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8月6日凌晨6时,广东韶关市浈江区上后街44号居民张宝珍家的房产被当地政府组织的200多名特警强拆,强拆过程导致张宝珍年迈的母亲和婆婆受到精神刺激而入院,目前张宝珍的母亲病危,家人已接到医院的病危通知。得知家中房产被强拆后,远在美国的张宝珍的儿子王东炎毅然加入“麻雀行动”,并与我一起在美国西部时间8月6日下午4点拜会了美国国会议员Adam Schiff先生,以寻求国际舆论的支持。

就在我离开议员办公室回到住处的时候,朋友传来国内媒体关于张宝珍房屋被拆迁一事的报道,很快,《南方日报》、《羊城晚报》等媒体的报道就被国内传统及网络媒体大量转载,很显然,这是带有明显倾向性的所谓“报道”(读者甚至可以从《南方日报》报道文章的作者“韶法宣”看出端倪),在“报道”中,韶关市副市长尚伟表示:“欢迎媒体对此事进行独立的调查,公开的报道,将一切是是非非置于阳光之下。”此前,由于张宝珍家的拆迁诉讼两审皆输,尚伟副市长的表态或许使人产生疑问:究竟是政府非法强拆,还是张宝珍无理取闹、暴力抗法?我想我们至少可以用一些基本的事实和逻辑来推论。

来源于“韶法宣”的通稿洋洋洒洒,却始终不提该区拆迁是否“五证”齐全,据王东炎说,在协商拆迁的过程中,他们一直要求拆迁方出示有关手续,最后却发现他们根本就拿不出来,而这就从根本上否定了拆迁的合法性,没有这种合法性做基础,即使韶关市拆迁管理部门颁发了《房屋拆迁许可证》,也只能是违规操作的结果。我想,出示五证并不困难,如果韶关市政府真地欢迎媒体调查和报道,那么,请通过任何一家媒体向我们展示其包括五证在内的法律依据。

通过与王东炎的谈话,我了解到,这个地区的拆迁方是韶关市方旭实业有限公司,负责实施的是韶关永旭拆迁公司,两个公司的法人代表是同一个人:周小平。按照《南方日报》的说法,张宝珍家所在地的拆迁是为了解决老城区风采楼周边交通瓶颈及停车难问题,但是居民了解到的情况是,停车场只有两层,而规划中的建筑却是28层,将被用于商业经营,我们不禁要问,26比2是一个什么概念?这岂不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吗?也许拆迁方会辩解说不需要太多的停车位,建28层楼房是为了提高土地利用效率,那么我们可以质疑:如果建停车场真是这次拆迁的目的,那么,用于停车的楼层是没必要限制在两层之内的,为什么不可以少拆迁一些居民的房产而增加停车场的楼层数呢?为什么非要拆将近300户居民的房产?很显然,只有借着这个机会多多拆迁,利益各方才能赚个盆满钵满。

另外,方旭实业公司是一家企业,在拆迁之后,它将对在拆迁土地上开发的楼盘拥有处置权,无论是店铺、写字间还是停车场,都将是有偿出售、出租,对方旭公司来说,这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开发,那么,商业开发就只能本着公平交易的原则,与原住户就拆迁补偿进行平等协商,而不能凭借政府的力量对居民房屋进行强拆。促使韶关政府如此卖力地表现的背后动机是什么?

我们看到,在拆迁之后,韶关政府没有象一般情况下的强拆那样控制消息,而是借广东省委机关报《南方日报》以及广东地区老牌都市报《羊城晚报》之口大事宣扬这一强拆的过程,并通过媒体抹黑张宝珍一家,在没有给出证据的情况下单方面声称“屋主王永利身家逾千万,雇佣十多名保镖保护‘钉子楼’,还放狼狗追咬谈判人员,并在屋顶堆放液化气罐、燃气弹和汽油,对抗拆迁八年之久。”通过这种舆论“定罪”的办法,将弱势的被拆迁人丑化为一个近乎恶霸的人物,这很有点令人感到不解:在已经拆除张宝珍及王永利房屋的情况下,按照一般的政府拆迁惯例,高调宣扬似乎是多此一举,甚至是节外生枝。

但同一篇报道的内容却泄露了广东韶关高调拆迁的秘密。“截至本月,已有250户完成搬迁,而王永利‘领军’的27户人家依然拒绝搬迁。”原来,在韶关的这个地段,钉子户不止张宝珍、王永利一家,而是还有26家。那么,他们都是千万富翁吗?他们都雇佣了保镖吗?他们都放狼狗咬人了吗?如果不是,他们为什么要和雇佣保镖、放狼狗的“千万富翁”王永利一样拒绝签署拆迁协议?韶关政府可否请“独立调查”、“公开报道”的媒体听一听这些人说什么呢?如果不能做到这一点,韶关市政府展现的自信就是假的!

但我知道韶关政府为什么要在拆迁过后表现得如此自信。那就是要告诉剩下的26户居民:我们把“领军”的王永利的房子拆了,并且在省委机关报上“自信”地先声夺人:看我多么正确啊,你们拿我有什么办法!司法、舆论的道路都给你们堵死,你们又能有什么闹头?

原来,强拆和高调都是杀鸡骇猴的一部分,打掉“钉子户”王永利只是一个开始,下一步要向另外的26户居民开刀了!而我们不需要听一听这26户居民的说法吗?我真希望有兴趣的记者能够按照绍兴市政府的要求对这一拆迁纠纷进行独立调查和公开报道,首先给张宝珍、给26户居民一个说话的机会再拆,不可以吗?我还希望韶关市政府信守诺言,不要限制记者采访,让大家的言行都在法律的范围内进行,如果“霸道”的王永利无故放狼狗咬伤拆迁人员,法律完全可以惩罚他,但如果方旭公司的拆迁手续不合法,补偿不合理,那么,同样地,法律也来惩罚方旭公司。

法治与非法强拆的较量,还只是开始。韶关市政府的做法让我们看到:他们多么想在精神上摧垮另外的26户居民,并最大限度地孤立王永利、张宝珍。但不惜动用副市长和省委机关报出面来为强拆背书,正说明他们遇到了被拆迁人的顽强抵抗,表面上的“自信”也许正是色厉内荏的表现,因为,在这一拆迁纠纷中,谁违背了法律,谁才会心虚,否则,由职能部门直接强拆就是了,动用副市长和省委机关报又能够证明什么?如果真的理直气壮,有必要在被拆迁人王永利不在国内的时候,抓捕了张宝珍,还要拘留王永利委托的诉讼代理人吗?

“麻雀行动”支持韶关民众维护合法权益的抗争,我认为,目前被拆迁人需要做的是不放弃、不气馁,团结一致,共同抗争。

希望社会各界对这一案件给予更多关注。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