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独立记者暨女权活动家黄雪琴(左)和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博讯图片)
中国独立记者暨女权活动家黄雪琴、职业病权益倡导者王建兵双双于9月19日失踪。据他们的友人向美国之音透露,王建兵的弟弟连日奔走后确认,两人已遭广州市公安局抓捕,但警方拒绝告知罪名、拒发通知书,还要求家属噤声。友人指控广州公安此举已严重违法。而律师友人吴绍平则研判,两人已遭政治迫害、未来恐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名。

原定于9月20日赴英国念书的黄雪琴与要帮她送行的友人王建兵两人于9月19日计划前往香港机场前,双双遭到广州市海珠区警方的抓捕。

一位因人身安全顾虑不愿透露姓名的友人告诉美国之音,两人失踪逾两周来,家属皆未接获警方的任何书面通知。于是,王建兵的弟弟连日奔走,向广州市海珠区新港派出所、海珠区公安分局、广州市公安局、广东省公安厅等四级部门进行投诉。

这位友人说,虽然各部门一度“踢皮球、互相推诿”,但新港派出所于9月28日终于承认,两人皆被广州市公安局抓捕,并在公安系统中查到了采集两人信息的记录。该记录显示,王建兵于9月26日进行了一次核酸检测。不过,当地警方仍拒绝告知办案单位、具体强制措施和羁押地点等信息。

广州警方:不能告知罪名

据这位友人表示,王建兵的弟弟随即向各级公检法部门,检举广州公安未依法通知家属之违规事宜。但于9月30日,他竟因此遭海珠区赤岗派出所警方约谈达半小时以上。当时,国保明确告知,人是广州市公安局抓的,但“不能向家属提供任何书面通知书,也不能告知罪名和目前被关押在何处”。同时,警方还要求家属不要再到处查访,“要对事件保持沉默”。

该名友人说,黄雪琴和王建兵都是热心公益的人,他们所从事的采访或维权工作也都属于公开、合法且不具任何敏感性质的行为,因此“让人想不懂”两人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被逮捕。

友人还说,两人情况未明,“处于让人担心的状态”。而警方至今未通知家属,已经严重违反中国《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她说,如果警方连刑案通知这种基本的程序都不愿意履行,很难想像广州警方会合法、公正地办理两人的案件。

关于两人的现况,美国之音致电海珠区赤岗派出所,但三度表明记者身份后,三度遭到瞬间挂断电话。美国之音也致电广州市公安局,但该局指挥中心要求记者洽询海珠区分局,海珠区分局人员也拒绝接受美国之音的电话采访。

雪琴与煎饼 热心公益

据呼吁援救两人的脸书专页显示,黄雪琴生于1988年、广东韶关人、现为独立记者。她曾任《新快报》及《南都周刊》的调查记者,关注性别、平权、官员贪污、企业污染和弱势群体等议题,也参与过多起#MeToo女权案件的报道并协助过性侵和性骚扰受害人。黄雪琴原计划于2019年赴香港大学就读法学硕士,但疑似因其对反送中运动的报道于2019年10月17日遭广州警方以“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并指定居所监视居住长达三个月,直至2020年1月17日才取保获释。这次二度被捕前,黄雪琴原计划前往英国萨塞克斯大学(University of Sussex)就读性别与发展学硕士。

而绰号“煎饼”的王建兵则生于1983年,甘肃天水人,现为独立公益人士。从事公益事业长达16年的他,2005年大学毕业后,先是加入北京市的西部阳光农村发展基金会,开启其长期关注青少年教育及成长的职业生涯。王建兵于2014年来到广州,加入恭明社会组织发展中心并负责青少年成长和残障社群赋能等项目多年。他于2018年开始关注职业病工人的权益,并为工人提供必要的法律支持。王建兵和黄雪琴志同道合,也是中国#MeToo女权运动的重要支持者。

坚持做对的事

据友人表示,黄雪琴的报道获奖无数,包括卓越新闻奖。她是第一个发布中国MeToo女权运动案例的记者,也写过《中国女记者性骚扰调查报告》,影响力不小。友人说,黄雪琴是对社会议题勇于行动之人,虽然近两年的工作面临很多挑战,包括曾被监禁、扣押护照、甚至时不时被公安请去喝茶,但她从不放弃,坚持做对的事。而且黄雪琴近期拿回护照,显示她并非名列边境控制名单上,也已办妥赴英国念书的所有证件和手续,竟于临行前一天遭捕,“相当吊诡”。

至于王建兵,友人说,他是个相对纯粹的人,不求名利,热心公益。

友人说,劳工议题自2015年在中国受到打压以来,很多维权人士都已经一步步退出,但王建兵却是“一步一步往前进”,默默地关注着这些社会边缘社群和难以发声的议题。她说,这是一份非常寂寞、艰苦的工作,尤其看着他所帮助过的尘肺症工人绝望地等死,都让王建兵感到沉痛、抑郁,因此,王建兵所发起的聚会多半也只是朋友间聊天打麻将、“抱团取暖”罢了。

不过,据南方“傻瓜关注群”的脸书专叶及苹果日报等多家媒体报道,警方于逮捕两人后,多次传唤曾赴王建兵家中聚会的人士,并要求他们指控黄雪琴、王建兵涉嫌组织关于讨论时政的活动。另外,王建兵租屋处疑似遭到警方强行撬开房锁进入搜查,带走大量物品和行李箱,并拆走门前的摄像头。

现居住在美国东岸的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照片提供:吴绍平)
现居住在美国东岸的中国人权律师吴绍平(照片提供:吴绍平)

两人的友人、现已流亡美国的中国维权律师吴绍平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综合各项讯息来看,黄雪琴和王建兵现在处于“被秘密失踪”的状态。

他说,中共辖下的警方和国保近年来盛行黑牢作业,是明显的违法办案,严重侵犯了当事人和家属的人权,毫无法治可言。

吴绍平还表示,遭政治迫害的两人现在若处于刑事强制拘留程序的话,可能10月中旬就会知道他们会不会遭到正式批捕。不过,若警方之后改以“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处置两人,则可以秘密关押他们长达六个月。

恐遭“煽颠罪”追诉

吴绍平认为,黄雪琴对香港反送中运动的报道,很可能在中共看来有煽动民意之嫌,而两人对女权的关注、王建兵为弱势维权和组织群众的能力,也都可能遭中共忌惮,视为是“搞事、炒新闻和挑衅”的潜在不稳定因素。因此,综合各管道的讯息研判,吴绍平认为,两人未来面临“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这类口袋罪名的可能性很高。

根据中国刑法规定,“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犯行重大者可处五年以上的刑期。

现居住于美国东岸的吴绍平形容,黄雪琴是个温和理性的人,个性活泼、谈吐良好,其报道论述也很理性,一点都不会冒进或激进。而王建兵性格沉稳,说话不疾不徐,属于深思型且具组织能力的人。

他说,两人对女权的关注或协助劳工维权的行为都有利于维持中国社会的稳定、公平性和良性运转。但在中共治理下,不仅把中国搞得草木皆兵,还将NGO无政府组织、异议人士和维权活动人士都视为敌人和威胁,中共这种要“管死”一切的逻辑,令人费解,也不具理性。

他呼吁,中共尽快释放黄雪琴和王建兵等能够协助中国社会更稳定发展的所有人士。

吴绍平告诉美国之音:“我们希望中共尚存一些人类的底线和良知,能够很清楚,就是,社会活动人士的存在,哪怕是异议人士的存在,NGO的存在,他不是这个国家、社会的敌人。他是这个社会和国家里面有意(义)的一个集体,他是能够帮助整个社会更加健康地运转。”

黄雪琴:无法假装无知、放弃记录

2019年6月10日,黄雪琴于Matters创作平台发布“记录我的‘反送中’大游行”一文,文中,她反驳党媒环球时报将香港6月9日的游行定性为“反对派勾结西方势力”。她真实写出自己参与的经验:“这是103万市民自主参与,攻占立法会只是一群热血青年,是警方暴力清场。”但她发现自己在微博和微信上都已被禁言。

最后她总结写道:“或许,在党国强大的机器下,无知和恐惧是可以养成的,信息和新闻是可能屏蔽的,现实和真相是可以被扭曲的。但亲身经历了,见证了,就不能假装无知,不能放弃记录,不能坐而待毙。黑暗无边,仅剩的一丝真实和亮光,绝对不能拱手相让。”

因为这类报导,黄雪琴成为广州警方锁定的监控对象,并曾以“寻衅滋事罪”遭关押三个月。

对于中国再传调查记者遭逮捕,国际捍卫新闻自由组织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RSF)近日发表声明,严正要求中国当局释放黄雪琴。

“中国调查报道将死”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辦事處執行長艾瑋昂 (攝影: 美國之音湯惠芸)

位于台北的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艾玮昂(Cédric Alviani)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中国至今已关押122位独立新闻记者,如果此一趋势持续,中国的调查新闻报道将濒临死亡边缘。

艾玮昂告诉美国之音:“中国还有一些独立报道的记者和作家,正在努力挖掘真相,但他们所要付出的代价越来越高。如果此一趋势继续,是的,很快地,中国的调查新闻将会死去、无以为继。十几、二十年前的中国不是这样的,当时可以独立调查报道的记者和媒体很多。现在的中国回到了毛时期的资讯控制时代。”

艾玮昂说,透过黄雪琴的逮捕,中共政权再次展现其钳制言论、禁绝独立声音的决心,不论其报道的社会议题曾引发基层民众多大的回响和重视。

他还说,黄雪琴是位杰出的记者,她不过是透过调查社会问题来服务中国的公众利益,竟为此恐遭颠覆政权罪指控,令人愤慨。艾玮昂说,现在的世界高度全球化,尤其新冠疫情后,其他国家对中国资讯的需求必须要有中国大外宣以外的独立管道,来取得真实的资讯。他呼吁民主国家以具体行动施压中国,“立即释放黄雪琴与所有被关押在中国的记者和新闻自由捍卫人士”。

艾玮昂说:“民主国家不仅要发声、还要透过实际行动来施压中国,这是很重要的。这样才能确保中国不再进行资讯审查,也不再对其采访记者进行监控和暴力对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