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保守派杂志《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在中共一百年党庆之际出版了一期关于中国的专刊。该专刊的电子版已在2021年7月15日刊登 (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magazine/?utm_source=Sailthru&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20210717_Weekend_Jolt&utm_term=Jolt-Smart)。

专刊纸版也于同日出版。该专刊共邀请了15位不同背景的作者各贡献一篇文章,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博士是其中一位,其他14位作者是:

Dan Blumenthal: 美国企业研究所(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亚洲主任

Michael Pompeo (蓬佩奥):美国前国务卿

Tom Cotton (科顿):美国联邦参议员

James Holmes:美国海军战争学院(the Naval War College)海洋战略系主任

Therese Shaheen:美国亚洲国际( US Asia International)首席执行官,原美国驻台协会主任. 

John Howard(霍华德):澳大利亚前总理                                                         Seth Cropsey: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美国海权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Sea Power)主任

Daniel Tenreiro:国家评论研究所(the National Review Institute)研究员

Martha Bayles:波士顿学院(Boston College)教授

Derek Scissors (史剑道):美国企业研究所( the 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高级研究员

Kelley E. Currie:美国新安全中心(the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高级访问研究员,原美国驻联合国副大使

Nina Shea: 国际人权律师

Jay Nordlinger: 《国家评论》资深编辑

Jason Lee Steorts:《国家评论》 执行编辑

杨建利博士撰文的题目是“Four-in-one: the CCP’s Populist and Nationalist Empire”,英文原文链接是https://www.nationalreview.com/magazine/2021/08/02/chinas-populist-nationalist-empire/

公民力量团队将该文翻译成中文,《议报》特别向中文读者推介

四位一体:中共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帝国

作者:杨建利

中文翻译:王德育

一个人向另外一个人宣称:“我全心全意地爱了你一百年”,并宣誓:“我准备更好地再爱一百年”,具有爱情经验的人都知道,这是多么令人激动却被人滥用的海誓山盟。

这正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代表中共在建党百年庆典上给中国人民的海誓山盟。

然而,中共百年历史特别是其1949年建政后这段历史的大量见证人仍在世,人们不会忘记:土改、镇压反革命、反右、人民公社、大跃进、文革、计划生育、六四屠杀、平藏、新疆集中营、镇压香港、、、,近一亿人为中共的统治付出生命代价,更不用说财产、文化、宗教的损害和对人们心灵的荼毒。

这当然不是爱,这更像是强暴。强暴者变成“爱人”的故事多少令人感到不适。人的感情是复杂的,人民更加复杂,特别是他们在别无选择的情形下。感情不是单一向度的,“爱”和“恨”是交织的,更何况“强暴者”掌控所有资源、狡猾灵活,又不断反复地“示爱”。在百年党庆之时,中共似乎又成功地做成了人民的“爱人”。真的吗?

回头看,自上台开始,习近平就努力去实现一个伟大的目标,这个目标就是“习近平—党—人民—国家”四位一体的帝国。穿着毛装的习近平在中共百年庆典上、在一幅巨大的毛泽东画像上方发表讲话,讲话的主旨就是宣布实现了这个目标。在他之前的中共领导人里,只有毛在中共建政后那几年里实现了相同的四位一体的帝国目标。

虽然这个四位一体的帝国其中一位是共产党,而且帝国的庞大国家机器是拥有9500万党员的庞大党组织运转的,但是它的意识形态基础却不是马克思主义,而是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习近平的讲话虽然有一段讲到马克思主义,但是只不过是一带而过,而且强调“必须继续推进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这是典型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表述,而习近平这几年不断强调的所谓中共的初心不是实现共产主义,而是他在讲话中再次确定的“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

从共产主义往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转移充分说明了中共的灵活性(adaptability)和实用性 (pragmaticism) ,这是它百年非但不死而且还能俯伏民众、平视世界的主要原因之一。(注:“平视”缘于习近平,在今年“两会”上,他说,中国可以平视世界了。)

这个转移不是始于习近平,而是在文革后复出掌权的邓小平在毛的共产主义实验破产的基础上开始推动的。事实上,“富”(民粹主义)和“强”(民族主义)这两个从清末开始的口号和深入中国人人心的两个追求成为了中共执政的目标,缩小与西方发达国家的财富和综合国力的差距是其核心。从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都宣称富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为其施政目标,不同之处,是他们根据他们当政时的中国实力对西方(美国)采取了不同的态度而已。

习近平在中共百年党庆讲话中宣称:”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打江山、守江山,守的是人民的心。中共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始终代表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与人民休戚与共、生死相依,没有任何自己特殊的利益,从来不代表任何利益集团、任何权势团体、任何特权阶层的利益。任何想把中国共产党同中国人民分割开来、对立起来的企图,都是绝不会得逞的!9500多万中国共产党人不答应!14亿多中国人民也不答应!” 他就此宣布了中共对人民的民粹主义捆绑,同时,他代表被捆绑的人民对世界做了民族主义的宣誓:“中国人民也绝不允许任何外来势力欺负、压迫、奴役我们,谁妄想这样干,必将在14亿多中国人民用血肉筑成的钢铁长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

这个四位一体的帝国的合法性基础不是民意、不是人民的选择也不是它表面上宣称的奠基于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马克思主义真理,这个帝国是以中共描绘的绩效合法性(performance legitimacy)而构建的:中共让中国人摆脱了百年的耻辱,进行了社会主义建设,创造的高速经济增长的奇迹,在中共的领导下,“中华民族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入了不可逆转的历史进程!”(习近平讲话)至于中华民族站起来、富起来和强起来和共产主义理想有什么关系,习近平不屑说明。

四位一体的帝国的合法性维持会继续依靠绩效合法性以及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号召。

习近平之所以成为四位一体的一位,是因为他是在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的外壳下构建中共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集大成者。他在国内政策上比他的前任用更大魄力和决心实施了民粹主义的政策,按中共绩效合法性论述,习近平强力反腐让党不忘初心;大力度扶贫,实现了全面脱贫达成小康社会的第一个百年目标;防疫成功;等等。

在民族主义上他更是高歌猛进。民族主义在当前的中国语境中分对内和对外。中共的民族主义是汉族沙文主义(Han chauvinism or Han-centric nationalism), 对内就是对少数民族压迫和消弭(至少是文化种族灭绝)。

对外民族主义在习近平时代越来越明显地表现为,更广泛参与多边主义,活跃的金钱经济外交,强势领土主张,积极施加国际政治影响力和更加强调军事力量的国际投射。这一切都是以美国作为敌人目标的:努力消弱美国所领导的国际秩序,加强替代方案的各种形式以消减美国的影响力。习近平把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形容成中国梦,在中共19大他清楚描绘了中国梦的前景:在本世纪中叶,中国在综合国力、国际影响力上成为全球领导者;建设世界一流军队;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并促成新型国际关系;构建“人类共同体”。

按照中共的说法:毛泽东让中国站起来了,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了,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了。

中共建政所建立的就是党即国、国即党的党国体制,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几部宪法都是“党国”宪法。然而这个党国体制在改革开放后到1989年天安门事件前,在胡耀邦和赵紫阳的主导下,党、国(政)产生了一定程度的分离。天安门事件后,党、国(政)渐渐合拢,习近平上台后这一过程加速完成,2016年1月7日,习近平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重申了毛泽东四位一体帝国的政治原则:“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是领导一切的。” 至此,党的角色和地位大大得到强化,党国不分、党国一体重新成为中国政治的鲜明特征。

习近平能不费大周折做到这一点,一个重要原因是毛后的中共领导人均没有从政治上彻底否定毛,官方意识形态的话语体系中依然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为正统,这一切都为习近平的政治倒退提供了正当性基础和空间。对毛和共产主义正统意识形态的工具性使用为毛后的中共提供了操弄政治的方便,增加了中共的灵活性。自邓小平以降,中共领导人,政治上的开明程度也许略有不同,但是他们都明白,他们不能把毛和共产主义的正统意识形态从神主牌位上移除,因为这攸关中共的最基本的合法性,进而攸关中共的执政安全。

执政安全是每届中共领导人的最重要的政策目标,中共的一切灵活性、实用性都是为了执政安全的需要,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也是围绕这个原则展开,容不得半点马虎,这就是习近平所说的“底线思维”。

四位一体是政治强力捆绑在一起的,此联盟并非人民“自由恋爱”的结果,其合法性的脆弱一直是习近平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他花费巨大经济、社会和技术资源构建国家镇压和控制机器,打压公民社会的自由空间,对全民进行监控,他和毛泽东一样,需要从四位一体中的人民中不断清除敌人,一切被认定为危害四位一体帝国结构稳定的因素,就会被它的专政机器碰得头破血流—即使他们不是什么外来势力!

习近平举国之力大搞中共百年党庆,改写中共历史,构建中共永久执政的历史合理性,把自己塑造成这个四位一体帝国的缔造者,获得了人民领袖无限期领导这个帝国的合法性。

为了使读者形象地了解这个四位一体帝国的本质,我把比喻成一个龙,龙的头是习近平,心脏是执政安全核心目标,两个翅膀一个是民粹主义一个是民族主义,两个巨爪一个是绩效合法性一个是极权专政。

为了维持这个四位一体帝国的生命力,习近平在近期未来几乎不可避免会做这几个事情。

  1. 他不会完全放弃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因为他需要持续维持经济的高速度增长,以维持绩效合法性,满足人们不断增长的富裕要求,掩盖帝国外表下的各种社会矛盾。
  2. 他将间歇性地节制资本、打压民营企业家已满足人民民粹主义的平等要求。这个政策目标和上面1.的政策目标常常是矛盾的。
  3. 他将持续反腐,让中共官员们维持初心,至少维持人民的“中共没有私利只为人民谋福利”的幻觉。
  4. 在党内,他将继续以反腐作为保持党内政治忠诚度的工具。权力越大,政敌的出现和随之而来的斗争越具戏剧性,政治上免不了要折腾,一折腾就可能出现政治危机。
  5. 为持续维持人民的民族主义的高涨情绪,必须对外强势,继续以美国为敌,用各种手段在综合国力和全球影响力上追上和超过美国。维持台湾海峡危机紧张态势。
  6. 维持全面的政治高压,坚持执政安全底线思维,不给任何可能集结成为反对力量的人–党内的党外的–留任何空间和机会,维持恶劣的人权纪录。

5和6将会继续引起国际孤立,与持续经济高增长的目标以及强国的目标产生矛盾。

这个以习近平为头的四位一体帝国龙命运,除了习近平死亡之类的变故外,基本上依赖于上述政策目标互相冲突时,习近平能否平衡矛盾以及如何平衡矛盾,与对人民“爱了一百年,再爱一百年”的海誓山盟没有关系。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