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家伟:无可奈何花怒放,似曾相识“苏东波”——喜看“茉莉花”香飘新加坡

2011年对于世界上坚持要把一党专制进行到底的独裁诸公及其政权来说,真好像一个个都“流年不利”交上了“华盖运”似的。据说这“华盖运”是一种特殊的怪“运”,只有和尚交上了这种“运”,才会喜事临门,因为顶有“华盖”自然是成佛作祖之兆。而普通世俗之人一旦交上此“运”,“华盖”在上把你给罩住了,那可就要诸事不利,到处碰壁了。故鲁迅先生当年在《自嘲》一诗中,开头便是“运交华盖欲何求,未敢翻身已碰头”,便是此意。

今年三月从北非突尼斯“茉莉花”率先报春,—党专权23年的总统本. 阿里连夜出逃,自以为铁打的江山,瞬间易主。接着“花”香飘至中东的埃及,稳坐钓鱼台30年之久、已82岁的“现代法老”穆巴拉克也苍黄“辞庙”。现在被限制离境,可能难免牢狱之灾,甚至得个萨达姆的下场都难说。再接下去那个自称“代表”利比亚人民,受到利比亚人民“热爱”,赖在台上要想今生今世、甚至子子孙孙都要永远“领导”这个国家的卡扎菲,也已经耳听楚歌四面,身如瓮中之鳖,垮台,或逃亡,或受审也只是迟早的事。再放眼望去,从叙利亚到也门,从乌干达到斯威士兰,以及津巴布韦到处都是要求实行民主,要求结束独裁专制的汹涌澎湃的浪潮。看着这一座座火山爆发,一顶顶王冠落地,历史的必然结论只能是:独裁不得人心,专制必须结束。一党揽权,一党专政的体制,已经走到了尽头。正像半个多世纪前中共的《新华日报》在1945年4月8日的社论中对当时在中国一党独大的国民党政府说的那样“现在已是非变不可了”。怎么个变法?当时的中共说得非常明确而坚决:“英、美是民主国家这是人人公认的”(《新华日报》1944年2月1日社论),所以“我们—切要民主,我们—切制度,政策以及其他种种,都要向着能配合世界转变上去改造”(同上,4月8日社论)。中国要真正实行民主,必须向英美学习,这是当年《新华日报》的结论。而当时《新华日报》是中共中央的“喉舌”等于今天的《人民日报》,它代表的是中共党中央的声音。当时中共中央从毛泽东到周恩来就没有任何人讲过中国的“国情特殊”,中国是“东方文化”,不能搞西方那—套。如果当时中共把今天的这些话说出来,请问它和当时的国民党还有多大的区别?请问当时的诸如“中国民主同盟”、“农工民主党”等民主党派还会跟着中共走吗?千千万万的热血青年、知识份子还会去抛头颅洒热血,“为新中国而牺牲”吗?所以今天那些说什么N个“坚决不搞”的人,是不折不扣的食言自肥,完全背弃了当年中共庄严的承诺。就像坊间俚语笑话的:“才喝完二两酒,便装个醉,就不认这壶酒钱了”一样的可笑。

在这些“装醉”的高论中,新加坡往往是他们爱提出来的一个“参照数”甚至引为“榜样”。说新加坡一党独大的“威权统治”,就是中国、乃至发展中国家的“样板”,以此作为对抗、拒绝民主自由普世价值观的一个重要的口实。还每年派大批官员去新加坡“取经”。视为中国的楷模。当他们说这些话的时候,就绝口不提新加坡只是个似芝麻大点弹丸之地的城市小国,更不提它有任何特殊的“国情”。反正好像一党专政独裁,大国、小国、袖珍国、芝麻国都“普适”,而民主宪政则有数不清的“国情”禁忌。

其实新加坡与中国大陆相比,除了在国土面积与人口数量上小得无法相提并论外,新加坡的所谓“威权统治”,与大陆的极权专制虽极相似也并不完全相同。人家立法机关的国会议员,也不是中国大陆这样由执政党“钦定”的,人家的议员不但是一人一票的选举,而且有在野的反对党存在。反对党是合法存在的。而不是只准许他们来当“花瓶”般的“参政,议政党”。但是老谋深算的李光耀则通过一套周密设计的权术和严刑峻法、甚至野蛮的“鞭刑”等手段的威吓,有效地操控了这个小小城市的民众和选举。例如,在新加坡它的一切媒体都是被控制的,不能批评政府,不能批评它的执政党,否则将马上受到法律的制裁,法律的诉讼,甚至于行政上的处理等等。这又酷似中国大陆。同时,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推行的相对多数选举制以及自1988年起推行的“集选区”制度对执政党更极为有利。在“集选区”的选举中,选民选的是政党,而非候选人个人,一个“集选区”可以有4个,5个或者6个席位,而赢得选区的政党也就获得该选区内所有席位。表面上,集选区要求任何一个参选党派的候选人中至少有一个是少数民族的,但实际上,钱多、候选人多的政党会很容易赢得集选区的相对多数,从而囊括该选区的全部席位。在总共87个席位中,将有75个席位出自于集选区,所以使执政党可以轻而易举的稳操胜券。新加坡的李光耀集团就是通过这一套精心设计的操控与权术,在这个芝麻大点的地方,不但长期一党独大、掌权“维稳”,而且把他的儿子李显龙也扶上了党国“接班人”的宝座,完成了父传子家天下的世袭接班。而李光耀还“退而不休”,名为“内阁资政”实则是太上皇。难怪使我们党国领导人也心生羡慕,视为难得的知己与典范。

然而在今年“茉莉花”飘香全球的大气候下,李光耀的如意算盘也遇到了巨大的挑战。在2011年5月8日公布的新加坡新一届国会选举结果:执政党人民行动党获得87个议席中的81席,虽然继续保持着压倒性优势,但反对党工人党获得6席,其中包括反对党首次赢得的一个“集选区”。这是反对党自1988年集选区制度引入以来首次赢得一个集选区。而在上一届的国会中,李光耀的党囊括了84席中的82席。因此反对党的这次胜利堪称历史性的突破。打破了李光耀父子王朝的一统天下,虽然还不足以与李氏王朝分庭抗礼,但说明新加坡人民,已经开始觉醒,开始憎恶李氏父子集团长期垄断、操弄国柄的所谓“威权”政府。其意义在于坚冰已被打破,航向已经开通。证明一党独大,“威权”统治是在高压下强加给人民的坏制度。人民一有可能就要对它说“不”!而任何独裁专制或所谓的“威权”统治,只要坚冰一旦开始溶解,其寿命的终结也就指日可待了。就在这场选举的冲击下,。内阁资政李光耀和国务资政吴作栋在5月14日都灰溜溜地宣布退出内阁与辞职。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大家应该还记得,当年苏共“二十大”赫鲁晓夫批判斯大林独裁专制,祸国殃民的秘密报告一经爆光,二十世纪伟大的政治家、时任美国国务卿的约. 福. 杜勒斯(1888—1959)便高瞻远瞩地指出苏联大帝国已从它的顶峰上跌落下来,行将走向终结。虽然中间出现了短暂的勃列日涅夫等的倒行逆施。但到九十年代初,整个苏联帝国及其东欧卫星国的傀儡政府,都在“谈笑间”走向“灰飞烟灭”。这伟大的历史壮观,被人形象而风趣地称作“苏东波”事件。这是“二战”战胜法西斯轴心以来最伟大的历史事件,亦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历史性转折!

而眼下从非洲的“茉莉花”不但“开”到了中东,更在亚洲的新加坡也飘香怒放,再次告诉人们,又一次“苏东波”式的、伟大的历史性转折已经开始了。它必将成为21世纪的“苏东波”事件。这又—次伟大的民主新浪潮,必将席卷全球。人们对此,既似曾相识,更热烈欢呼。这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历史规律。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是宋词中脍炙人口的名句。今日汹涌澎湃的民主新浪潮,飘香全球的“茉莉花”,对于独裁政权的诸公只能是无可奈何。他们不想变,也得变。至于像齐奥塞斯库、萨达姆那样至死不变的人,最后只能成为专制制度灭亡的殉葬品。

2011年5月18日完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hinaeweekly.com)

【转载请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34608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