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权专制下权势者的畸形自信

–评中共高调纪念“抗美援朝”

作者:林傲霜

2020年10月23日中共最高当局在它的“人民大会堂”高调举办了一场纪念所谓“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并发表长篇讲话,对上世纪五十年代初中共派兵侵入韩国支援北韩金家王朝,对抗联合国军一事大肆进行歌颂吹捧。这是自从毛泽东死后、邓小平上台实行改革开放路线四十年来,首次出现这样的坚持毛泽东当年的错误,重煽仇视民主自由世界的怪现象。

众所周知70年前的1950年6月25日在苏俄头子斯大林的教唆下,其走卒金日成悍然发动了突然袭击式的侵韩战争。疏于防范的大韩民国在敌人闪电战的攻势下三分之二以上的国土被金家共产党军队占领。万分危急时,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在联合国安理会授权下,组成以美军为核心的联合国军出兵制止侵略。在稳固了釜山防线之后,联合国军的正义之师从仁川登陆,一举歼灭大批金家王朝军队,光复汉城,力克平壤,以摧枯拉朽之势将金家王朝军队压缩至中朝边界的鸭绿江边。此时斯大林和中共密谋,由毛共出兵援助金日成。毛泽东竟以共军乔装成所谓人民志愿军,以偷袭的方式对联合国军不宣而战。在这场历时近三年的战争中,由苏俄幕后提供武器装备,由毛泽东、金日成公开结成的新极权主义“鲜血”同盟,联合对抗以美国和民主自由世界为代表的联合国军。最终以北韩的年轻男人几乎伤亡殆尽和一百多万中共军人死伤的代价,使战争在三八线附近停战终结。

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人类遭受到的一次规模最大、死伤最惨重的战争灾祸。是继德、意、日法西斯以战争加害于世界后,又一次遭受到以苏俄为首的共产专制阵营强加于人类的战争灾害。

在这场战争中,北韩金家王朝占领的土地缩小了三千多平方公里,而且被重新赶回到三八线以北,但民主自由世界也未能全歼侵略者,只是把侵略者赶出了韩国,所以军事上只能算部份胜利。但在国际正义上,苏俄、中共与金家王朝却是彻底的失败者,是千夫所指、万众唾骂的发动侵略与支持侵略的犯罪当局。1951年2月1日联合国大会以压倒多数票通过第498号决议,认定中共军队“进入朝鲜是侵略行为”。至今这个决议仍然有效,是不能翻的“鉄案”。更是畄给中共国及其军队永远的耻辱。当然,由于当时中国广大民众处于被奴役的无权狀态,因此应承担罪责和被釘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只能是当时的执政的权势者,首恶就是毛泽东!

自上世纪七十年代后,中共政权已是联合国会员,因而对联合国498号决议它更必须尊重。这一点中共应是心知肚明的。所以自邓小平后对什么“抗美援朝”一词已基本弃置不用,而改为中性模糊的“朝鲜战争”一词,应该说邓小平如此的作法至少是比较务实的。而现在中共当局却像患了健忘症似的,把党魁毛泽东在苏共斯大林授意下干的丧权辱国“赔了夫人又折兵”的蠢事拿来当成胜利来炫耀宣扬。竟然自我吹嘘是什么“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发扬伟大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同朝鲜人民和军队一道……抵御了帝国主义侵略扩张,捍卫了新中国安全,保卫了中国人民和平生活,稳定了朝鲜半岛局势,维护了亚洲和世界和平”真是“吹”得来比“唱”的还好听。事实真的如此吗?我们且不说公正的国际舆论对此是如何评价的。现在就来看看前不久中共当局与其北韩“小弟”在一场争执吵闹中,中共官媒体是怎么说的。

此事就发生在三年前。2017年4月23日北韩官方通讯社因为中共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支持了国际社会对金正恩搞试爆核弹进行制裁的议案。于是北韩“朝中社” 像当年老毛批赫鲁晓夫般的使用极其尖酸刻薄的言词对北京发难, 来了个“炮打司令部”的“突然袭击”。该文章称:那个“口口声声标榜‘友好邻邦’的周边国家”以及“以大国自居的国家”,却“对美国随波逐流”, 并辩称“这一卑鄙做法意在制止核计划,而非对朝鲜的民生造成影响”。北韩“朝中社”的这些话,如果再添上“现代修正主义”几个字,那肯定能以假乱真,说是摘自《九评苏共中央公开信》没人会不相信的。

“小兄弟”如此“犯上作乱”,自然气坏了“老大哥”。 于是只好把他们据说是“鲜血凝成的兄弟般的情谊” 也丢进太平洋里,也顾不得是否会把双方的矛盾公开暴露在“敌对势力”的面前这些“党性原则”了。接着,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微信公众号“侠客岛” 便撰文予以反击。毕竟是“老大哥”, 教训起对方来自然底气十足。不过悲愤之中,有些话令我等草民百姓看了,实在有点“别是一般滋味在心头”。“侠客島”在文中说:对于中国的无核化立场,朝鲜似乎也有“委屈”——在朝鲜的意念中,朝鲜在长达70多年反美的第一线,维护了中国大陆的安全(请注意:用的是“中国大陆”一词—笔者注)。按此,顺理成章的是,中国应该支持和满足朝鲜所有的要求,并且应该“感谢朝鲜”。接下来“侠客島”更教训北韩当局说“这完全是对中朝关系乃至东北亚格局的颠倒。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中国卷入其中,付出了几十万人的生命,引发了中美长达20年的对抗,甚至使两岸问题搁置至今,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

真的该谢谢人民日报属下的“微信公众号”,你若不说,我们许多草民百姓还不知道,你这一说,真把我们给吓了一跳。打从笔者读小学起,从教師到课本上都说的是:“1950年美帝国主义发动了侵略朝鲜的战争”, 于是后面才有了什么“抗美援朝” 和“保家卫国”。 好像都是美国的錯。三人市虎,众口铄金,中国老百姓早都信了这些如“宇宙真理” 一般的定论了。现在却由绝对不是“敌对势力”、 而是党中央“喉舌” 的《人民日报》属下的“微信公众号”来郑重其事地告诉世人:当年“如果不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怎么会爆发战争?”換言之,那场死伤上百万(其中绝大部份是中共的軍人)的战争是“金日成要统一半岛” 才爆发的,所以根本不是美帝发动了战争,而是金日成要想併吞韩国才导致战争爆发,金日成才是发动战争的罪魁祸首。因此什么“抗美援朝”“保家卫国” 就全是指鹿为马的胡说八道。而且赴朝制止金日成发动战争的并非只是美軍,而是联合国安理会授权派谴的十多个国家联合组成的联合国軍。所以中共軍虽化妆成了“志愿军” 却去对抗的是制止侵略的联合国軍,去援助的是发动战争的金家王朝。所以1951年联合国以压倒多数票通过决议,将当时中共入侵韩国的行为定为侵略性质。这就是理所当然的了。因此人民日报属下的“微信公众号”说:“中国承担了朝鲜当年‘任性’与妄动的大部分成本。”完全正确!中共的軍人完全是去为不义之事而送死的,不仅死得轻如鸿毛,且身不由已。中共被联合国定为侵略者也是“实至名归”,自作自受。这段历史公案至此便盖棺论定了。而且是由中共的人民日报属下的“微信公众号”来“定性”作的结论,实在太精彩,真堪称超级黑色幽默!这些话自然也就把前面那个什么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大会上的那些伟大的空话、假话都全部彻底否定了!

其实上世纪那场韩战的真相早已大白于天下。尤其在苏联瓦解灭亡后随着当年苏联许多历史档案的解密,更使中共编造的谎言无处存身。乃至如前文所述,中共与北韩互相指责吵骂中都被抖了出来。按理说再无重复过去那些诸如“美帝发动侵朝战争”,“中国人民志愿军为保卫和平而战”一类谎言的必要了。然而现在中共当局却偏要如此不顾事实与常识,一本正经地去重复那些谎言。这是为什么呢?这就是在极权专制下权势者的一种畸形的自信。他们总是以为在其治下的百姓都是愚民,不管他们怎么胡说八道,只要经当局大肆渲染一再重复灌输进行洗脑之后,其治下的草民就会相信。这就是极权专制者的一种既特殊又畸形的“自信”。有人给他们这样总结归纳的:“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自己在说谎,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他们仍然继续说谎”。这是因为在极权专制下凡与当局不保持一致的声音都会被窒息绞杀,所以谎言再荒唐仍可畅通无阻大行其道。特别在中国、在共产极权专制下更是如此,所以他们就敢于继续说谎。

就以韩战为例,当局胡编乱造了不计其数的所谓“志愿军英雄事迹”,许多荒诞到不顾常识的地步。但经过当局千百次的重复仍然可以大行其骗。例如被中共当局隆重推出的—部名曰《英雄儿女》的电影。描写的就是韩战中“志愿军”在与联合国军争夺一个高地的战斗中,驻守该阵地的共军,都已被击毙只剩下—个叫“王成”的步话机员时,联合国军的战士冲上了高地。此时的“王成”便拿起步话机,向其后方的步兵大声喊到“向我开炮”!但后方步兵在影片中却并未开炮(事实上是开了炮的)最后让“王成”抱起一个爆炮筒,冲向“敌人”引爆了爆破筒而同归于尽。顿时镜头上什么高山的苍松,大海的怒涛,悲壮的乐曲,把个“王成”拔高上了“神”的高度。这套党八股式的宣传,便功德圆满,“王成”从此成为大陆千人传唱,妇孺皆知的“高、大、全”的“英雄”形象。《英雄儿女》这部影片更是一直被当局大力加以推销的“革命电影”的品牌货。

然而一个看似偶然的事件,却把这个美丽的“西洋镜”给折穿了。2011年4月6日北京《中国青年报》12版在—篇题为《谁来定义英雄》的文章中道出了当年韩战中一段鲜为人知的底细:

“2011年春节,辽宁省锦州市大岭村的蒋庆泉老汉接到北京老战友洪炉的电话,对方告诉他,“美国要再拍一部《英雄儿女》,想请你去开机仪式现场。蒋老汉爽快地答应了这个邀约,甚至开始筹划,让正在上高中的孙女教自己几句“简单的英文”。但家里人有点担心这个83岁老人的健康。后来,一个电视编导专门带来一张电影《英雄儿女》的光碟为老人播放。片子刚放了几分钟,蒋老汉便开始不停地发抖,随后大喊着“不看,不能看”,冲出了屋门”。在场的孙女惊慌失措地跑出去追爷爷。她不知道,为什么黑白电影中的那个叫王成的年轻战士出现的时候,爷爷会如此激动。原来电影中的“王成”就是现实生活中的蒋庆泉。但事实却根本不是电影中说的那样。

事情简单的经过大致就是:在1953年4月的石岘洞北山战场上,步话机员蒋庆泉的战友们都已被击毙的情况下,蒋庆泉一人被—群美军包围,此时人家只要指头一动,就可送他“上路”。可是美军见他已失去战斗能力,便没开枪。由于语言不通,美军士兵不知道蒋庆泉正在用步话机向后方喊“向我开炮”。结果炮弹很快飞来,美军伤亡惨重。蒋也受了重伤。如按“我军”的逻辑,这样顽抗的敌人,还能不当场击毙?可联合国军的美军,就没杀他,因为他并没直接持枪抵抗,而且蒋也被他“自己人”的炮弹炸伤了。所以其被俘后,按日内瓦公约给予了他应有的—切待遇。

蒋因为伤重,他被送到汉城的后方医院,一位美国医生对他进行了治疗。一天,一个瘦高个儿的中国翻译陪着一个美国传教士来到病床前。翻译告诉蒋庆泉:“出于怜悯,出于对你的爱,出于联合国军的人道主义精神,给你三条路,第一条去日本,送你去学习;第二条上台湾;第三条你回大陆”。蒋庆泉当即选了回大陆,翻译提醒他:“共产党对俘虏是最痛恨的,比恨我们还邪乎”。可是蒋庆泉一心相信的是“党的教导”,向往的是所谓祖国,根本听不进“敌人”的忠告。于是他与大多数“志愿军”战俘都选择去了台湾相反,他坚持要回大陆。

蒋庆泉遣返回国后,由于他是被遣返回国的战俘,不但未得到当时所谓“最可爱的人”的任何荣誉,优待。立马被隔离审查,形同囚犯。要他老实交代向美国人说出了“我军”的那些军事秘密?并多次训斥他“你当时为什么不去死”?言下之意,你还有脸回来?其实这也不是对蒋庆泉一个人如此苛刻,每一个被遣返回来的战俘,都是如此遭遇。蒋庆泉被审查完毕后遣送回农村劳动生产。而对其当年向后方大喊“向我开炮”的“英雄事迹”更不会提一个字,在屈辱和贫困中当了一辈子农民。1966年的文革中,蒋庆泉被当成叛徒,经常被拉出去批斗。直到2010年,战地记者洪炉找到了蒋庆泉,他的故事才为外界所知,但这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实惠。战争给蒋庆泉留下了病患,天天头痛,吃止痛片。眼前人一多就难受。最近媒体爆出蒋庆泉已年满九十了住的是20年的老房子,每到集日就推著一辆生锈的三轮车,拉着老伴去集市上卖用手工缝制的鞋垫,一元钱一双,艰难度日

而当年那些选择去了台湾的“志愿军”战俘,1953年1月23日在台湾登陆上岸时,万人空巷,掌声鲜花,如接待英雄般的欢迎。从此每年1月23日在台湾被定为“自由日”加以纪念,这是何等的光荣!这些人到了台湾后,或读书,或参军,或就业。后来个个都安居乐业,娶妻成家。几十年后有的再回大陆探亲,已是座上嘉宾的台商了。他们与蒋庆泉相比说是判若宵壤之别,决不为过。

更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在御用文人笔下那个“英雄王成”却在银幕上不知骗取了多少观众廉价的眼泪。不知又激动起了多少人的“革命豪情”。当你听着该片的主题曲(至今仍是传唱不衰的“红歌”)中那“优美动人”的歌声:“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为什么战旗美如画?英雄的鲜血染红了它;为什么大旗春常在,英雄的生命开鲜花”的时候,你能不由衷的佩服“经典红色影片”《英雄儿女》的高超忽悠伎俩吗?

由此可见,极权专制当局非常“自信”,在他们的操控下,无论什么样的谎言都可让它取代事实,变成“真理”,只要有“党的领导”没有办不到的。而今由于美国政府坚持维护其本国的政治、经济利益,保护其知识产权,科技与军事秘密,不让中共窃取,反对中共的渗透入侵。尤其是对中共妄图称霸世界的野心强力矛以遏阻。不再实行过往对中共的姑息绥靖政策。因而中共便决心要与美“撕破脸”。而重新搬出“美帝发动侵朝战争”,拿“抗美援朝”来大做反美文章,企图以此在国人中煽起更大的仇美、反美情绪(而这种煽动从来就未停止过)。如此既可对外显示强硬,对内亦有利于“维稳”,实行高压专制。一箭双雕,何乐而不为?不过这种人为制造“敌人”的“敌人依耐症”。是否真的能挽救中共当前的困境与颓势,在世界民主大潮与人民不断觉醒中,恐怕也只能是当局的一个自我安慰的“中国梦”罢了!

2020年10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