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三周年祭,重提北京学生七点要求
——给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彭涛



“六四事件”二十三周年纪念日将近,我仅以一个普通异议者的名义向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重新提出“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学生向人大常委会所提出的“七点要求”。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

“八九学生民主运动”爆发已经二十三年了。二十三年,是一个多么漫长的时间!但是,在这漫长而令人窒息的二十三年里,中国糟糕的政治和人权状况却没有得到任何实质性的改变,相反变得更糟,尽管流亡人士、民运团体和海内外异议人士年年不厌其烦地向你们提出改善人权和实现民主的要求。

今年不仅是“六四运动”二十三周年的一年,也是你们党和政权内部分化瓦解最激烈的一年。王立军、薄熙来和陈光诚等事件,暴露了你们党和政府极端阴暗和腐朽的一面,严重动摇了你们政权的根基。在这不同寻常的一年里,你们不仅面临着丧权失利的险境,同时也获得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变革机会。正如“八九民运”给当时中共的领导人所提供的历史契机一样。可惜他们不识时务,没有抓住那个天赐的大好时机,竟用坦克和机枪摧毁了中国民主的新生儿。

值此“重大的历史关头”,我特此向你们重新提出“八九民运”时北京学生所提出的“七点要求”,因为今天这些要求仍然具有它们的现实意义和迫切性,因为它们至今大都没有得到应有的回应和落实,因为这样能让你们重新记忆起“六四民主运动”及其所提出的政治主张,因为中国的政治现实跟二十三年前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更为糟糕。

北京学生的“七点要求”如下:“一,重新评价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过,肯定其民主、自由、宽松、和谐的观点;二,彻底否定清除精神污染和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对蒙受不白之冤的知识分子给予平反;三,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向人民公开,反对贪官污吏;四,允许民间办报,解除报禁,实行言论自由;五,增加教育经费,提高知识分子待遇;六,取消北京市政府制定的关于游行示威的“十条”规定;七,要求政府领导人就政府失误向全国人民作出公开检讨,并通过民主形式对部份领导实行改选。”

这七点要求,除了第五个要求外,其他所有的要求至今都没有得到真正的落实。其中,要求国家领导人及其家属公布其“年薪及一切形式的收入”和“反对贪官污吏”的口号,在当前尤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目前,你们政府官员的贪腐已经成为阻碍中国经济发展和政治体制改革以及缓解社会不公正状况的最大障碍之一。而公布官员及其家属收入和财产的状况,则是杜绝党政官员腐败、增加政府运作透明度和建立社会公正的有效措施。然而,这一措施至今不能得到切实的贯彻和执行,致使你们党和政府的腐败恶化到了几乎无法遏制的地步,尽管多年来公众不断地呼吁你们切实建立和健全官员财产申报的制度和措施。为此,我呼吁,你们首先带头公布自己和家属的所有收入和财产状况,以此来为其他的官员和党员作表率,让廉政和反腐败的工作真正能够收到成效。

除了重提“八九民运”期间北京学生所提出的“七点要求”之外,我在这里还要郑重地向你们提出如下的几个要求,正如流亡人士、民运团体和海内外异议人士每年都向你们呼吁的那样:一、立即平反“六四学生民主运动”,彻底查清“六四事件”的真相,追究镇压学生运动的责任人,向人民道歉和向死难者家属及伤者进行赔偿;二、释放所有在押的政治犯和良心犯,停止对异议人士的一切迫害;三、从速启动政治体制改革,实现人权、自由、平等和民主;四、允许政治流亡人士回国,开放党禁,实行公开和直接民选,建立宪政民主。

以上这些要求,我们已经提了二十三年了,希望今年是“最后”的一年了。如果你们这次继续不理睬或拒绝接受这些要求,我们将会像往常一样,年年不厌其烦地向你们呼吁和呐喊,无休无止地提醒你们:勿忘“六四”,勿忘向人民道歉谢罪,勿忘人权和政治体制改革。

如今,中国的政治制度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了。这正如网络里所流传的那样:“不改亡国”。而所谓的“改亡党”的说法,并非属实。改不会亡党,反而会更新党。不改才会亡党,而且是彻底消亡。不改亡国,既然国都亡了,那你们的党还能存活吗?所以,不改不仅亡国,也亡党。不改,亡党亡国!

政治局各位常委,如果你们再不着手平反“六四民运”,再不启动政改,你们的命运就会断送在你们自己的手里,你们的政权就会被人民起来推翻,到那时你们想改也来不及或没有机会了。

为此,我再次呼吁你们,抓时机,识大势,从速落实上述正当要求,做历史的功臣,切不可象二十三年前那样再次错失良机,重蹈历史覆辙。

另外,今年“六四”祭日那天,我将响应六月四日穿黑衣的倡议,全身穿黑,以悼念和告慰“六四”死难者的亡灵。我希望,你们各位常委,也能在那天穿上黑衣,同我们一起纪念“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

勿忘六四!民主万岁!

彭涛 谨呈

2012年5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