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很有可能成为自身崛起的受害者
——印度学者评阎学通《古代中国思想与现代中国权力》


巫古森 编译



  随着中国的崛起,外界对中国的兴趣也逐年高涨,以英文撰写或翻译中文的中国相关书籍可说是汗牛充栋。近期有两本书受到媒体的注意,一是阎学通着、贝淡宁(Daniel A. Bell)、孙哲编的《古代中国思想与现代中国力量》(Ancient Chinese Thought, Modern Chinese Power),另一本则是爱德华﹒鲁瓦克(Edward N. Luttwak)的《中国的崛起与战略逻辑》(The Rise of China Vs. The Logic of Strategy),它们分别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评论;根据书评,两本书不约而同地对中国所谓的和平崛起做了评论,也有各自对以古中国经典作为中国未来走向指引的不同看法,但是值得注意的是,这两位作者的观点几乎是南辕北辙。


阎学通的(非)鹰派思想

  由《印度人报》(The Hindu)所发行的印度杂志《前线》(Frontline)在2012年12月底的期刊中介绍了阎学通的新书。阎学通是北京清华大学国际关系学系教授,编辑贝淡宁是加拿大出身的清华大学伦理学和政治哲学教授、另一位编辑孙哲也是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阎的新书是美国普林斯顿出版社的中国系列的其中一本,中国系列的目标是翻译当代中国在人文、社科和法律领域具独创性和高度影响力的中国学者的著作。

  为《前线》撰文的印度学者努拉尼(AGNoorani)特别指出尽管阎学通在西方普遍被视为是鹰派,但这本书可以证明西方的说法有误。阎学通曾于2011年底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中国如何才能打败美国”一文,文中他也这样说道:“我信奉现实主义政治。西方学者因为我的政治观点给我贴上了’鹰派’的标签。其实我只是从不高估道德在国际关系中的重要性罢了。但现实主义并不意味着政治家只该关心军事和经济实力。实际上,道义对塑造各种政治势力的国际竞争并决定谁胜谁负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努拉尼并提出两个理由说明为什么阎学通的著作值得阅读。第一,此著作乃根据国际关系的高阶学术研究,阎对西方和中国经典皆有通透的认识;第二,阎本身就是一位出色的公共知识份子与学者,美国著名期刊《外交政策》于2008年将他列为“全球100名公共知识份子”的其中一人。在这本新书中,有3位评论者分别评论了3篇阎学通的文章,之后阎予以回应,书里也收录了与阎的访谈。


引经据典的中国崛起

  阎学通同时是学者和政治评论家。他在这本书中将他从中国经典中得到的省思与洞悉应用于当代国际政治。

  中国于西元前221年由秦始皇统一,在那之前的春秋(西元前770-476)与战国时期(西元前475-221)是小国间为了领土争夺而不断竞争的时期。

  阎学通在书中写道:“作为一个政治科学家,我研究先秦时期诸侯国家的政治思想,并不是为了研究古代,而是为了从中获得可为现在的中国崛起借镜的历史教训。历史学家才需要研究先秦思想和历史事件的真实性。21世纪的中国正面对一个历史性的挑战:往超级霸权之路将会是成功或是失败;不论结果为何,它都会影响全世界,而这也是为什么世界现在正关注着中国。研究先秦政治哲学可以为中国外交政策和世界提供指引。从中国的观点来看,我们可以研究先秦思想中崛起强权的起落经验;从世界整体的观点而言,我们可以反省中国的崛起如何为国际秩序的稳定以及国际规范的进步带来贡献。”


霸道vs王道

  努拉尼指出阎学通中国研究的中心思想就在于霸道与王道的比较。阎在书中表示孟子相信“霸道就是使用强力的同时却假装仁慈,霸道因此会拥有广大的领土;贤王会倚赖伦理道德和施行仁政,贤王不须要拥有大片领土。”努拉尼更指出中国从古代思想以来就反对“霸道”,而它现代的批判目标就是小布什领导下的美国。阎学通告诉读者,中国的崛起并非朝向霸道,而是王道;中国不会闪避其力量崛起之路,但她会以人道的方式使用权力。

  阎学通认为自二次大战结束后,美国就一直走在霸道的路上,但中国自1840年起却是不断受到西方势力的入侵;中国以国际秩序的政治道义看待霸道,美国则是从国际秩序稳定的角度看待霸道。阎并表示孟子和荀子的差别也在于此:孟子根据霸道的政治目标是否正确予以评价,荀子则是根据国际秩序的稳定性评价霸道。

  阎学通在书中不断强调具道义之政治领导的重要性、以及中国必须成为一个负责的国家。他的分析是根据中国7位古代思想家──管子、老子、孔子、孟子、墨子、荀子以及韩非子──的哲学思想。他写道:“先秦思想家所提倡的维持和平的方法为现代中国的国安政策提供了两个信息:一是中国必须倚赖自己的军事力量保护自己的和平环境,由于和平概念还不是所有国家的对外政策,也由于国际秩序和规范还不能预防战争,中国唯一的选择就是增强自己的军事能力以维持自己的和平环境;二是中国应该主动在国际间建立一个国际安全制度和规范、并倡导世界和平的实现。”


对美国没有期待

  阎学通对美国没有任何幻想,他认为美国只是以政治结盟取代领土吞并。霸权会产生出自己的合法性,阎写道:“霸权的国际责任、意识型态和权力都会产生合法性、它也因此可以根据此合法性对外使用武力:(1)当一个国家被其他国家承认为霸权时,这些国家认为这个霸权有责任以武力保护它的盟友、支持现有的国际秩序、以及维持它霸权的地位;(2)接受霸权的其中一个理由就是因为许多其他国家也接受了霸权的意识型态,而这个占有优势的意识形态因此也就使得霸权的文明有了思想上的优越性;(3)当霸权被其他国家所接受时,此霸权也因此有主导国际规范建立的权力,而在它主导下所建立的国际规范会与霸权本身的利益重叠,这也提供了霸权使用武力以维护自身权利的合法性。”

  在这样的国际体系下,阎学通给予中国这样的建议:“中国的崛起战略必须采用平衡发展原则,也就是平衡地发展整体国家能力的各个要素。将经济成长视为国家发展的中心原则可提升国家的物质能力,但是经济成长原则并不能作为发展国家整体能力的基础。平衡发展原则将使中国能在政治和经济上获得平衡发展。”

  阎学通并警告,假使中国无法限制因经济至上原则导致的金钱崇拜,平衡发展将为不可能;增强政治能力的核心方法是增进中国领导层的品质,后者的关键就在于建立一个以能力高低为升迁标准的制度,提拔优秀的党员、并将次等的党员降职。更重要的是,假使中国希望拥有更多的国际政治权力,她必须建立起一个可以吸引人才的制度。


中国和平崛起论有待商榷

  另一方面,彭博社则是在12月10日刊登了英国资深外交官、中国问题专家华尔顿(George Walden)对《中国的崛起与战略逻辑》一书的书评。此书作者鲁瓦克是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的高级顾问。

  书评首先引用了新任中纪委书记王岐山之前曾在美国说过的一句话:“真正了解中国并不容易,因为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属于东方文化…美国是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国,而美国人民是非常单纯的。”但华尔顿认为美国国防部顾问鲁瓦克和他写的这本书也许并不那么单纯。

  华尔顿也提醒读者不要被看似艰深的书名给骗了,战略或许抽象枯燥,但是鲁瓦克让这个主题活了起来,也更具有爆炸性。《华尔街日报》书评人玛丽﹒基瑟(Mary Kissel)同意这点,她说鲁瓦克或许没有中国或是其政治经济的专业知识,但是鲁瓦克对历史上的强权起落有深度研究、可以从军事战略家的角度分析中国(鲁瓦克出版于1976年的《罗马帝国的大战略》就是战略分析的经典之作)。

  中国的专家认为在现有的美国政策下,中国可以完成中国领导人承诺的“和平崛起”,但鲁瓦克不同意。他认为自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北京的国际政策就变得强硬,因为中国认为美国的霸权地位已经在下滑。


过早的自负

  鲁瓦克指出许多中国“过早的自负”的例子,如中国的贸易政策和她与越南、日本、菲律宾等国的岛屿争议,北京等于是在主张全南海区域的主权,鲁瓦克认为这是一种蛮横的掠夺。

  华尔顿表示这也是鲁瓦克的“战略逻辑”获得应用之处。鲁瓦克认为,中国追求迅速的经济与军事成长以及全球影响力,但是这两项其实是不相容的,因为经济与军事成长必定会引起其他国家的抗拒。的确也如鲁瓦克所预测的,中国的邻近国家已经开始形成集体的军事结盟和贸易保护主义以对抗中国崛起,甚至连越南都开始进一步发展与美国的关系。

  越南现在允许美国海军使用金兰湾军事基地;而曾经让美国头痛的盟友菲律宾,尽管在1991年曾投票决定逐出国内的美军,现在也已经开始请求重新与美国缔结军事联盟;新加坡已同意美国在新加坡部署濒海战斗舰;而澳大利亚2011年也决定让美军陆战队定期驻扎在澳大利亚达尔文基地──二战后美军首次的进驻;最近令人意外的发展还有缅甸,刚启动民主化的缅甸军政府也希望加深与华盛顿的关系。

  中国之外的亚洲国家也正在加强与彼此的关系。举例来说,在2011年5月东盟10国的会议上,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Benigno Aquino III)就要求对南沙群岛主张主权的国家(南沙群岛座落在南海的马来西亚、汶莱、菲律宾和越南之间)“结合起来反抗中国近来的侵略性行动。”这段发言在几年前大概难以想像,东南亚的这种结盟假使没有奥巴马政府“亚洲轴心转向”政策的支持,也不可能会成立。基瑟认为,很明显地,中国的军事挑衅已改变了亚太区域的政治动态,而且是对北京政府不利的改变。

  鲁瓦克在书中写道:“战略逻辑本身预示了中国崛起的减速、甚至倒退;假使中国的政策态度可以更缓和或柔软,减速的崛起是可能的结果,但假使中国对外持续保持强硬,崛起的倒退也不无可能。”


中国的封闭

  鲁瓦克以“大国的自闭”一词来形容北京政府对其霸道风格的无感。虽然其他国家也可能有这个问题,但是中国作为全世界人口最多、幅员广阔的国家,加上因国内事件过多也过于复杂导致其领导人并不特别关注对外关系,使得中国最有可能为这种自闭病症受苦。

  更重要的是,2000年前发展起来的朝贡体系思想还活在中国的内心深处,也因此北京政府在国际关系上的外交态度还是以“处理蛮夷”的心态来面对。基瑟也带我们回顾了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于2010年7月在东盟区域论坛上替中国的好战性下的解释:“中国是一个大国,其他国家只是小国,这就是不可争辩的事实。”

  鲁瓦克书中名为“古人的战略不智”的一章大概会让像阎学通这样的中国国际关系研究者受到不小的惊吓。鲁瓦克认为众人对中国古代军事思想家的敬畏其实不太必要。他表示,尽管这些古人的写作如《孙子兵法》,非常之细致优美,但是它们并没有让中国免于受到外族或外国的侵害。


基辛格的误判

  阎学通在“中国如何才能打败美国”一文中曾这样说道:“美国著名外交家亨利﹒基辛格曾对我说,他也认为中国古代政治哲学比其他任何外国学说都更有可能成为未来外交决策的主导思想。”然而,推崇中国古代政治哲学的基辛格却受到鲁瓦克的批评。

  基辛格在他的新书《论中国》中表示毛泽东即是受到中国古代著作《孙子兵法》的影响和启发,鲁瓦克反驳说,孙子的告诫很少被应用于中国(或是中原)之外,毛主席的军事战略通常也都不怎么成功。

  学过中文也熟悉亚洲事务的美国财政部长蒂莫西﹒盖特纳(Timothy F. Geithner)也被鲁瓦克认为过于受到中国神秘性的魅惑、导致他在货币和技术转让上采取过于懦弱的政策。鲁瓦克认同的美国政治人物是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他认为希拉里在面对北京时也能采取坚定立场的态度。

  “大国自闭”将会使得中国无法预见她很有可能成为自身崛起的受害者。当其他国家联合起来限制她的力量时,中国很可能在大战略层面下受到影响并变弱。唯一的解决办法──减缓她往全球霸权走去的速度──但这似乎不是中国政府可能采取的道路。


军事对抗外的制衡方法

  鲁瓦克并不是在预言战争可能会发生:以中国现在的经济成长速度看来,她将不会需要动用到军事力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别国之上。鲁瓦克也警告美国不要过度倚赖军事上的反制措施,因为那很有可能会刺激中国进一步发展军事力。他建议,假使不宜将情势发展为军备竞赛,那么限制中国强势作为的方法只剩下一种:阻碍她的经济成长。

  华尔顿认为鲁瓦克对中国事务的讨论有其贡献。尽管他与其他研究此问题的专家不一定互相同意,但不可否认的是,中国也需要外界的意见以平衡内部的声音。鲁瓦克多年来参访中国多次,并与大量的中国人沟通,包括人民解放军。他的著作可说是对已僵化的思考的一种挑战。


编译参考新闻

1. http://www.frontline.in/stories/20121228292508300.htm
2. http://www.nytimes.com/2011/11/21/opinion/how-china-can-defeat-america.html?pagewanted=all&_r=0
3. http://www.bloomberg.com/news/2012-12-10/kissinger-geithner-chided-author-luttwak-warns-on-china.html
4. http://online.wsj.com/article/SB10001424052970203707604578090621015971036.html?mod=wsj_share_tweet

2012年12月16日
原载于《明镜新闻网》
http://city.mirrorbooks.com/news/?action-viewnews-itemid-68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