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2月28日,中国公民记者张展被上海浦东新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一审判处有期徒刑4年。开庭前,法院外聚集着众多前往声援的各地民众,警方则如临大敌,在现场部署大量便衣人员,驱赶民众。有路透社等外媒记者被带到派出所问话。

德语媒体:中共为何要重判张展- ChinaTimes中華時報
辅警阻止记者采访张展案(来源:中华时报)

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张展在境外社交平台推特、油管“发布虚假信息”,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张展虽承认事实,但拒绝认罪。对于上述指控,张展认为她“没有编造任何虚假信息”,都是她亲自到武汉火车站附近的社区、其他地方的药店或超市等,当面访谈武汉市民,了解到的一手信息,包括蔬菜质量、核酸费用等。

张展因长期绝食,身体极度虚弱,坐轮椅出庭。张展的母亲邵女士在法庭宣判后,在法院外痛哭。她说,作为母亲,看到绝食七个月的女儿骨瘦如柴,坐轮椅出庭,悲痛万分。张展是面向法官,我们坐在她后面,看不见正脸。她也没回答什么问题。她的头总是歪着,也没有精神。人瘦得皮包骨头了。他们不是判刑,是想置张展于死地。

张展的代理律师张科科曾在开庭前会见张展,他在会见后表示,张展很消瘦,与被关前的照片相差非常大。上周任全牛律师已见过张展,说她已瘦到“脱相”。没想到自己见到张展时,竟然是事实。

现年37岁的张展今年2至5月期间,在武汉采访新冠肺炎疫情,包括将拍摄的武汉街道、医院及社区的视频放到互联网。5月15日,她因涉嫌“寻衅滋事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刑事拘留,并在6月19日被同一地区的检察院批准逮捕。张展是陕西咸阳人,硕士毕业的她曾是一名律师,长期关注和参与维权活动并对中国政府持批评态度。此前,她因在中国大陆声援香港的“反逃犯条例”示威运动而遭到拘捕。

张展被拘捕后拒绝认罪,持续绝食,遭到强迫灌食。张展曾说:“当然应该寻求真理,不计成本地寻求。真理一直是这个世界最昂贵的东西,它就是我们的生命。”“这个国家的问题是制度的问题。我觉得应该勇敢下去,应该坚持下去,自由从来都不是免费的,我希望这个国家改变。”

12月27日,马修凯,周静安,李汉桥三位武汉市民为张展公开呼吁。他们在信中质问:武汉市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已不在人间,训诫造成的延误以及隐瞒造成的百步亭社区的万人宴席使疫情扩散,没有一个官员因为此事双规与拘留。而如实报道武汉市民生活情况来自上海的张展为何有罪了?武汉市人民在最危难的时候,会铭记帮助过武汉人民的任何人。张展如实反映了武汉人民群众的生活状态,武汉人民群众感谢她! 对张展的无事生非与欲加之罪都是对武汉人民的冒犯。下面,我就张展女士被判刑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真实的声音挑战中共极权

今年2月初,张展前往新冠疫情“震中”的武汉调查。她随后发布了一些实地调查视频和文字。在她上传至YouTube上的一段视频中,病人们躺在武汉一家医院的走廊里,蓝色的氧气瓶清晰可见。在另一段视频中,她前往了据称是武汉殡仪馆的地方,记录了火葬场在夜晚轰鸣工作的场景。

张展还通过文字直言不讳地批评官方的抗疫措施不当,认为当局没有顾及底层人民的权利,掩盖了情况的严重性。2月16日,她在个人推特上写道:“没有有效的治疗、医疗物资分配保障、透明的信息、人权的保护,政府现在的防疫措施就是极其错误的。”

尽管3月后,武汉的危急情况逐渐得到缓解,但她仍在武汉街头采访居民对于住宅小区封闭式管理,以及当局开展“感恩教育”的看法。当时,武汉市委书记王忠林称,武汉居民应接受“感恩教育”,以感谢政府在抗疫上付出的努力。在她的视频中,一名受访者对她说:“我感恩个屁,我感恩它……这么贵的菜。”

张展的实地采访,发出了武汉人真实的声音,自然不为中国政府所容许。不仅是张展,其他公民记者陈秋实今年2月到武汉之后也被失踪,武汉公民记者方斌,至今下落不明,25岁的前中国官方媒体主持人李泽华在今年4月才再次露面。李泽华称自己在2月下旬在武汉驾车行驶时,被警方以“涉嫌扰乱公共秩序罪”带至派出所,在讯问后没有被处罚,但需要进行强制隔离。

张展、陈秋实、方斌和李泽华只是将苦难的武汉真实地展现出来,这在任何文明国家都是很自然的,是一种良知的善举,但中国是一个极权主义国家,真实的声音会激起人民的反抗,会对他们的政权造成挑战。

第二,枉法裁判,保政权安全

张展有罪吗?当然没有罪。她的行为在中国宪法第35条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之内。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无非是秉承中共的旨意,与检察院合演的一场闹剧而已。中共之所以要判张展,是因为她不认罪。如果她认罪,就可以获得自由。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张展的正义、勇敢逼着中共不得不演了这场戏,让自己的罪行曝光于天下。张展胜利了,而中共政权败得很惨。张展应该还会上诉,但结果是不会改变的。中共之所以会对张展判这么重,也反应了它对于政权的稳定性信心不足,所以,想要用重判来对异议者予以警告和恫吓。上海浦东新区法院对张展的审判就是以法律之名,行政治迫害之实,只可能是枉法裁判。中共的“法治”就是“人治”,“依法治国”就是“依法治民”,将法律作为清除政治异己的工具,不可能有任何公平正义。

中共迫害张展等公民记者的丑闻让国际社会看到,中共政权是一个斯大林式独裁政权。中共通过开放的全球贸易体系获得了财富,不但没有发展法治和政治开放,反而对内更加独裁,对外咄咄逼人威胁他国,威胁世界秩序。美国现在已经放弃绥靖政策,调整了对华战略,将中国作为它最大的战略敌人,并正在组建对抗中共的国际民主阵营。

我想劝张展:立即停止绝食,因为你已经胜利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应该活下去,看到中共政权崩溃的那一天。

民主人士艾晓明12月25日在她的文章《疫情时代的狂人日记—关于张展》中写道:今天是平安夜,我没有对任何人说一句“圣诞快乐”。因为,今天,在此地,此时,此刻,我无法不格外地想到一个人、一位女性、基督徒:张展。

她在受苦,从夏天六月里开始绝食,持续地被鼻饲而维持生命。她被施以脚镣,两只手被约束带束缚。她所受的折磨,用前律师李和平的话来说是“一秒钟等于一万年”。

我读了张展的文字,也一直挂念着她的处境。要说张展有错,我只能说,张展生错了时代。她不是现在人,而是未来人——她活出了未来的中国人应该活出的样子:嬉笑怒骂,敢爱敢恨。我在疫情蔓延时看到她的零星文字,就已经知道,她比方方更英勇,更无所顾忌,更鞭辟入里。

对于苦难的武汉,疫情这一页远远没有被翻过去,八位吹哨人的训诫和处罚、全国电视频道滚动播出的惩处造谣的消息、那令万众痛悼的医生的名字、那无助的哭喊、嘶鸣、崩溃、肝肠寸断的场景仍然浮现在武汉的上空。

身处现代的泥沼,被半个多世纪的政治运动一趟趟打磨、碾压、九死一生的中国人,我也无法回答,张展怎么能从如此的污浊里横空出世,像今夜的天使一样洁白如雪?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链接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