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 RFA)

中国大陆大货司机金德强因北斗定位掉线被检查站要求罚款2000元,按受不了,认为这不是自己的错。在咨询不可能得到照顾后,一气之下,买了农药喝下,最终救治无效离开人世,年仅51岁。纵观整个事件,不单金德强的自杀让人心痛,他的“傻”同样让人痛心。

浏览微信,就知道不只我一人这么认为。至于还有人在微信上争金德强是不是英雄,我觉得有点无聊。金德强是不是英雄不论,可以肯定,当下的中国不需要这样的“英雄”,且这样的“英雄”也“于事无补”,一百多年前的“六君子”殷鉴不远。

现在唐山市有关部门的“结论”出来了,与本人先前发表的文章的意思没有什么差别?本人前天在那则短评中就说了:金德强留下遗书,“我用我的死来换(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视”,这句话比他的死还让我痛心。这让我感觉到了他的“傻”,说明这个大货司机到死都没明白“国情”。我敢说,金德强的死,什么都不会改变,最多让互联网“热闹”几天,几个“当事人”在领导那儿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

现在不仅那几个人“推”,有关部门还会帮着“推”。只能“推”啊。不“推”怎么办?是啊是啊,我也知道,不可能不“推”。不过,就唐山市有关方面在金德强死后第五天拿出的事件调查结果还是可以说几句话的。

先来看调查组说的:“据悉,4月5日,金德强驾驶货车进入丰润区姜家营治超站岗亭接受路警联合检查。执法人员发现该货车北斗定位系统未在线运行,涉嫌违反道路运输有关法规,依法将车辆引导至治超站院内暂停,并告知金德强到治超站证照室接受进一步核查。金德强没有立即到证照室接受核查,而是自行离开现场。后经调查发现,其到附近供销社购买农药,返回治超站到证照室窗口咨询违法行为处罚标准。工作人员根据《河北省道路运输条例》规定,告诉其类似违法案例查实后罚款2000元。咨询期间,尚未实施处罚行为,双方无过激言行,也没有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在没有征兆的情况下,其从裤子口袋内掏出事先购买的农药快速喝下。证照室工作人员发现金德强喝下的不明液体是农药后,及时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电话。在场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

这“结论”显然就是:金德强自杀与检查站检查人员无关。肯定无关。有关还了得。据说我国大货司机有3000万,单是这个数字就足以把人吓煞,稍有差池,某些领导的乌纱帽也就会不保。特别是如果这伯事发生在自由民主的国度,3000万大货司机同时罢工,甚至同时上街,谁能说不会引起“连锁反应”,而有了连锁反应,谁又敢保证不会要了这个政权的命。所以说,金德强自杀非但与检查站检查人员无关,而且还应该对那些检查人员表扬嘉奖,你看那结论说的:“证照室工作人员发现金德强喝下的不明液体是农药后,及时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电话。在场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

多么富有人性,又是多么的人道主义,果真如此关怀大货司机,那该多好!

既然已经“无关”,这“案子”也就了结了,网友们也就不会再多说什么。本人也只是想就那“结论”中的有些描述做点合理猜测。

大家知道,就像我们做公众号的作者,把文章送审后,常常因不通过要修订,而握着鼠标查看的瞬间,心跳加速,真希望还没有“结论”,就是还没有题目上划一道横线,还让作者等待,这样,对作者而言,就觉得还有希望。

大货司机也一样,每次把车开到“治超站岗亭接受路警联合检查”时,心情比做公众号的作者大概好不到哪里去。当金德强驾驶货车进入丰润区姜家营治超站岗亭接受路警联合检查时,我相信他此时的心跳肯定与正常时候有所不同,此乃“人之常情”。

特别是当“执法人员发现该货车北斗定位系统未在线运行,涉嫌违反道路运输有关法规,依法将车辆引导至治超站院内暂停,并告知金德强到治超站证照室接受进一步核查”时,估计他的心跳会更加加速。显然,他已预知后果。

只是他既不服也未死心,但他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大不了一死”,否则也不会像结论中说的,“没有立即到证照室接受核查,而是自行离开现场。后经调查发现,其到附近供销社购买农药”。买回农药后,他“返回治超站到证照室窗口咨询违法行为处罚标准”,这时他还有一线生的希望,那就是罚款数字。如果罚个三百五百块钱,估计他也认了,不管北斗定位掉线是不是他的错。谁能说得清我们有多少同胞每天不是在忍气吞声或低三下四地活着?

然而当他得知一定要罚那样一个数字时,他接受不了;接受不了,也就下了死的决心。现在“结论”中说,工作人员此时仅是告诉而已,“尚未实施处罚行为”,而且“双方无过激言行,也没有发生言语和肢体冲突”。这些应该都是事实。

一个下决心死的人还跟你们啰嗦什么,更不会还去向你们求情。他都懒得去说了,并且知道说了也没用,甚至可以说,开大货的司机,见到有些人就像老鼠见到猫(虽然此处比喻不妥,但只讲实事求是),有种恐惧心理,他也就更不会去跟那些人论理,而只想用他的死来“唤醒领导对这个事情的重视”,如此而已。只是这种行为比那些动不动就给领导或什么部门跪下的人走得有点远或称之为“偏激”,这不好,金德强确实不该。

不过,如果大货司机们面临的不是现在这样一种生态环境,也就是说,他可以理直气壮地跟有关人员“论理”,你说他还会早早地就去先把农药买好吗?就因为他知道跟管理他的人没有理可讲,他们也不容像他这样的大货司机去跟他们讲理,他们说是什么就是什么,说罚多少就罚多少,甚至像有些执法人员态度更恶劣:“你再不服,罚款加倍!”似这样一种生态,别说以大货运输为生的大货司机了,就算是其他的人们,还敢去讲理吗?

生活让中国很多人早就不知道讲理为何物了。

左图:有司机抱怨装了北大定位系统,不久就“坏了”。右图:死者金德强遗书。(转自RFA)

按说,短评做到这儿也就该结束,可忽然在公众号看到几天前澎湃新闻采访大货司机儿子的3分钟短视频,内容大致是这样的:知道被检查人员查出北斗定位掉线后,金德强把车开到停车场,在车里大约坐了十几分钟后下来,就去买了一瓶农药。买药回来问有关人员怎么处理,能不能照顾,有关人员说照顾不了,于是金德强就当着说“不能照顾”者的面喝了农药。这当然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他儿子跟记者讲的,与“结论”中讲的“证照室工作人员发现金德强喝下的不明液体是农药后,及时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电话。在场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出入很大。

我们来听听金德强的儿子是怎么说的:他父亲进站的时候是下午一点许,买药的时候是两点半左右,喝药的时候是下午3点29分。他父亲“喝药的时候,他们的工作人员没人管”。喝完药金德强给儿子打电话,要他照顾好家人,他走了。然后他儿子再给父亲打电话,就不通了。“当时他们工作人员没人管,就瞅着来回溜达也没人管。今天上午看的监控。”什么意思?就是工作人员在那儿看着金德强喝药,看着金德强倒下,然后就是“瞅着来回溜达”。

说到这儿不知该说什么,有监控,在监控面前,谁都很难撒谎。不过能让儿子看看父亲怎么死的真相,已经很不错了,要为有关部门点赞!问题是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结论”?为什么有勇气说“证照室工作人员发现金德强喝下的不明液体是农药后,及时报警并拨打120急救电话。在场人员立即将其送往医院”?这算不算谎言?这种“结论”经得起与监控对照吗?别人都不说,金德强的儿子在看了监控后会相信那“结论”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