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历像落叶飘零似的飞去,转瞬间2020庚子鼠年过去,2021辛丑牛年新春到来了。望着这飞快的日子,在这辞旧迎新的难忘时刻,能不使人浮想联翩、感憾万分么!

过去的一年过得如何,有什么值得回顾总结的;在新春开始之时,人们会有何等样的想法与企望呢?这是每个中国人必定会思考的问题。依筆者之见,以下几个问题是人们必然会想到与深思的。

1、2020年是世界人类大灾难之年

这是所有的人都会想到的第一个问题。2020年新春开始之时,新冠疫情首先在中国武汉爆发。为抗击疫情,自1月23日武汉封城起,武汉地区被病毒感染致病入数和死亡人数都在与日俱增,1月23日已确诊感染病例830人,死亡25人,1月24日确诊病例上升至1297人,死亡41人;短时间内,此种病毒蔓延全国,至2月7日全国确诊感染人数己上升到34546人,死亡722人。——至3月上旬,确诊感染病人己突波八万人,死亡人数近四千人(尤以武汉地区最为惨重)。这些公布的数字是否有隐瞒,当然是值得质疑的。

在此期间,正值中国人的农历春节,本是人们阖家团聚欢乐,走亲访友的大好日子,但此时却是全国一片箫条冷落,千家万户被廹闭门不出,往日过年时欢欣喜庆之情全不见了踪影。这是天灾,更是由此而引发了种种的人祸灾难。

此乃国之不幸,民众的悲哀。特别是武汉人、湖北人的不幸与痛苦更是首当其冲苦不堪言,那时一些人因感染病毒却全然不知,既使知道了的也得不到及时有效救治而丢掉了性命,更有一家多人因感染病毒而死亡的惨剧发生,就是医护人员因在第一线治病救人被感染后也有牺牲的,人们是多么地深感悲痛啊!

其后这种毒毒迅即在世界许多地方蔓延,演变成了世界人类的共同灾难。据当时的媒体报道,至3月23日,世界各地确诊病例已达32万余人,死亡1万3千余人;至4月26日,全球已有263万人确诊,超过18万人死亡。至5月上旬,感染人数已超过200万人,死亡人数突破20万人。

除中国而外,全世界有近200个国家和地区有此祌病例的发生,尤以美国、意大利、西班牙、伊朗、英国、以及亚、非、拉——等等一些国家最为严重。至2021年1月底,一年来全世界感染此种病毒的确诊病例已超过一亿人,死亡人数也已过200万,这是人类世界少见的大灾难,可以说是世界人类与新冠病毒的一场世界大战。

面对此种世界性灾难的发生,世界人类本应该团结合作,共同抗击疫情,迅速查清病毒来源,研制防治疫苗和根治的药物才是正确之道。然而在疫情开始发生之时却并未引起重视,如中国武汉在2019年12月8日就出现了首例感染病例,很快有不少此种病例相继出现。2020年1月初武汉警方以散布谣言的名义传换了李文亮、艾芬等8名在网络上传播此种疫情信息的医务人员,在此种情况下,1月12日至18日,武汉百步亭社区照常举办“万家宴” 活动,至少有四万家庭参加。在疫情刚起之时,武汉卫健委和政府已得知此种情况,并已上报;但因未获上级批准而未能公布疫情,使许多人被感了也不知情,此时临近春节,许多人(当中定会有疬毒感染者)离开了武汉,奔赴全国,乃至有去了海外的,无疑地会把武汉的疫情扩散到许多地方,这绝对是不可争辩的客观事实。

直到有医学专家到武汉考查后,证实此种疫情可以人传人,并迅速前往北京报告,1月20日中国领导人对疫情才发话,此时才开始了抗疫行动,决定1月23日武汉封城,但此时仍有数十万武汉人逃离了武汉。

如果在李文亮等8名医生网络上传播疫情信息时、能引起武汉政府重视,在上报上级领导后,上级能急时指示并公布疫情,採取有力措施抗击疫情,后来的形势一定不会如此严重。这无疑是一大过错,这个教训是必须吸取的。

疫情在中国乃至世界蔓延后,世界各国当务之急是全力以赴抗疫救灾,挽救生命,减少损失。为此就应齐心合力,互通信息,相互支援,共同合作,查清病毒的来源,积极研究防治此种病毒的疫苗和治疗的药物,才是当务之急。然而遗憾的是,一些相关的国家不是这样,而是在互相指责、乃至相五甩锅、互相攻击,互相封锁信息,这都是于抗疫之事极为有害的。如此时中国和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出现的纷争就是极不应该的。美国和一些国家说病毒来源于武汉,控制不力而蔓延世界,要中国向世界道歉,要中国承担责任,为此而要起诉中国,负责赔偿高额的经济损失;中国方面则认为自己封城抗疫,以自己优越的社会制度,积极抗击疫情并付出了巨大的牺牲,取得了成功的抗疫经验,可供其它国家作抗疫指导,如是有人就喊出“世界欠中国一个‘道歉’ 和向中国‘感恩’” 的傲慢之言。更因此而引发了中国和美国的舆论战和贸易战,都是令人不安的举动。

在新冠病毒肆虐全球的灾难面前,任何国家和它的国民都不要轻言什么“道歉” 和“感恩” 之言,也先不要搞什么“追责“和” 起诉索赔“之事,那对共同抗击疫情是有害无益的。时至今日,世界各国唯一应做的是齐心协力,共同抗击疫情,做到互通信息,互相支持帮助,尢其重要的是要派出医学专家共同调查新冠病毒的来源,积极研制防治此种病毒的疫苗和治疗的药物,才是根本应做之大事。至于什么” 道歉“、”感恩“之言” 和“ 追责”、“ 起诉索赔” 之事,那是待病毒来源调查清楚后之事。只要真正查清楚了病毒的来源,如果是自然界产生的,这没有什么好说的,世界人类只有联合作战,打一场世界性的抗疫战争,直到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如果是人为制造的病毒祸害世界,一旦查清,就是极大的犯罪,定会受到追责和制裁的;如果是某国的生化实验室泄漏的的病毒,到时也会追查责任、受到应有惩罚的。人们是多么希望在新的一年里,世界各国政府和国民能团结一致,齐心协力,早日查清新冠病毒的来源,共同战胜这场抗击疫情的世界人类与病毒之战,这是世界人类共同的企望。

2、当今世界应是和平共处、共谋发展的新时代

自有历史记载以来的人类社会经历过了5千多年发展演变,特别是经过上世纪两次世界大战后,对于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会有深刻的历史经验教训的。而今厉史的车轮迈进到了21世纪,对过往的一切,人类只有认真的总结,吸取教训,而不要再纠缠于永无休止的争论和掠夺,那对人类的进步是毫无意义的。当今的世界人类唯有和平相处,共同建设各自美好的家园,才能过上自由幸福的美好生活,这是人类共同的奋斗目标。

然而在当今的世界,各种争端乃至引发局部战争之事仍是不断发生的,应当引起人们的高度警觉。虽然当今世界各国有不同的社会制度和不同的文化传统、不同的宗教信仰,这本是正常的、不可強求一律,只要彼此互相尊重,和平共处,平等地友好往来,许多分歧争论的问题总是可以解决的,也只有这样,这个世界才会是和平安宁的。

但在现时总会看到一些国家的当权者会在寻衅滋事,总想称霸并企图主宰世界,他们自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以为自已的制度是世界上“最优越” 的,其实这是最愚蠢的在自欺欺人。当今世界各国虽有各种不同的社会制度,但归结起来实际上只有宪政民主和独裁专制两种体制。各国的社会实践已经证明并将继续证明,宪政民主的制度是当今世界唯一可行的好制度,而共产制度是不可行的,这从前苏联和整个东欧共产制度的解体、以及前南斯拉夫、阿尔巴尼亚、柬埔寨等国家共产专制的垮台都得到了最好的证明。中国虽然仍是号称共产制度的国家,实际上已变异成了政治上的独裁专制、经济上成了权贵利益集团控制下的资本主义垄断下的经济,这是世人有目共睹的,是中国人从自身的实践经历中体会到绝对是不需要的。

遗憾的是在当今之中国,总有一些人不知天高地厚地标榜自已的社会制度“无比优越”,不时掀起一股反美的浪潮,他们像是打了鸡血似的经堂在发作,无时不在狂叫“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誓言“要与美帝决一死战”; 一些人更是打着“爱国” 的旗号,到处在兴风作浪,诬指那些倡导宪政民主的有识之士是“叛徒”、“内奸”、“帝国主义的走狗”; 就连武汉退休女作家方方,只不过在武汉发生疫情封城期间写了数十篇日记,真实地记录了武汉的种种见闻,揭露了一些存在的问题,尽管其中有不完善之处,仍受到了不少人的称赞。此书在国内得不到出版,某外国出版社愿意出版,这本是一件极为正常之事,但却受到了某些愚昧无知极“左” 分子的无耻谩骂、攻击,诬指她是“汉奸卖国贼”, 是给帝国主义“提供炮弹”, 要把她的跪像塑在秦桧的跪像傍。甚至有人狂叫要她以死谢天下,武汉街头甚至出现要加害亍她的大字报,真是目无法纪、狂妄至极的一批狂徒。这是一些“义和团” 与“红卫兵” 式的狂徒,他们“唯我独左”,“ 唯我独尊”, 以一贯“正确” 自居,听不得任何不同于他们的意见。他们打着“爱国” 的旗号,实际上是一批祸国殃民的“爱国”贼。

筆者有时总在想,美国等西方国家当然绝非人世间天堂,他们的社会现实也定会存在不少问题的,有许多值得改正之处。但现实的美国等西方国家在许多方面领先于我们,值得我们学习,这也是明摆着的无可争辯的事实,这是国人必须要看到的。

美国这个国家建国虽只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但他至今已发展成世界的头号強国,这是令世人敬佩的。就他与我们中国的关係而言,对中国向来是友好相助的,就以上世纪八年对日抗战来说,美国对中国的支持和大力援助就是最好的证明。近世以来美国从来没有侵占过中国的一寸土地,俄罗斯至今还霸占着我们一百多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不归还,我们仍和他友好相处往来,为什么和美国就不能友好相处呢?

在当今,中、美两国在贸易、人权、南海、台湾、香港——等等许多问题上的矛盾和争论已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对两国的利益和发展,特别足对世界的和平,都是极为不利的。为了两国相互的利益,为了世界的稳定与和平,中、美两国应该积极地化解双方存在的矛盾,为此两国领导人之间应加强友好往来、勾通,在外交、国防、科技、外贸等诸多领域进行友好合作、谈判,在谈判中做到诚实互让;媒体舆论上不要播弄是非、互相攻击;在中国方面更要加速政治体制的改革,早日建成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这是解决中、美两国关係的根本之道。

在新的一年开始之际,中国人是多么希望中、美两国能消除一切隔阂,化解各种存在的矛盾,和好如初,这对两国、两国人民,乃至世界都是极为重要的头等大事。

3、中国社会存在的诸多问题根本解决之道在于民主

在毛泽东当政(1949年10月——1976年9月)的年代,从清匪反霸、暴力土改起,其后又经历过三反五反、对资本主义工商业和知识分子的社会主义改造、农业合作化、肃反、反右、人民公社化、大跃进、大炼钢铁、反右倾、反瞒产、大饥荒饿死人、狠抓阶级斗争、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解放军、四清、文革——等等一系列荒唐而疯狂的政治运动,都是一次紧接一次的大灾难,使神州大地哀鸿遍野,滿目凄凉,害苦了中国人民,这是中国历史上艮古少见的时代。所有这些早已载入史册,世人尽知,在此无须赘述了。

1976年9月毛死后,在华国锋、叶剑英——等人的领导下,一举粉碎了毛的余党江靑、张春桥等“四人帮”, 紧接着自1978年开始,在中共的新执政者华国锋、邓小平、胡耀帮、万里、赵紫阳、习仲勋——等一批改革派领导人主政下,改掉了毛的社会主义,否定了毛的阶级斗争邪说,平反毛制造的一系列冤假错案,政治上实行了某些“宽容、宽松” 的政策,经济上实行改革开放,使经济得到了快速发展,改变了毛时代受饥挨饿的惨状,一个科学技术和文化繁荣的春天到来了。可以说自1978年至1989年“6·4”镇压前,是中共在中国执政最好的时代。

然而自1989年“6·4” 镇压之后,赵紫阳等一批改革派领导人被非法整肃,民运人士被抓捕、打压,使仅有一点政改设想的思路停止了,经济改革也走上了邪路,终使社会矛盾和各种社会存在问题多起。如:贪腐滋生蔓延,成系统上轨道;贫富两极分化愈日严重,弱势群体举步步为艰;各种刑事犯罪和黒社会组织性质犯罪居高不下,黄赌毒泛滥成灾;假冒伪劣产品屡禁不止;道德滑坡,诚信缺失;教育溃败,质量每况愈下;学术造假;环境的污染和破坏严重;良好的耕地荒废日多,无人耕种;不同意见人士和维权上访者屡遭打压、底层大众住房难、看病难、上学难成了压在他们头上新的三座大山——等等问题的严重存在,早已使广大民众怨声载道而又无可奈何,这些诸多的社会矛盾和存在问题,尤如一座座蕴藏巨大能量的活火山,随时都会有爆发的可能。这是多么令人忧心的社会问题啊!

纵观上述可以毫不誇张地说,现今的中国社会,整个民族,正在向着堕落的道路一天天走去,权力、金钱成了中国人的唯一追求。典型的表现就是官场、司法、经济、制造、市场、金融、医疗、教育、文艺——等等,沒有一个领域能夠置身于度外的。他们都在权力和金钱的诱惑下,任其灵魂一天天腐烂下去。凡是有良知的中国人,面对堕落的社会,他们都在呼唤着道德、公平、正义、平等、民主和人权回归。但他们吶喊的声音不管如何在神州大地迴荡,那些整天把人民挂在嘴上的人,人民,在他们眼里只不过是一块金字招牌而已,他们从来就不会真当回事的。我们的社会怎么会成了这样呢?这是多么地令人忧虑与深思啊!

之所以会如此,根本原因是我们这个社会制度的问题。因此要真正改变这些,唯有彻底改变这个社会制度,建立宪政民主的政治体制,开放党禁、报禁,实行军队国家化,经济市场化,各级官员由民主选举产生,把官员关在“笼子里” 接受公民的监督,还政于民,让公民有充分的人权和自由民主的权利。唯有这样,这个社会才能进步,百姓们才能有平静安宁的幸福生活可言。

在新的一年开始的时候,中国人是多么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啊!

4、必须彻底清算毛泽东和文革的罪恶

2020年的中国,出现了一股“为‘文革’ 唱颂歌,企图回到‘文革’ 的年代” ,并极力“赞颂毛泽东” 的热潮,其来势之汹猛和影响之恶劣,都是令人震惊和忧虑的。此一问题的岀现,对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影响是十分巨大的,国人必须高度关注这一问题,这是一股歪风,大有辯明清楚的必要。

此一问题在上世纪“四人帮“倒台”、 文革“结束后一直都是存在的,只不过那时只是极少数毛左分子在他们主办的“红旗网 ” 和 “旗帜网” 上呼喊而已,在为毛和“文革” 唱赞歌,诬称“改革开放是资本主义复辟,走资派还在走”,狂呌要“还我江青,还我春桥”。 由于那时正在掀起改革开放的热潮,正在否定“文革”, 批判“四人帮”, 拨乱反正,平反毛制造的一系列冤假错案,是当时的社会主流,毛左们的这些逆流才不被人们引起注意和重视罢了。

然而自“89‘6·4’ ”民运被镇压后,“政改” 被迫停止,经济改革也走上了邪路,社会矛盾和各种存在问题多起,人们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社会上一股怀念毛时代的思潮就此出现,毛左势力也趁机兴风作浪。到了2013年中共18大之时,一些领导人也在讲话中颂毛,明确提出“前后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 接着更改中学的历史教科书,把中共之前对“文革” 定论为“十年浩劫” 的结论改为“艰辛探索”, 这就为近年来毛左分子的猖狂活动开了绿灯,使毛左势力得寸进尺,他们在2020年的各种丑恶表演(限于篇幅,具体事例在此不再重述)达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这是一个事关国家和民族前途的大问题,是必須辯明清楚的。本来对任何一件事情人们有不同的认识、不同的看法,都是正常的,不足为怪;不同的观点只要通过摆事实、讲道理,相互交流讨论,允许人讲话,总会达成共识的。既使一时达不到统一认识,还可继续讨论,允许保留自己的意见,求大同存小异,是绝没有什么可怕的。

但,对于“文革” 和毛泽东的历史评价问题就不是一般的小问题,而是一个关系到国家和民族前途的原则大问题,是所有中国人必须要彻底清楚明白的。

对于这样的问题,事实都是明摆在那里的,只要大胆解封历史资料,国人定会清楚明白。其实许多60、特别是70、80岁以上的中国人,他们亲身经历过毛时代和“文革” 运动,对那些一次次疯狂而荒唐的政治运动所造成的大灾难,是饱经沧桑、苦不堪言的,那都是一次次永难磨灭的痛苦记忆。

在当今旳时代,还有谁真正愿意回到毛泽东土改斗地主、肃反、反右、大跃进、人民公社、大炼钢铁、反右倾、反瞒产、大饥荒、四清、文革——等等疯狂与荒唐的年代吗?那是一个随意乱抓人、打人、把人随意判刑入狱、甚至乱杀人的年代,是一个毫无人权和自由民主的年代,是一个整天高喊阶级斗争、斗私批修、把人民当奴隶、缺吃少穿乃至饿死人的年代,是早已被钉在了历史恥辱柱上的年代。愿意回到这样年代的人,可以说不是缺乏思想意识的胡涂虫,定是那些别有用心的毛左分子,正直的、正常的人是绝不会有此等思想的。

毛一生的罪恶是罄竹难书的。如果对他在夺权建政前的那些事姑且不论的话,在他夺权建政之后,仅就土改中杀害200万地主,抢夺他们的财富;1957年整风反右中将中国的精英知识分子55万人打成右派,使他们惨遭22年的迫害,不少人家破人亡;由于19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化、大炼钢铁,1959年的继续跃进和反瞒产,致使1959至1962年出现全国大饥荒,3700万人被饿死;1966至1976年的十年“文革” 运动,把中国推向了深渊,用前中共元老叶劍英的话来说,“文革” 经济损失5000亿,人口损失2000万,特别是对知识分子的残酷打击超过任何一次,关、管、斗、杀无所不用其极;毛的“文革” 彻底摧毁了中国几千年的公序良俗,使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不在,人民之间相互举报、揭发、批斗、武斗,彻底毁灭了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沉淀,大量古籍、古书、古董被毁坏、烧毁。这些都是人所皆知、载入史册的历史罪恶,现在是该彻底地清算的时候了。

结束语

面对当今中国的社会现实,人民多么希望在新执政者的任职期内,能认真总结过往的历史经验教训,在反腐败的同时,要祛除以言治罪、強制拆迁——等等一系列暴政,更要深入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最终结束一党专制,使宪政民主的政体在中国实现。这是从辛亥革命推翻满清以来中国人喊了百年的口号,却始终未能实现,这是国人最大的一件憾事。如果新的执政者在任期内,在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能实现中国人的宪政梦想,他们定会功载史册,名垂青史,中国人衷心地期待着这一天的早日到来。

“男儿志兮天下事,但有进兮不有止”。只有坚持经济和政治体制的改革,努力实现宪政民主,才会有光辉的未来。努力吧,中国人!

在这辞旧岁、迎新春的时刻,筆者想到和思考的问题当然还有很多,但主要的就是上列的几个问题,相信所有的中国人也会想到这些、并会深入思考的。愿我们共同努力,为早日把中国建成宪政民主的社会而努力奋斗吧!

 作于2021年2月上旬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