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总统入主白宫后,中美关系的政策一直不明朗。习近平、杨洁篪、王毅在不同场合表达了缓和中美关系的愿望,但又强硬地在台湾、香港和维吾尔人权问题上划下红线。拜登已经与多个西方盟友通了电话,甚至电话俄罗斯总统普京,但至今没有电话习近平。国务卿布林肯分别在论及中国时,表示将延续川普政府的强硬立场。

本周四,总统拜登在国务院发表了上任后的首次外交政策演讲。他宣称美国外交政策将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宣告“美国回归”国际舞台。拜登说:“美国回来了,外交重回美国对外政策的核心地位。”“正如我在就职演说中所言,我们将修补盟约,并再次与世界互动。我们不要迎接昨日的挑战,而是今日的、明日的。”分析人士认为,拜登此次外交政策演说,象征其终结川普时代的外交政策动荡。

拜登强调应对专制主义的强硬态度,尤其提到了来自中国和俄罗斯的威胁。他说: “美国领导人必须迎战专制主义崛起的时刻,包括中国日益蓬勃与美国对抗的野心,还有俄罗斯破坏与干扰我们民主体制的决心。”

拜登并未直接提及台湾议题,但就在拜登发表演说的同一时间,台湾与美国举行了一场线上座谈会,台方称有美方高级官员出席。

在拜登外交政策演讲前不久,1月28日,美国大西洋理事会发布了一篇对华战略报告—题目是《更长电报–走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大西洋理事会称此为“对中国地缘政治战略提供的迄今为止最深刻见解和最严谨考察之一,以及将如何应对中国战略野心的挑战的有见地的美国战略。”该报告指出,美国对华政策必须聚焦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寻求领导人更换,以使美中关系回到2013年习近平执政前的轨道。该报告一发表立即引来了美国朝野激烈的讨论。下面,我就拜登总统对华外交政策和“更长电报”剑指习近平的观点,谈谈自己的看法。

第一,与西方盟友合作共同对抗中国

“与盟友合作”一直是拜登政府强调的外交主轴。拜登在演说中也重申美国将重返国际领导地位。他重申已经签署行政命令,指示美国重返国际组织,包含巴黎气候协定、世界卫生组织,重建美国在国际间的信誉及权威,以便在针对共同挑战时,采取全球行动。

拜登表示美国正在与盟国协商,对缅甸近日发生的军事政变做出恰当反应。他说:“毫无疑问的是,在一个民主国家,永远不能允许武力凌驾人民的意志,或试图推翻一场有公信力的选举结果。”

拜登强调,要更好的竞争,美国必须先处理好国内问题,之后与盟友联手,在国际社会占有一席之地,并重建美国的信用与道德权威。“这必须从外交开始,并根植于美国最珍贵的民主价值观。捍卫自由。维护普世权利。尊重法治。以尊严对待每一个人”。

拜登指出:“我们必须迎战全球挑战加快的新时刻,从疫病大流行到气候变化再到核扩散,只有国与国之间携手合作,才能化解这些挑战。我们不能单打独斗。”“美国的盟友是我们最大的财富。以外交作为领导方向意味着我们与盟友和伙伴站在一起,意味着在符合我们利益及提高美国人民安全的前提下,以外交方式与我们的敌人和竞争对手进行接触和交流。”

可见,拜登将一改川普的外交政策,修复与西方盟友的关系,共同应对来自疫情、气候变化和中国专制主义的挑战。

第二,中国是美国最严峻的竞争对手

在演讲中,拜登以“最严峻的竞争对手”称呼中国,并说会直面中国政府对美国繁荣、安全和民主价值所带来的挑战,“我们将反制中国的经济不轨行为,对中国的攻击性和胁迫行动,以及对人权、知识产权和全球治理的侵犯做出回击。不过他强调,“但是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情况下,我们愿意同北京合作。”

对于俄罗斯,拜登表示自己已向普京总统表明,“美国容忍俄罗斯干预选举、进行网络攻击、毒害本国公民等侵略行动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他还批评俄罗斯压制公民言论和集会自由的做法,并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

可见,拜登政府已经接受川普政府的对话政策遗产,将中国崛起作为最严峻的危险。并且将会与西方盟友共同对中国采取行动。中南海希望通过美国政府更替让中美关系重回绥靖政策的愿望被粉碎了。甚至可以说,拜登是一个比川普更难对付的强硬人物。这一点习近平心知肚明,之所以,迟迟不祝贺拜登当选也是这个原因。

第三,“更长的电报”剑指习近平

1月28日,大西洋理事会发布了《更长电报–走向新的美国对华战略》报告。大西洋理事会称此为“一份杰出的新战略文件”。这份战略报告25000多字、80多页。文件作者匿名。大西洋理事会称作者为;“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与中国打交道方面拥有丰富经验和专业知识”。报告之所以取名“更长电报”,意在类比1946年美国驻苏联大使馆代办乔治·凯南给国务院发了一份长电报。

1946年2月22日,乔治·凯南向美国国务院发了一封长达数千字的电报(即长电报),对苏联的内部社会和对外政策进行了深入分析,提出了最终被美国政府所采纳的对付苏联的长期战略,也就是围堵政策,对20世纪后半叶的世界政治产生了重大影响。

《更长电报》说了些什么呢?它的主要内容是:美国对华战略必须将目标锁定习近平,因为“在21世纪,美国面临的最重大挑战是在习近平领导下日益专制的中国崛起。”习近平与其前任不同,他“已经显示打算将中国的专制体制、强制性外交政策和军事存在,投射到远超中国边境直至整个世界的范围内;”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对美国、其盟国和以美国为首的自由国际秩序而言,是一个根本性的转变。习近平不再只是美国面对的问题。他对整个民主世界构成了严峻挑战”。

该报告同时认为,美国对华战略的目标不应是推翻中国共产党和中共政权,而是更换现有领导人。“美国对华战略的使命应该是使中国重回2013年前的道路,即回到习近平之前的战略状态。”

该文件认为,改变中国领导人的战略目标之所以可行,是因为对习近平领导能力及其野心的不满已经使中共严重分裂,“中共高官对习近平的政策方向感到极大困扰,并对习近平无休止地要求绝对忠诚感到愤怒。他们担心自己生命和家庭未来的生活。无数事例表明存在着对习近平这种深刻而持久的怀疑。”该文件还划出5条中国一旦逾越,美国将直接进行干预的红线。

《更长电报》立即引起了美国学者的热烈讨论。我相信中南海也在认真研读这份报告。

我赞同该报告的观点,尽管我不认为习近平下台就能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但可以返回后极权主义时代。同时,随着习近平的落幕,中共将会被撕裂,有利于颜色革命风暴的形成。所以,让习近平下台与最终推翻中共政权并不矛盾。

川普政府将中国人民、中国与中国共产党区分开来是正确的,但对9100万中共党员不加区分的制裁有点胡子眉毛一把抓,因为大多数中共党员是认同自由民主价值观的。

我反对将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与习近平等同起来,尽管他们本质上都是中共极权政权的维护者。打个比方,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想要建造一艘海洋巨轮,目的是运输货物,但习近平将之改造成为航空母舰,目的是战争。我们不能说邓江胡也是处心积虑要发动战争。或许冯崇义教授认为邓江胡时代是后极权主义,习近平企图将中国从后极权主义拉回到极权主义的观点,更准确地洞悉了邓江胡时代和习近平时代的区别。

习近平想干什么?习近平要用极权主义挽救中共苟延残喘的生命和保证中共长久执政。他与毛泽东一样,具有引领世界的雄心,可惜不识时务、志大才疏和德不配位。习近平不是马列毛原教旨主义者,也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他是一个机会主义者。他并非要回到毛泽东时代,而是通过反腐的名义,以斯大林党内清洗的方式清除党内异己。他也不是什么雍正皇帝,只是共产党可怜的最后守墓人。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是中国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后最严重的政治倒退,它不仅违背中国人民的意愿而且也严重背离世界政治文明的潮流。习近平除了吹拉弹唱的习家军,并无真正同盟军。

拜登的外交政策演讲已经明确将中国作为最危险的敌人,他将联合西方盟友共同应对中国的挑战。中南海希望缓和中美对抗重回绥靖政策的幻想破裂。《更长电报》将改变中国的焦点集中在习近平身上具有重要意义,可谓擒贼先擒王,但最终的目的是结束中共极权暴政。习近平恐惧的惊涛骇浪终于到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