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杰

1月6日,华盛顿出现川普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暴力事件。中国官媒像打了鸡血一样亢奋起来,火力全开。多家官媒实时报道发生在华盛顿的示威冲突,并多次连线报道示威者闯入冲击国会大楼的情况。央视网刊发热评文章《暴民打砸国会山,美式民主演砸了》。评论指出:“一场由川普拥趸者表演的全武行,将美国政客吹嘘的美式民主的最后一片遮羞布扯了下来。”外交部战狼华春莹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泼妇骂街的良机,迫不及待地将华盛顿场景与2019年香港的抗议者冲入立法会的场景相提并论,并借此调侃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美丽风景线”言论。下面,我就中国舆论攻击美国民主事件,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张冠李戴“亮丽的风景线”

1月7日,华春莹在例行记者会上,在被问道“对于一些人将华盛顿暴乱与香港暴力事件进行对比,称其为亮丽的风景线”时,华春莹指责美国政界人士搞“双标”。她说:大家可能都还记得当时美国官员、议员,还有一些媒体,他们对香港用的是什么词?现在他们对美国用的又是什么词呢?几乎都众口一词谴责,说这是“暴力事件”,这些人是“暴徒”、“极端分子”、“恶棍”,是“耻辱”。但当年他们形容香港的那些暴力示威者时,用的是什么词?你刚才也提到了,是“亮丽风景线”,把这些暴力示威者美化成“民主英雄”,说“美国人民和他们站在一起”。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确实说过“美丽风景线”这句话,但她所指的“美丽风景线”并非是香港的抗议活动画面。2019年6月4日,佩洛西在国会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和兰托斯人权委员会就中国天安门六四三十周年主持了听证会。当她结束发言后,来自马萨诸塞州的民主党籍联邦众议员吉姆·麦戈文拿出一张香港人为纪念六四举行的烛光守夜画对佩洛西说:“在您刚刚说话的时候,有人给了我一张香港维多利亚广场烛光守夜的照片,在那里,成千上万的人为纪念在天安门广场和中国其他地方失去生命的人举行烛光守夜。在我们说话的时候,这件事正在发生。”佩洛西回应到:“谢谢你展示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图片,因为这是中国唯一可以说话的地方。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美丽风景。”可见,华春莹明显故意张冠李戴,为抨击美国民主,中国战狼也算是拼了。

第二,美国民主坚如磐石

在中国社交媒体新浪微博上,不少中国网民纷纷以幸灾乐祸的姿态点评美国国会山遭冲击事件。《环球时报》官方账号发布的新闻快讯下,有微博用户评论说:“枪在手,跟我走,国会算个球”;还有用户讽刺有4人在暴乱中身亡说:“民主是必须要流血牺牲的。“更有人模仿一个多世纪前“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的口吻写道“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美利坚未闻有流血而牺牲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川粉始”。

官媒央视更是快马加鞭发表了一篇快评称,这场由选举导致的暴乱、由暴乱引发的悲剧,让全世界瞠目结舌。一向标榜民主、人权的美国却成了暴乱、冲突、禁足的国度。这不仅是社会分化的民主闹剧,也折射了美国民粹的制度化倾向和极端的种族以及阶层对立。两党制衡的制度设计俨然成为了彼此攻讦、互相拆台的党争工具,这个自诩为“民主灯塔”的国家在宪法危机和对民主制度日益加剧的不信任中举步维艰,美式民主正在全世界面前丢丑、破产。但中国官媒的攻击受到了有良知学者的批评。

北京独立学者查建国说,“有些中国人借机攻击美国的社会秩序,民主程序。我觉得美国和中国是完全性质不同的政治体制。中国是有没有民主的问题,就是老百姓有没有权利进行示威的问题,在中国是没有这个权利。而美国是有了民主以后,如何搞得更好的问题。”

河北独立学者丁杰说,美国的政治制度有着强大的修复能力,因此在这次总统选举中,美国社会出现的观念分歧,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他们在这场博弈当中,并没有突破美国的三权分立架构,司法依然是独立的,民主依然是有效的,总统权力依然受到制衡。我们相信美国社会强大的自我修复能力正是依赖于他们不掩饰矛盾,他们通过社会运动,把这些问题及早暴露出来,通过民主协商的方式解决。一些集权国家没有自我修复能力,因此说垮就垮:“他们是在高压下的合一,被掩盖的巨大内部压力。比如齐奥塞斯政权、前苏联、卡扎菲政权,他们都是一夜之间垮台。

宪政学者张雪忠说,美国大选纷争,特别是少数示威者冲击国会的事件,一定会被一些国家的独裁和专制政权,用作攻击宪政民主体制正当性的借口。自美国联邦宪法实施以来,对美国宪政民主体制的怀疑、嘲笑、威胁和攻击从来就没有停止过,但它不但战胜了各种各样的危险和挑战,而且还成为众多国家在政治现代化过程中学习的对象。实际上,那些实施宪政民主体制的国家,一直是这个星球上最自由、最繁荣、最安全、最文明和最公正的国家。这一点,那些从独裁和专制统治中获利的人也心知肚明,所以,他们才会千方百计将自己的家人和搜刮的财产转移至民主国家。在这个风云激荡的时代,我们不要让一时的喧嚣动摇我们对宪政民主体制的信念,更不要放弃在自己的国家建立这一现代政体的努力和希望。

《北京之春》网刊主编陈维健指出:中共对美国这次选举所产生的宪政危机高兴得太早。民主制度虽然有它的缺点,但这些缺点不是致命的,是可以克服的,是可以改正的,这是它的机制本身所带有的原生力。中共专制政权的所谓稳定安全,是杀人杀出来的,当年六四镇压,中共就叫嚣,杀二十万人,保二十年的稳定。中共目前在香港所实施红色恐怖,也是以杀人立威来稳定。民主是表面不稳基础稳,专制正好相反,表面稳基础不稳。

第三,美国国会山事件与香港立法会事件风马牛不相及

中国官媒《环球时报》把冲击美国国会大厦的图片与2019年7月民主抗议运动中对香港立法会受冲击的图片拼接,同时标注:“画面相似,美国政客和媒体使用不同语言。”

我的看法是,华盛顿示威者冲击国会事件与香港勇武派青年占领立法会事件风马牛不相及。首先,华盛顿示威者是现任总统川普的支持者,是在川普的煽动下冲击国会的。而冲击香港立法会事件是香港市民自发进行的,特首林郑月娥是坚决反对的。

其次,香港勇武派青年占领香港立法会的目的是为了阻止立法会通过送中条例,这一恶法,保障香港人免受恐惧的自由。今天香港的事实恰恰证明香港人的恐惧变成了现实。一国两制被废止,港版国安法强制实施,国安机构和港警大肆抓捕民主人士,从黎智英、黄之锋、周庭、林朗彦到今天50名多名前议员、活动人士和区议会成员。香港已经变成了恐怖之城。而川普总统的支持者冲击国会的行为源自部分示威者的不理智。他们是想阻止国会对大选选举结果的认定,他们是不满意选举的结果,不愿接受已经失败这一事实。

再次,香港占领立法会事件的背后是百余万港民的反送中运动,矛头是指向中共极权制度的。因为港府一旦通过修订《逃犯条例》,它将适用于任何被中国当局指控违反中国法律的人,包括香港公民丶大陆人,甚至是在香港旅游的外国人。中国的司法就是中共的刀把子,最高法院院长周强曾公开叫嚷对司法独立亮剑。可见,“送中”即是亡港。香港市民如不奋力抵抗,那么条例修正之日,便是给香港人套上枷锁之时。正如香港中文大学教授周保松指出,香港这场浩浩荡荡的抗争运动,说到底,就是香港人不甘于认命,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和权利,争取自己应得的民主和自治,大家一起站出来的公民抗争。香港人的当下抗争,不仅是为了自己的自由而战,客观效果上,也是为了中国所有人的自由而战。因为在目前的政治体制下,香港是中国的特区,香港有自由,也就意味着中国荒凉专制的大地上,有那么一小片自由的绿洲。但冲击美国国会的示威者并不反对美国的民主自由的政治制度,相反他们认为自己是在捍卫宪法制度。

中国官媒对美国华盛顿冲击国会事件的欢呼雀跃和冷嘲热讽并不奇怪,中共一直期待美国民主一天天烂下去,共产主义中国一天天强大起来,但这只是一种幻觉。因为美国没有衰落,美国民主没有崩溃。相反,中国炫耀的崛起恰恰是在美国的帮助下实现的。今天面对美国的脱钩更是惊恐不安。在这次危机中,我们看到彭斯副总统和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的从容和镇定,看到了民主、共和两党议员共同维护宪法的信念,看到了美国各界发出的正义声音,看到了最高法院秉持正义的立场和军队保持中立的操守。美国民主从来不是温室的花朵,它是在各种挑战和危机中显示出它的坚定和强大。一个连言论自由和示威集会自由都没有的国家居然嘲笑一个世界上最自由民主的国家,这的确令人啼笑皆非。

让老百姓说话,让人民走上街头天塌不下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