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接受台湾国策研究院邀请,就“新时代台日关系”发表视讯演说称:若中国武力侵犯台湾,对日本国土是重大危险,日本无法容许,“台湾有事”等同于“日本有事”,也等同于“日美同盟有事”,这项认知,北京领导阶层尤其是习近平绝对不能误判;中国很巨大,与世界经济有密切关系,如果对台湾采取军事冒险行动,将给世界经济带来极其严重的影响,而中国本身也会遭受重大打击,得不偿失;民主国家必须向习近平主席和中国共产党领导层反复呼吁以令其不要误入歧途;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等同于走向经济自杀的道路,如果中国也以本国利益为优先考量的话,那两岸关系只能以和平方式处理。安倍进一步说,近30年中国军费已增长42倍、比日本高出4倍,“我们必须超前部署,防范中国从空中、海上、海底不断进行的各种军事挑衅。”安倍透露,他每次与习近平见面,都明确提到不要误判日本防卫尖阁诸岛的决心和意志。安倍最后强调:要高举自由、民主、人权、法治等普世价值的旗帜并发扬光大,让世界都能清楚看到;对坚守普世价值的日本而言,台湾的存在宛如基石,香港的遭遇绝不可以在台湾重演;最后,安倍还像一个哲学诗人似的深情咏颂:“让我们闭上眼睛,想像自己处于漆黑的状态之中。要消除黑暗,机关枪是没有用的。我非常尊敬的印度总理莫迪曾经讲过一句话:‘只要一根蜡烛就足够了,它可以点燃火种——蜡烛亮光处,照耀的是民主”——知道的是莫迪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泰戈尔呢。

在号称互联网、全球化的今天,虽然中国老百姓仍然难以知晓世间的真相,但中国政府讯息渠道是绝对畅通的:除了能非法翻墙,还有潜伏在敌人内部各个角落无以计数的无名英雄。所以,那边安倍晋三话音刚落,日本人和台湾人都还没来得听说,中国这边已经鸡飞狗跳了:第三个《历史决议》才公布,习主席刚成为“经过历史检验、实践考验、斗争历练的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赢得全党全国人民衷心拥护爱戴的人民领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引路人”,安倍装糊涂假扮不知道吗?你苦心孤诣搞台独搞也就搞了,竟然活腻了指名道姓叫板、警告、威胁起习主席来了!最可气的,你还干脆说“引路人”习主席有可能误入歧途……他要是误入歧途,还不把我们路引到沟里?中华民族还复兴个屁呀!习主席是谁?不是人——不是普通人呀,你连他都能教育、都敢教训,你以为自己是妖精呀?你嘴炮放完痛快了,让我们乱成一锅粥该怎么好?都知道我们准会知道这事儿,要不表个态度那是对习主席的大不敬,你让我们以后怎么做人——不对,怎么做官?文革时传达毛主席指示不过夜,现在维护习主席权威不过夜。于是,牝鸡司晨的外交部部长助理华春莹,大半夜把老公一个人撂在家里不管不顾不说,也不让别人睡觉,一更天紧急约见日本驻华大使垂秀夫。可怜日本大使,不知道是从居酒屋里还是从榻榻米上被拖了起来,深更半夜、冰天雪地里直接押送到东四十条,迷迷糊糊还以为是共军提前纪念珍珠港八十年、为美国鬼子报仇,偷袭了尖阁列岛,这会儿是连夜正式通知宣战来了呢,故此踏上天朝理藩院的高台阶时腿脚都直打哆嗦。

华大妈果然不同凡响、不违圣命,大半夜嗑了枪药,精神抖擞、状态癫狂、怒火中烧,一阵劈头盖脑、暴风骤雨似的连珠炮,让对方插句话机会都没有,管他觉得机关枪有没有用:“日本前首相安倍今天就台湾问题发表极端错误言论,粗暴干涉中国内政,公然挑衅中国主权,悍然为台独势力撑腰,严重违反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和中日四个政治文件原则。中方对此坚决反对。日本历史上发动侵华战争,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没有任何资格和权利就台湾问题说三道四。中方强烈敦促日方深刻反省历史,汲取历史教训,不得以任何形式损害中国主权,不得向台独势力发出任何错误信号,不要低估中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和强大能力,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必将玩火自焚”。别人说话急是眼睛都不眨一口气说完,华大妈说话急是一口气说完眼睛不停的眨。随后,荷尔蒙替代实现、雌激素受体调节,华大妈满意而去。垂大使遭约之前当天的新闻还没看,莫名其妙、懵懵懂懂挨了一顿臭骂,睡意也无,心里“八嘎呀路”了一宿不提。


大清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王毅、秦刚、华春莹、赵立坚们。

凭心而论,虽然永远成不了什么“精日”,但我对今天日本和日本人的印象还是不坏的,因为我的青春“初相见”就是在“中日永不再战”的口号响彻亚洲的那个中日关系史上最好的黄金时代里生长成的。我在高中时代平生第一次接触到的这世界上另一个国度的人,就是日本中学生访华团的成员。虽然那时从学校到学生,大家对国际交流都有没任何经验,虚假刻意、装模做样的低劣之极,逛校园、打篮球好歹对付完了半个小时,连张照片都没留下,但毕竟让自己感觉成了能够面对世界的开放时代的人,年少的我还是很激动的。我进北大的第二个月,就赶上当年鬼子侵华后日本人最大规模登陆中国的“三千青年大访华”。很快,上百个日本各地青年就来到了北大。我们在勺园餐厅茶会,场面之大从前我见所未见。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来自札幌的年轻农民,朴实的呆滞;日本人的英语烂得一塌糊涂,札幌农民基本一句不会。我们谁都不知道对方在说什么,小时候看的电影里那些日本鬼子说的日本中国话都不太好听,我也不好意思用上,于是只好靠着身体语言彼此表示着友好。他送给我一本当年中国人眼里印刷极为精美的札幌风光画册,我应该现在还保留着——后来我才知道,札幌相当于日本的西伯利亚。不久之后就是中共的三十五周年国庆,十月一号,就在北大人在阅兵后游行时打出“小平你好”横幅后的当天晚上,我们又和另一群日本人在天安门广场看烟火和载歌载舞的大联欢。又过了没多长时间,日本首相中曾根康弘正式访问中国。首相两夫妻和胡耀邦夫妇在中南海家中四人家宴后,中曾根到北大发表演讲。我们几个相关系的学生们在中曾根即将演讲的办公楼外列队夹道欢迎他,手里一一挥动着中国或者日本的小国旗。中曾根走到我前面的时候,北大校刊记者恰好拍下一张照片,后来这张照片被放的极大,展示在三角地的橱窗里,每个人路过都看上几眼。后来我一个同学见了,对我说:“老周,你看你呀,站在稀稀拉拉的欢迎队列里,手里挥着日本国旗,还垂着嘴角、神色麻木,一副殖民地人民的表情,多像电影里当年的汉奸呀!”我一看果然活灵活现,于是哈哈大笑。在北大的前四年里,我认识了许多留学生、交往了许多外国人,但阴差阳错,居然没有一个来自欧美,全部是日本人,从没走出过亚洲——当然,那时候北大留学生超过百分之五十都是日本人。我第一次去北京饭店、第一次去国际大厦、第一次去长城饭店,都是同他们一起。那个时候,虽然共产党说自己“实现民族独立、人民解放,彻底结束了旧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历史,彻底废除了列强强加给中国的不平等条约和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一切特权”,但它们心理上还跪着,也深信华夷有别,所以在一切外国人出没的地方,包括宾馆饭店、高级餐厅、疗养海滨,都严格实行“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的政策家规;好几次,我行慢落后,在餐厅、酒店门口被看门狗拦住,大声说:“这里不许中国人进!”我告诉他是和前面的外国人一起来的,此狗瞬间笑脸相待:“是和外宾一起来的?那可以可以!”有一回,一个日本留学生自己都被没眼力镜的看门狗认成了中国人不许进,气得大声抗议,看门狗急的争辩说:“谁让您不直接说自己不是中国人呢?”留学生不依不饶的质问:“凭什么中国人就不能进?”一指我:“他能不能进?”看门狗一本正经地说:“中国人和你们一起可以进,光是他们自己来不能进”。我忍着笑把日本学生拉走,对他说:“这里的事儿太复杂了,你们是搞不懂的”。时至今日,我仍旧怀念当年和日本朋友们美好的友谊、经历与记忆:藤原、中村、信子,那些憨憨傻傻的男孩们和纯纯萌萌的女孩们,还有风靡中国的第一部日本进口电影《追捕》里真由美的扮演者中野良子的优雅、温柔、体贴、端庄、秀丽……他们现在一切是否安好?此生我们能否再次相逢?

华大妈义愤填膺后,伪民间网媒《观察者网》为她热烈喝彩,并把大妈的论点总结为:之所以对台湾问题“和尚说的,你说不得”,就在于日本对中国“有原罪”。按照这种逻辑和推论,在中国评论朝鲜有关问题、中亚有关问题、欧洲有关问题、日本有关问题、越南有关问题时,朝鲜、中亚、欧洲、日本、越南都可以严正交涉说:“中国历史上发动侵X战争,对XX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没有任何资格和权利就XX问题说三道四。X方强烈敦促中方深刻反省历史,汲取历史教训,不得以任何形式损害XX主权,不要低估XX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因为隋炀帝曾四次倾举国之兵大规模侵略高丽,唐太、高、玄宗曾无数次发动征服中亚各国的战争并屡番血洗,成吉思汗曾灭绝人性的把整个欧洲践踏蹂躏于马下、灭族屠城,忽必烈曾两次远征入侵日本、烧杀劫掠,秦汉隋元明清各代曾一次次用铁血和屠刀让越南亡国灭种。共产党不懂,对日本国家体制来说,一届政府就相当于一个朝代——别说政府换了八百六十代,连天皇都换了几个——,今天的日本人没理由要替东条英机的罪责负疚惭愧,更何况日本人还真的多次谢罪、发誓永远和平了呢。共产党老要“复兴”中华民族,把以前的独夫民贼、无道昏君各个都当成亲爹祖宗供着,也从来没见他们替隋炀帝、唐玄宗、成吉思汗、忽必烈、秦汉隋元明清去反省和吸取历史教训啊。【编者注,这里把元朝也当成了中国是中共教科书提法,更为广泛认可的说法是中国被蒙古灭亡了。


太远的不说也罢,就在七十年前中共侵略过韩国,就在四十年前中共侵略过越南,这都是你继承伟大遗志、高举辉煌旗帜的第一代和第二代领导人干的,推无可推、罪无可逭;按华大妈的逻辑和推论,韩国、越南是不是也应该同样动不动就发飙说:“中共历史上发动侵韩、越战争,对韩、越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没有任何资格和权利就韩、越问题说三道四。韩、越方强烈敦促中共深刻反省历史,汲取历史教训,不得以任何形式损害韩、越主权,不要低估韩、越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中共是不是也应该在韩国、越南面前“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呢?可中共还不是不但从未有过一分半毫悔愧之意,而且在最新版本《歪曲和篡改百年历史的决议》里执迷不悟的颠倒黑白、炫孽耀恶,更一天到晚恬不知耻的满世界嚷嚷要领头建立新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吗?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节选。

如果说日本人有“原罪”,这个“原罪”也是对中华民国的;如果说日本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这个“滔天罪行”也是对蒋委员长的人民犯下的。日本还有没有资格和权利就台湾问题说三道四,得由中华民国政府说的算,轮不到共产党道四说三。毛泽东不就分的很清楚吗?在抗战时毛泽东说:蒋介石让我们抗日爱国,这个国是蒋介石的国,我们凭什么爱?在日本人道歉时毛泽东说:你们道什么谦?我们还要感谢你们呢:没有你们入侵哪来我们的今天?在中国共产党正式宣布放弃向日本索取战争赔款的那一天起,中共和日本的一切恩怨就已经结清了账;华大妈头发长见识短,泼妇似的一吵架就倒旧账、一吵架就倒旧账,没完没了的耍赖不认,致毛泽东等一干史无前例、开天辟地的于不仁不义的何地?

就在12月8日,中共一向以仇美、仇人类知名的令人作呕的网媒《牛弹琴》登了一篇报导:《在最敏感的一天,日本这次公然挑衅美国了!》一听题目甚至不用看内容,就知道是中共典型的造谣祸众文章。

通篇文字,除了对美日坚如磐石的长期友谊和同盟关系充满了仇视、嫉恨和愤怒,就全是中共特有的阴暗、狭隘、下作、龌龊心理在作祟。反人类、反文明的中共永远不会理解和明白,同属民主国家行列、自由世界阵营,有着共同的文明准则、人类价值、普世良知,是坚定的安全伙伴和盟友的美日两国,彼此由衷信任、相互挚诚以待,同时也尊重与体谅各自的观念意志、不同传统、多元文化和历史记忆,绝不以势凌霸、强加于人。在内政上民主、法治、人道、宽容的国家,处理起国际关系来,也必然同样的民主、法治、人道、宽容;而像苏联、中共这种极权、野蛮的政权,同伙之间各怀鬼胎、尔虞我诈、强人所难,对异己则敲骨吸髓、你死我活、斩尽杀绝。葛兰西(Antonio Gramsci)说:“霸权地位的获得,是因为霸权者能够超越自己的利益而照顾到其他角色的利益”,从这就可以明了为什么美国的霸权角色近一个世纪都不动摇,而苏联当年看似不可一世、生杀予夺、动辄让人粉身碎骨,结果却连自己阵营内部都离心离德、逃之后快。美国尊重盟友、求同存异、“君子和而不同”,同时休戚与共、祸福同享、收益均占;而苏联则不但严厉控制、操纵共产集团内部和所有它鞭长可及国家的一切政治、社会、经济权力和全部事物,不允许出现任何一点异见、异动,一旦有丝毫挑战,比如匈牙利、捷克斯洛伐克、阿富汗,就立即血腥残暴的碾碎,同时鲸吞蚕食别国领土、巧取豪夺他国资源。你看当年毛泽东去莫斯科与斯大林商谈签订《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赫鲁晓夫来北京与毛泽东协商援华和建立长波电台与联合舰队,过程就像惊悚、诡谲、黑暗、狰狞、鬼蜮的阴谋剧,真的是一伙地地道道“同而不和” 的小人,哪有半点他们用来骗人说的“共产主义的友好情谊、国际主义的无私精神”?再看二战后社会主义国家的关系史,完全就是一部赤裸裸的互相利用史,一部仇恨史,一部绞杀史,一部角斗史,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彼此毫不留情的说翻脸就翻脸,而一旦翻脸,就成了比帝国主义还要危险一万倍的死敌,不共戴天、势同水火、残酷斗争、无情打击。

其实,上面所说这些中国历史上对外侵略战争都不值得提了,只说中共对自己的人民,一百年来倒行逆施、穷凶极恶、血债累累、罄竹难书,欠中国人民的账太多了,哪里是一句“犯下滔天罪行”可以轻描淡写的?仅仅是1949年到1963年的十四年间,相比从1931年到1945年的十四年,中国人在和平时期被中共屠杀和暴虐致死的是战争时期因日本人入侵而死的几倍。中共有过道歉没有?有过反省没有?有过谢罪没有?有过 “吸取历史教训”没有?不是继续怙恶不悛吗?不是早就替中国人民一笔勾销了吗?不是还领导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吗?不是仍毫无羞耻和人性的宣称“一百年来,党领导人民浴血奋战、百折不挠,创造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成就;自力更生、发愤图强,创造了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伟大成就;解放思想、锐意进取,创造了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成就;自信自强、守正创新,创造了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成就。党和人民百年奋斗,书写了中华民族几千年历史上最恢宏的史诗”吗?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节选。

一年多前,自媒体上流传着一个笑话,说现在美国不断搞退群、本国第一、闭关自守、制造业回流,中国反而一个劲呼吁开放、国际化、自由贸易,中美的唱腔完全调了个个。历史,就是这么的诡异和奇幻。如今,距离柳条湖事变九十年,距离珍珠港事件八十年,沧海桑田、东海扬尘,整个世界“换了人间”:日本经过麦克阿瑟对其政治、经济、社会、法制、道德、精神的彻底改造,早已脱胎换骨、改天换地,走上了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和长治久安的康庄大道,中国则彻底陷入了万劫难复的黑暗深渊。今天,日本真正实现了和平崛起,成为守规则、负责任、致良知、重荣誉、守然诺、讲诚信的世界大国,更是亚洲各国欢迎、感激、放心、光荣、至诚的好邻居、好伙伴——几年前在肮脏浑浊的洞里萨湖上,衣衫褴褛的青年船家知道了我是中国人,很抱歉地对我说:柬埔寨政府喜欢中国,但老百姓不,我们喜欢日本:因为日本是发自内心、不求回报的帮助柬埔寨人民,中国则不但怀有私心、而且把好处都给了政府——。日本人参拜靖国神社也好、军费开支超过GDP百分之一也好、防卫厅改为防卫省也好、支持将自卫队升格成国防军也好,都是一个主权国家在凤凰涅槃后恢复应有权力的行为,和复活军国主义没有半点关系。今天不管从美俄中环伺的地缘政治上说,还是从民主国家法治社会热爱和平的本质来讲——日本没有“统一意志”、“集中力量”、“压倒一切”、“一声命令”等等劳什子——,或是从自由、富裕、幸福、快乐、平和的国民的心态意愿里看——日本没有人整天战狼狂热、喊打喊杀、疯狂叫嚣造一千颗原子弹——,都和它的西面邻国完全不同。与此同时,中国却在不断的扩充军备、炫耀武力、从空中海上水底不断对其他国家进行着各种军事挑衅,粗暴干涉弱国内政、公然挑衅别国主权、野心觊觎邻国领土、动辄恐吓他国朝野,严重违反和挑战国际关系准则,极大威胁和破坏地区安宁与安全,跑步冲刺快速走上冒险冲动、军国主义、法西斯化等等当年日本走过的疯狂老路、危险歧途和自取灭亡程途,日益成为全世界尤其是周边各国心目中共同的危险敌人。作为一个僭政成功、既成事实的政党,如果中共不尽快以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为重,变私利为公义,悬崖勒马、改弦更张,都等不到她退休的那一天,别人就会也在大半夜里约见华大妈,提出严正交涉:“中国发动侵略战争,对我国人民犯下滔天罪行,没有任何资格和权利说三道四。我方强烈敦促中方深刻反省历史,汲取历史教训,不得以任何形式损害我国主权,不要低估我国人民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坚强决心、坚定意志和强大能力,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否则必将玩火自焚”。

总浏览量 174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204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