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自由派和民粹派—-东海客厅论儒马

 

没有言论自由人权,任何人都没有人格尊严,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普通民众和三界精英、弱势群体和特权阶级都有可能。儒家的追求,不限于自由但包括自由,以自由为新王道的重要基础和内容。在追求自由方面,儒家当视自由主义者为同盟军。

 

文化立场与道德品质,既有联系又有区别。论文化品质,儒家高于自由主义;论道德品质,目前儒家这个群体未必比得上自由派。

 

“不如意事常八九”至今,大量自由之士为民为国为自由事业作出了种种奉献包括生命奉献,前仆后继,死而后已,这种精神值得我们致敬、铭感和学习。在批评自由主义的思想偏颇和某些自由派的认知错误的同时,永远不要忘记这个群体的功勋和奉献。

 

数十年来,自由门中英雄辈出,为追求民主自由,或失去了自由,或献出了生命。正人君子可以不认同他们的思想和道路,不可不尊重他们的人格和精神。先为豪杰,后为圣贤。豪杰或无圣贤之德,圣贤必有豪杰之气。儒生可以不为豪杰,但不能不尊重英雄豪杰。

 

自由派确实问题很大。五四已经自由化,如果三界精英通达自由之真义,建设一个自由大国,本来顺理成章。谁知民主旗帜越举越高,自由口号越叫越响,自由民主却越来越远。追根溯源,五四自由派难辞其咎。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五四派的错误就否定百年来所有自由派,不能因为自由派的问题就否定他们奉献牺牲的意义,更不能因此否定自由主义的正义性和自由的必要性。正确的做法是,揭示自由真义,致力自由追求,比自由派做得更好,作出更大的努力和奉献!

 

遗憾地是,儒家和自由派之间,相互反感的现象相当普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相互不了解,都是在虚实靶子,虚击对方。

 

自由派反感和敌视儒家,具体原因因人而异,基本原因有三:一是时代原因,百年反儒恶潮,至今余波荡漾;二是自由派的原因,普遍不学无术,昧于儒家文化、文明和历史;三是儒家的原因,儒门淡泊,收拾不住。而今刚刚来复,整体品质不高,欲获得世人和自由派的尊重理解,还需要狠下一番功夫也。

 

不少儒生反感自由派,主要是因为不明自由主义的正义,或者不知自由派的事迹,或者没遇见过真正的自由派。他们或许知道,并非自称儒家的就是儒家;但他们往往不知道,并非自称自由派的都是自由派。

 

自由派又称为民主派或西化派,是一个统称。论地域,有国内和境外之分;论地位,有体制内和体制外之差;论表现,有侧重于思想和侧重于行动之别;论品质,有正偏、优劣、真假之异;论对儒家的态度,可分为认同派、反对派、不置可否派;论文化立场,可分为自由主义自由派、民粹主义自由派、马主义自由派。自由主义自由派中又可分为保守派和激进派等等。

 

陈独秀、胡适之、鲁迅、胡赵、李慎之、魏京生、刘晓波、胡平、胡德平诸君,都被称为自由派,各有代表性,然性质品质皆因人而异。

 

胡适是西化杂家,杂自由派。鲁迅是赤化杂家,伪自由派。魏京生是自由派中激进派,刘晓波是自由派中温和派,胡平是自由派中的中间派。东海也曾被称为自由派,是儒家自由派。独秀胡赵慎之德平则是马家自由派。

 

马家有左中右之别。马家右派即马家自由派,体制内改良派,又分为保守和激进两派。两派共同点是马家文化、政治立场基本不变,但仰慕西方文明,倾向民主自由。唯激进派民主自由倾向更重更真,主张快速推进和实现民主化。胡赵慎之德平诸君都属于此派。

 

体制内改良派有一个共同的思想误区,不知马主义与真正的民主自由先天性绝缘,不知马主义导出来的民主自由,只能是民粹主义的民主自由。他们的追求注定徒劳,注定以失败告终。

 

民粹主义的自由,是无政府主义的自由,丛林化的自由;民粹主义的民主,即多数人的民主,暴民政治,巴黎公社的民主和文革的大民主就是两个典型。这种民主既没有自由人权的价值根基,又没有宪政法治的制度配套,是一种彻头彻尾的伪民主,或恶法肆虐,或无法无天。

 

当打土豪分田地和打砸抢受到政治性鼓励表彰,当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连立法司法行政教育诸权统统操纵和取决于民意的时候,民众欲不为所欲为,不可能也。社会一旦民粹化,政治必然极权化。下有暴民,上有暴君,此之谓也。民粹主义泛滥成灾的社会,极权主义欲不成长成功和坚挺,不可能也。

 

体制内改良派无不反对文革,不可能认同民粹主义的民主自由,但他们不知道蚂主义是极权主义和民粹主义的两面一体,不知道马路上永远无法建设起真正的民主自由。这就是我论断他们的追求注定以失败告终的根本因。

 

马家政治两大制度支柱是党主制和公有制。党主制意味着党天下,权力党有;公有制意味着财富私有和按权分配。故公有制最不公,最无公道,最反公道。同时,社会主义之下,必无社会,必反社会。所有社会主义社会无不丛林化和原子化,无不缺乏人权自由和社会保障。若不彻底抛弃马主义,无论怎么改革,无论怎么特色化和市场经济化,永远改不掉党主制、公有制和社会主义的本质。

 

综上所述可见,在马路上建设民主,如空中楼阁永远建不起来;在马路上追求自由,如蒸沙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沙。2021-6-1余东海

首发于北京之春http://beijingspring.com/bj2/2010/280/66202143947.htm

总浏览量 134 total views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433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