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没有“六四”屠城就没有三峡工程上马

33年前的1989年4月3日,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两会闭幕时的记者招待会上,李鹏带着三位副总理姚依林、田纪云、吴学谦出席。荷兰记者提问:“在人大刚开始开会时,一些人大代表对三峡水利工程提出一些批评意见。前几天,一些代表还在说,这项工程如果搞的话,将会影响社会和经济的秩序,我想问李鹏总理:您是否不管有什么情况,还继续搞这个工程?”李鹏答:“我请姚依林副总理回答这个问题。他是国务院三峡工程审查委员会主任。”姚依林说:“三峡工程现在有争论。主张建三峡工程的人是有道理的,反对上三峡工程的人也是有道理的,因此这个问题还需要经过详细的论证。我认为,三峡工程在今后五年之内是上不去的。在现在治理整顿期间的计划以及将来的八五计划都不会有大规模上三峡工程的计划。因此现在不必花很大的精力去争论。将来如果要上三峡工程,肯定是要经过人大批准的。所以我建议现在这个问题不必继续讨论。政治局常委姚依林代表党中央和国务院对三峡工程表态:现在不必继续讨论三峡工程,这个工程在今后五年之内是上不去的。这是中国共产党向全中国、全世界的承诺。


图1:1989年4月3日姚依林:三峡工程在今后5年之内是上不去的,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1989年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中共解放军部队用坦克、冲锋枪镇压了天安门广场上争取民主自由的群众运动,用中共党史的描述是:“春夏之交 北京和其他一些城市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平息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继续前进。”


图2:1989年6月3日晚、6月4日凌晨的北京天安门广场,图片来源:如图所示

1989年7月22日至24日刚刚接替赵紫阳担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在水利部部长杨振怀等的陪同下出访三峡地区、葛洲坝工程和长江流域办公室,参观了三峡工程的模型等。回到北京后江泽民于第二天(7月25日)去医院看望李鹏时即表态“上三峡工程是必要的”。

从1989年4月3日姚依林说五年内不谈三峡工程,到7月25日江泽民表态“上三峡工程是必要的”,仅仅过去了3个多月时间,期间发生了天安门屠城。可见中共的任何承诺是不可信的

1992年4月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以1767票赞成、177票反对、664票弃权和25票未按表决器通过了兴建三峡工程的议案。这是中共人大历史上获得最多不赞同票的一次表决。从1989年4月3日到1992年4月3日刚好三年时间过去,姚依林承诺的五年内不谈三峡工程早已忘到脑后了。

三峡工程的上马被中共看作是它的伟大功绩,在中共党史中必然有记载。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写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1921年7月-2021年6月)提到三峡工程的时间则是1997年11月8日:“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工程成功实现大江截流。2012年7月4日,三峡工程最后一台70万千瓦巨型机组正式交付投产。”1997年11月8日距离三峡工程的最后决策的1992年4月3日又过去了五年多,距离1989年4月3日姚依林说五年内不谈三峡工程,过去了八年多。中共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编写的《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就通过这样隐蔽的手法将中共不遵守承诺的事实给掩盖过去了。


图3:《中国共产党一百年大事记》记录的三峡工程:1997年11月8日三峡大坝实现大江截流,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二、技术工程的错误是不可能用技术工程来弥补的

象鲁迅笔下的祥林嫂一样,笔者三十年多来唠唠叨叨地不断重复这个话题。有意思吗?这不是由笔者的主观意志所决定的,而是“六四”事件、三峡工程的后续负面影响不断涌现,不断扩大,直接的受害者就是中国老百姓。三峡工程的造价是通过老百姓支付的“三峡基金”(全称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建造起来的,当初许诺给老百姓的是每度电的电费是0.08元。共产党没有兑现它的许诺。老百姓以为三峡工程建造起来了,发电机也转动了,可以不用支付“三峡基金”了。这时“三峡基金”换了一个马甲,改称“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其中一大部分用于三峡后续工作。什么是三峡后续工作?就是给三峡工程擦屁股的工程。改称“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时中共许诺说,该基金只征收到2019年就结束。还不到2019年这个许诺又被修改了,这个钱要征收到2026年。同样,过去吹嘘的三峡工程可以防“万年一遇”的洪水,随着时间的延长,这个功能不断缩水,可防“千年一遇”的洪水,可防“百年一遇”的洪水,不能把希望都寄托在三峡工程上。到了2020年长江发生了一次洪水,先后有5个洪峰,先是淹了三峡大坝下游的武汉地区、鄱阳湖地区和巢湖地区,接着淹了三峡库区,最后淹了重庆市区。中国老百姓被告知,“三峡工程(在发挥防洪效益方面)已经尽力了,请不要再指责它了”。集中力量办大事,中共认为三峡工程体现了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优势。三峡工程在迫使百万移民背井离乡时的许多做法,比如三峡工程移民不得就赔偿问题在法院提起诉讼;移民们上北京上访,抓回来被判刑,或者被黑社会恶打一顿;移民官员整天呆在移民家中,一直呆到移民同意搬迁,根本不顾移民是否同意他们能够进入家中或者在吃饭时也不离去;移民家庭中若有公务员或者国营单位职工,必须说服家里同意搬迁,否则不用来上班;移民不同意搬迁,停电停水,最后用炸药一炸完事……中共在防疫清零运动中的做法是否与三峡工程迫使移民搬迁的办法很相似?大白可以进入居民家中消杀病毒,任意处置别人财产,打得都不是“舍小家为大家”的口号吗?


图4:中共官媒对三峡工程防洪效益描述的改变,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笔者想告诉读者的是三峡工程的最新后续影响:2022年5月9日江西省水利厅官方网站对鄱阳湖水利枢纽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信息公示,公示时间自5月9日起的短短10个工作日内。这个程序结束后,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就进入决策的最后阶段。

长江与两岸的支流以及鄱阳湖、洞庭湖等沿江湖泊存在江湖互相依赖互相弥补的关系。三峡工程的建设,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自然界的江湖互补关系。在2020年洪水期间,长江洪水倒灌鄱阳湖,造成鄱阳湖地区严重水灾,成千上万的民居倒塌,农田被淹,居民紧急撤离。更为严重的是,每年进入汛后期和枯水期,三峡工程开始“逆向”蓄水,鄱阳湖枯水期提前到来,枯水水位持续下降,湖底见天、湖底出现草原的现象,枯水期时间的延长,生态恶化。为抵消这种改变,江西省早就计划在鄱阳湖的湖口地区建起一座比三峡大坝更长的大坝,把鄱阳湖湖水拦在自己的地盘里。现在就差这最后一哆嗦了。当江西省提出这个计划时,三峡集团竭力否认,鄱阳湖的干涸与三峡工程有关系。十多年过去了,人们从实践中看到了三峡工程对长江下游地区的生态危害,再否认也没有什么实际意义。江西省辩解说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不是大坝,而是闸。其实,人们也可以说三峡大坝不是坝而是闸,三峡工程建有一百多个闸门,可以让每秒十一万立方米的万年一遇的洪峰流量不受任何阻挡地顺畅通过。建造大坝的目的是为了人为地控制水流,大坝与闸门的结合,是为了让人们按照自己的意志更好地控制水流。


图5:三峡工程的建设,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江湖格局”,鄱阳湖几乎每年都出现湖底朝天的现象,湖泊生态系统面临死亡,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图6:2022年5月9日江西省水利厅官方网站对鄱阳湖水利枢纽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公众参与第二次信息公示,图片来源:网路截屏

三峡工程对长江下游地区、对鄱阳湖地区的生态危害是否能通过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得到解决呢?在短期内,在一个小的范围内,特别是在江西省党委和省政府的眼睛里,是能够解决的。但是在一个长的时段中,在一个大的范围内,是不能够得到期望的效果的,而只能带来更大的生态灾难。中国有个成语叫做饮鸩止渴,鄱阳湖水利枢纽工程对于生态环境的影响就是饮鸩止渴。

鄱阳湖建造一个拦湖的大闸,那么洞庭湖是否也需要建造一个类似的拦湖大闸呢?巢湖呢?洪湖呢?长江支流、长江沿岸湖泊都建造拦河拦湖的大闸,下游的长江三角洲地区怎么办?上海怎么办?将来是否需要在长江入海口也建造一座拦江大闸?控制长江水流,不要让长江水白白流入东海?也不要让东海的水趁着潮汐进入长江?

三峡工程上马时多考虑短期的、眼前的利益,特别是利用三峡工程扭转六四事件之后国人士气低落、经济低迷的局面,而不顾中长期的对社会、经济河生态环境的负面影响。这是决策的错误。三峡工程的错误是不可能用技术工程来弥补的。解决的办法就是尽早拆除三峡大坝。

三、习近平教中国人学“四史”

中共不敢面对“六四”镇压民主运动的错误,同样中共不敢面对三峡工程的决策错误。中共的补救办法就是掩盖历史,篡改历史。

2022年4月22日《求是》刊登了习近平的《学好“四史” 永葆初心、永担使命》。这篇文章只是把习近平自2016年以来关于学习历史的讲话汇编在一起。毛泽东喜欢讲历史,一会儿要干部学习这段历史,一会儿要干部学习那段历史,因为毛泽东就喜欢看《资治通鉴》这样的古书。习近平也来个东施效颦,但是却在该读书的时候不能好好读书。

其实,习近平的“四史”也是一个累积的说法,习近平最先提出要学习“两史”,然后再强调学习“三史”,现在号召学习“四史”。什么是“四史”?“四史”就是所谓的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和社会主义发展史。

习近平认为:“要通过在全社会开展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教育,引导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少年弄清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马克思主义为什么“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为什么“好”等基本道理,坚定不移听党话、跟党走,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伟大实践中建功立业(2021年3月7日在参加十三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青海代表团审议时的讲话)。

将来有一天中共的御用文人又能为习近平总结出要学“五史”、学“六史”甚至“七史”。2020年8月18日下午,习近平在安徽省蒙洼蓄洪区考察,习近平说:“愚公移山、大禹治水,中华民族同自然灾害斗了几千年,积累了宝贵经验,我们还要继续斗下去。这个斗,要尊重自然,顺应自然规律,与自然和谐相处。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我们要提高抗御灾害能力,在抗御自然灾害方面要达到现代化水平。”

5月27日习近平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九次集体学习会上大谈中国的百万年人类史、万年文化史、5000年文明史。这么算来,就是“七史”了。中共花了大投资搞什么“断代工程”、搞什么“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通过篡改历史来证明中国共产党的能,马克思主义的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好。

四、对下一辈讲真实的历史

现在的中国中学生、大学生、中青年人中,知道六四真相的人很少,知道三峡工程危害的人也不多。为什么?因为中共篡改历史,中国的学校里并不讲授真实的历史。笔者在中国的许多同学、朋友,包括当年一起到北大荒插队落后的黑哥黑姐们,经历过三年挨饿,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经历过上山下乡,经历过改革开放,经历过89六四,用黑哥黑姐的话来说,一生都生活在低洼处。但是他们都不愿意谈,更不愿意向他们的下一代、下下一代谈自己所经历的事情,因为他们不想谈“政治”。但是,政治却陪伴了一生。笔者以为,我们这一辈子所经历的,恰恰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不能”、马克思主义的“不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好”。“共产党让我们挨饿,毛泽东让我们下乡,邓小平让我们计生,江泽民叫我们下岗”。记得有一次有知青办了上山下乡的摄影展,黑哥、黑姐带着自己宝贵的独生子女去观看。孩子问爸妈:下乡这么苦,你们怎么不在杭州练摊呢?练摊就是返乡后有人找不到工作,在市场摆个摊儿谋生,解决就业和生计。当爸妈的不知道如何回答。是啊,当初知识青年为什么不能家乡练摊呢?中共的最高领导人解决问题的办法不如一个小孩。这正证明了中国共产党的“不能”,马克思主义的“不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好”!中共领导不知道如何解决青年就业问题。文化大革命中靠知青上山下乡解决就业问题,如今解决青年,特别是大学生毕业生的就业问题,还是要靠上山下乡。

在德国也碰到许多来自中国的留学生,他们中的大多数不知道六四真相,就是有的回答说,听说过,然后就背上一段从学校里学来的标准答案:“春夏之交,北京和其他一些城市发生政治风波,党和政府依靠人民,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平息在北京发生的反革命暴乱,捍卫了社会主义国家政权,维护了人民的根本利益,保证了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继续前进。”

中国人喜欢说这样一句话: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其实在中国的学校里,接受习近平所宣扬的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百万年人类史、万年文化史、5000年文明史的教育,孩子们就彻头彻尾地输在了起跑线上,因为那不是真正的历史。从这样的教育体系中出来的青年,他们没有正确的价值观,没有正确的人生观,没有学习、特别是自学的能力,没有提出、分析、解决问题的能力。

为了孩子们的未来,为了中国的未来,必须对下一辈讲讲六四的真相,讲三峡工程的危害,自己所经历过的真实历史,谈自己的体会,哪怕这个经历看起来是微不足道,但它们是真实的,是在讲中国共产党的“不能”,讲马克思主义的“不行”、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不好”!这就是公民的韧性抗争,这也是一个和平走向民主的过程。

对「六四」的最好纪念,就是向讲述你经历的「六四」,你知道的「六四」,讲历史的真相,一年一年、一代一代地讲下去!历史不容篡改!

总浏览量 13,512 total views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679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