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胡平

1月2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一个特别的电话中请求美国南部乔治亚州的选举官员为他找到足够的选票,以推翻他在那里输给当选总统拜登的关键性失利。

川普和乔治亚州的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来源:华尔街日报)

在《华盛顿邮报》获得并于次日下午发表的一份录音中,特朗普对该州最高选举官员、共和党籍的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Brad Raffensperger)说,“所以,你看。我只想这么做。我只想找到11780张选票,比我们现有的多一张。因为我们赢得了这个州,”特朗普对乔治亚州务卿说,“我只想找到11780张选票“。这就是说,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这11780张选票。他觉得应该有,但目前还没找到。他还没有找到到足以使得该州选举结果翻盘的实锤证据。乔治亚州尚且如此,其他州更不用说了。这就是说,特朗普承认他还没有找到足以使得整个大选结果翻盘的实锤证据。
这和几天前刚辞职的司法部长巴尔在去年12月1日讲的“截至目前,我们还没有发现可能会逆转大选结果的大规模舞弊行为”不是一个意思吗?
尽管不少人现在仍然认为这次大选有大规模舞弊,可是特朗普总统已经清楚地告诉我们,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找到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
特朗普的意思很清楚。他主观上认定他在乔州大胜,但是公布的结果却是他输了11779票,他认为一定有大规模舞弊,所以一再要求重查,可是查了三次(注)还是他输,他仍然认为是有舞弊但没查出来,所以要州务卿再查,不用查多了,只要查出11780张投他的票就够了(因为那就比输给拜登的11779票还多一票,所以就够了)。有人说特朗普的意思是要州务卿做假票篡改投票结果,其性质比尼克松水门事件更恶劣。不过在这里,我宁可做另一种解释。我宁可认为特朗普的意思并不是要州务卿造假票,他只是要州务卿再去查,他认为乔州的投票结果一定是错的,其中一定有大规模舞弊,只是没查出而已,再查一定能查出。他这样说至少证明,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虽然他认定一定有大规模舞弊。如果他已经都有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了,何必还打电话叫州务卿去找呢?
有人说,有海量的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瞎子才看不见。 对不起,特朗普就没看见。他要是看见了,何必还叫州务卿找证据呢?你们摆出的那些材料特朗普都看见了,特朗普也宣称那些材料是真的是对的,但是他知道那还不能算实锤证据,所以他还要找州务卿去找出实锤证据。
总而言之,特朗普这通电话实际上就是承认,到目前为止,他还有找到(或曰发现)这次大选有大规模舞弊的实锤证据。

——————(注)自11月3日投票后,乔治亚州已经进行了三次复查。第一次是因为乔治亚州特朗普和拜登的得票相差不到0.5%,因此按规定就必须再查一次(看上次数错没有)。这一次复查的方式就是再用手工点一次票。
手工点票还有一层意义,那就是检查电子投票系统有没有问题,例如多米尼系统有没有问题,是否有人通过电子投票系统舞弊。因为现在美国人投票,每一张选票都有两个版本,一个电子版,一个纸质版。有些地方是通过纸质形式投票然后通过电 子扫描阅读,有些地方是通过电子系统投票然后留下纸质备份。因为像多米尼系统这样电脑舞弊能够改动的是输入电脑系统的信息,不能改动纸质选票的信息。如果 我们想查清电子投票系统(如多米尼系统)是否篡改了选举结果,我们可以用手工点票,也就是点纸质选票来核对。如果手工点票的结果和电脑系统发布的信息一致(差距可忽略不 计),那就说明没有多米尼系统篡改选票。如果差距巨大,则说明有。

11月19日,《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双周刊发表了该刊编辑里奇.洛瑞(Rich Lowry)的短文,文章说,乔治亚州手工重新点票的结果证明所谓多米尼系统舞弊的说法根本不成立。乔治亚州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格说,他们发现机器制 表和纸质选票之间的差异在不同的县里只是个位数。专家说,并没有黑客改变任何选票。州务卿让网络安全专家对机器进行了随机抽样审计,他们没有发现任何问 题。后来《华盛顿时报》(注意:是所谓右派的《华盛顿时报〉,不是所谓左派的《华盛顿邮报〉)又发文说,乔治亚州总统选举投票:2次手工重数票数与多米尼机器计数吻合,投票机阴谋论不成立;可疑视频显示被指控的工作人员是无辜的。特朗普的非法投票指控说不通。
去年12月28日,在乔治亚州的一个重要的县还进行了另一种复查。这次复查是为了查有没有非法票、假票、死人票之类。这种复查的方式是核对签名,看每个选民在投票时的签名和他原来在身份证或社安号上的签名是否相符。本来在投票时就做过核对。因为特朗普坚称乔治亚州有大量假票非法票,执意要求乔治亚州再做一次签名核对,所以乔治亚州又做了一次签名核对的复查。之所以选取了科布县做抽查样本,是因为这个县是全州唯一的一个有人投诉说有证据表明该县的签名核对有问题的一个县。
12月14日,乔治亚州州务卿宣布复查结果,签名相符率高达99.99%。只有两张票有问题,但这两张票都不涉嫌舞弊。一张是签名签错了地方,另一张是妻子替丈夫签了名。

任何人对投票结果有这种或那种怀疑,都可以要求进行这种或那种调查,但必须支付调查的成本。川普团队在威斯康星州就查过,前提是交了300万美元定金。因为查一次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如果人家很清白没问题,那耗费的人力财力谁买单?所以交定金是合理的。如果查出确有问题,那就该舞弊者付这笔钱了,你交的定金还给你。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