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于:22.12.01yibaochina.com首发

“大家都曾在恐惧中徘徊。我们有家人、有朋友在中国,他们的安全也许因为我们的行动受到影响。可是我们还要这样忍气吞声下去多久?”yibaochina.com首发

这是2022年11月底的一个傍晚。在加拿大多伦多的街头,在街灯与蜡烛的光影下和随风飘落的雪花中,一群年轻人在集会抗议。上面这番话出自一位年轻姑娘之口。yibaochina.com首发

街上驻足倾听的人们越聚越多。姑娘的同伴,一位留着浅棕色过肩长发的青年男子,面向众人宣告:“全加拿大各大城市的学生们都已经动员起来。他们正站在各自城市的街头,与我们一起悼念。他们也都是第一次走上街头,反抗暴政。”yibaochina.com首发

多伦多的这场抗议集会是中国留学生在全球众多城市进行的抗议活动的一个场景。这些平日追求时尚而不问政事的新时代留学生,此刻充满正义、勇气与激情。今夜的他们与昨日的他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群体。是什么力量改变了他们?yibaochina.com首发

引发这轮海外抗议浪潮的直接事件,是11月24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吉祥苑小区发生的一场火灾。那场火灾导致10人死亡,9人受伤。25日,乌鲁木齐民众走上街头,抗议直接导致火灾伤亡的极端疫情封控手段(网路音像资料显示,家门被封死使得人们无法逃生;社区交通被阻断致使消防车无法及时进入灭火)。26日,上海市民聚集在乌鲁木齐中路,手举白纸,静默纪念乌鲁木齐火灾的遇难者。自此,“白纸抗议”浪潮在北京、南京、成都等多个中国城市奔涌,并迅速在海外获得回响。yibaochina.com首发

灾难在中国从未间断,非正常死亡每天都在各地发生。人们大多不知道自己生活圈之外发生的不幸;即使知道,最多也就是在社交媒体上说一句“愿逝者安息”。在中国,人们已经习惯了苦难与灾害,伤痛与死亡。在无尽的束缚和恐惧的重压之下,人们选择了顺从。大多数人,即使在自己的权益甚至生命遭遇危险之际,仍会习惯性地选择被动接受而不是奋起抗争。能为遭受不公的他人仗义执言的人则是寥若晨星。人们在黑暗与绝望中抱有的唯一一丝幻想,就是为了能看到那遥不可及的未来的好日子,苟且地活下去。yibaochina.com首发

自武汉肺炎爆发以来的三年里,人们曾毫无异议地认为,把出现新冠病例的城市、村镇、社区街道或住宅完全封闭起来是对其他所有地区的保护;人们也曾普遍支持把阳性个体和群体拉到方舱隔离以实现对大众健康最大的保护;大众曾用“牺牲小我顾全大局”来劝诫那些质疑和抗拒中国的非人道疫情防控措施的先醒者;大多数人甚至天真地以为,忍一忍,实现疫情全面清零之后,社会就会重新开放,生活也会重归正常。yibaochina.com首发

但是,他们等来的却是:自己的城镇街区住宅楼成了新的封闭目标;自己被强行入住了方舱;家人被“健康码”莫名其妙地指定成必须为大局牺牲的“小我”。面对全国各地赶建超大规模新方舱的朝天热情,只有白痴才会相信目前的疫情防控措施会在可预见的未来逐步放松和取消。yibaochina.com首发

“在过去的三年,正是因为我们所有人选择了沉默,所以中共选择了。。。”多伦多抗议集会的组织者向倾听的人群陈述着一件令人愧疚的事实。yibaochina.com首发

这些非人道的疫情防控措施虽然令人厌恶,但是在人们的生活中,比这更可怕的处境不胜枚举,人们的生存空间日渐逼仄,生存状态每况愈下。yibaochina.com首发

私营企业主曾积极响应党建号召,认为企业内部的共产党组织是企业发展最好的保障。但结果是,最优质的私企变成了被党组织通过一票否决权控制了的“党企”。yibaochina.com首发

中等收入的人群曾经因为进入了全球最大的6亿中产队伍而自豪。但现实却是,他们中的绝大多数,除了要为住房、教育和养老倾其所有,还要时刻面临“一朝大病,即刻返贫”的风险。yibaochina.com首发

进城务工的人们曾相信,只要肯吃苦,就能改变自己和后代的命运。但是几亿务工者和他们的后代中的大多数,仍然是不被城市接受、随时可能被驱离的“低端人口”。yibaochina.com首发

享受不到丝毫社会福利的农民,曾相信城镇化的宣传,割舍掉赖以生存的仅有资源——土地——而变身成为住进楼房的新农民。他们中的很多人最终沦为得不到任何城市保障的城市弃儿。yibaochina.com首发

年轻人曾踌躇满志地规划好通过高等教育攀升社会阶梯的人生蓝图。数年寒窗之后毕业时才发现,能在社区街道谋得一份哪怕是与专业毫不相关的差事已经是值得庆贺的美事了。yibaochina.com首发

人们曾积极支持建立个人征信系统以期能在获取有限社会资源的竞争中占有优势,但日趋强大的个人征信系统已经成为与征信无关的、用于随意限制个体社会行为的有效工具。yibaochina.com首发

绝大多数内地的汉族人不曾听到过、或是拒绝相信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族裔所遭受的人身限制与迫害。新疆境内的汉族人则是大多以胜利者的心态享受着通过剥夺少数族裔的生存自由而取得的“社会安定”。今天,新疆境内的汉族人和大多数内地的汉族人也都开始体验那些少数族裔曾经经历和仍在经历着的限制与迫害:被限制出入境、被随时搜查手机、被强制隔离、被连坐,等等等等。在乌鲁木齐火灾发生处,汉族人和他们的维族邻居一样,因房门被封死而成为火灾的遇难者。yibaochina.com首发

所有的中国人都曾被“中国梦”所鼓舞。但今天,这梦依旧是梦。yibaochina.com首发

是继续在绞肉机般的996模式下挣扎?是躺平了做“中国梦”?还是从梦中醒来直面现实的残酷?这是乌鲁木齐大火之前所有中国人都必须面对的选择。yibaochina.com首发

现在,乌鲁木齐的大火,把人们最后的希望在他们自己的面前焚毁殆尽。yibaochina.com首发

人们终于明白了,恐惧下的苦捱不但换不来所希冀的好日子,反而会使现在的苦难变成越来越沉重、永远也卸不掉的枷锁。yibaochina.com首发

人们恐惧是因为害怕失去,害怕失去已有的或是将要得到的。但是,当人们失去了一切现有的和未来的美好,恐惧也就不复存在了。yibaochina.com首发

没有了恐惧,隐忍的中国大众与无忧无虑的海外留学生一下子回归成为正常的人类。他们摘下面具露出真容。他们哀悼同类的不幸,控诉反人道的法规。他们勇敢地承认内心深处的担忧,但义无反顾地挺身而出为所有的人(而不是仅为自己)而呐喊。yibaochina.com首发

“能发声的人的声音是属于一切不能发声的人的。”这是那位女子在多伦多街头抗议集会上的演说词。还有什么比这句话更能给正在苦难中备受煎熬的中国人以信心和希望!yibaochina.com首发

这场因乌鲁木齐火灾而引发的全球抗疫浪潮的意义,不仅仅在于它的规模。它最重大的意义在于,抗议的人们在中国和海外同时喊出了“共产党,下台!”和“打倒共产党!”的口号,并获得了大众的齐声回应。yibaochina.com首发

这是中国大规模抗议行动在政治认知层面上质的跨越。人们已经能够看到、并有勇气直指暴政的源头——中国共产党。人们不再半遮半掩,不再拘泥于仅仅追究执行层面的罪责,不再像以往那样在“拥护共产党”的大前提下抗议以求平安。今天的这轮全球抗议潮是以铲除中共为目标,寻求从根源上进行彻底的社会变革。yibaochina.com首发

“共产党的暴政无法摧毁我们。中国人绝不会屈服。”虽然中国大陆的抗议者无法像多伦多的抗议者那样发出如此明确无误的宣言,但是如果他们能够听到这句话,他们一定也会像在多伦多街头倾听的人们一样鼓掌和欢呼。yibaochina.com首发

“有一天,中国人会站起来推翻共产党的暴政。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迅速。”那位在多伦多街头的年轻女子,既用这句话作为她的演说的结束语,也使所有热爱中国的人们看到黎明的曙光:黑暗即将过去,人们即将迎来真正的新中国。yibaochina.com首发

与此同时,在上海,政府人员正在夜色的掩护下,将此次抗议的地标——(上海)乌鲁木齐中路——的标牌拆下运走。他们以为,销毁了乌鲁木齐中路路标,抗疫浪潮也就消退了。yibaochina.com首发

难道杀了所有的公鸡,天就不会亮了?yibaochina.com首发

他们害怕了。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害怕。虽然他们口口声声谴责境外势力,但是他们远超国防预算的维稳支出所针对的,恰恰是境内的亿万民众。当他们的维稳力量不再能够应付此起彼伏和遥相呼应的抗疫浪潮时,他们的统治也就到头了。而他们一旦失去统治权,也就意味着失去一切。yibaochina.com首发

他们知道,他们最好的日子已经过去,今后只有一路下坡直至滑入深渊。中国民众也应该知道,现在是最困苦艰难的时刻,从此以后只会越来越好。yibaochina.com首发

一方正在陷入已经看得到结局的绝望。另一方则在看似无尽的黑暗隧道的尽头看到了光亮。yibaochina.com首发

这就是中国大众的希望。这就是中国的希望。yibaochina.com首发

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865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