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王维洛

一、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宣布全面完成

2020年11月1日新华社发布通稿: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1日公布,三峡工程日前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根据验收结论,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面完成,工程质量满足规程规范和设计要求、总体优良,运行持续保持良好状态,防洪、发电、航运、水资源利用等综合效益全面发挥。

笔者以为,检验三峡工程建设任务是否全面完成有四个指标:

第一:建设三峡工程的五大目标防洪、发电、航运、南水北调以及区域发展是否全部达到?

第二:为三峡工程而搬迁的超百万移民的生活水平是否达到或者超过原有水平?

第三:为三峡工程和三峡工程后续工作征收的基金是否全部中止?

第四:三峡工程是否从盈利中向基金缴纳者支付应得的投资利润?

只要其中一个指标没有达到,三峡工程的建设任务就没有完成。本文着重讨论第三个指标。

指出三峡工程的建设任务不可能在2025年底前完成的是一位人大代表,时间是在2019年的两会期间。赞同并支持人大代表观点的是国务院和国家财政部。财政部决定:向老百姓征收用于三峡工程后续工作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收期限将延长六年,延长至2025年12月31日。

二、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期限可能延长六年

2019年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西南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教授谢德体指出,三峡工程建设成败的关键在于移民。三峡库区共搬迁移民130多万人,为三峡工程建设作出了巨大牺牲和奉献。在这里谢德体教授把三峡工程与三峡工程移民的关系定义得十分准确,是三峡工程建设成败的关键。

谢德体说130多万移民为三峡工程建设作出了巨大牺牲和奉献,话后音是:三峡工程移民只是完成了搬迁任务,而移民的生活水平并未达到或者超过原有水平。三峡工程移民的基本生活现状可以总结为“三低”和“三无”:

收入低于搬迁前的水平;
低于安置地当地农民的水平;

家庭生活水平处于当地贫困线之下;

无田种;

无工做;

无出路。

这个总结不是来自海外反华势力,也不是来自国内的公共知识分子,而是来自负责三峡工程移民的国务院机关。从人大代表谢德体的建议中也反映出来。

三峡工程建设成败的关键在于移民。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两个问题是重点:移民和水库淤积。李鹏、钱正英也多次提到三峡工程的两大问题:移民和水库淤积。

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移民组得出结论,三峡工程113万(当初的规划人数)可以全部在当地后靠安置。移民组框算:安置1个农村移民需要开垦1.5亩荒坡地。而三峡库区所涉及的19个县有荒坡地2000多万亩,其中在361个安置乡有荒山草坡地389万亩。同时这些乡现有的426万亩耕地中有160万亩是低产坡耕地。只要把大量的荒坡地和低产坡耕地适当开垦和改造一部分,要开发出80万至100万土地是可能的。必要时,适当扩大安置区,也完全能做到本县移民可以不出县自行安置。在这个结论基础上,1992年全国人大批准了三峡工程。

1994年三峡工程正式开工后,发现移民组提供的数字造假,三峡库区的土地资源不足以安置三峡工程的农村移民,这个问题通过1998年长江洪水得以充分暴露。从1999年开始,时任总理朱镕基决定三峡工程移民政策进行两大调整,其中之一就是改全部移民就地安置为部分农村移民外迁安置。笔者掌握的数据表明,最后外迁安置的三峡工程农村移民人数达19.7万,分散安置在全国十一个省市,占当初规划农村移民总人口40.5万的几乎一半。三峡工程移民外迁安置,最终也没有走出黄河三门峡工程、新安江工程和丹江口工程外迁移民的命运,他们无法适应安置地的生活,拼死抗争争取返迁回库区的权利。目前三峡工程外迁移民返迁的人数呈增长趋势,阻止他们回家的不是过去的户口制度,而是如今的医保制度和就学制度。正所谓,回得去的是家乡,回不去的是故乡。

1992年邹家华向全国人大解释三峡工程提案时,认为三峡工程113万中的一半多是城镇人口,安置比较容易,是优点。1994年朱镕基却认为移民中的城镇人口多,困难会更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移民组提供数字,三峡水库要淹没657家工矿企业。三峡工程批准上马后,被三峡水库淹没的工矿企业增加到1599家,说明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移民组故意压低了水库淹没工矿企业的数量,以此减小批准三峡工程的难度。以重庆云阳县为例,因三峡水库淹没的工矿企业181家,占全县工矿企业的96.7%!朱镕基以这些企业产品没有市场、技术含量低、浪费资源、污染环境等理由,关闭企业或者宣布企业破产的工矿企业超过1000多家,并拒绝给与厂房设备的淹没损失。这是移民政策另一个大调整。从数据上来看,三峡库区没有得到淹没损失赔偿的工矿企业约1千家,相当于移民组当初没有统计在内的工矿企业数量。应该支付而没有支付的被淹没工矿企业的赔偿款超过1千亿元人民币。由于大量工矿企业被关闭和强制破产,造成三峡库区起码24.4万人失业,也导致三峡库区的产业空心化。

谢德体总结说,三峡库区仍然是沿江地区贫困落后地区,移民安稳致富任重道远。据统计调查,三峡后续规划实施期间,库区经济稳定高速增长,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12.9%,但库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仍低于湖北省、重庆市和全国平均水平。

谢德体补充说,三峡库区生态环境脆弱,是水环境敏感区、气象灾害多发区和水土流失重点防治区,生态环境建设与保护任务艰巨。三峡库区地质构造复杂,据调查统计,三峡库区现监测的地质灾害隐患点达4800多处,涉及范围广、突发性强,地质灾害防治形势依然严峻。

为此谢德体建议: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期限从2019年底延长到2025年底,再延长六年。

三、两个向国民征税的基金

三峡工程开工前李鹏说:三峡工程是一个跨世纪的工程,是全中国人民的大事。全国人民都要支援。从1992年开始中国老百姓就为三峡工程缴纳一种特别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一直交到2009年/2010年。记得当年插队北大荒,村子里一年就放几回电影,老是放《列宁在十月》,一句台词记得特别清楚:你是我党有自觉性的党员。同志啊,前线,正需要武器,我请求你交出你这支枪来。每当工作组来村里监督农民交公粮时,知青就学着这句台词来凑热闹。

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就是指一般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每度电7厘至1.5分)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百度百科》是这么解释的。中国老百姓一共交了多少三峡工程建设基金?财政部不告诉大家。《维基百科》、《百度百科》等说5000亿元,每年的回报应该在几百亿元以上。这个说法应该是来自《三峡工程被指像大漏斗:国人交税5千亿未得一分回报》一文,“按照政府有关部门的说法,三峡工程建设完工,就将停止征收三峡建设基金。……按照三峡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三峡工程的资金投入回报是每年12%以上,因此,当时国家计委对工程的资金回报率要求是12%。由此,纳税人一共为三峡工程缴纳了5000亿元的特别税,每年的回报应该在几百亿元以上……”

这里附带解释一下中国电费的组成和暗藏在电费之中向国民征收的特别税。

中国的电费组成为:

上网电价Þ输配电电价Þ销售电价

由于电网内部又细分为输电电网和配电电网,所以电费也可再分为:

上网电价Þ输电电价Þ配电电价Þ销售电价

上网电价是发电企业与购电方进行上网电能结算的价格,比如三峡工程上网电价为每千瓦时0.25元。

输配电电价是电网经营企业提供接入系统、联网、电能输送和销售服务的价格总称。

销售电价是电网经营企业对终端用户销售电能的价格。销售电价由购电成本、输配电价、输配电损耗及政府性基金组成。

政府性基金又叫电价附加,就是老百姓不知道、不注意的暗藏在电费之中向国民征收的一种特别税。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和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就是政府性基金的两种。在电价中政府性基金的名类众多,与水库大坝工程有关的除上述两项外还有: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小型水库移民扶助基金、大中型水库库区基金、南水北调工程基金、三峡水库库区基金、水利建设基金等等。

从2010年起,三峡工程建设基金改了一个名字,官名为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国家财政部于2009年12月31日发布了《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收取使用管理暂行办法》(财综[2009]90号)称,从2010年1月1日开始停止征收三峡工程建设基金,但是为其筹集资金的电价附加不变,改称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是为国家支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解决三峡工程后续问题以及加强中西部地区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收取的时间是十年,至2019年12月31日停止征收。

到2019年两会期间,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还剩几个月就要停止征收了。因此人大代表谢德体提出建议,要么延长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收期限,要么国家财政部另外安排一个新的专项资金用于三峡后续工作,因为三峡工程移民等问题尚未解决。

四、三峡工程的擦屁股工作

2009年12月31日财政部发布公告,说明征收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的目的是为了支持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解决三峡工程后续问题以及加强中西部地区重大水利工程建设。1年5个月后,2011年5月18日时任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和《长江中下游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会议强调,《三峡后续工作规划》的主要目标是:到2020年,移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达到湖北省、重庆市同期平均水平,覆盖城乡居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建立,库区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取得重大进展,交通、水利及城镇等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移民安置区社会公共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生态环境恶化趋势得到有效遏制,地质灾害防治长效机制进一步健全,防灾减灾体系基本建立。为此,一要促进库区经济社会发展,实现移民安稳致富。大力促进就业。《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中可以计量的指标只有一个:到2020年,移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达到湖北省、重庆市同期平均水平。国务院批准的三峡后续工作投资总额为1238亿元。

从《三峡后续工作规划》规定的主要目标和任务中可以清晰地看出,这个三峡后续工作就是为三峡工程擦屁股的后续工程。

孔子曰: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

国务院用的是三峡后续工作。什么是三峡后续工作?!三峡是一个地名。三峡没有什么后续工作。国家财政部在2009年12月31日发布的文件中用的是三峡工程后续问题,定义十分准确。什么是三峡工程后续问题?就是因为建设三峡工程而引发、导致的、至2009年底尚未解决的问题。

当时三峡集团极力反对使用三峡工程后续问题或者三峡工程后续工程或者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这样的词汇,反正在这个词汇中不能出现三峡工程这个词。2010年《瞭望》杂志记者采访原三峡总公司老总陆佑楣,记者问:“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规划在进行,有人建议后续资金要从工程效益里出,如果不是提高电价,你赞同这么做吗?”陆佑楣回答说:“不赞同。作为一个独立工程来讲,三峡工程是有限责任,不是无限责任。现在老划不了句号,是大家都怕分不到这个蛋糕,就提出了所谓的三峡后续工程,我反对这个提法,应该提库区经济发展规划为好,和三峡工程要划开界限。没有三峡工程,库区同样需要发展,不能都贴到三峡(工程)身上。”

《国企》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和业内人士,他们认为,移民无关三峡工程。随着三峡工程的完工,三峡工程建设画上了句号,三峡库区百万移民工程也早已结束。三峡集团公司内部权威人士告诉《国企》记者:“三峡地区自古以来就是地质灾害多发地区,即将推行的移民搬迁工作指的是三峡地区移民,而非由于工程建设原因导致的三峡库区移民。三峡地区和三峡库区,虽然一字之差,却容易造成大谬误,导致公众的误解。”温家宝学地质出身,应该明白三峡水库蓄水是诱发三峡库区地质灾害的主要原因。三峡地区许多居民点是建造在死滑坡体上(指已经稳定的滑坡体),由于水位抬升,使得死滑坡体重新复活(指滑坡体重新失稳)。

据说温家宝是中国领导人中文学水平最高的,常常说出一些非常怪癖的典故。但是在三峡工程集团的压力下,温家宝也不敢用三峡工程后续问题或者三峡工程后续工程,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批准了《三峡后续工作规划》,江郎才尽,用了三峡后续工作一词。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利益集团的权势。

叫三峡工程后续问题或者叫三峡工程后续工程或者叫三峡工程后续工作,还是叫这个十分拗口的三峡后续工作,关键是为三峡工程擦屁股的工程款项到底应该由谁来承担?!最后关键在于钱。既然温家宝用了三峡后续工作一词,就必须由老百姓来承担三峡工程后续工程的投资,而不是由三峡集团。

从2010年至2019年底,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支出约为3300亿元人民币。收取的该项基金总数将不会低于这个数。至于三峡工程后续工程和南水北调工程是如何分配这笔基金,财政部并没有公布。根据谢德体教授,截至2018年底,财政共安排三峡后续工作的资金总计只有618亿元,不到1238亿元的一半。2010年至2019年底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支出约为3300亿元,2010年至2018年底用于三峡工程后续工程的资金只有618亿元。那么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用到哪里去了?用于南水北调工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于2002年12月27日正式开工,于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通水。南水北调东线工程于2003年12月31日开工,一期工程的主体工程于2013年底完工,开始试验通水,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南水北调工程通水之后便有了卖水的收入,不依赖基金。那么2千多亿元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到底用到哪里去了?

1992年邹家华向全国人大代表解释兴建三峡工程议案时,把三峡工程移民的目标定义为:使移民的生活水平达到或者超过原有水平。2011年国务院《三峡后续工作规划》的主要目标是:到2020年,移民生活水平和质量达到湖北省、重庆市同期平均水平。

谢德体在建议中说,据统计调查,三峡后续规划实施期间,库区经济稳定高速增长,经济年均增长率达到12.9%,但库区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仍低于湖北省、重庆市和全国平均水平。谢德体所说的是库区全部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是三峡工程移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而三峡工程移民的生活水平在库区全部居民中属于“低端人口”。据笔者掌握的资料,三峡工程城镇移民中的一大部分已经进入城镇最低生活保障系统,每人每月靠几百元的低保勉强度日;依然留在三峡库区的三峡工程农村移民中一部分,由于没有耕地,也已经转为城镇人口,进入最低生活保障系统。依然从事农业生产的移民,他们主要依靠从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中领取的每年600元的补助而刚好脱离贫困人口的标准。所以,谢德体建议为三峡工程移民、为治理三峡工程遗留的生态环境问题,延长征收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到2025年底。

国务院和财政部采纳了人大代表谢德体的建议。2019年4月底,财政部印发《关于调整部分政府性基金有关政策的通知》(财税〔2019〕46号),根据《通知》,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至2025年12月31日。自2020年1月1日起,缴入中央国库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根据国务院批复的相关规划,统筹用于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后续工作等。具体资金分配根据基金年度实际征收情况,以及国务院批复的南水北调工程和三峡后续工作相关规划的资金落实情况等统筹安排。

可见到2025年12月31日之前,三峡工程建设任务没有全面完成的可能,因为老百姓还要为三峡工程的擦屁股工程继续缴纳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

五、《三峡后续工作规划》(2020年修编)

大家理解的工程规划和投资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工程规划在先,具体投资在后。而在中国往往是反程序的。2009年12月31日国家财政部于发布《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收取使用管理暂行办法》,收取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用于解决三峡工程后续问题等。而国务院于2011年5月18日才通过《三峡后续工作规划》,从2010年1月1日到2011年5月18日这段期间,不知道这基金应该如何使用。

2019年4月底财政部决定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征收至2025年12月31日。2020年1月18日水利部三峡工程管理司在武汉对长江委编制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2020年修编)工作大纲》进行了审查,由罗元华司长主持。之后水利部三峡司发文要求有关省市提出关于三峡后续规划修编的意见建议,完成《三峡后续工作规划(2020年修编)》,以适应将规划实施年限延长至2025年。

据报道,2020年10月28日,水利部在重庆市召开2020年三峡后续工作会议,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治水工作的重要论述和关于长江大保护的重要指示批示精神,围绕水利改革发展总基调,研究进一步加强和改进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实施管理、落实规划目标任务的相关意见和措施,部署三峡后续工作。水利部副部长魏山忠出席会议并讲话。可见水利部正在忙于修订2011年版的《三峡后续工作规划》,忙于这个多征收的的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的分配和使用。

三天之后,2020年11月1日水利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公布,三峡工程日前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根据验收结论,三峡工程建设任务全面完成。

水利部不是自己在打自己的嘴巴?!

最后对新华社通稿发表一点个人看法。中国是一个讲究等级的社会,比如开会时领导人出来的次序,之间的距离,停留的时间,都是很有讲究的。写文章、写报道,也有同样的规矩,习近平必须排在李克强的前面,中共中央必须排在国务院前面,政治局常务委员必须排在政治局委员前面,国家级的领导必须排在部长级的领导前面。不能反过来,李克强排在习近平的前面,国务院排在中共中央,这是万万不行的,这是犯上作乱。国家发改委和水利部一起发表过很多文件,如2019年4月15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水利部共同发布关于《国家节水行动方案》的通知,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前,水利部在后,原因大家都知道,国家发展改革委的级别比水利部高。2020年8月10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水利部关于金沙江流域水量分配方案的批复,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前,水利部在后。2018年5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和水利部关于太湖流域水量分配方案的批复,也是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前,水利部在后。唯独关于三峡工程完成整体竣工验收全部程序的报道,水利部在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在后,念起来好像十分别扭,十分出格。再说没有一个验收的具体日期,没有一个签字人的姓名。真可谓:堂堂中国竟无一人是男儿!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