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四日

接到老母亲的电话,湖北穗丰开发商要拆我们的房子盖市公务员小区,一直没有办拆迁许可证(因各项手续不完备一直不能办理)。在众邻居的压力下他们不得不在最近我们邻里的房子快拆完的情况下补办了拆迁证{现在还剩12户}。拿到证后的开发商更牛了,天天在邻居里威胁大家-“我们盖的可是公务员小区。是政府工程。谁要是不搬就申请强拆令,到时强拆了拿的补偿就少多了。”老母亲催着我赶快回去把房子跟他们谈了,怕我遭到更大的损失。人被打伤,财产偷光,最后的房子要抢去,到时是人财两空空啊。我含泪告诉老母亲,人生的财产,生没有带来,死也带不走,就当是一场梦吧!中国的圈地运动死了多少人,我还活在人间这不是很幸福的事吗?!

今天的联合国门口热闹得很,一群阿拉伯人在这里举行抗议活动,他们举着标语牌,排着队列面向联合国大楼,向联合国进行申诉,当他们看到我的标语牌都好奇的围了上来,我指着标浯牌上的英文说明告诉他们,我来自中国武汉,家里遭遇到暴力逼迁,我被打断七根肋骨,接着他们看了被暴打的录相,他们感到很震惊,非常同情我的遭遇,大家把我推到队伍前,我也高高举起我的标语牌,面向联合国,向联合国申诉我在中国武汉遭遇的暴力逼迁。

这群阿拉伯人走后,我们继续工作,向游人们散发传单,一辆警车停在我们附近。车中走出一位警察,手中拿着一张单据向我和胡燕走来。我心中一惊,难道又来给我们罚单。我听警察说了半天一句都没懂,还是胡燕听懂了几句。原来问我们几个人在这里活动,当他知道我们不是他要寻找的对象时连声说对不起。后来听胡燕说他是来核实阿拉伯人情况的,阿拉伯人的活动超过二十人以上是要预先登记的。

很多朋友关心我们的麻雀行动,特别是张小刚先生亲自回国为我们申诉,后被上海国安拘留审问,并被强行押解出境。我十分感谢张小刚先生的义举,为我们申正义不惜自已挺身相助。

今天又碰到几批来自武汉的乡亲,我把我的拆迁经历讲给他们听,我告诉他们我想回家,可家因拆迁要盖公务员小区己经毁了。人也被打成重伤,房子被开发商破坏,财产被盗,无人负责。开发商还要威胁强拆我的房子,何处还有我安身之处啊?政府对开发商网开一面庇护他们,何处我才能申诉啊??无奈的我只有站在联合国门口向来自世界的人们倾诉。

在海外的朋友,如果你也和我们一样在中国受到不平等的待遇,请及时联系我们,欢迎你们加入。请把你的案子发到我们的公共邮箱(如下),谢谢您对“麻雀行动”的支持和关注。

[email protected]

陈绪兴联系电话 347-654-9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