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钱佳燮是南京财经大学退休教授。有感于当局的政治路线偏离了邓小平的方向,特此有感而发。按照毛泽东或中共保守派观点,邓小平是“修正主义者”,但是恰恰是邓小平修正了马克思主义这个执政党的教条,才终结了毛泽东祸国殃民的独裁统治,作者作为毛泽东冤狱受害者也才得以平反,过上正常的知识分子生活。然而今天中共的日益“毛化”令深受毛泽东之害的知识分子感到不安。因此,尽管邓是六四屠杀的元凶,但是对比之下,有人怀念邓小平的开明专制并不奇怪。

                           
 一      

人类社会前进的目标和途径,必须根据实践提供的成败经验不断修正。使之更符合客观规律,更为精准。从而使人类社会前进少走弯路、减少牺牲。更快更好地走向真善美的境界。      

邓小平是共产主义者,但是他的团队和多数中国人一样,经过胜利到失落、欢乐到沉痛,终于以惊人的胆略打破苏式社会主义的陈式。将10多亿中国人从贫困危亡中解救出来,世界上还有比此更伟大的事情吗!从正面意义上,称邓是伟大的修正主义者,並无不妥。                     

 二      

邓的修正是全面的、经过深思熟虑的。

1.政治上:废除领导职务终身制、废止对领导人拜神式頌扬、废止阶级斗争路线、废止地富反、走资派…政治帽子。实施以法治国,禁止四人帮打砸抢的流氓政治。使人们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恢复到正常、和谐、大体平等、较为安全的状况。

2.经济上:允许分田到户、允许民办企业、允许劳动者流动、允许外资外企… 总之允许发展生产、允许民众靠勤劳提高生活水平。健全市场、商品、核算…职能,使经济生活正常化。

3.文化上:落实“百花齐放、百家爭鸣”的政策,促使文学艺术和科学研究繁荣兴旺。恢复高考、恢复和发展各级学校教育,以利于全民文化、道德素质的提高,以至全民知识化。

4.外交上:邓再次上台,即到日、美、欧发达国家开拓视野。媒体也减少冷战语言,为人类和平共处、友好合作、互相学习、共同发展打开了大门。                           

三      

人有错误是难免的,对待错误的态度是不同的。

1.有的人明明错了,千方百计掩盖,决不承认。別人提出意见,认为是对自己权力的冒犯。就要报复,甚至将对方处于死地而后快。这种人是主观主义者,“为人民服务”在思想上、行动上都沒有落实。

2.另一种人犯了错误(不管是主导、隨从),感到沉重,排除一切困难,力求创造新的历史。“为人民…”不仅在口头上,而是落实在行动上。这才是扭转乾坤、开辟历史的英雄豪杰!永远值得后人怀念。

3.邓小平是什么人?是很明白的。当然他也不是不再有新的错误,如民众对领导人的选择权就没有落实好 。不过这些主要是后人的任务,不必求全于前人。

4.从我个人来说,企图出国避灾,被加上莫须有罪名判刑七年,前后监禁共19年。平反时己年近半百,如没有邓小平修正,只好永世不得翻身了。

5.历史发展归根结底,要从属于广大人民的利益和愿望。但是对任何个人来说,在深重的灾难面前,不管你有多大能耐、多大志向。通常只能是无奈、忍耐、无处躲藏。只能等待邓小平之类的英雄扭转乾坤,或许能时来运转。                         

四      

结合历史和现实问题,下述设想对人类社会的发展,或许有某些参考价值,但是对前人的美好理想来说,却是更多的修正。如果说邓小平是伟大的修正主义者,他的身后必然有大批后继者,分别从事策划、宣扬、落实…。历史责任昭示,我们应当成为邓小平伟大亊业的积极参予者。

1.当代自然科学、工程、技术…有了迅速发展,造福人类多多。但是人文社会科学的研究、试验、实施,大大落后于现实。以至当代世界枝节横生、矛盾百出,造成大量本可避免的人员伤亡和财富损失。

2.便捷的途径是改造和強化联合国,使之成为全球民意和权力授予的代表。承担社会科学的研究和社会生活的管控、改革、推进。

3.民族、国家民主和谐的因素,应予弘扬。对片面斗争、暴力的一靣,应予管控、消除。国家职能逐步淡化,使之有步骤地向社会自治体及自治体联盟(类似北欧诸国)。

4.社会安全,保留並改进警察的职能。武器、軍队、軍费、战争,有计划有步骤彻底消除。在全球民意和強大的舆论压力下,这些可以做到的。破除阻力,並不像想象那样难。

5.隨着生产力发展,按需分配要扩大。住房和生活必须品可逐步按需分配,以保障人们生活的基本水平,並不使过分悬殊。人是平等的,但也是有差别的。资源总是有限的,对所有人一刀切,过一样的生活,既不合理、不合逻辑,也不公平。认为共产就是拿来、要什么有什么,这是一种粗浅的臆测。至此,按劳分配是否可以全部废除?也就很明白了!(《铸造世界大同》美国学术出版社2018)

6.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继承关系。认为把资本主义斗垮了,社会主义就成功了,实践已经证明了这种臆想的彻底破产。

附记:抱眼疾、腿残,一篇短文迁延多日,甚为抱歉。根据良心,努力把自已对世界的真实想法说出来,爱憎是清楚的。这样就不必愧对世人、不必愧对终身在农田辛劳的母亲,没有什么遗憾了! 91岁的孤残老人,当然也不会有什么顾虑!                                       

202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