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梁之

(一)

这几天,全世界目光都聚焦美国大选,而中国人又似乎格外热情。仿佛美国大选的结果不同,咱这旮旯就会天翻地覆似的。怎么可能呢。美国是美国,中国是中国。我们是井水河水。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何况就像有些中国人牛气冲天:现在不是几十年前的中国了,谁都不怕。胡锡进的胆儿更壮:七十年前尚且不怕,遑论今日。全世界我们这种国家哪怕只有5个或4个,只要是真理,还是要坚持。伟大领袖早就说过,真理常常掌握在少数人手里。依此类推,真理肯定也常常掌握在少数国家手里。5个或4个,只占98%,还不是“少数”吗?按比例,少得不能再少了。

(二)

这次美国大选,依自己的观察,大概算得上有史以来全世界关注度最高的一次,同样,也是有史以来中国人关注度最高的一次。

过去几十年,对中国底层而言,眼睛看的报纸、视频,耳朵里听的央视主持人报道,都是美国大选是政客+富人玩的游戏,甚至说美国大选就是“用钱砸出来的”。现在还敢这么说吗?过去欺负信息不畅你说啥就是啥;现在虽然也还敢说,但有些谎不好意思撒了。

人类文明,特别是科技文明越进步,撒谎者的日子越难过。总有一天,过去一些被掩盖而人们非常想知道的历史会真相大白。

大选很快揭晓,不论谁当选,美国还是那个美国,不会崩溃;中国还是这个中国,也不会改变。千万别有奢望。千万别抱幻想。一年多前有个朋友跟我打赌,说只要一年半载就会如何如何,我说三年时间只要能像他说的那样如何如何,我就一定乘车到八百里外去拜访他。因为这朋友说我不该这些年都不去他府上。

世界别国不说,过去中国人为啥不关心呢,因为绝大多数人吃不饱穿不暖,饿肚子的人只关心一件事,如何才能搞点吃的,填饱肚子。当年光棍汉只要有一小袋粮食,就有大姑娘跟他走。那时候,你说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不是中国人都信了,而是中国人信不信都没意义——不信,国家当时就不会援助了吗?不可能。今天吃饱了说话还没用呢,当时饿肚子的人说话有什么用?

(三)

从本人出世到现在,美国已大选十六次,今年是第十七次。前四十年,即1996年之前,别说我这个普通百姓,整个中国有多少人关注美国大选?事实上,像现在这样,弄得好像“全体中国人”都在关注美国大选,就只这一回。最近的2016年那次,印象中根本不能与这次相提并论。

既然在此之前的美国大选中国人都不关注,那也就说明美国大选与中国普通人关系不大,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关系。说句有些中国人不爱听的话,不论拜登还是川普当选,中国的政治、经济都不会有大的改变,普通人还是按部就班生活,工资不会少也不会多,不会更快乐更幸福,也不会更痛苦更糟糕;当然,反过来说也行。

活了110多岁才离开我们的周有光,说过“要从世界看中国,不要从中国看世界”。可好像那不是对我们普通百姓说的——普通中国人不管从中国看世界,还是从世界看中国,意义都不大。特别像我这样的中国人,天天都想“从世界看中国”,又如何?一点意义都没有。

那么这次为什么忽然有这么多中国人关心美国大选呢?这要感谢互联网特别是智能手机更进一步的普及。有多少中国人用智能手机,就有多少中国人知道美国大选。这与过去只在央视上看新闻联播有很大不同。特别是对大选以及谁当选后对中国影响是好是坏的评论那么多,说看到那些评论的人一点不受影响,不可能。

这还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与美国隔着浩瀚无际的太平洋的大国,居然有成千上万的人对美国谁当选总统表现出截然不同的态度:有人喜欢川普,有人恨死川普;因此也就出现有人挺川普,有人挺拜登。我母亲若还活着,听到这样的事,估计会咕哝一句:真是“弹琵琶掉眼泪,替古人担忧”。那是外国的事,你一个中国人,操的哪门子心。中国事还操不上呢。

同是中国人,怎么会这样?若说美国人“撕裂”,还说得通。毕竟是选自己国家领导人,大家凭自己的亲身感受,认为应该选这一位或那一位,可你一个中国人,着个什么急?

(四)

是的,我知道,有些中国人恨川普上台这几年,不该搞“美国优先”。咱也不懂,不知道做为美国总统的川普为什么不能搞“美国优先”?世界上有哪个国家的首脑不搞“本国优先”?你打内心愿意生活在不搞“本国优先”的国家吗?

当然,如果你是“国际主义战士”,怀揣一颗像小时候母亲给我这个儿子“叫魂”时说的“观音菩萨救苦救难”的心,那是你的自由。可只要不是“观音菩萨”,地球上这种人不多。特别是如果川普在竞选演说中,说如果我当选,会帮助这国那国,只要别的国家有困难或者向我求助,我就会发扬国际主义精神,却闭口不提如何提高美国国民尊严、幸福生活指数,果真如此,美国人都一定不会投他的票。就算是这个星球上还有几个不用投票的国家,领导人也不可能这么说。

一个国家领导人,其职责当然是努力提高本国国民生活水平,增加国民幸福指数,可这一切,不“本国优先”行吗?所以,在本人看来,那些骂特朗普不该搞“美国优先”的中国人都是不讲理。人一不讲理,什么都不用说了。

如果世上有哪个国家,自己的国民过着贫困生活,甚至还有人饿死,却把粮食捐给别国,把钱送给别国,你肯生活在这样的国家吗?老百姓有句骂人的话,字面很粗鲁,但话糙理不糙:“自己屁股淌鲜血,还给别人医痔疮。”

从这点来说,如果我是美国人,如果中国人骂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事实,我一定投特朗普的票。我再傻,也没傻到谁对我好我却反而不支持谁的地步。还要啰嗦的话,我就想再补一句,我是多么希望我们能像特朗普学习,也搞“中国优先”。那样,我会更爱国。

(五)

早上八点坐电视机前,在H省卫视的公益广告中看到这么一句话:“总有一种方式,让生活更美好。”那意思,到今天我们还在找一种能“让生活更美好”的“方式”。

可让我说句有些人不是很高兴的话,能让中国人生活更美好的方式很多中国人早就知道,那方式就在那儿“放着”,只因我们有些人忌讳,不肯采取那种“方式”,然后就是按他们想象的一定还有一种比大家都看得到摸得着的方式让中国人能生活得更美好的方式,只是现在还没找到。既然这样,就继续去找吧。

七十年没找到,就找一百年,一百年还找不到,就按二百年找,总之,一直找到为止,什么时候找到什么时候算。关键是谁敢说一定找不到?谁说谁就是寻衅滋事。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