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3日,是父亲105岁冥诞。《李锐口述往事》纸质书在父亲生前由香港的大山文化出版社印出过三版。第一版印出不久,2013年10月29日,我们全家四口从出版社取到按合同条款赠与父亲和我的样书共计53本,乘飞机从北京首都机场入关,被当班的海关科长唐希扬悉数扣留。第二天——10月30日,我在网上发出了致海关的公开信,要求海关公正执法,希望在替代了胡温的新班子领导下的海关,能够显示出至少不低于胡温时代的智慧和担待,将书归还。若不允许留在境内,至少允许我全部带回美国,

10月31日上午10点,海关一位女士打电话到我的手机,告知上级审查意见:《李锐口述往事》为禁止入境物品。11月5日,我委托北京华一律师事务所的两位律师全权代理通过法律程序索回扣书。12月25日,律师向北京第三中级法院提起行政诉讼。2014年6月18日,法院在超过法定的7天时限155日之后受理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时至今日,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已经向本人发出了22次延审通知书。

中共当局对《李锐口述往事》的堵截,让这本书创造了在香港的高印数。但高压之下第三版刚刚发行,出版社就被迫解散。我财力有限,尽力购买了250本,余下的除少数已经发到书店的而外,只能任由化作纸浆

父亲2019年2月16日离世,未能等到案件的开庭,但是香港的出版工坊印出了《李锐口述往事》第四版。不幸的是,此时香港、大陆情势迅速恶化,香港出版物进入大陆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情。国内不断有朋友向我索要这本书的电子版,但是我不能违反与仗义的出版工坊签下的合同。我一向以为遵守程序规则比目的重要,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绝不可取的。

感谢出版工坊的理解,在合同尚未到期的情况下日前通知我:同意将书做成电子版传播。我便在忙完手中的必办之事后,开始在《李锐口述往事》四版的基础上制作简体字的电子版,赶在提笔写这篇“跟进”前完成。有了这个电子版书,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尽可将案子无限期地拖下去,但它已经无法阻挡李锐对自己追随中国共产党革命一生的回忆被更多的人看到。他在这本书中揭示的真相所形成的对共产党自我标榜的、永远的“伟光正”的形象的摧毁力将是巨大的。这本电子书,是我送给父亲105冥诞的第一份礼物。

此外,我还有另一份礼物送给父亲,那就是李肃先生的“禁忌史话”平台,在4月份推出了“李锐日记秘密”系列,4月15日播出了第一集。应了中国的老话:得道多助,好人必有好报。

“李锐日记秘密”系列,不同于油管上自媒体的一般节目,李肃先生平台的制作如精致的纪录片——将李肃先生看过李锐日记后自己的解读和问题,我对问题的回答,与我们在父亲生前录制的大量录相和录音,还有照片,酣畅地融为一体。如此,除了专业研究学者,李锐一生对真相的记述便走入了寻常百姓的视野。我相信,随着这个节目一集集地播出,她对中共自编神话的颠覆,会比《李锐口述往事》还要给力。

父亲在天有灵,我想他一定会非常地喜爱这两份礼物。他走了,但是他没有死,还活在我们中间。

2019年4月30日

总浏览量 13,715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24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