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照片:香港电台(RTHK)大楼外的台标。(2020年6月5日)
一位内部人士说,随着北京方面加强控制,香港一家重要的公共广播机构有可能成为政府的喉舌。这位知情人士描述了该机构面临的不断增加的编辑压力和要求其退出新闻评奖活动的命令。

香港电台(RTHK)正在感受到新任命的负责人和香港新的国家安全法所带来的变化,加剧了人们对这家广播机构最终会与共产党控制的香港政府更紧密合流的担忧。

上个月,香港特区政府任命没有媒体经验的职业公务员李百全(Patrick Li Pak-Chuen)担任香港电台新的广播处长。自那以后,香港媒体报道说,被香港电台新管理层认为有偏见的几个节目被李百全停播。李百全也是香港电台的总编辑。

美国之音采访了一位熟悉香港电台内部讨论的资深员工。这位消息人士要求匿名以避免遭到报复,并能坦率地说话。这位消息人士说,整体而言,香港电台的记者对新的管理方向感到不确定,并受到压力要顺从。

在回应美国之音对香港电台广播处长李白全提出的置评请求时,该电台的机构传讯及节目标准组的负责人表示,该广播电台“编辑自主,就像香港电台约章所规定的”,而且该台“将继续遵守”。

但香港电台的消息人士把台里的气氛描述为“紧张”和“压抑”,行事成了“自上而下的方式”。制片人现在必须让时事节目事先得到批准,编导们也要求在节目中加入更多亲政府的声音。这名员工说,即使在展示出具备“公正性”的时候,有关节目的想法也会在几乎没有任何解释的情况下遭到拒绝。

“他们不会告诉你界线在哪里,直到他们突然说你越界了,但他们不提供界线是如何越过的细节—例如你不能采访某些人,这些都是暗箱操作,” 该消息人士说。“秘密的”。

美国之音发现,与香港电台内部的消息人士进行联系变得越来越困难,许多人因为害怕报复而拒绝接受采访。

人们担心的是,香港电台最终会接近于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 “这种情况正笼罩着我们,”这位消息人士说。“已经有一些投机者提出要制作一些离宣传不太远的东西。”

香港电台是香港唯一的公共广播机构。1928年,在港英政府的领导下,它推出了第一个广播节目,但后来成为一个独立的部门。到20世纪90年代,香港电台开始制作网络、电视和电台内容,并受其编辑自主的约章的约束。

这家广播机构的资金来自政府每年的拨款。据商务及经济发展局估计,香港电台每年的开支约为15亿港元(合1.35亿美元)。该机构为七家电台频道和三个电视台频道制作内容,并以三种语言提供新闻服务。

言论审查

从2019年开始,随着反北京抗议活动的持续爆发,政治因素侵入了香港电台。从那以后,好几个节目因为被认为批评政府而被停播。这些节目包括一个被控对香港警方有偏见的讽刺节目《头条新闻》(Headliner)。

在报道称知名活动人士罗冠聪( Nathan Law)因违反国家安全法被通缉后,香港电台从其网站删除了对他的采访。他现在流亡海外。

香港电台内部成立了审核小组,对未来的节目内容进行审核,而且香港电台如今每天都在广播电台频道上播放中国国歌。此举被视为在香港人中推广“爱国主义”。在中国政府指责英国广播公司世界新闻台(BBC World Service)并决定停止其节目在中国境内落地后,香港电台也跟着宣布停播。

香港电台因其对2019年抗议活动的报道而赢得了国际新闻界的认可。但支持民主的报纸《苹果日报》(Apple Daily)报道说,该广播机构预计将拒绝接受当地新闻团体和国际特赦(Amnesty International)颁发的一项人权奖。据报道,该奖项是由香港电台的一部纪录片获得的,该片讲述了2019年7月元朗的暴徒在一次抗议活动后袭击市民的事件。

香港电台的这位消息人士对美国之音说,不接受奖项或不参加新闻评奖活动的命令“直接来自管理层”,而且这项限制涵盖了包括“电台和电视台”在内的所有形式的媒体。

这家广播机构的机构传讯组对美国之音说,一项内部审核发现,香港电台有“改进的空间”,包括“本地、中国大陆及国际奖项的电台及电视节目提名机制。”

羞辱与刑诉

香港电台的记者也受到了审视。

制片人唐若韞(Yvonne Tong)在与世界卫生组织(WHO)一位官员讨论台湾抗击新冠疫情措施时,被政府公开谴责,称其违反了“一个中国政策”。

助理节目主任利君雅(Nabela qser)在2019年的新闻发布会上因直言不讳的向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提问而受到了亲政府人士的抱怨。利君雅最初的雇佣合同被终止了,但她接受了一份新的短期合同,这给她在这家机构的未来增加了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

香港获奖记者蔡玉玲的支持者在法庭外举牌支持。(2021年4月22日)
香港获奖记者蔡玉玲的支持者在法庭外举牌支持。(2021年4月22日)

周四(4月22日),香港一家法院裁定,现已获奖的元朗纪录片的自由制片人蔡玉玲(Bao Choy)非法获取与这部纪录片有关的数据的罪名成立。蔡玉玲被罚款6000港元(约合773美元)。这部纪录片突出了香港警方对暴徒袭击事件的延迟反应。在这次袭击中,数十人受伤。

政府最近在大力平息香港的骚乱时呼唤香港的“爱国者”。2月,所有公务员、包括数百名香港电台员工在内,都被要求签署效忠政府的保证书。人们害怕的是,在新的国家安全法下,这将使批评政府的人成为打击目标。

南加州大学(USC)安嫩伯格传播与新闻学院(Annenberg School for Communication and Journalism)的公共外交教授尼古拉斯·卡尔(Nicholas Cull)对美国之音说,“媒体的完全整合是北京的长期目标。”

他说,这是全球媒体环境不断恶化的一部分。波兰、斯洛文尼亚和匈牙利的广播机构已成为攻击目标。“在许多地方,有一种公共广播机构应有国家控制的假定,”卡尔说。

媒体监督团体“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说,这项国家安全法对记者来说“特别危险”。在周二(4月20日)发布的新闻自由指数中,按照第一为最自由的排位顺序,香港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80。

与美国之音进行交谈的这位香港电台的消息人士说,随着“政治正确”成为新广播处长的唯一考虑因素,局面正在恶化,机构内部沟通不畅,也不召开什么会议,透明度和高层人员给出的明示都减少了。

“宣传就是宣传,报道就是报道,”这位消息人士说。“但我得说,这个界线会越来越模糊,这条路的尽头可能就是中国中央电视台(CCT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