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0年7月14日,2010年上海世博会开幕第75天,“上海世博会海外展馆”开幕第69天。

昨天“麻雀行动”的100天三地联合活动,得到了媒体的关注,《华盛顿时报》对我们“麻雀行动”进行了专题采访。

一夜风雨到天亮,今天上午更是雨骤风狂,让我不禁担心今天的坏天气对我们抗议活动的影响。还好到了中午雨过天晴,艳阳高照,我便又挥汗如雨地上路了。

今天我在搭建展架时,有一位美国老妇人上来问:上海是一座很漂亮的城市,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我告诉她:上海政府为了世博会,把许多人赶出了家园,而这些人为了维护自己的家园,却被上海政府迫害,甚至被关进了监狱!

老妇人抚着自己的胸口,不断地说:“It is horrible!”(太可怕了!)我告诉她,我就是来向世界说出真相的!老妇人说她不会用电脑,不知道该怎么帮助我,我便把我的传单给她,她看了之后说会找她的朋友来帮忙我的。多么让人感动的老妇人呀!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世界会还我一个公道的!

在我继续挂横幅的过程中,有一位男士看了一眼内容说:“又是宣传中国的?”我很诧异地看着他,然后他笑道:“都是反面教材对吗?”于是我也笑了:“我只是说出真相,让全世界自行判断!”他祝我good luck。

后来有一家中国游客在看了陈绪兴的录像后摇头叹息,于是陈绪兴问他们是从哪里来的,年长的先生说从中国来,我们便问是哪个省份,年长者有点犹豫,年轻的女孩说是山东的。年长的先生马上说:“我们山东很好的,没有这种暴力拆迁的事情!”我马上反驳他:“我有一个网友叫刘国慧,是山东临沂的,她家就是遭受了政府主导的暴力拆迁,上访了好多年了,而临沂的暴力拆迁还在继续!”

年长者听了我的话无以为答,年轻的女孩则说:“是的,到处都是这样的,我们知道的!”并轻声责怪年长者不该违心而言。

从这家人身上我看到了无奈,也看到了希望:无奈年长者的违心之言,可能是经历了太多的运动,对政府有一种难言的惧怕!希望则来自于年轻的女孩,不仅对现实有清醒的认识,并且敢于直面真相!

后来我发现联合国今天没有升万国旗,很奇怪,今天好像也不是公众假日,于是我便打电话跟杨海涵说:“是不是因为联合国知道今天我过生日,所以放假呀?”杨海涵则回答我说:“联合国可能是因为经费不足,所以节约用旗!”大笑!

世博难民:胡燕

             2010年7月14日于纽约

             电话:646-522-8122

              E-mail:[email protected]

             Twitter:shanghaihu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