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7月1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62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56天。

今天的天气持续凉爽,让人精神振奋。当我到达联合国总部时,陈绪兴告诉我,有一位先生已经在等我了:原来是上次就说要来联合国支持我的苏云雄先生。因为上次他说要来支持我的那天是周日,我休息,所以今天他特地到联合国我们抗议的现场声援“麻雀行动”。十分感谢苏云雄先生,他自己身体有伤,仍然来支持我们,让人心生感动!

而今天在我们抗议的地点:拉尔夫本奇公园,突然多了几十只像鸽子的瓷鸟。当我在搭建展架的时候,有一位女士上前来跟我说她们今天在这里为世界和平展示这些瓷鸟,希望我的展架不要遮住这些瓷 鸟。那我当然不会拒绝了,于是我把平时放置展架的地方让了出来,移到了别的地方。

有两位在联合国实习的中国大学生今天经过“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 的时候,她们向我们索要传单,问我们有没有 Twitter和facebook,说要follow一下,帮助我们在网络上传播。然后我给她们仔细地讲解了展馆的内容,我说促使我下定决心来到联合国抗议的最根本原因是——绝望。

“当我们全家在国内开始抗争后,就不断地遭受了镇压和迫害。尤其是我工作单位对我的迫害让我很绝望:因为世博拆迁,我一直被领导谈话威胁;无故克扣我的工资奖金,当我找领导理论时,领导却说:因为你做的太好了,所以要扣你的钱!并且我被剥夺了评先进的权利、晋升的权利!就是说因为我不同意上海市政府的违法拆迁,不仅失去了家园,而且在工作上从此无法实现自我价值!这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

而在生活上被监视、被威胁、被侵犯人权,更是让我忍无可忍!

“在2009年5月28日,有三个警察冲进我们家,说特殊时期要监控我们。当时我非常困惑,什么特殊时期?后来才知道,因为‘六四’二十周年要到了。我不明白,我们只是上访维权,和‘六四’有什么关系?而当时我女儿还没有满月,让我觉得我的女儿也将永远生活在这个阴影之下!所以这也让我很绝望!”

“既然上海当局不给我一个说法,那我就到国际社会上来要个说法!把上海政府所做的这些侵犯人权、违反国家法律的行径揭露出来,让全世界来评评理,帮我讨回公道!

我的遭遇让她们唏嘘不已,说她们愿意帮助“麻雀行动”做更多的工作,让全世界知道上海世博会背后隐藏的罪恶!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7月1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