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7月9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70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64天。

为了下周的“麻雀行动”100天的活动,我向纽约政府的相关部门申请许可跑了好几天,跟纽约的高温战斗了好几天,终于抵挡不住了:昨天夜里开始发烧,头痛,喉咙痛,整个人昏沉沉的。原本想着扛得过去的,可是到了今天早上,未见任何好转,便打算今天休息一下。中午接到曹金陶先生的电话,说我申请的许可已经批准,要本人前去领取,于是我只能花一个多小时乘地铁前往曼哈顿。

在拿到许可之后,我想要去告诉陈绪兴这个好消息,又辗转乘车来到联合国。在我们正在交谈的时候,来了一群中国人,凑上来观看陈绪兴的电视,其中一位先生突然问了一句:“这是发生在中国的吗?”

“当然,这是发生在武汉的,你们是哪里来的?”

“上海。”

陈绪兴便开始介绍我的情况,但这些人都默不作声,没有发表任何言论。后来有人在远处招呼他们,他们便走了,临走前,陈绪兴问了一句:“你们是来旅游的吗?”

有一位年轻人很小声地说了一句:“开会。”

于是我们明白了:这些人名为开会,实为旅游。那么费用从哪里来的呢?依我们大众的经验,当然不会是他们自掏腰包。所以这些人也不会对我们的遭遇有什么言语了。

陈绪兴还感慨这些人的冷漠,我觉得很正常,这些人现在是既得利益者,那些“利益”让他们自动自觉地对我们这些维权的人闭上了嘴。但不知道他们是否想过:也许有一天,他们的“利益”受到了侵害,那么他们还是继续选择沉默吗?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7月9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