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2021年7月中旬德国发生重大洪灾,造成190多人死亡,是二战结束之后人员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次,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把这场灾难定义为“死亡洪水”。洪水灾害主要集中在德国的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与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对于德国洪灾,中国官方媒体给以大量的报道,《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发表微博评论,称德国水灾与其他发生在西方国家的灾难一道“深刻冲击着中国人原有对西方治理水平和其对人道主义忠诚的认知”, “他们做得真也不怎么样,为何总是要做中国的教师爷呢?”。胡锡进怎么忘了,马克思是中国真正的教师爷,而且还是中共跪求来的。几天之后,河南郑州发生严重洪灾,常庄等十几座水库无预警泄洪导致了巨大的人道灾难。8月2日,洪水灾害过后十多天,国务院决定派出调查组,于此同时河南省政府公布了此次洪灾共造成302人遇难,50人失踪。8月20日国务院调查组进驻郑州,声势很大,要求河南民众检举揭发。从洪灾发生至今,四个多月过去了,国务院的调查报告还是没有出来,就连死亡和失踪人员的名单也没有公布。

于此相反,德国人给此次洪灾一个答案。德国人利用手中一人一张的选票给出了最终的答案。2021年9月26日德国举行的联邦议院选举,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巴伐利亚的基督教社会联盟(CSU)在选举中以微弱劣势(差距仅1.6%)败选,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作为默克尔接班人的执政党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在洪水灾害中和灾后的表现是此次败选的主要原因之一。

一、2021年7月中旬德国发生大洪灾

2021年7月上、中旬暴风雨接连几天横扫西欧部分地区,如比利时和德国。在德国受灾最重的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与莱茵兰-普法尔茨州。

许多读者会感到疑惑,为什么德国许多州的名字这么长?比如说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巴登-苻登堡州等。这是因为这些州都是由两个主要地区组成的,破折号前和破折号后的地名分别代表不同地区。历史上的德国很象中国的周朝,由许多小国组成。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是由原莱茵国的北部地区(简称北莱茵)与威斯特法伦组成的。中国人熟悉的马克思夫人燕妮是威斯特法伦人,她的父亲是财政部长,所以燕妮也是一个官二代、富二代,出嫁时还带一个陪嫁丫环。而原莱茵国的南部地区(简称莱茵兰)与普法尔茨组成了另一个州,即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原莱茵国的北部地区与原莱茵国的南部地区原本同属莱茵国。巴登-苻登堡州则是由巴登地区和苻登堡地区组成,历史上这两个地区结怨很深。二战之后,德国由盟军统治,分为苏占区和美、英、法占区,即后来的东德和西德。为了给德国人在行政管理上制造麻烦,占领军有意将一些地区拆分,或将两个不同地区(往往是历史上有矛盾的)组成一个新的州,甚至将一个城市分别划给两个州。这样就出现了长长的州名。

笔者住在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所在城市也是此次暴雨中心,但不在暴雨极值的中心。记得进入7月上旬,气象预报就给出了暴雨警报,进入中旬后,暴雨警报就更加频繁,但是给出的暴雨范围很大。那几天都下了大雨,土壤好像吸满了水分,但没有出现大暴雨。其实欧洲也和美国一样,平均每年会有一百多次暴风雨,有时强度会很大,火车会停运,高压线会被吹断,房顶上的瓦片会被刮走,树木会被风刮倒,也会造成一些人员伤亡,主要是树木压到汽车上。从1985年到德国留学以来,这三十多年中,德国发生过不少次大洪水灾害,比如1988年、1993年和1995年莱茵河洪水,2002年易北河洪水等。每次莱茵河洪水,受灾最严重的是科隆和杜塞道尔夫,2002年易北河洪水受灾最严重的莱比锡。这些洪水灾害的特点是发生在大河流的干流上,经济损失大而人员伤亡相对小,受灾最严重多是一些大城市(德国10万人以上为大城市),而且是城市中心。1993年和1995年莱茵河洪水后德国提出了新的防洪思维,就是与洪水共生存,给洪水让出空间,尽量减少洪水造成的人员伤亡,不可避免的经济损失则通过一些软措施(如保险、救灾补助、捐款扽)来弥补。

2021年7月中旬的洪水不是发生在大河流的干流上,而是发生在次级的支流上,受灾最严重不是大城市,而是位置偏僻的小城镇。最重要的是,洪水共生存,给洪水让出空间,尽量减少洪水造成的人员伤亡的这个目标,这一次可以说是完完全全失败了。人员死亡190多人,是德国三十多年以来人员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次,或者准确地说是二战之后损失最为严重的一次。德国发行量最大的《图片报》将这场灾难定义为“死亡洪水”。


图1:受灾最严重德阿阿尔维勒(Ahrweiler),图片来源:如图右下角所示


图2:距离笔者直线距离10公里的哈根市受灾情况,车辆被倒塌房屋所砸坏图片来源:INA FASSBENDER/AFP via Getty Images

记得是7月14日晚6、7时,刚吃过晚饭,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推开家门,看到街道上的水流变大变急,街道上也开始积水,街道上水流的水位超过了轿车的半个轮胎高。周围的邻居也纷纷打开家门出来观察,大家隔空谈论这场暴雨。这时手机上传来隔壁城市哈根(这次暴雨中心之一,空间距离仅10公里)的洪水灾情,有4人丧生,其中两人是前去救灾的消防队员。此时有邻居说,家中的地下室进水了,大家便纷纷回家,去看看家中是否也进了水。十分幸运,笔者的家躲过了这场灾难。有不少邻居家中地下室都进了水,与以往不同,过去水是从墙壁中渗进去的,或者是从窗子中漏进去的,而这次是从地下室地面压进来的水。很显然是由于地下水位高压力大而造成的进水。

过了1、2天之后,灾情才慢慢清晰。除了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多个城镇受灾严重外,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一些山区城镇也受灾严重,特别是埃尔弗特河(Erft)和阿尔河(Ahr)沿岸的一些城镇,仅阿尔河畔的小镇阿尔维勒(Ahrweiler)死亡人数达117人。7月19日科布伦茨警察局便公布了已知的死亡者名单。顺便提一下,笔者的邻居在暴雨后的第一天开车出去,路旁的树枝从天而降,穿破了轿车的挡风玻璃,插在副驾驶员的位置上。如果再偏一点,这位邻居的命就没了。轿车是完全报废了(由大树土地主人的保险承担全部费用),这位邻居福大命大,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二、没有一个德国人批评胡锡进是海外反德势力

对于德国洪灾,中国官方媒体给以大量的报道。亲戚朋友通过不同方式来询问,表达关怀。7月17日《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对德国洪灾发表了微博评论:

德国水灾已致133人死亡,另有多人失踪。这是悲剧。德国大水同时冲垮了当初中国网上德国人修建青岛“城市良心”级地下排水道并留下“油布包”的神话。从迈阿密塌楼到德国大水,更有疫情中西方国家反人道主义的表现,一拨又一拨深刻冲击着中国人原有对西方治理水平和其对人道主义忠诚的认知。

我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都同情西方灾难中的罹难者。大家情感上过不去的是:他们做得真也不怎么样,为何总是要做中国的教师爷呢?他们与中国难道不应该相互借鉴学习吗?

大家还有点生气的是,当初骂中国城市建设并编出青岛下水道“油布包”故事的那些人,带了个太缺德的节奏。幸好从高铁到城市建设,中国这些年的发展没被那些阴阳怪气的声音劫持了。

(摘录完)


图3:胡锡进的微博评论,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对于胡锡进的评论,没有一个德国人批评他是海外反德势力,或者提出禁止胡锡进进入德国的措施,或者提出“虽远必诛”的建议。德国人认为,这属于个人言论自由的范畴。

正是言论自由,这是促进西方国家治理水平,包括防洪防灾水平不断提高的关键。一个开放的社会,一个包容的社会,才能保持社会更新、改善的动力。西方国家民众、特别是知识分子,对政府的政策和措施,多持批评态度,目的就是让政府把事情办得更好。如果德国知识分子的责任是吹捧,吹捧领袖、吹捧政府的政策和措施,那么德国就回到了希特勒的纳粹时代。1844年恩格斯根据亲身观察和可靠材料所撰写了《英国工人阶级状况》一书,书中所描写的悲惨状况早已成为历史,在英国、在德国、在西方发达国家中已经早不存在了。可是恩格斯的批判,促进了西方社会的改进,工人的生产、生活状况有了很大改善。就是资本家这一个词汇,如今也改成了工作位置的给予者(Arbeitgeber);而工人则成了获得工作位置的人(Arbeitnehmer)。通过这些细微的变化,来缓和两者间的矛盾。社会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得到了改善。就像德国的汽车,也是这样一点一滴地得到改善。

2005年11月胡锦涛访问德国,最后一天(11月12日)来到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多德蒙特市,多德蒙特市是鲁尔工业区的两个中心之一。胡锦涛一方面想了解德国大型煤矿企业在关闭后的工业结构转型,如何解决职工的再就业问题;另一方面要具体认识一户德国普通矿工家庭,了解一下他们真实的生活状况。接待胡锦涛拜访的是退休工人特瓦迪(Günter Twardy)一家。特瓦迪曾是钳工、井下机器安装工,20多次到中国为中国企业安装调试从鲁尔集团(Ruhrkohle AG)进口的矿井井下支撑设备。特瓦迪一家居住的是二十世纪初煤矿公司为职工建造的住房,一座占地800多平方米、将近有100年的两层楼房。这些房屋过去由煤矿公司出租给煤矿职工的,房租比市场的租金低20%到40%。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至二十一世纪,这些房屋由煤矿公司卖给了煤矿职工。如今在鲁尔工业区、在多德蒙特市存在许多这样的居住区,除了有煤矿职工居住的,还有钢铁公司、机械公司等职工居住的。虽然中国外交部与中国驻德使馆的先遣团想在多德蒙特市找一家符合中国人想象的矿工家,但是瓦迪一家确实是很有代表性,先遣团也找不到比他家更典型、而且与中国这么有缘的了,只能接受。参观后胡锦涛表示,多德蒙特市煤矿职工的居住现实,不符合中国人脑海里一个典型矿工家庭的形象(他们还停留在恩格斯的描述中)。顺便提一句,恩格斯也出身在鲁尔工业区的伍珀特市,那里也有相同的煤矿职工的住房,许多房屋已经是超过百年的房龄。正是由于不断地更新,才能保持百年后依然屹立,保持满足当代人的需求。


图4:2005年11月胡锦涛访问德国多德蒙特市矿工住宅,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至于说到祖师爷,倒是有一位德国人成为了中国的祖师爷,他的名字叫马克思。至于马克思为什么要做中国的祖师爷?这就要问胡锡进本人了。胡锡进敢说马克思不是中国的祖师爷吗?胡锡进敢说不是中共把马克思请去做中国的祖师爷吗?


图5:中共把马克思请去做中国的祖师爷,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三、郑州洪水过去四个月,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还没有出笼

德国的洪水冲垮了当初中国网上德国人修建“城市良心”级地下排水道并留下“油布包”的神话后的几天,中国河南省省会郑州发生了大洪灾。郑州市花费了534亿人民币打造的海绵城市没有让城市躲过这一劫难。

8月2日,河南举行全省防汛救灾第十场新闻发布会,省长王凯、副省长武国定、省应急管理厅厅长吴忠华、郑州市市长侯红、新乡市市长魏建平出席。根据副省长武国定介绍,此次特大洪涝灾害共造成302人遇难,50人失踪。其中,郑州市遇难292人,失踪47人;新乡市遇难7人,失踪3人;平顶山市遇难2人;漯河市遇难1人。


图6:郑州地铁5号线站前摆满了悼念的花圈,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图7:郑州京广路隧道里拖出来的车辆,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根据新浪财经8月2日的报道:郑州市遇难的292人中,因洪水、泥石流导致189人遇难;因房屋倒塌导致54人遇难;因地下室、车库、地下管网等地下空间溺亡39人,包括大家关注的地铁5号线14人遇难,京广路隧道6人遇难,另有其他遇难者10人。县(区)方面,巩义市遇难64人、荥阳市58人、新密市46人、登封市12人、新郑市2人,上街区2人,共遇难184人。郑州市内五区和四个开发区共遇难108人。但是河南省政府没有公布这302人遇难,50人失踪人员的名单,特别是在地铁5号线遇难14人,在京广路隧道遇难6人的名单。

也就在8月2日这一天,国务院决定成立调查组,对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进行调查,并派出前期工作组,在落实疫情防控要求前提下开展相关工作。

不知道是国务院决定成立河南郑州“7·20”特大暴雨灾害调查组在前,还是河南举行全省防汛救灾第十场新闻发布会在前?不知道是这是一个时间上的偶然碰撞还是一个精心的安排。

2021年8月20日人民网报道:8月20日国务院调查组以进驻动员会的形式向外公布:国务院调查组来到了郑州!国务院调查组由应急管理部牵头,相关方面参加,同时邀请水利、气象、地质、交通、住建、应急、法律等领域专家院士组成专家组,为调查工作提供专业支撑。调查组在河南开展调查工作期间,设专门举报电话和邮箱,受理与调查工作有关的来电来信,并公布电话和邮政信箱,来电来信受理时间截止到9月30日。国务院调查组以进驻郑州的动静很大,专家组的阵营也很强大,都是水利、气象、地质、交通、住建、应急、法律等领域专家院士,群众反映情况的路径公开透明,调查的时间足够长,从8月20日到9月30日,整整40多天。

可是从7月17日至23日河南持续遭遇极端强降雨天气,特别是7月20日郑州市遭受特大暴雨灾害,造成重大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算起,到今天已经四个月的时间过去了,国务院调查组的报告还没有出笼。

四、德国媒体义无反顾地承担起追责的责任

德国媒体义无反顾地承担起对2021年7月德国大洪灾追责的责任。

有人把大洪灾的责任推给了老天,认为该地区24小时的降雨量前所未有。一个近乎静止的低压天气系统导致法国、比利时和荷兰西部也出现持续局部降雨。

有人认为气象部门已经给出了很多次的暴雨警报,但是从联邦到州到市政政府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

有人认为气象部门给出的暴雨警报,但是范围太大,时间上太宽泛,难以具体布置防灾措施。

有人把大洪灾的责任推给了技术设备的突然失效,特别是阿尔河(Ahr)的水位计在水位达到5.75米时被洪水冲走,以至于救灾中心无法掌握后来阿尔河水位的猛烈上升,及时做出让居民撤离住家的决定,导致重大人员损失。

有人认为是责任在于政府,政府没有认真对待相关警告,或者没有以必要的重视程度将其传递给主管部门。

有人认为,这是重大的系统性失败,联邦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对此负有直接的个人责任。7月18日英国《星期日泰晤士报》援引英国雷丁大学(University of Reading)水文学教授汉娜·克洛克(Hannah Cloke)观点,一种“体制的巨大失败”导致了战后德国最严重的自然灾害之一。她说,有些山洪暴发很难详细预测,但“肯定有时间”让较大的城镇做好预警或者疏散准备。克洛克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指出,“早在几天前,就可以看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曾参与欧洲洪水警报系统EFAS建立的克拉克强调,气象部门已经发布了所有必要的警告,然而,“这个警告链在某处断了,所以这些信息没有到达人民手中。”克拉克还认为,德国缺乏一个全国范围内的统一的洪水风险处理方法,以及应对不同情况的不同的洪水计划。

西方社会的知识分子敢于用“系统性失败”这样最严厉的言辞来批评政府、批评社会,他们不用担心,这样的批评会让他们失去工作位置,这样的批评会让他们上电视台认罪。同样,西方社会的知识分子也勇于接受不同意见者的挑战。

总之,在媒体上可以看到不同的意见,每个德国人都会做出自己的判断,而不是等待政府的某一个机构做出“权威性”的解释,因为德国人不相信、也不需要这样的解释,和德国人交谈,他们总是这样说:我认为,我的看法是,按照我的理论……

五、这场洪灾成为在德国大选中重塑政治命运的重要事件

2021年是德国议会大选。根据德国的基本法,德国议会中议席最多的政党,议席超过50%可以单独组成政府;议席没有超过50%,可以和其他政党联合成政府,保证在议会中的议席超过半数;或者在别的政党的默许下,组成少数党政府。在上述三种情况下,都由议会中议席最多的政党推出自己的总理候选人,成为(最主要的)执政党。中国人熟悉的默克尔,生长于原东德地区,2005年作为基督教民主联盟(CDU)和巴伐利亚的基督教社会联盟(简称联盟党,代表颜色为黑色)的候选人当选联邦政府总理,2009年、2013年、2018年连任,一共当了四任16年的总理。2005年联盟党是和社民党(社会民主党,代表颜色为红色)组成的大联合政府,2009年联盟党是和自民党(自由民主党,代表颜色为黄色)组成的联合政府,2013年与2018年又和社民党组成的大联合政府,但联盟党一直是最主要的执政党。

在大洪灾之前,根据各种民意调查,结果基本一致:执政的联盟党将再次在选举中成为议席最多的政党,继续执政,将继续推出自己的总理候选人,鲜有悬念。由于默克尔不再参加选举,联盟党推出的总理候选人是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州长拉舍特。就是到了8月4日,第一财经记者采访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伍慧萍教授,她依然认为:拉舍特和联盟党领导下届政府仍旧是大概率事件。

前面已经提到,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是这次洪水灾害的两个重灾区之一,民众对于州政府、州长拉舍特的表现极不满意。特别是拉舍特拿不出什么具体的措施来帮助受灾的民众,用中国话说:光说不做。

7月15日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社民党)前往灾情最严重的地区之一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的埃尔夫施达特(Erftstadt)看望灾民,勘察灾情。这位没有实权的总统在当地发表讲话时表达了与灾民的团结之情,并承诺会向受灾地区迅速提供援助。在施泰因迈尔发表讲话时,一同前去的拉舍特却站在背后与旁人聊天哈哈大笑。记者的镜头正好捕捉到这个情景,上传到网上,引起民众的公愤。


图8:在德国联邦总统施泰因迈尔视察灾区发表讲话时,拉舍特却站在背后与旁人聊天哈哈大笑,图片来源:如图片右下角所示

虽然拉舍特马上公开道歉,他在推特上写道:“我非常感谢联邦总统视察灾情。我们都非常关注受灾群众的命运。我们和很多受灾居民交谈了解情况,所以这让我对于出现的情况给大家造成的印象更加感到遗憾。这是不合适的,我很抱歉。”但是为时已晚。有德国网民在推文下评论道:“你不会成为总理的,阿明(阿明是拉舍特的名字)。”“这个男人应该去酒馆,而不是总理府。”更有人深刻地指出,在危机的时刻人品就会没有任何掩饰地完全显示出来。这样没有人品的人,不应该担负重任。

在之后的民情调查中,拉舍特的支持率一路下滑。正如《纽约时报》所指出的,这场洪灾或将成为在德国大选季重塑政治命运的重要事件。于此相反,拉舍特的政治对手在洪灾后的表现和表态,使得他们的人气上升,黑降红升。

六、德国人用选票做出了回答

2021年9月26日德国举行联邦议院选举。德国联邦议院选举制度与美国参、众议会或者总统选举制度不同,是两票制,第一票是投选区的候选人,第二票是投政党。

德国人对选举的认真态度令笔者很震惊:第一,相信自己的一张选票能改变一切;第二,接受选举的结果。如果选举结果与自己的投票不一样,则认为其他人很傻。这一次参加投票的比例高达76.6%;第三,庄严地对待选举,起码笔者的邻居是这样的,参加投票,象是参加子女的高中毕业典礼(德国家庭中最隆重的节日),男的多是西装革履,女的则是浓艳盛装;第四,个人的政治选项,选什么人选什么党,与工作、家庭生活没有任何关系,也不会受到什么影响。

对于2021年7月的洪灾,德国人民用选票做出了回答。执政的联盟党在选举中以微弱劣势(差距仅1.6%)败选,而北莱茵-威斯特法伦州州长、作为默克尔接班人的执政党基民盟主席拉舍特在洪水灾害中和灾后的表现是此次败选的主要原因之一。

具体的结果如下:

社民党获得25.7%的选票,206个议会席位;

联盟党获得24.1%的选票,共197个议会席位;

绿党(联盟90/绿党,代表颜色为绿色)获得14.8%的选票,118个议会席位;

自民党获得11.5%的选票,92个议会席位;

选择党(AfD,代表颜色为蓝色)获得10.3%的选票,83个议会席位;;

左翼党(Link,代表颜色为深红色)获得5.0%的选票,39个议会席位。

其他政党由于没有超过5.0%的选票,不能进入议会。唯一例外的是SSW,这是一个代表丹麦少数民族利益的政党,全称为南石勒苏益格选民协会,他们不受5.0%选票的限制。这一次SSW获得1个议会席位。

最后由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由于三个政党的代表颜色分别为红、绿、黄,也称交通灯政府。社民党党魁肖尔茨出任总理,绿党两领导人之一贝尔伯克(女)出任外交部长,自民党党魁林德纳出任财政部长。

对于2021年7月洪灾,德国人民用选票做出了回答。接下来就是新政府如何提出新政策、新措施来实施他们的竞选时的承诺。


图9:德国大选结果,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393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