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中共政府吹嘘南水北调工程惠及一亿多人口,经济、社会、生态效益显著,充分证明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事实上南水北调工程运营六年,应该累计调水1110亿立方米,实际累计调水394亿立方米,只完成计划的31.4%。

与三峡工程一样,南水北调工程的资金来自老百姓缴纳的特种税,对政府的好处是不用支付利息也不用还本,只是苦了老百姓,钱被拿走了,还要跟着喊好。

六年运行的实践证明,南水北调工程是一个失败的工程,但是中共政府解决问题的做法是:继续扩大南水北调工程的规模和投资。


图1:南水北调东线、中线和西线工程,图片来源:网络截屏


东线工程的目的地是天津,一期工程尚未过黄河;中线工程的水源地应该是三峡水库,目前是丹江口水库;西线工程尚未动工。这些后续工程应该在十四五规划中得到实施。

一、六年应该累计调水1110亿立方米,实际累计调水394亿立方米

2014年12月12日14时32分,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正式通水,加上早已在2013年第三季度正式通水的南水北调东线一期工程,这一刻也标志着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全面通水。根据规划,东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0亿立方米;中线一期工程的目标是每年向北方调水95亿立方米,共计南水北调工程应该每年向北方调水185亿立方米。

到2020年12月12日南水北调工程已经整整运行了六年。这六年里,东线一期工程累计调水46亿立方米;中线一期工程调水348亿立方米。两线累计调水394亿立方米。六年的调水总量应该是1110亿立方米,六年实际的总调水量为394亿立方米,为应该调水总量1110亿立方米的31.4%。

南水北调工程运行六年,只完成总调水量的31.4%。中国有一句时髦的话,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二、调水的需求量是一个虚假的数字

南水北调工程运行六年只完成总调水量的31.4%,证明这个工程是十分失败的。至于什么原因导致了工程的失败,中共政府没有总结过,因为他们只顾吹嘘这是一个十分成功的工程,南水北调东线工程惠及人口约5800万,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让约6900万人受益,经济、社会、生态效益显著,充分证明党中央、国务院的决策是完全正确的。

南水北调工程失败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决策程序的颠倒,先决策后论证,又比如工程设计的错误等,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调水的需求量是一个虚假的数字,更准确地说,调入区各市县上报的需求量是在不收水费基础上做出的,因为过去的水利工程都不曾收水费,调查时也没有说明将来是要收水费的。南水北调工程通水后,用水需要缴纳水费,而且水费很高,如东线工程通水时水费标准超过每立方米5元人民币,所以各市县根本用不起,就没有需求。但是南水北调工程的水费分两部分,一部分是基础水费,不管是否用水都必须缴纳,另一部分是按水量计算的水费。目前,调入区各市县是叫苦连天,就是一滴水不用也要缴纳基础水费,实在太冤;多用水则是实在负担不起,不如当地取水便宜。最后只好结合两部分水费做个最佳选择,尽量少用调来的水,但还不是不用。能够支付得起水费的,只有北京、天津这些经济实力强的特大城市。一般的大城市也负担不起,它们只是到万不得已时,咬牙购买一些水。工程调水的需求量是虚假的,工程建设的必要性就不存在,工程必然失败。

三、中国降雨分布的改变

中国的规划,特别是什么工程规划、五年规划、十年规划、长远规划,都是按照平均数来计算的,比如河流的平均年径流量,平均年降雨量等。但是自然界并不是按照平均年径流量、平均年降雨量这些数据年复一年地重复的,在数量会有很大的偏差,在时间分布上也不一样,常常有周期性变化。比如黄河平均年径流量580亿立方米(花园口),最大年径流可达938.66亿立方米,最小年径流仅273.52亿立方米,最大与最小年径流的比值为3.4。李鹏出任国务院副总理后管水利水电,出任国务院总理后管全盘。在李鹏领导下就制定了一个黄河分水计划,每个省区可以提取多少黄河水,定量包干,就这样把每年580亿立方米的水量给分了。中国经济改革后,认为包干政策有效,凡事都包干。每年580亿立方米的水量被分完后,超过580亿立方米的年份,黄河还有一些流量入海。遇到枯水年,流量不足580亿立方米,上游省份取走了该得到的部分,下游的河南、山东就没有水了,黄河下游就断流了。原来靠黄河水救济天津、救济河北的调水措施也没有办法实施了。这就又想到了毛泽东的南水北调工程。又比如北京平均年降雨量为533.9毫米,从1949年到七十年代,华北地区降水偏多,以防洪为主,挖了许多河流排洪,埋下干旱隐患。自从1978年以来,中国华北地区进入了一个长达2、30年的降水偏少周期,而南方则降水偏多,有人称之为“南涝北旱”。就在这个周期中,八十年代北京出现了所谓的水危机,华北地区拼命打机井提取地下水,造成地面沉降。到2004年,华北地区降水偏少的周期基本结束。华北地区降水开始增多,而南方地区则减少,“南旱北涝”。目前处于北方降水偏多的周期。比如2012年,截至11月5日北京的降雨量就到达738.9毫米,超过常年降雨量38.4%。华北地区的降雨量增加,对南水北调工程调水量的需求自然就减少。相反,长江流域作为南水北调工程的水源区的缺水问题越发严重,洞庭湖、鄱阳湖在枯水期是年年出现大草原,湖底见天,只是最近几年媒体不大敢报。2020年底和2021年长江中下游再次出现枯水位。据《长江日报》报导,入冬以来,武汉天兴洲的长江河床逐渐袒露出来,从空中俯瞰,河床、滩涂裸露,呈现出大小不一的沙坑。长江流域缺水问题提前十多年显现,但是,长江的水还是通过南水北调工程的干渠源源向北流淌。

图2:中国降雨分布图,图片来源:网络截屏,从自然条件来看,华北地区,包括北京并不是一个干旱地区

四、南水北调工程目标的更改

长江的水通过南水北调工程的干渠源源向北流淌,目的是什么?

南水北调工程上马时确定的工程目标是向北方城市供水,特别是向首都北京供水,首先满足居民生活用水,其次是满足工业用水的需求。

南水北调中线工程因为要加高源头丹江口水库的坝高14.6米、抬高水库水位,扩大水库库容116亿立方米,要增加近40万移民。为了动员这近40万移民离开家乡,中共政府反复向移民宣传说,工程是为了解决首都北京(居民)的喝水问题。既然是为了解决皇城里人的喝水问题,这就是天大的问题,移民也就放弃了自己的诉求(参见:梅杰:大江北去)。在李幼斌等演的反映南水北调工程的电影《天河》中,也是这么宣传的。

只要简单地计算一下,就知道这样的宣传是彻头彻尾的谎言。一人一天需要饮用2至3升水,这里按5升水计算。一人一年需要1.825立方米水。北京人口按2500万计算,一年需要北京人喝水的需求量是0.45625亿立方米。加上损耗,北京人一年喝水的需求量也就是0.5亿立方米。为了解决首都北京(居民)的喝水问题,建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计划每年调水185亿立方米,工程合理性何在?

但是南水北调中线进入的是工业化的运行模式,单位时间的输水量都是经过优化计算出来的,以求达到运行费用最小。这种模式是不管水被送过去之后是否有用的。

由于北方受水区对调水量的需求和紧迫性减少,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中的一部分水转而用于生态目的,比如河流湖泊生态补水,给永定河、白洋淀等河湖补水,给河边、湖边的水景房制造水面,提高房产价值,或者回灌地下,防止地下水水位继续下跌。在2020年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调水量中有27.8%的调水量是属于生态用水。

不是说把南水北调工程调来的水用于地下水回灌或者用于干涸河流湖泊的生态补水没有必要,而是要计算一下经济成本。过去从地下抽取1立方米的地下水,创造的价值可能没有超过0.2元人民币。如今利用南水北调工程调来的水回灌地下水,1立方米的成本就超过5元人民币。地下水位可能因此有所回升,但是成本太高太高。

由于需水量没有那么迫切,北京从2014年起就把南水北调中线工程调来的水的一部分存储在密云水库中,大概每年不到1亿立方米,六年共向密云水库输水5亿多立方米,作用是可以抵消密云水库的部分蒸发量。固然这样可以提高北京供水的安全性,但是毕竟经济和社会成本太高,近40万移民被迫离开家乡,汉江流域被迫限制经济发展。

五、南水北调工程资金来源

南水北调工程本来就是政治工程,从来不算经济账。再说南水北调工程的造价和工程资金的来源都是一笔糊涂账。

根据2002年国务院批复的《南水北调工程总体规划》,“南水北调”东线、中线一期主体工程估算总投资1240亿元,其中东线一期320亿元,中线一期920亿元。

按照南水北调工程可行性研究阶段预算,东、中线一期工程总投资为2546亿元。而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原主任张基尧曾对媒体表示,东、中线一期工程总投资可能要达到3000亿元。

按照正常的工程决策程序,工程可行性研究在工程决策之前,可行性研究提出的工程造价绝对不可能比工程决策所批准的造价高,但是国务院批复的工程估算总投资1240亿元,工程可行性研究提出的总投资为2546亿元,后者是前者的两倍多。这正好说明,违反工程决策程序的事情发生了,国务院的决策在前,工程可行性研究在后。这样的决策,能是完全正确的吗?

到了2014年4月东线一期工程已经完成,中线一期工程即将完成时,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公布的数据说,截至2014年4月底,已累计下达南水北调东、中线一期工程投资2448.6亿元;工程建设项目累计完成投资2467.6亿元,其中东、中线一期工程分别累计完成投资315.0亿元和2082.9亿元。

但是目前又盛传南水北调工程耗资5000亿元,如2019年8月6日冷眼财经的视频《5000亿投资打水漂南水北调工程全面失败》,2019年9月22日腾讯视频《中国投资近5000亿的南水北调工程,到底多厉害,国人的骄傲》,2021年2月1日九哥财经发表的《南水北调的5000亿投资为什么打了水漂?》。2021年1月16日老老树皮发表《中国最昂贵的三大工程,个个世界第一,外媒:中国的“奇迹”》一文指出,南水北调工程造价是中国第一昂贵,达5000亿元。

中国水利工程和水电工程有一个规律,如果工程批复的造价100亿元,工程结束时的造价为400亿元,为原来报价的4倍。丹江口工程时这样,三峡工程也是这样。2002年国务院批复南水北调东线、中线一期主体工程估算总投资1240亿元,那么5000亿也不会是空穴来风。

六、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原主任张基尧透露南水北调工程建设资金来源

南水北调工程总投资是1240亿元,还是2546亿元,还是5000亿元?似乎没有人关心过。中国人只讲南水北调工程是世界上最大的跨多流域的调水工程,是国人的骄傲,是中国的厉害。从空中拍摄的南水北调中线工程的壮观视频,也让一些人心潮澎湃。

那么南水北调工程的建设资金到底来自哪里?中共政府没有明确地讲过。有人说,南水北调工程每年卖水的收入高达250亿元人民币,可以归还银行的利息和本金;又有人说,南水北调工程每年的运行维修费用就高达250亿元人民币,高于卖水的收入;还有人说,南水北调工程是公益项目,赔钱也是合理。

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原主任张基尧透露给大家一个秘密:南水北调工程如用银行贷款,贷款年限为20年,利息在国家确定的利息基础上下浮15%!按年限五年以上的贷款基准利率5%计算,银行对南水北调工程的年利息可高达20%。于是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就盯上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好处是不用支付利息也不用还本。于是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不断地向国家发改委、国务院负责人公关,最终说服了温家宝征收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部分用于南水北调工程。

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是附加在电费中的一种不为人们察觉的特种税,从2010年1月1日开始征收,原计划征收十年,到2019年12月31日停止。现在又延长了六年,到2025年12月31日停止。

截至2014年11月底,国家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中用于南水北调工程的资金是1512.2亿元,差不多每年300多亿元。到2025年底一共征收十六年,规模相当可观。

南水北调工程的资金最终来自老百姓缴纳的建设基金,老百姓既不能得到利息又不收回本金。正如李鹏所说,三峡工程是中国人的骄傲,中国人民要支持三峡工程的建设。在三峡工程论证时,刘国光就指出,中国老百姓有很多存款,可以用于三峡工程建设。于是就有了三峡工程建设基金。如今,南水北调工程也是中国人的骄傲,自然也要支持三峡工程的建设,骄傲也是有价钱的。正如郑义先生所说:“什么是“我们体制的优越性”?南水北调是一个光辉范例:集中力量办大事,即把百姓的集中起来以便搜刮掠夺。”

七、屡败屡战——南水北调工程的继续发展

前面已经谈到,南水北调工程运行六年,累计调水348亿立方米完成计划的31.4%,工程目标远远没有达到。作为一个有理智的政府,应该对完工后的工程做个研究,做个评价,看看到底在哪里出了错误,然后再做对策。

但是中共政府对于南水北调东线、中线一期工程失败的回应是:

第一,实施南水北调东线二期工程,干渠跨过黄河,向北京、天津、河北供水;

第二,南水北调中线实现从三峡水库向中线工程补水工程,用抽水的方法增加中线工程输水量;

第三,实施南水北调西线工程(有可能直接是大西线工程)。

这些都是十四五规划的内容,投资规模将会超过1万亿元。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中共政权治水七十多年是遵循这个规律一路走来,看来未来也没有改弦更张的打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