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致一九八九年六月四日前后的蓝阳:

 

你好!

 

二十八年后的你,是那时的你无法想像的。 现在的你-也就是我-在美国的波士顿开车, 是一个外卖司机。同时, 我已在美国获得了两个神学硕士学位。 在过去的17年里,我也有了一些服事教会的经历。

 

想起28年前的你,我心里充满了感恩。不是因为你六四出事后来让我有了什么成就或是获得了什么认可,而是你那时的经历, 以及由那时开始塑造的我后来的人生让我后来可以成为一个人,一个向上帝创造人的本来心意回归的人。

 

你那时第一次被人性之恶震撼,却也亲身经历了自己的同胞的爱心, 善良,勇敢,智慧和高贵。

 

你那时最感到遗憾的是给自己的亲人,上司和朋友带去了麻烦,带去了失望,并且为此而内疚,自责。由内疚和自责而又加重了自我怀疑, 虽然你知道自己没有罪,没有过错。这自我谴责不是出于公义,而是基于亲情和友情, 发于对社会关系的一种责任感,却是一种被扭曲的责任感,本质上是谴责自己未能让自己的亲朋好友为你感到荣耀,其实就是你认为你失去了一个让自己骄傲的机会。你觉得因为你的枪伤,因为你六四出事,你成了一个失败者。

 

可是, 我,也就是二十八年后的你,真的为你感恩, 为你骄傲。二十八年来中国与世界的历史证明了八九六四学生和市民呐喊示威的正确和必要。

 

那充满了血和泪的呐喊,推动了八九年下半年开始到九十年代中的东欧剧变和世界各地一系列独裁暴政的垮台。 虽然中国此后反而走向了更加黑暗的极权暴政, 却呼唤了千百万和你相似的人去寻找中国人的良心, 去寻找公义的依靠。

 

你终于在一九九六年六月走到了耶稣基督的面前,并且在耶稣的十字架上找到了你的骄傲和你的尊贵,而且得到了将人性的高贵和上帝对人的期许传达给千百人的恩赐和机会。

 

你因八九六四受枪伤而失去的机会, 使你得到了接受医治的机会;获得了使你的心理阴影(有六四造成的, 也有成长经历造成的)得以正视,得以面对,得以光照的机会。

 

你是多么幸运地成为了六四受伤者啊!

 

在那场和平抗议中, 你与市民学生展现了中国人民的爱和对自由,平等和公义的舍生忘死的追求。 这是一个证据,一个历史的证明,那就是中国人配得自由,配得民主,并且是一个能够给世界万民带去祝福,带去和平的人民。

 

这证据是邪恶与极权无法销毁的, 这记忆是暴力和欺骗无法扼杀的。并且,这要成为中国未来进步,民主和自由的动力与基础。

 

你在八九六四中,做的不多也不少, 恰恰合乎你的个性和身份。

我再一次谢谢你!

 

你知道我要对你说的话远远不止这些。今天就暂说的到此为止。

 

敬礼!

 

二〇一七年五月十八日的蓝阳



蓝阳简历:

1988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律系国际法专业。其后于中国国际贸易委员会法律部工作。1988年通过中国律师资格第一次全国统考获得律师资格。1989年民运的亲历者和8964枪伤伤员。1994年后成为中国大陆执业律师。1996年皈依基督教。1999年于北京家庭教会受洗。2001年开始成为大陆家庭教会传道人。其间于大陆地下神学院学习。2006年赴美学习神学。获Master of Divinity (道学硕士)和神学研究硕士学位(Master of Sacred Theology) 。

編者按:本刊所發表文章均不代表本刊觀點;本刊鼓勵各種正反意見熱烈爭鳴。

《公民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文章来自公民议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