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世事无常,风云变幻。这句中国俗语用在中国移动ˎ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以及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长赖小民的身上倒是很贴切的。

2020年的最后一天,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赖小民以受贿罪被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现年58岁的赖小民还被认定犯有贪污、重婚罪行。习近平时代,中共官员因严重的经济犯罪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或者死缓,死刑判决十分罕见。赖小民应该也没有预见到,本以为荣华富贵都已享受过,无非坐穿牢底,但哪知自己即将人头落地。

同一天,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在宣布,根据川普总统于2020年11月签署的一项针对中概股的法案,对中国移动ˎ 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启动摘牌程序。上述三家中资企业已被停止交易,并将于一周后的2021年1月11日开市前完成退市。华盛顿怀疑上述三家中资企业涉嫌利用美国资金为中国军工发展提供服务。

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纽交所于1月4日晚宣布,基于“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的指引”,不再推动对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与中国联通的下市摘牌程序。消息传出之后,三家中国公司的港股分别大幅反弹7%到8.5%。三家中国企业在短短五天里经历了大悲大喜,绝处逢生。

纽交所称,作出上述决定之前经过与“有关监管部门进一步咨询”。纽交所合规部门将继续评估相关美国总统行政令对这三家企业及其挂牌交易资格的适用性。但部分观察人士分析,纽交所变脸应该与华尔街的助攻或中国的施压脱不了干系。

香港智易东方证卷有限公司行政总裁蔺常念认为,美国对中国发动高端晶片的科技战,的确已经打到中国的要害。但美国要阻断美国资金继续投资中企或不让中企继续在美股上市募资,这类的金融战美国赢面不大,因为,华尔街人士会先跳脚。

位于台北的蓝涛亚洲总裁黄齐元也认为,川普总统基于地缘政治、围堵华为等中国科技公司非常成功,但若对中国发动金融战,恐没有赢面。而且,退出美股、回到中国上市,对中企而言,损失恐不如美国预想得大。三大中国电信公司目前的营运基本面良好、也有稳定的现金流,若从美国下市、甚至回到港股上市后,不准美国资金投入,最终伤害到的是美国投资人。

黄齐元说,就目前情况而言,近300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因受到美国投资人的排挤和诸多监管法令的限制,已经越来越没有留下来的诱因。相反地,中国股市对中国企业的吸引力则越来越大。例如,去年,京东和京东健康在港股分别募得39亿美元和34亿美元的资金,或中芯国际在上海A股募得532亿人民币(82.4亿美元)的资金,都是创纪录的上市案例。

另外,由于美国的“外国公司问责法”已于去年12月生效,未来无法遵守美国审计标准的中企也恐怕无法继续在美国上市。在此前提下,未来2-3年内,中企加速撤出美股、回中国上市也恐将难以避免。但许多依赖中国市场的美国企业都不愿失去中国的生意或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

在纽交所宣布取消摘牌计划前,中国外交部、商务部和证监会都在上周末相继发言严词抨击美国的举措。中国证监会发言人称“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实施行政令,无端打压在美国上市的外国公司,此举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

三家中国电信商在美国存托凭证(ADR)的总体规模不超过200亿元人民币(近31亿美元),占公司总股本2.2%以下,即便被美国摘牌,对公司发展和市场运行的直接影响相当有限。

不过,也有分析人士认为,美国围堵具有军工背景的中国企业有利于美国整体的国家利益,因此,此一决策或许面临修正、未来改为迂回路线,但长期而言,即便是拜登总统上台,也应该不会偏离金融围堵中国的大方向。

位于台北的国防安全研究院助理研究员王绣雯认为,纽交所的决策转弯或许和中国的施压和报复威胁有关。美国对中国的金融封锁政策现在只是遇到短暂的挫败,即将上台的拜登政府在修改过川普政府的激进路线后,应该会采取和缓策略,让中国企业慢慢地从美股下市。

她说,美国基于资金安全和国家安全的考量,要求有军方背景或国家资本的中企从美股下市的大方向应该不会改变,但新的拜登政府可能会换成比较缓和的方式,来减少对投资人和企业的冲击。美国是掌握了资金,它不会让美国的资金去养大中国来成为它的对手。政府与企业界所追求的目标和利益不同,所以产生行动上的差异是常见的现象。她不讳言,华尔街人士最终的算计仍在金钱和利益等个人私利上,因此,不见得会全然拥抱美国政府所追求的国家安全大方向。

但她指出,美国社会对中国整体的战略思维已成形、也有共识,虽然不少政、商界人士仍持有“与中国交往,慢慢改变中国”的鸽派思维,但她认为,对抗中国的大方向不会轻易更弦易辙。

我的看法是,虽然中美对抗大势已经形成,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作为一个资本主义国家很难不与中国做生意。特别是中国已经与欧盟达成了数目庞大的投资协定,对华尔街无疑有很大影响。中美经济相互交融,让美国放弃中国市场难度很大。拜登政府上台后,也不会断绝与中国的经济交往,而是会更强调公平贸易和知识产权保护以及人权保障。川普政府与中国脱钩政策是鹰派人士推动,但美国历来有鹰派和鸽派相互制衡。川普的对华政策相反为拜登处理中美关系打下了基础,使他可以游刃有余。当然纽交所的消息会使很多中国民主人士沮丧,但这充分说明,中国民主化任重道远,需要中国人自己觉悟和斗争,将希望寄托在西方国家身上是不现实的。即使川普连任,其对华政策也会进行调整。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纽约证交所的变脸预示着中美经济对抗会趋于和缓。拜登政府上台后,会联合西方盟友对中国施压,但也会在川普的基础上有所调整。中美对抗的大势已经无法改变,习近平的极权主义也不会改弦更张。对抗、围堵不会改变,冲突也不会减少。赖小民被判死刑源于中共腐败形势严重,习近平的反腐业绩正在被侵蚀殆尽。其次,金融腐败大案频发,金融风险已经危及中共统治安全,习近平要拿赖小民杀鸡儆猴。但中共不改变极权制度,腐败就无法遏制,倒下一个赖小民,千百个赖小民又会站起来。因为极权制度就是腐败生长的土壤。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