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ndrzej Duda 安德烈•杜达
译者:白丁
原文标题:Remembering Soviet imperialism
原文链接:Taipei Times, Sat, Sep 17

(Andrzej Duda 是现任波兰总统。这篇文章作为国家纪念研究所和波兰国家基金会项目的一部分,同时发表在波兰月刊 Wszystko Co Najwazniejsze 上。)

第二次世界大战于 1939 年 9 月 1 日爆发。当天,第三帝国纳粹德国入侵波兰。这是整个欧洲每年都要纪念的事件之一。

然而,1939 年 9 月 17 日,即苏联入侵波兰的日期,却并没有广为人知。但是人们需要记住这一事件,因为它决定了波兰和其他中欧和东欧国家未来半个世纪的命运。波兰人和该地区的其他人民通过 9 月 17 日所象征的历史经验了解了俄罗斯,也了解了其帝国野心。

苏联红军入侵波兰领土是执行 1939 年 8 月 23 日由德苏两国外交官约阿希姆•冯•里宾特洛甫和维亚切斯拉夫•莫洛托夫签署的纳粹-苏联条约的秘密部分。两个极权主义帝国结成联盟,计划对中欧的独立国家进行瓜分。

德国的势力范围包括波兰西部、立陶宛和罗马尼亚,而苏联的控制范围则扩展到波兰东部、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芬兰。

对波兰来说,该协议最严重的后果是独立的波兰国家遭到联合清算,并由两个占领国——纳粹德国和共产主义苏俄——将其领土进行分割。该条约的其他条款在随后的两年中做了部分修改。芬兰在 1940 年的冬季战争中成功地护卫了自己的主权。

然而,在维持了一段相对的独立之后,立陶宛被苏联吞并了。各种细节上的修订并没有影响该条约的关键原则——阿道夫•希特勒和约瑟夫•斯大林的帝国政策将决定那部分欧洲人民和国家的命运。

在德国占领下,波兰遭受了巨大的人力和物质损失。纳粹杀害了 600 万波兰共和国公民,其中包括近 300 万波兰犹太人。

他们摧毁并焚烧了数千个波兰城镇和村庄,以及该国的首都华沙。被他们盗走的无数的物质财富和文化资产,再也没有得到归还。犯下种族屠杀、灭绝、战争罪、大规模恐怖和抢劫的德国罪犯中,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个被带到纽伦堡和华沙的法庭接受应有的惩罚。

尽管纳粹德国的罪行在道德上受到自由世界的谴责,但是共产主义苏俄的罪行不仅没有受到惩罚,反而经常被遗忘。

苏联在二战前对波兰一半以上领土的占领导致了卡廷大屠杀——22,000 名战俘被杀害:波兰军官、警察、士兵、文职人员和其他政治犯。他们之所以被杀害,是因为斯大林认为他们是忠于祖国的爱国者和共产主义的坚定敌人。

它导致 50 万波兰人被驱逐到古拉格,并被迫在西伯利亚和苏联的亚洲部分定居,其中的许多人在流放中死去,再也没能返回故国。

紧随其后的,是苏联警察进行的残酷的恐怖和意识形态灌输,摧毁波兰的民族认同和传统的企图,对儿童进行的共产主义原则的强制灌输以及对信仰的强制背弃。

波兰人并不是唯一遭受苦难的人民。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拉脱维亚和立陶宛——的人民,同样受到折磨。他们的命运与俄罗斯战胜第三帝国后落入苏联势力范围的其他国家的人民一样。

1941 年 6 月 22 日,德国袭击斯大林的俄罗斯。纳粹与苏联的条约在缔结之后不到两年就崩溃了。然而,中欧和东欧国家的命运仍将继续被依然握有强权的帝国统治者主宰.

苏联击败了纳粹,并于 1945 年占领了整个波兰领土以及更远的西部和南部的其他国家,直至易北河、多瑙河和德拉瓦河。其中一些作为联邦国家直接并入苏联——波罗的海人、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命运就是如此。

在其他国家,俄罗斯设立了由当地共产党人组成的傀儡政府,这些共产党人听命于莫斯科——这些国家包括波兰、捷克斯洛伐克、罗马尼亚、匈牙利、保加利亚和东德。

对于波兰人来说,战胜第三帝国并没有带来自由。俄罗斯帝国的征服一直持续到共产主义垮台——半个世纪之后。

直到 1989 年由波兰的“团结工会”运动发起的民主变革之后,波兰人和其他国家的人民才真正解放了自己,重新获得了国家主权。它们中的大多数逐渐成为欧盟和北约的正式成员。

但是,任何一个脱离了苏联并宣布独立的中欧东欧国家,一直都是俄罗斯帝国政策的眼中钉。

从失去斯大林主义势力范围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的那一刻,莫斯科就开始着手重建帝国。

我们没有忘记它在 2008 年对格鲁吉亚的军事袭击。我们记得它在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对自由运动的几次残酷镇压。

我们还记得俄罗斯对独立国家乌克兰的敌对政策,2014 年对克里米亚和顿巴斯的军事吞并,以及今年 2 月 24 日对主权国家乌克兰发动的种族灭绝战争。

对于那些记得今天(9 月 17 日)所象征的历史事件的人来说,俄罗斯帝国毫无疑问正在寻求再次统治其他国家。

它现在想要得到的东西,与它在 1939 年和 1940 年与希特勒的德国合作时以及在 1945 年至 1991 年独自统治这些国家时想要的没有任何不同。

俄罗斯一直想要控制中欧和东欧,但一个自由的波兰、一个自由的乌克兰以及该地区所有其他独立国家永远不会接受。这是一个生死攸关的问题,是维护民族认同与生存的问题。它事关我们所有人未来的安全和繁荣。

【议报首发,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77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