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极端的年代,没有人能躲过政治,尤其对公众人物而言,一不小心就踏入政治“雷区”。明星亦不例外。yibaochina.com首发

影视歌星是我们这个时代恐怕除了政治和商业领袖外,出镜率最高的公众人物,特别是那些大牌明星,有着巨大的粉丝团和影响力,但也正因为他们更多从商业利益和市场考虑,很少有人会把自己的政治观点展示出来,更多是隐藏,回避对敏感问题的表态,不得不表态时,也是站在商业利益的角度。尽管明星们非常注意到这点,可各种政治“雷区”总是让他们防不胜防,从而总会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口误”、“失言”。这种事在过去几年发生过多起。原因在于,极化年代,一切都被政治化了,都打上“政治正确”的标签。舆论也是从政治的角度检视公众人物的言行,看它们符不符合社会主流的“政治正确”。在中国,这种“政治正确”就是爱国、爱党,战在民族的立场说话,它受到官方的加持。一个公众人物这样做了,就是爱国,否则会被视为卖国,乃至遭官方封杀,即使平时一贯表现为爱国的样子,倘若某次言行稍有差池,也会被质疑是否不忠于国家。yibaochina.com首发

最近发生的香港歌星张学友事件以及台湾歌星郑智化歌词被篡改事件,就属于这种性质。后者的《星星点灯》中的一句歌词,被台湾另一歌手王心凌演唱时改了。原歌词是,“现在的一片天,是肮脏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再也看不见”,王把它唱成“现在的一片天,是晴朗的一片天,星星在文明的天空里,总是看得见”。歌词被改或被翻唱,原也是常有的事,然而,将“肮脏”改为“晴朗”,“再也看不见”改为“总是看得见”,这就是为迎合某种政治需要和政治正确。换言之,在中国内地的政治生态下,不能把原歌词中描述台湾的“肮脏”让人联想为中国的天也是肮脏的,是“再也看不见”的,因为中国现在处于新时代,有英明领袖的伟大思想指导,怎么可以和“肮脏”和黑暗挂钩,产生联想?有伟大思想照耀的新时代,“天”永远是“晴朗”的天,抬头总能见到星星,而且见到最亮的那颗星星,即英明领袖。yibaochina.com首发

现在不知这个改词是制作机构要求王心凌团队改的,还是后者自我审查主动改的。然而,不管哪种,都反映了一个现实,即在如今的中国,没有黑暗,只有光明;不能说坏,只能说好;可以不赞美,但决不能揭露。意识形态主管部门不时发出一大堆指令,让创作者遵守要求,创作主旋律,网警在黑暗处无时无刻不用一双阴沉的眼睛,监视每个人是否在传播负能量。舆论生态如此,包括明星在内的公众人物以及他们背后的团队,也就不能不格外小心,注意保持和官方的主旋律一致,免得翻船。yibaochina.com首发

如果说郑智化歌词被篡改,反映的是制作机构和歌手本人为迎合官方的政治正确而自我设限、自我审查,那么张学友事件则暴露出这种政治正确,即官方推波助澜的爱国民粹主义已到登峰造极地步,开始反噬当局。张学友号称香港四大天王之一,虽然现在有些过时,但内地现年三、四十岁的很多人是听着他的歌长大的,无论从民间还是官方来看,他都称得上标准的爱国艺人。在香港移交主权25周年之际,张学友接受央视采访以粤语表示,“香港这25年经历了很多,高高低低、起起伏伏。但因为我是和这个城市一起成长的,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我仍然相信这个城市,仍然希望这个城市会变成一个比以前更加好的城市,香港加油。”这段话非常正常正确,挑不出任何毛病,乃致在非常讲政治的央视看来,也是正能量满满,把它播放出来。然未料正常的表白,遭遇内地爱国舆论质疑,攻击张“不爱国”。他不用普通话而用粤语受访,这是其“不爱国”表现之一;在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庆祝的时候,只说香港,不说祖国,且表示香港在过去25年经历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暗示一种对香港回归后的不满,这是其“不爱国”表现之二;用香港“反送中”运动示威者广泛使用的,成为内地政治忌语的“香港加油”四字表达对香港的希望,呼应示威者的主张,这是其“不爱国”表现之三。在小粉红们的讨伐下,央视只好把张的这个访谈在其官网上删除。yibaochina.com首发

非常讲政治的央视,被它鼓吹的“政治正确”抗议,撤除访谈,这正是爱国民粹主义对习近平当局的反噬。这种政治反噬其实一点都不奇怪。任何政治正确超过必要界限,走向极端,当它觉得有人阻碍它追求的政治正确,不管这个人是不是它的鼓吹者,都要被它碾碎。这就是“政治正确”自身追求的逻辑。yibaochina.com首发

习当局为什么要不遗余力鼓动爱国民粹主义呢?yibaochina.com首发

文革之后,中共的意识形态对大部分人已经死亡,毫无吸引力,要重建意识形态,就只能把那个曾经激动人心的意识形态放在一边,转向民族主义、国家主义的话语体系,以修补传统意识形态缺失的合法性。但是在习之前,中共对民族主义的鼓吹和使用还是有节制的,知道过度使用,会带来反向效果。另外,也由于当时中国的国力不很强大,民族主义更多表现为一种被动的或者反应式的民族主义,带有过去历史记忆的悲情成分在内。习时代的民族主义挟所谓中国崛起,一改江胡时期民族主义的某种被动成分,而变成一种带有进攻性质的民族主义。可以说,在鼓吹、鼓动爱国、爱党、民族的话语体系方面,习比他的前任都更自觉也更卖力,这既是因为中国国力的壮大让他认为更有资本这么做;也是因为到他上台后,中共过去所依赖的经济绩效的合法性随着经济增速的下降也在渐渐消退,从而使他只能更多诉诸于民众朴素的爱国和民族情感。他提出的民族复兴的中国梦,就是要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这杆大旗,驱使大众进入一种迷狂的中国崛起民族复兴的幻觉状态,以弥补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苍白。yibaochina.com首发

习的进攻性民族主义已经把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变成了爱国的民粹主义、国家主义,是他用来对抗西方围堵的思想武器。它的最典型表现,就是所谓的战狼外交。而今天中国的小粉红们,也不再是过去没有受过多少教育,容易轻信和盲从的人,他们很多受过良好的教育,是“中国崛起”的受益者,成为中国民族主义的传播主体,他们对中国文化和制度比他们的前辈自信,也熟悉西方的传播模式,熟悉互联网,能够熟练地设置议题,操作话题,具有非常强大的攻击性。yibaochina.com首发

然而必须指出,习的民族主义落脚点不是抽象的民族和国家,而是中共。当局借用民族国家的叙事话语,将党对中国社会的统治包装成中国的民族国家利益,因此,它捍卫的不是抽象的民族国家利益,而是党作为代表的现实的民族国家利益,尤其强调中共的历史选择的正确性,把党塑造成中国国家利益的维护者形象,从而动员大众支持中共,对抗西方对中国的遏制和围堵。yibaochina.com首发

几年下来,当局的这套爱国民粹的话语体系和叙述策略应该说还是收到了相当的效果,对一般大众产生了强大的洗脑效应。现在中国的民族主义已经泛滥到非常可怕的地步,往往尚未等官媒、官方发话,民间的小粉红们已经给某件事、某个人定了性,而官方认可这种定性,公众人物按照这个标准规范自己的言行。郑智话歌词被篡改、张学友事件都是这种表现。特别是后者,这起事件的要害不但在于张被舆论攻击为不爱国,还在于面对这股民粹力量,作为头号党媒的央视竟然也不得不屈将小粉红们的要求。某种意义上,这后一点比前一点更能说明问题,也是爱国民粹主义反噬当局的开始。yibaochina.com首发

当然,对央视来说,也可能认为,对张学友的访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比起爱国民意来,撤下也无妨,如果换作对某个重要政治人物的采访,虽然也被小粉红们抗议这个人不爱国,但央视不会撤回访谈,甚至还会非常讲政治地教训起他们来。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的,然而,就算官媒、官方并不事事迁就小粉红们,只要破了这个例,就会被爱国民粹力量认为是他们的胜利,今后更会无所顾忌攻击他们眼中不爱国的人,最终在官方所说的某个大是大非必须站队表态的时刻,如果官方出于基本理性而被爱国民粹主义认为不够“政治正确”,被它反噬。yibaochina.com首发

魔鬼一旦释放,就覆水难收,当局其实也明白这点,因为习不可能舍弃爱国民粹主义,在他的中国梦宣布实现前,他是要深深地依赖爱国民粹主义对抗美国。而当局自以为能够自如地管控爱国民粹,是办不到的。这就导致了当局处于骑虎难下的状态。从这样的事态和逻辑出发,相信当局被爱国民粹主义反噬的时候不会等太久。yibaochina.com首发

yibaochina.com首发

【议报首发,转载时请务必在正文之前加上出处和链接:https://yibaochina.com/?p=247217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