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中的两位女士,是最近缅甸反军方政变游行示威中不幸罹难的两位烈士。左边的华裔少女邓家希,舞蹈家与跆拳道运动员,3月3日参加抗议军方游行示威,在曼德勒街头遭军警枪杀。她意识到参加抗议的危险,在身上挂了遗书牌,标明自己的血型,并表示倘若发生意外无法救治,就捐出自己遗体,拯救更多的人。她遇难时穿着的T恤衫胸前用英文写着:一切都会好起来(Everything will be OK)。右边的苗兑兑凯(Mya Thet Thet Khine),是缅甸抗议第一位牺牲的烈士,2月9日,她在首都内比都参加抗议时,头部中弹送医,在重症室度过10天后,宣布不治。她的男友亨亚萨悲痛万分!请纹身师在其胸前纹上女友的头像,他说:“我们今年有许多计划。她却在生日前夕丧命。我想念她,把她的倩影纹在身上。这是我俩的回忆。”“她为了这场抗争献出了生命,作为她的男友,我会为她继续抗争到底,直到我们赢得这场革命为止。”

两位少女都是19岁的年轻生命嘎然而止!令全球无数善良的人们为之悲愤、痛惜!但军政府的枪炮,并没能吓倒不屈的缅甸人民!他们继续进行着英勇无畏的抗争。而两位被军政府罪恶的子弹夺去生命的花季少女,则成为为自由抗争的象征,成为缅甸人民心目中的英雄、天使,激励着他们继续捍卫民主与争取自由的抗争。

两位英勇的缅甸少女的事迹,传遍全球,感动着亿万人们。而在一衣带水的中国,一直以来,也有着无数的女杰,她们前赴后继,勇敢果决,为自由、公义奋斗牺牲,百折不回。前有林昭、张志新,如今也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的人物,她们的英雄事迹,每每令人唏嘘感喟。

她原是楚地小城的银行职员,这份工作在外人眼里是令人羡慕的,安稳,体面,她还曾拥有令人羡慕的小家庭,丈夫是教书育人的教师,儿子学业优秀去了美国留学,这样的“岁月静好”,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命运似乎待她不薄。而她却不甘于平庸,天性的纯净、正直、善良与敏感,使她见不得这个浊世的黑暗,她在网上不断为不公不义之事大声疾呼!还牵头为被多数人遗忘、曾为这个国家流血牺牲如今风烛残年的抗战老兵们募捐救助。为此,她前后遭逢两次牢狱之灾,二次入狱后不惜以死抗争自杀未遂。终被据说“人权比历史上好五倍”的厉害国判刑4年。转监后被当局以种种借口拒绝家属探视,家属至今得不到她的任何消息已超过半年,连通信、打电话的权利也被剥夺。法庭上,她在“最后陈述”中引用古希腊先哲苏格拉底的话说:“苏格拉底说:‘思考和表达是人类不可毁灭的本能。’法律能做的就是尊重人类的本能,保护每个人思考和表达的权利。”“法庭判苏格拉底有罪,历史却宣告他无罪。人类文明正是基于这样的正义和公理不灭,而砥砺前行。”——她是“荆楚之花”刘艳丽。

她长期在网络平台批评“一党专政”、腐败滥权等,香港“反送中”运动爆发,她勇敢发声,并在上海街头举牌声援香港同胞。2019年9月,她撑着一把写有“结束社会主义,共产党下台”字样的雨伞,在上海南京东路闹市街头散步,被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名刑拘2个月。获释后不改初心。去年2月,在新冠疫情蔓延、武汉封城之际,她涉险进入武汉实地探访,在推特、油管等海外社交媒体上发布大量关于武汉疫情和民生的视频报导。她曾在接受采访时说:“我无法后退,因为这个国家不能后退。”去年5月,她被上海警方“跨省抓捕”回沪。在狱中她长期坚持绝食抗争。去年岁末,在武汉首次报告新冠疫情一周年之际,她被判刑4年。法庭上,因绝食而身体虚弱至坐轮椅上庭的她,质问法官:“你不觉得你把我推上被告席,你的良心会告诉你这是错误的吗?”“这是审判你的法庭,不是审判我的法庭。”——她是公民记者张展。

她是出版人、独立电影制片人、民间文化艺术沙龙主持人,她曾长年为营救中国良心犯奔走、资助,她呼吁救援过的人有“新公民运动”领军人物许志永先生,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先生,前清华大学教授许章润先生,逆行进入“危城”武汉报道疫情真相、失联至今的公民记者陈秋实先生……她曾说:“此生做不成那种登高一呼的英雄,或暗夜执炬的牧羊人,但做不了英雄,我可以为英雄献花和欢呼,为英雄牵马,为英雄挡枪子儿,为英雄收尸……十二月党人的女人已经深深烙进我的骨髓,她们在青史上闪耀着猎猎英姿。”最终,她在法庭上坦然扛下当权者所有的“欲加之罪”,被判刑3年,只求换得夫君和同事的早日自由。——她是义薄云天的“侠女”耿潇男。

她是我所知的“东方明珠”香港第一位被判刑的女“政治犯”,15岁加入“学民思潮”,“学民思潮”前发言人,“香港众志”创党成员兼前常委、前副秘书长,别号“学民女神”,更因“反送中”期间,曾在日本出席记者俱乐部记者会,接受TBS新闻节目直播访问,以流利日语解释香港政府修订逃犯条例及示威冲突情况,并促请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关注香港,而被日本媒体称为“民主女神”。2018年1月13日,她于社交媒体宣布参选2018立法会香港岛区补选,为此放弃英国公民身份以便符合参选条件,于18日递交提名表格参与补选并签署选举确认书,但选举主任认定提名“无效”,她被剥夺参选资格。2019年8月30日,她在大埔家中被警方带走送往湾仔警察总部,被指控两项罪名,在香港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行动中“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及“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的集结”。当日下午在东区裁判法院提堂,获准保释及须遵宵禁令。2020年8月10日,她与“苹果日报”创办人黎智英等多人被警方以涉嫌违反国安法拘捕,她被警方扣查超过24小时,8月11日晚获准以2万港元现金、18万港元人事担保保释。次日她在脸书留言说,羁留期间最担心不是自己安危,反而是“苹果日报”能否出版。她表示自6月30日已发声明退出“香港众志”,也不再参与任何国际事务,至今也没接受外国媒体专访。2020年12月2日,她与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前主席林朗彦被指于去年6.21参与包围警总,被控煽惑、组织及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成立,最终被判入狱10个月、黄之锋入狱13个半月、林朗彦入狱7个月,不准缓刑。12月月底,24岁的她成为“甲级重犯”,被转移至高度设防的大榄女惩教所服刑。——她是“香港的女儿”周庭。

与上述诸位同样无惧党国牢狱,为自由抗争的女性还有很多,高瑜、刘荻、王荔蕻、陈卫(河南)、王宇、李翘楚……还有那些勇敢抗争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们——陈明先、王晓燕、张群选、汪雪娥、王鞘岭、李文足、许艳、蒋蓉……她们在亲人蒙难时,独自承担起家庭的重任,照顾好老人、孩子,承受着常人难以承受的巨大压力,为狱中的亲人奔走……歌德说:“永恒的女性,指引我们上升。”在争取自由的艰难征途上,这些站在时代前列的女性“巾帼不让须眉”,无畏前行。在这个天下女性的节日里,谨向这些伟大的女性致意崇高的敬意!愿你们的血和泪不会白流!愿狱中的姐妹们早日自由!愿中缅两国都能拥有一个自由、美好的明天!

2021年3月8日于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