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文章写于1967年。即便在文化大革命如火如荼,亿万百姓只能接受唯一的洗脑宣传的时候,还是有人在独立思考。这些思考文字即便今天看来只不过一些理论反思,并没有什么政治危害性,但假如当时发表的话,作者也是有坐牢甚至杀头危险的,遇罗克就是前车之鉴。今天习近平在逐渐闭关锁国的同时,也在扼杀中国人的独立思考能力,这是需要中国人警惕的。

前一篇文章,论述了改造客观世界同时改造主观世界的关系。这篇文章,专门谈谈主观世界的改造问题。

人,可能不可能无私?

不可能。

公和私是一对矛盾,它们是对立统一的。它们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头脑之中,由于这一对矛盾的互相斗争,形成了大脑活动,形成了思维。

人的头脑是公和私的对立统一体。当一个人只剩下公这矛盾的一个方面的时候,他的头脑里没有矛盾,没有斗争,思维结束,生命停止。

毛主席说:“原来矛盾着的各方面,不能孤立地存在。假如没有和它作对的矛盾的一方,它自己这一方就失去了存在的条件。试想一切矛盾着的事物或人们心目中矛盾着的概念,任何一方面能够独立地存在吗?”

毛主席说:“事物发展过程中的每一种矛盾的两个方面,各以和它对立的方面为自己存在的前提,双方共居于一个统一体中。”

所以,每一个人的头脑都存在着公和私这两个方面,而差别的只是,哪一方面是矛盾的主要方面,是公还是私?

正确和错误是一对矛盾,不犯错误的人有没有呢?毛主席说:“没有哪一个人不犯错误。也许只有上帝不犯错误,因为我们没有看见过他。”一个人也是优点和缺点的对立统一体,我们也可以这样理解,公字表现出来就是正确,私字表现出来就是错误。

有人说,头脑里有公就无私,有私就无公,两者水火不相容,没有折衷调和的余地。这种人其实根本不懂辩证法,根本不懂对立统一规律。他只知道矛盾的斗争性而不知道矛盾的同一性。假如按照这种说法,一个人要么是没有私心杂念的,要么就是纯粹的私。按照这种说法,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一对矛盾,当然也是水火不相容的,于是社会上要么只存在资产阶级要么只存在无产阶级。

假如一个人可能无私,那么也就是说思想改造有尽头。这个尽头就是“无私”,而不是活到老,改造到老。

有人说“要把私字扫地出门,让公字安家落户”可能吗?毛主席说:“完全的纯是没有的,这个道理许多人没有想通。不纯才成其为自然界,成其为社会。完全的纯就不成其为自然界,不成其为社会。不合乎辩证规律。不纯是绝对的,纯是相对的。这是对立的统一。扫地,一天到晚扫二十四个钟头,还是有尘土。”私字也同尘土一样,一天扫二十四个钟头,还是有私字。

“狠斗私字一闪念”,这一闪念是从何而来的呢?它是头脑里的私字在某一问题上的暴露,如果没有私字。那就没有一闪念。我们也可以说私字是土壤,一闪念是幼苗。

既然不可能无私,那就需要对几个口号加以纠正。

“有了私字,毛主席著作学不进”

学习毛主席思想是为了什么呢?是为了斗私。并且也不是学了一次就斗完,而是学一点,斗一点,学到老,斗到老。“有了私字,毛主席著作学不进”那么脑子里还有着私字的人,你们现在是不用学毛主席著作的,你们学了也是白学。反正学不进,你们必须先去斗私,等到斗完了私字,然后学毛主席著作才有效,才学得进。然而,这时学习毛主席著作又是为了什么呢?思想改造已经完成了,也许只剩下“中国革命的问题”了吧?

“有了私字,关键时刻会叛变革命”

这话不对,任何行为都是头脑里公和私这一对矛盾斗争的结果。叛变革命,就是说私战胜了公。难道不可能是公战胜私吗?按照这种说法,现在还没有做到完全彻底的人在关键时刻都是叛徒。

文化革命,很多造反派,揭发了他们单位当权派的很多错误缺点,那岂不是应该打倒了?然而又说,还要看在大风大浪中的表现,要看关键时刻是否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一边。那么倘若按照上面的逻辑,他既然还有错误缺点,就证明他还有私字。既然有私字,关键时刻又怎会站在毛主席革命路线的一边呢?那就打倒罢!还有什么看头呢?

再提几个问题。一个人没有私心杂念(这里的没有私心杂念是指私心杂念少到如此一个程度),是不是说这个人已经是马列主义者?马列主义者是否还有私心杂念?假如第一个问题的回答是否定的,而第二个问题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每个人是否应该努力要求自己成为马列主义者,还是仅仅成为没有私心杂念的人。一个马列主义者是否需要经过“没有私心杂念”这一个过程?也就是说必须先成为没有私心杂念的人,然后才能成为马列主义者?

雷锋,李文忠,杨富珍是不是马列主义者?

没有私心杂念能保证我们国家不变颜色吗?

文化革命初期,很多走资派利用了老工人对党的深厚感情,组织了保皇工具。那么这老工人的“对党的深厚感情”是属于公字,还是属于私字呢?当然是属于公字的,然而它被走资派利用了。

然而现在有的人一直要别人斗私,要别人做到完全彻底,要别人狠斗一闪念。

林副统帅说:“什么叫共产主义呢?在一定意义上来说,共产主义就是为公,共产主义可以叫做‘公’产主义,是为公的。”那么也就是说,当大多数人为公而无私的时候,就是共产主义社会了。也就是说要求别人达到无私的标准是共产主义的标准。那么在现在社会主义社会,提这样一个标准是为什么呢?莫非共产主义社会就要来临了。

鲁迅先生说:“但是现在的有些文章,觉得不少是‘高论’,文章虽好。能说而不能行。一下子就消失了。而问题却依然如故。”就是这类文章。

毛主席说,关于党内批评问题,还有一点要说及的,就是有些同志的批评不注意大的方面,只注意小的方面。他们不明白批评的主要任务,是指当政治

上的错误和组织上的错误。至于个人缺点,如果不是与政治的和组织的错误有关,则不必多加指摘。使同志们无所措手足。而且这种批评一发展,党内精神完全集中到小的缺点的方面,人人变成了谨小慎微的君子,就忘记党的政治任务。这是很大的危险。”

现在的有些人难道不是如此吗?追求的是狠斗一闪念,追求的是完全彻底“变成了谨小慎微的君子”还要去发报告,做演说,介绍经验。这些人我只怕他完全是完全了,彻底也彻底了,但同时也“忘记党的政治任务”了。

你反对斗私,反对改造主观世界,不,这样说,是说明斗私是斗不完的,思想改造是没有尽头的,更重要的任务是改造客观世界。

有些人也许已经完全彻底了,或者接近完全彻底了。但是,他们对社会发展究竟作了多少推动力呢?他们为革命究竟做了多少贡献呢?他们的主观世界改造已经或者接近完成了,然而他们对于客观世界的改造进行得如何呢?

毛主席说:“完全的纯是没有的,扫地一天到晚扫二十四个钟头,还是有尘土。”那么难道就因为“有尘土”就一天到晚扫地扫它二十四个钟头吗?不,我们要把扫地同其他工作配合起来。那么斗私也是如此,况且即使主观世界的改造也并非只有“斗私”这一个方面,还有着其他的方面。


《谈“私”》的原始稿


《谈“私”》在《整理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