚;三是理论联系实际;四是人民至上;五是自我批评;六是敢于斗争。

斗争是习近平讲话的重点。他说敢于斗争是中共的鲜明品格。我们党依靠斗争走到今天,也必然要依靠斗争赢得未来。年轻干部要自觉加强斗争历练,在斗争中学会斗争,在斗争中成长提高,努力成为敢于斗争勇士。要坚定斗争意志,不屈不挠、一往无前。要善斗争、会斗争,提升见微知著的能力,透过现象看本质,准确识变、科学应变、主动求变,洞察先机、趋利避害。要加强战略谋划,把握大势大局,抓住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分清轻重缓急,科学排兵布阵,牢牢掌握斗争主动权。要经一事长一智,由此及彼、举一反三,练就斗争的真本领、真功夫。为什么习近平新年一开始就大谈斗争呢?下面,我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为折腾寻找正当性

习近平作为深度毛粉和红卫兵,他秉承了毛泽东的斗争哲学。认为人生的意义就是斗争,斗争就是幸福;人生只有在斗争中才能升华;要斗争就要有大无畏精神,就要天翻地覆慨而慷。斗争的目标就是要实现他的红色帝国梦想。

毛泽东曾说:“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纵观毛泽东的人生经历、性格和所作所为,“斗争”两字贯穿始终。

习近平要让中国从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回归到毛泽东极权主义时代,他需要学毛泽东再造中共、国家和军队,要不断斗争、不断折腾。他要将他的个人狂想转化为所有中国人的梦想,让全国人民坐上他的过山车,他要在斗争的疯狂中感受幸福、净化灵魂,即使生灵涂炭也在所不惜。


第二,极权主义决定了中共的斗争

毛泽东和习近平都信奉极权主义,崇尚斗争。希特勒的自传就是《我的奋斗》,斗争是极权主义的本质特征之一。毛泽东的“与天斗,其乐无穷;与地斗,其乐无穷”话语很传神地诠释了该特征。美国政治理论家汉娜•阿伦特指出“极权主义反对一切静态的制度约束,它在本质上乃是一种运动,其根本特征在于它要持续不断地进行斗争,斗争,再斗争,永远没有休止。极权主义的统治之维系,离开这种无休止的运动,便将宣告破产,运动停止之日,也就是极权主义的毁灭之时。”

极权主义的斗争观对中华民族而言无疑是巨大的灾难。何以见得?我们回顾一下毛泽东1949-1978年的斗争史就明白了。1950年6月,中共开展土改和“镇压反革命运动”。此后,运动一个接一个,遍及经济、政治、文化各个领域,什么“三反五反”运动、“反右”运动、“大跃进”、“四清”运动、“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文化大革命等等。

这些政治运动伴随着对私人财产的剥夺。两年土改运动把富裕农民的七亿亩私人土地、房屋和财产没收,分给三亿贫穷的农民,或者充公。1953年到1956年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迫使12万多家私人企业实行“公私合营”,随后在1966年将这些企业全部据为“国有”。土改运动中,大批“地主”在两年之内人头落地,人数在200万到1000万人之间。在同时期开展的镇压反革命运动中,有几百万人被杀。反右运动将大批知识分子打成“右派”,成为“阶级敌人”,人数在55万到300万人之间。这些运动导致中国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大倒退。在中国几乎所有有知识的、有教养的、有文化的、有头脑的、有不同意见的,几乎没有人能逃过种种浩劫。1966年,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中国延续几千年的传统文化根脉被斩断,仁义被斗争取代,善良被邪恶取代,私有被公有取代,理性被疯狂取代,中华民族遭受了千年未遇的大劫难、大毁灭。

第三,习近平面临三大挑战

有分析人士认为,中国的政局是在习的牢牢掌控之下,基本堵死了未来五年中国内部出现变革“惊奇”的可能性。果真如此,习近平应该志得意满,不会再大谈斗争了。但事实却并非如此,习近平的危机感越来越严重。他天天在讲风险和政权安全,好像中国已经危如累卵;他亲自叫停了马云蚂蚁集团上市,担心会引发金融系统性风险;指示抓捕民营企业家孙大午,接管其企业,担心他政治不忠诚;公民记者张展因报道武汉疫情被以寻衅滋事判刑4年;支持异议人士的企业家耿潇男被判刑3年;19岁青年王靖渝因质疑中印边境冲突中中方死亡人数被境外追逃;2月28日,香港47名组织或参与去年民主派初选者被以“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

习近平的危机感源于三大挑战。一是中共集团内部的权力争斗。习近平的政治倒行逆施遭遇挑战,中共高层内斗已经公开化。不久前,中国官媒连续发表辛辣社评,痛批“跪美”“崇美”论调,称他们逢美必捧、逢中必贬,信奉“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对自己的父母之邦却极尽诋毁唱衰之能事。这些文章充满“火药味”,甚至出现了“数典忘祖、助纣为虐”这样的斗争色彩用词。为什么中共突然怒批“崇美”“跪美”投降派?谁是中共高层投降派呢?有观察人士指出,习近平的笔杆子再批“投降派”,看似针对社会上的自由派人士,实则将党内斗争公开化。

二是国际社会的挑战。有分析人士指出,目前中美关系出现了新的三大障碍:第一是包括台湾在内的印太安全的问题,第二是围绕香港及《中英联合声明》、《基本法》,中国对于国际条约的承认,对于“五十年不变”政治承诺的信守,对香港民主自由的一个基本态度。第三是以新疆人权问题为代表,中国内部人权的迫害。拜登政府已表明将在经济、人权、安全等领域与中国展开实质性对抗。拜登的对华政策与川普本质上没有不同,只是不再单打独斗,会联合盟友共同对抗。拜登表示:美国领导人必须迎战专制主义崛起的时刻,包括中国日益蓬勃与美国对抗的野心。

三是中国人民的挑战。目前中国经济严重下行,失业率不断上升,外资撤离中国,通货膨胀严重,中国老百姓的不满情绪正在与日俱增。其次,习近平的政治倒退正在惹翻中国老百姓,中国人的真实想法就是安居乐业,不折腾,不搞政治运动。政治体制改革可以慢慢来,民主化也不急于求成。但他们内心赞同自由民主和普世价值。习近平是想让中国人回到极权主义时代,但中国显然已经没有这样的民意基础。

习近平高喊斗争源于他的危机感和所面临的严峻挑战,他的真正敌人是宪政民主的历史潮流和中国人民的意愿。所以,这是习近平无法取胜的战争。

他的恩师毛泽东斗争到死也只能以失败告终。毛泽东曾自比马克思加秦始皇,一次次政治运动中国人折腾得九死一生。如此一位“上可九天揽月,下可五洋捉鳖”的枭雄在生命接近尽头时,却感到无比孤独,常读《枯树赋》陷入“昔年种柳,依依江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的悲情中,老泪纵横,心境凄凉。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博士曾指出:前五年,习近平通过反腐运动,要实现全党姓习,他前期重点打击贪污腐化的官员,而后期则着重打击不遵守他政治规矩的政治异己。后五年习近平要实现全国姓党,他要通过扫黑除恶运动将一切可能危害共产党一党专制的社会力量和组织清除出去,如维权律师群体、上访群体、家庭教会和各类NGO组织等等。他要保证共产党永久执政,要守住共产党的家产。但习近平的斗争观是他个人的,并不是中国老百姓的。中国人需要的是安居乐业,需要的是民主、法治和自由,需要有尊严地生存和发展。有位网友这样写道:共产党集团中的红二代们,请不要说“我们要守住父辈打下的江山”。告诉你,没有哪座山哪条河是你们父辈打下来的,自从盘古开天地,就有了长江黄河泰山。69年的中共统治史就是一部奴役史和杀人史!无论其梦想构建的多么宏大,也无论其口号包装的如何精美,概括起来无非就十二个字:打天下,坐江山,睡女人,抢财产。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