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1: 2022年8月李克强在深圳考察期间说“黄河、长江不会倒流”,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一、 李克强在深圳说:“黄河、长江不会倒流”

中共北戴河会议结束,习近平北上锦州参观辽沈战役纪念馆,李克强南下广东深圳,向邓小平的铜像献上花圈。在深圳考察期间,李克强发表了“黄河、长江不会倒流”的言论,引发媒体和公众的关注,有各种不同的解释和引伸。

比如《美国之音》的《时事大家谈》在《“长江黄河不会倒流”:李克强的最后抗争还是无奈呐喊?》节目中,有如下介绍与评论:中国总理李克强上星期在视察深圳时发表了两场演讲,“重申改革开放不会停顿,长江黄河不会倒流”,并且在邓小平铜像下,呼吁深圳人发扬拓荒牛精神,杀出改革开放的一条血路。于此同时,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北上视察国企重地辽宁,强调“自力更生,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同时重提中国式现代化“不是少数人富裕,而是要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观察人士认为,习近平北上和李克强南下显然有南辕北辙和互别苗头的迹象,其中以李克强频频撂重话坚持邓小平的改革开放路线尤其发人深省,引发外界广泛的不同解读。习近平势力真的在神秘的北戴河会议中遭受重挫?李克强视察深圳的种种言行在当前中共语境中算不算出格?

二、长江的倒流与黄河的不流

对于李克强的“黄河、长江不会倒流”一句中的政治含义是什么?李克强指出的“改革开放不会停顿”又指什么样的改革开放?这些都不是笔者在本文中要讨论的问题。

本文要讨论的是,在历史上,长江是否一直是从西向东流的?本文要讨论的是,在历史上黄河又是怎样的一条河?它又是怎么流的?其实笔者在这里讲述的只是最基本的地理知识,本应该在中国中小学中传授的基础知识。

2.1.长江原本是从东向西流的

朱汝蘭撰写的《长江传》一书中指出:“也许,人们并不知道,在遥远遥远的年代,地球上并没有长江的踪迹。孕育在母体中的婴儿时期的长江,是一条从东向西奔,倒躺着的倒淌河”。

朱汝蘭继续写道:“大约两亿多年前,那时候长江流域西部还为古地中海所占据。那个古地中海很大很大,又叫特提斯海,是指从约24亿年前开始,就横贯在欧亚大陆南部的一个巨大海洋。大概范围是西起比利牛斯山、阿尔卑斯山,经过小亚细亚半岛、高加索山、伊朗高原、帕米尔高原、喜马拉雅山直到中南半岛和爪洼岛。茫茫一大片,天连水,水连天。

婴儿时期的长江从东向西流的原因是:那时的地势是东高西低。

朱汝蘭进而解释说:“那时的地势是东高西低,青海南部、川、滇西、 滇中、黔西乃至桂西的大部分,都被海水淹没。四川盆地和鄂西是一片广阔的海湾。海湾向东一直延续到巫峡和西陵峡之间,湖北的秭归当时(是)滨海。这片海南接印度洋,东连太平洋,烟波淼淼,海天苍苍。(笔者注:如今秭归就是三峡大坝所在之处)

大约在距今1.8亿年前,由于地球上一次强烈的造山运动,一种形成山脉的地壳运动,海底的岩石挺了起来。于是昆仑山脉、可可西里山、巴彦喀拉山、横断山脉开始出现,秦岭突起来了。长江中下游南半部也隆起为陆地。这是力的争斗,在轰轰烈烈的地壳运动——造山运动面前,古地中海,宽而无际涯的海面大规模地无奈地向西退缩,不仅从西藏、青海南部、川西退出,还从黔西、桂西退出。原始的云贵高原乘机崛起!也许是撤退得太匆忙,也许是希望为后世留下点痕迹,古地中海西退后,在横断山脉、秦岭、云贵高原之间的低洼处留下了巴蜀湖、云梦泽、西昌湖、滇池等几处大水域。或许是不甘寂寞,它们相互间用一条水系串起来了,从东到西,追溯着,经云南西南部的南涧海峡,流入古地中海。这就是流向正与今日相反的西部古长江的雏形。

古长江是从东向西流的,正好与当今的流向相反。

大约在距今1.4亿年前,地球上发生了更大规模的地壳运动,上游的唐古拉山脉形成,整个青藏高原缓慢抬升,古地中海进一步退缩。

到距今1亿年前时,四川盆地缓慢上升,云梦、洞庭盆地下降。那时,以巫山为分水岭,西部的古长江流入四川盆地的巴蜀湖,东部的古长江流入云梦、洞庭盆地的湘鄂湖。

在距今30004000万年前,地球上又发生了一次强烈的地壳运动。在此之前形成的地层几乎都发生了变化,或褶皱、或变质、或断裂、或上升。这次距今最近的大规模的地壳运动,因喜马拉雅山脉而得名,总称它为喜马拉雅运动。所形成的褶皱带为最新的褶皱带,直到现代活动仍然强烈,其中就分布着世界上最高的山脉。

在这次运动中,长江流域普遍间歇上升。

上游经过剧烈上升,形成高山、高原和一些断陷盆地,伴随着河流下切作用,形成了一些峡谷;中下游的上升幅度较小,形成一些中、低山和丘陵,同时有些低凹地带下沉,形成两湖、南襄、鄱阳、苏皖等平原。

这时的地貌轮廓已与现代的地貌相似。

这是一次洪荒大裂变。

在距今300500万年前,在喜马拉雅山强烈隆起的影响下,青藏高原强烈隆起。

西高东低地势形成。

从湖北西部伸向四川盆地的古长江,溯源侵蚀作用加强,愈加向东延伸,最后切穿巫峡,江水辗转于高山深谷之间,东西长江贯通一气。

古长江从东向西流,是因为地势东高西低;现代的长江从西向东流,是因为地势西高东低。引起长江倒流的原因是地壳运动。

2.2.黄河原本是一条内陆河,是不流入大海的

原南京大学地理系主任、中国科学院院士(老的学部委员)任美锷教授在《黄河的输沙量:过去、现在和将来 —— 距今 15 万年以来的黄河泥沙收支表》(《地球科学进展》杂志,第21 卷第6 期,2006年6月)一文中指出:“黄河于150 ka BP 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

这句话的意思是:黄河在距今15万年前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BP是Before Present的缩写,是距今的意思。为了将日期标准化,公元1950年被定为考古学上的“现在”。距今就是距离1950年。150ka是150千年,即15万年。150 ka BP,距今15万年前,更准确地说:距1950年的15万年前。

美锷教授在文章中指出:“最近的研究表明,黄河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的时间在150 ka BP左右。黄河原来是若干独立的盆地,下游的最后一个盆地位于陕西、河南和山西三省之间,盆地中曾积水成湖,并沉积了巨厚的湖相沉积地层,这就是古三门湖。古三门湖面积大,且湖泊存在时间约有5 Ma。三门峡古湖盆的切穿,是现代黄河形成的重要标志。王苏民等[5]对三门峡水库大 坝上游约 7 km 黄河左岸的一个厚278.3 m 的沉积地层进行了详细采样和分析研究。该处黄河三级阶地即最高阶地顶部沉积物(1 个样品)的热释光年代为148 ka BP,三门峡水库附近的沉积地层剖面上风尘黄土取代湖相沉积的下限3 个样品热释光年代为207 ~100 ka BP 之间。前者代表黄河最早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的时间,后者反映三门古湖消失,风尘黄土开始在古湖湖盆上堆积的年代,由于3个采样点的位置在沉积剖面上有1m左右的上下差异,故测年结果也有一些不同。但基本上可与三级阶地顶部沉积物的年代相对应。故可确定黄河入海的时间为150 ka BP 左右。本文即采用 150 ka BP 作为黄河开始外流入海的年代。

简单地说,黄河在距今15万年前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在这之前,黄河原来是若干独立的盆地组成,下游的最后一个盆地位于陕西、河南和山西三省之间,盆地中曾积水成湖,就是古三门湖。古三门湖面积大,而且存在的时间长。水流切穿了三门峡,是现代黄河形成的重要标志。从此黄河东流入海,黄河带来的泥沙形成了华北平原,甚至部分苏北平原。

顺便提一句,任美锷教授是笔者在南京大学学习和任教时的系主任。任美锷教授是科学院老的学部委员,笔者始终认为,科学院老的学部委员的学术水平远在如今的院士之上。任美锷教授治学严谨。关于黄河何时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中国学术界有不同的看法,所以撰文行笔都必须小心谨慎,因此文章就比较难读。但这不妨碍读者的理解,黄河并不是自从盘古开天地以来,就是一条由东向西流淌的河流,在距今15万年前,黄河是由许多湖泊组成的水体,到三门峡处就中止了,它的水量平衡主要是靠蒸发来完成的。

根据陈梧桐和陈名杰撰写的《黄河传》,在黄河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之前,从青藏高原到三门峡之间出现了若干大型湖盆和许许多多小湖泊和湿地。“地面上的流水从高处向低处流动,逐渐汇集到古湖盆当中,并发育成若干各自独立的内陆湖泊水系。在青海高原巴彦喀拉山的北麓,一条流水从这里向东南流淌,由于积石山即阿尼玛卿山与巴彦喀拉山南北夹峙,它便流向当时正在下沉的今若尔盖草原地区,在这里潴集,形成了古若尔盖湖。源出于西倾山和阿尼玛卿山之间的另一条流水,则在两山的峡谷中自东南向西北方向流淌,汇集到今青海省共和县的古盆地。古共和盆地的东面,当时另有一条流水,沿着拉脊山南麓的峡谷东流进入今甘肃,经过今日的兰州后,北折流向今宁夏地区,至贺兰山旁汇集到因断层陷落而形成的银川盆地,形成古银川湖。东鄂尔多斯高原的东缘,又有一条河流流经由一连串的小湖泊,注入汾渭盆地,形成古汾渭湖。汾渭盆地的东面,耸立着一座高大的中条山,山脉东侧的流水,由于受到山东丘陵的阻挡,则分由丘陵南北不同的河道,东流注入大海。这样,从西部的青藏高原到东部的山东丘陵,便逐渐形成了四段各有不同源头、互不连接的河流。古黄河就是在这些独立的水系基础上,逐步演变而成的。

可见当时,四段河流各有不同源头、互不连接,流向各不相同,源自高山,终于低洼的盆地,形成湖泊。山河的演变还在继续之中。

陈梧桐和陈名杰继续写道:“在地质年代第四纪的早期即距今100万年前后,这个地区冰川融化,气候变得温暖而湿润,降水量充沛,河水迅速暴涨,流水的冲刷下切作用不断加剧。流水的冲刷促使河床逐渐由浅变深,从而产生溯源侵蚀作用,使源头的位置向河流流向的相反方向移动,使得上游不断向上延长。流水的下切,则冲击着阻挡其前进的高山峻岭,为自己开辟通道,使下游日益向下延伸。此时,中国中西部的高原继续处于上升阶段,益发加强了这种流水的下切侵蚀作用。流水的溯源侵蚀和下切侵蚀,终于将两条河流中间的分水岭打通了,使各个封闭的湖盆有了出口,使各自独立的河段连接起来,古黄河至此已初露端倪。不过,此时的古黄河还是一条内陆河,它的东端止于浩瀚的三门古湖,因为东面的中条山还阻挡它通向大海的道路。但是,古黄河继续以顽强的毅力,发挥其溯源下切的侵蚀作用。当上游的来水大量进入三门古湖,水位升高,超过了三门地垒的高度,湖水就向东漫流,并不断下切。经过漫长的岁月它终于切穿三门峡……

这就是任美锷教授所指出的,黄河在距今15万年前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

三、结束语

李克强说:“黄河、长江不会倒流”,并不准确。历史上的长江是从东向西流的,与如今的流向正好相反。历史上的黄河是一条内陆。

笔者以为,中国的许多问题归根到底出在教育问题上,特别是出在大中小学的基础教育上。比如关于长江、黄河的起源与发展,中学和小学课堂里都没有教授。以至于发展到后来,毛泽东的一段诗词,“更立西江石壁,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神女应无恙,当今世界殊”就成为中共上马三峡工程的依据。“高峡出平湖”,三峡坝址处蓄水位多高,水库库尾重庆(朝天门)的水位也多高。周恩来定下三峡坝址处蓄水位海拔200米,相信重庆(朝天门)的水位也是海拔200米;李鹏向党中央建议三峡坝址处蓄水位海拔185米,相信重庆(朝天门)的水位也是海拔185米;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提出三峡坝址处蓄水位海拔175米,相信三峡库区各地的水位也是海拔175米。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泥沙组提出三峡河段在没有建设大坝前的水力坡度是万分之2.3,建设大坝后在遭遇20年一遇洪水时的水力坡度是原来的三分之一,为万分之0.7。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移民组在做移民规划时,出发点是三峡水库没有水力坡度,毛泽东说“高峡出平湖”。

问题是,在三峡工程决策时,绝大多数中共领导和绝大多数中国人都相信三峡水库没有水力坡度,都相信“高峡出平湖”,因为他们缺乏最基本的地理知识,他们在中小学里没有接受基本知识的教育。三峡水库自2003年开始运行,至今已经19年了。三峡水库19年的运行实践告诉人们,三峡水库存在水力坡度。水力坡度的大小随着水流量的大小而变化。水流量大时,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大,特别是洪水期水力坡度大;水流量小,三峡水库的水力坡度小,特别是枯水期时水力坡度小。而且随着三峡水库的运行时间的延长,其水力坡度也会逐渐加大,向没有建设大坝前的万分之2.3的水力坡度回归。而这种动态变化,对于三峡库区、对于重庆市威胁很大。

实践证明三峡工程是错的。人们应该怎么办?

同样,南水北调工程的上马依据,也是毛泽东的一句话,“南方水多,北方水少,调一点水也是可以的”。调一点水,是多少?是每年1亿立方米?是每年10亿立方米?还是每年100亿立方米?还是每年400亿立方米?面对2022年7月、8月长江流域的水情,面对干涸的洞庭湖,面对干涸的鄱阳湖,想想毛泽东的话,想想依据毛泽东的话上马的南水北调工程,人们应该怎么办?

从长江的倒流可以看到造山运动的威力。中国西部地区的抬起,是强烈造山运动的结果。这里地质破碎,地震风险大,而这里又是西部水电开发的重点,水库大坝多,高于200米的大坝集中在这里,世界上坝高315米的大坝也即将在这里完工。掌握基本知识的人,都能认识到地震的高风险,但是中共决策者看不到。

听说如今中国小学里不再推广教授英语,而是要引进俄语。笔者在小学二、三年级时曾经学过俄语。至今也没有理解,把俄语引进小学教学有什么意义?据说还要把学习习近平思想引入到大中小教育中。记得在南京大学上学时要学马克思主义,包括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据说教授政治经济学的金教授是国内这方面的一位权威。但是根据他教授的内容,可以怀疑金教授是否真正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金教授只是要求学生牢记他教授的内容,特别是对问题的标准答案。在考试时,按照标准答案回答,便能轻松过关。在德国上大学时,系里也有一位教授讲授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当然是用德语讲,要看德文原著。这才发现,原来金教授是真的不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南京大学的金教授,作为国内的权威,不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那么中国国内还有几人真正懂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可以给大学生讲授这门课程?

把习近平思想引入到大中小教育中,不知道是否有真正懂习近平思想的教育人才,可以把习近平思想向大中小学生讲清楚?笔者至今不能理解,把习近平思想引入到大中小教育中,是想说明习近平思想的高深,还是想说明习近平思想的肤浅?

中国大中小学教育的一个问题就是,该教的不教,不该教的乱教。什么时候,当中国的大中小学生都懂得,长江原本是从东流向西流的;黄河原本只是内陆河,只是在15万年前才切穿三门峡东流入海的;上海和长江三角洲是靠长江携带的泥沙淤积出来的;华北平原,包括苏北平原的一部分也是靠黄河携带的泥沙淤积出来的……那么中国就可以避免许多愚蠢的大工程上马,如黄河三门峡大坝工程、长江三峡大坝工程、南水北调工程等等。

主要参考资料:

任美锷:《黄河的输沙量:过去、现在和将来 —— 距今 15 万年以来的黄河泥沙收支表》,《地球科学进展》杂志,第21 卷第6 期,2006年6月

朱汝蘭:《长江传》,台湾宏文馆图书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03年,台北

陈梧桐、陈名杰:《黄河传》,台湾宏文馆图书股份有限公司出版,2002年,台北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1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