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岳阳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副局长罗某,与当地一家渔馆经营业主有点过节,在网上以一个“荣家湾拾破烂的人”的马甲,向社会散布这家渔馆“使用潲水油”的谣言。此帖一发,一些媒体纷纷转载,使渔馆的名誉扫地,生意也一落千丈。这起网络谣言事发后,该渔馆就向属地派出所报案,但由于派出所网侦技术薄弱,此案一直没有侦破。2013年9月以来,岳阳市公安局终将“网络黑手”罗某锁定,将其刑事拘留。

  无独有偶,此前的9月17日上午,东莞市纪委通过其官方网站发布快讯称,经东莞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证实,南城街道党委委员、南城公安分局局长魏向民,南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孔逸鸿等两人因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据《南方都市报》记者了解获悉,正副局长被调查是因为他们制造了该局前领导苏东强奸多位女民警的谣言,并花费几十万元雇佣枪手炒作。

  近段时间,警方打击网络谣言的行动如火如荼,打击谣言原本是一件好事情,但是,因为包括数位网络名流在内的数百位网民被抓捕,使得尚有自由之身的网民也开始噤若寒蝉。一方面,不断有网民因为网上言论被抓捕,另一方面,“官谣”的制造者依然逍遥法外。公众期待警方的行动能一视同仁,否则只能认为“净网”行动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东莞南城公安分局的正副局长因为涉谣落马,并被组织调查,可以说出乎公众的意料,因为这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以往官方造谣者即使被证实在造谣,也会逍遥法外,公众舆论如何穷追猛打都无济于事。毫无疑问,魏向民、孔逸鸿是首例被拿下的“官谣”制造者,具有史无前例的标志性意义。不过,两人被调查,并非公众舆论所逼,而是官方的主动行为。从门户网站转载上述消息的新闻跟帖中不难看出,网民对于这一消息的态度可谓大相径庭,既有拍手称快者,也有质疑这是苏东对两人打击报复者。

  资料显示,魏向民原为东莞市交警支队副支队长,于2009年11月30日起调任现职,分管南城公安、治安、新莞人服务管理等工作。其在任上表现敬业,主抓的南城警务运行机制改革以及科级信息化建设等工作曾受到广东省公安厅领导的高度肯定。在其治下,南城公安分局亦收获2012年度“感动东莞。十佳公安分局”等荣誉。孔逸鸿原为南城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在魏向民任上被提拔为南城公安分局副局长。同事评价其为典型的技术官员,极熟悉刑侦工作。担任刑警大队长以来,其共参与侦破刑事案件700余宗、经济案件90余宗,由于工作成绩突出,还曾获评“东莞市十佳基层股所队长”、“东莞市优秀人民警察”等荣誉称号。

  倘若不是因为涉谣被调查,魏向民、孔逸鸿显然都算得上官方眼中的优秀民警。当然,民警的品质优劣,官民标准是完全不同的,有些民警对上级惟命是从,无恶不作,他们是官方眼中的优秀民警,却是民众眼中的大恶人。事实上,魏向民、孔逸鸿究竟是哪种民警,一般人恐怕无从得知。

  虽然东莞市纪委暂未披露魏孔两人违纪的具体内容或相关事宜,但东莞市公安局高层人士透露,魏孔两人被调查,与东莞警方日前破获的一宗网络传谣案件有关。该高层人士称,根据网络传谣者供述,魏孔两人涉嫌出资几十万聘请专业的策划公司,通过网络谣言的形式密集攻击原南城公安分局负责人、现南城区委副书记苏东。该高层领导所说的网络谣言曾于去年年底以及今年年中,两度密集地出现在各门户微博及各大网络论坛。

  通过搜索不难发现,相关网帖的确早已在网上出现,并且各大论坛以及博客中比比皆是。发帖人自称是一名被南城公安分局原负责人苏东强奸过的女民警,在微博及论坛中指控苏东犯有强奸多名女民警、强卖字画给所管辖的下级社区、贪污巨额拆迁款、非法获取宅基地并违建、在管辖区域内开设大型违规网吧以及利用职权低价租入政府物业,高价转租,并虚报项目,获取政府资助资金等多项罪名。

  众所周知,公安局是一个特权机构,不仅仅打击违法犯罪,而且还乐于参与征地、拆迁、计划生育等官方违法活动。正因为公安局几乎可以无所不管,所以,不论强势群体还是弱势群体都怕他们三分。很多公安局局长和警察因此有恃无恐,利用职务之便为自己牟取私利,更无法无天者甚至强奸民女。仅仅这几年,被官方媒体曝光的公安局局长涉嫌贪腐或强奸民女的案例就数不胜数。虽然如今的警察执法文明程度较之以前有一定的提高,但是,公众对于这一群体的印象依然没有彻底转变。

  经查,东莞市南城分局原局长苏东现已经升任南城区委副书记,从权力上比较,苏东的权力显然比魏孔两人更大,魏孔联盟造谣中伤苏东只可能有两种结果,一种是将苏东拉下马,一种就是打虎不成反被咬。有人可能会问,造谣也能导致苏东下课?当然是,众所周知的是,现在的官员,没有问题的太少,即使网帖所言苏东涉嫌强奸失实,也不难以其它理由将其拿下。倘若网帖所言不虚,那么,只要上级能依党纪国法办事,苏东下课则是一种必然。不过,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下,不管网帖所言是真是假,都没有人能保证苏东一定下课,也无法保证发帖者和幕后指使者能平安无事。

  以一般人的眼光去判断相关网帖,相信大多数人都会宁可信其有,因为言之凿凿,再说,有谁有这么大的胆量,敢于公开造谣一位位高权重者?显然,平民是不可能这样干的,但对于官场上的对手而言,这样做就非常正常了。官场如战场,有时候,有些级别较低的官员为了成功上位,秘密收集级别较高官员的违法违纪证据,等到关键时刻公之于众。一般说来,只要内容真实,并引起舆论的足够关注,涉事官员下课的可能性很大。即使不下课,上级官员也不敢提拔他了。

  魏向民、孔逸鸿作为南城分局的正副局长,他们的法律意识应该更强才是,倘若他们真的是在造谣中伤苏东,那么,这真是一个天大的讽刺,因为在“净网”行动中,公安机关已然成为正义的化身。常言道:“不能正己焉能正人”?当警察以涉嫌造谣传谣抓捕网民时,被抓捕的网民和公众会以什么样的眼光去看他们?习近平在登上总书记大位之后曾说过:“打铁还需自身硬”,指望自身素质都不高的警察队伍去维护社会秩序、网络秩序实在是缘木求鱼。

  对于东莞南城分局正副局长涉谣被调查一事,官方媒体的报道显然只能暂且作为资料参考,因为负责处理此事的是东莞纪委,谁都不知道南城区委副书记苏东与当地纪委有什么关系,纪委能不能做到独立办案、公正办案。不管事实上魏孔两人有没有造谣,其实都是中国官场和社会的悲哀,倘若的确造谣了,这让打击谣言的公安机关的脸往哪儿搁?倘若没有造谣,那前局长强奸女民警岂不是天大的丑闻?而举报者反而落马和被调查则是丑闻的升级。

  真相到底是什么?也许永远都无法水落石出,即使魏孔两人以后重获自由之身,如果自感蒙冤受屈,成为平民的他们在政治环境没有丝毫转变的情况下,估计也不敢鸣冤叫屈了。这一起“官谣”制造者被调查的案例,不应该带给公众快感,而应该让公众感到自由言说的危险性可能更大,因为公安局的正副局长都因涉谣出事,更何况普通民众呢?可想而知的是,再真实的举报,只要不能让如山的铁证公之于众,引起舆论的支持,就可能被官方定性为谣言加以打击。

2013年9月30日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