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年底,香港开放出版社推出陈破空先生新著《中南海厚黑学》。顾名思义,这本书就是用《厚黑学》提供的思路分析批判中共统治集团。

《厚黑学》堪称近代中国一部奇书,作者是四川人李宗吾,出版于民国初年,当时就引起一番轰动。49年后,《厚黑学》和一大批被中共视为“反动”的书籍一道遭到严格查禁,以至于在很长一段时期内,一般人对这本书及其作者都茫然无知。大约从69年70年起,革命狂潮开始消退,民间的私下谈论逐渐松动活泛,某些原先被视为禁忌的话题开始流传。那时我在成都,从老一辈亲友那里听说了《厚黑学》,虽不曾一睹全豹,但是对它的基本意思倒也知道了个大概。90年代后,《厚黑学》在大陆卷土重来,到了本世纪竟再度成为畅销书。我高中同学(同级不同班)张峡,其父张默生教授是李宗吾知交,写有《厚黑教主传》,收入多种版本的《厚黑学》,可惜在1979年右派改正后不久就去世,否则面对《厚黑学》再度风行的今日,他老人家真不知该有几多感慨。

《厚黑学》的中心思想,说来就一句话。作者说,以他对中国历史的研究发现,古人成功的秘诀,不过是脸厚心黑罢了。于是厚黑二字,就成了人们分析批判中国历史上枭雄霸主的一把解剖刀。但正如陈破空所言:“逝于1943年的李宗吾先生,万万不会想到,集厚黑学之大成者,更有后来人,那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集团。”

在《中南海厚黑学》这本书里,作者历数中共党史,从井冈山说到49年,一直说到今天;历数中共领导人物,从毛泽东说到邓小平,一直说到江泽民胡锦涛。作者分析了中共领导人的个性与心理、谋略与手段,揭示了权力斗争与巧取豪夺的施政黑幕,得出结论:中共统治得以维持至今,得益于其无与伦比的厚黑经。中共的统治法宝,无非谎言加暴力;谎言就是厚,暴力就是黑。

读毕《中南海厚黑学》,令人感慨万端。不错,用厚黑二字概括中国历史,是有点简单化。可是,当我们阅读中国的历史,不能不发现其中有那么多无耻的欺骗和血腥的残忍。应该说,西方历史也有过厚黑的时代。所以,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会愤愤地说:“大人物都是大坏蛋。”但是,随着宪政与民主的确立,厚黑终于成为过去。布什总统讲得好:“人类千万年的历史,最为珍贵的不是令人炫目的科技,不是浩瀚的大师们的经典著作,不是政客天花乱坠的演讲,而是实现了对统治者的驯服,实现了把他们关在笼子里的梦想。因为只有驯服了他们,把他们关起来,才不会害人。”

中国也必须实现宪政民主。首先,我们必须确立宪政民主的理念。我们必须把宪政民主作为衡量政权合法性的标准。我们必须坚持,一个政权,除非它是建立在宪政民主之上,否则就是不合法的,无论它看上去有多么强大,也无论它在某些领域有多么成功。《厚黑学》说,中国历史上的英雄豪杰都是靠着厚黑二字而成功的。这就要求我们绝不要一味地崇拜成功,绝不要一味地崇拜权力。正如卡尔.波普所说,权力崇拜是人类最坏的一种偶像崇拜,是牢狱和奴役时代的一种遗迹。崇拜权力产生于恐惧。这反映了人类最下贱的一种习性──因为怕你所以敬你服你。我们要敢于藐视那些罪恶的成功,对厚黑者的成功永远说不。我们决不能让强权的成功成为我们的裁判。我们要拒绝用权力来裁判良心,坚持用良心去裁判权力。这决不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我们坚持用良心裁判权力,那么,我们就总有一天会控制权力,驯服权力,把权力装进笼子里。

(自由亚洲电台)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3871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