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5日,中国官媒刊出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传达习近平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文章题为“‘东升西降’是趋势,国际格局发展态势对我有利”。1月7日,复旦大学党委组织部副部长周晔在题为“心有所信方能远行”的文章中称:五中全会上,习近平指出,要认清东升西降的大趋势,中国之治和西方之乱的鲜明对比。2月25日,青海省祁连县委书记何斌在学习报告中透露了更多习近平未公开的讲话细节。他说,习近平“在谈到国际形势时,作出‘西强东弱’是存量,是历史,‘东升西降’是增量、是未来的政治判断”。

有分析人士指出:习近平相信东升西降是趋势,形势有利于中国。他的这一判断其实一点也不新鲜,毛泽东早就说过,“敌人一天天烂下去,我们一天天好起来”,毛泽东还说过“东风压倒西风”之类的话语,尽管毛时代的中国是全球最穷困的国家之一。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的判断是出于中共的意识形态,由此产生了所谓四个自信。但是,习时代毕竟与毛时代不同,习的底气还来自其他因素。陈一新依据习近平的讲话总结出当代中国四大奇迹:一,经济快速发展奇迹;二,社会长期稳定奇迹;三,抗击新冠疫情奇迹;四,全面实现脱贫奇迹。不过,分析人士指,四个奇迹中经济快速发展是真的,但现在也到了瓶颈,以往的快速没有了。至于社会长期稳定,隐含着专制制度的铁血镇压和维稳,不值得羡慕;抗疫胜利,中国是控制住了疫情,但不能说终结了疫情,而且也谈不上奇迹。中国在全球的形象就是因为抗疫不透明一步步败坏的,至今难以恢复。说道脱贫奇迹,自己制定的最低脱贫标准不说,连李克强都点出六亿人月收入平均千元人民币的困难现实,一点都不可以吹嘘脱贫奇迹。

习近平为何会如此傲视寰宇,认为世界的“时与势”都在中国这一边呢?我认为应该与自卑症和狂妄症有关。自卑与狂妄本来是相反的,但有趣的是自卑的人往往又体现出狂妄的特征。

说起自卑症,习近平总怕人家看不起中国,心里一直有阴影。认为一百年鸦片战争、八国联军侵略中国,中国受人欺负,现在中国已经强大了,应该硬起来。3月6日,习近平在中国全国政协第十三届四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联组会议上称,“70后、80后、90后、00后,他们走出去看世界之前,中国已经可以平视这个世界了,也不像我们当年那么土了。”习近平的“平视”说,引来不少网民的讥讽,有网民说:“这句话露出自卑的一面,一般而言,很自卑的人总是想着‘平视’和‘俯视’等来提高自己地位。”

说起狂妄症,习近平认为以前中国穷,被人看不起,现在有钱了,就该扬眉吐气,应该显摆显摆。他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曾发表演讲,他要解决人类从哪里来,现在在哪里,将来要到哪里去的问题。但西方人听不懂,觉得他脑子出了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只有上帝能够解决。还有网友联系香港问题,留言道:香港问题是他的“底线”,他是铁了心要“强拆”香港的。为什么呢?因为他早已“设定”了一个目标,就是比肩“毛泽东”,超越“邓小平”。君不见,邓小平的遗产几乎尽废,而香港“一国两制”乃是邓的一个重大遗产,如果被他亲手废掉,提前强拆成功,必是一大亮点。然而事与愿违,连小试牛刀的“送中条例”也差点黄掉,颜面尽失!于是恼羞成怒,急忙推出港版国安法,霸王硬上弓。小学毕业的二愣子,三脚猫充老虎,却秒变四眼犬,五音不全强登台,六神无主要砸锅。

我认为,习近平的“平视世界”源于内心的自卑,“东升西降”则是因自卑而产生的妄想。判断世界走势需要进行政治经济考量。中国的极权政治体制与西方的民主自由宪政体制早就有了比较的结果,苏联解体就是实锤。至于经济增长,如果不是在美国的帮助下进入世界贸易组织,中国又何谈今天的崛起。失去了西方支持的中国经济走向衰落是不争的事实。所以东升西降只是幻觉,误把中共落日残阳当成了蓬勃朝阳。但如果狂傲心理只是习近平及其习家军或许对中国危害不大,但毋庸讳言,习近平的鸡血就像新冠病毒一样在中国人中扩散,甚至变异。

辛可先生的文章《有些人就不能低调点吗?》对中国式鸡血亢奋进行了批判,一针见血,我们不妨一起看看。

随着国力增强,在人民领袖和爱国贼的蛊惑下,不少国人有点飘。走路时不哼点进行曲,都感觉对不起自己澎湃的内心。

众所周知,人狂是非多。对此他们自有一番妙论——不是我们不低调,以我们的体量,再怎么低调也是大象啊。

用大象比喻中国实不为过,不但今天,过去也是。略懂历史者都知道,几千年来,中国从来就不是小老鼠,强大也好衰弱也罢,论体量都是大象级别的,谁都无法忽视,也从未被忽视。

就近代而言,1945年,中国已是五大常任理事国之一;没过几年,还跟美帝为首的16国军队在朝鲜硬对硬,尽管被打得满地找牙,但那肯定不是小老鼠敢做能做的事。再后来,更不用说了,体量在那里摆着嘛!

但体量、能力的大小跟高调低调是一回事吗?大象与否是客观存在,高调低调是主观意志,对不对?换言之,高不高调跟体量没有必然关系,不是说大象就一定要高调,大象也可以低调嘛。

回头想想,100多年来,我们筚路蓝缕受尽欺凌,并非生出来就养尊处优,受不了一点委屈。在别人眼中,我们是什么级别的国家并不重要,实在用不着动辄激动地发飙,关键是如何把自己的事做好。

有些人总是吹嘘,中国人的文化是一种内省的文化。孔夫子这样讲,孟夫子这样讲(所谓慎独),二程朱熹张载陆象山王阳明也这样讲,曾子在《大学》里,还堂而皇之搞出一套逻辑。

简而言之,凡事都要从个人开始,从自身找问题。类似一个人得了病,总要对自己下刀,哪怕刮骨疗伤,天天骂别人全身梅毒有什么用?就算别人真被骂垮了,你的病就消失了?道理如此简单,很多人就是听不进去。

我所批判的高调,也是向内而不是向外的。整个社会太浮躁了,很多人整天吹牛逼唱高调不干正经事,这样混行吗?

难道大家真不知道这浮躁世风的危害?真不知道某些貌似牛逼烘烘的企业在干嘛?真不知道教育科研到底几斤几两?真认为我们牛逼大了,不再需要埋头苦干,而是带着一帮口水贩子怼天怼地?就算把我们讨厌的全怼死了,能解决自身的问题吗?

如果过高估计了本钱,产生不切实际的自大情绪,甚或觉着老子天下第一,这种盲目乐观实在太要命了。一个民族当然需要信心,但自信跟自大是一回事吗?有些人把不负责任的愤愤鼓动起来怼天怼地,到底是民族之福还是民族之祸?

必须承认,以我们今天的实力,不可能全攻全守,只能是防守反击。如果人家合起伙来斗地主,我们真扛得住吗?特别是邻居对我们的壮大非常敏感,此人之常情。有些人老那么高调,就不怕吓着别人然后跟我们作对吗?

李光耀先生认为不管控好狭隘的民族主义,中国很难顺利崛起,可谓一针见血。四邻不安还怎么玩?所以要尽量放低身段,绝不能高调。有些话自己说着过瘾,但听在邻居耳中呢?你觉着老子够低调了,人家则未必这么看。

某鸡血教授说,中国牛逼了,一口袋大国重器,分分钟可以收回这个那个,好得意!那怎么不收回呢?问题绝非吹牛逼那么简单,不是每个人都像这种白痴,只图过瘾不计成本!账算好了再放屁还来得及!

我们曾为此付出了不小代价,但真的吸取教训了吗?要知道,这关乎亿万民众的利益!如果继续浮躁,而不做深刻反省,那是否意味着,等事情消停点,大家还是洗把脸继续混。

这绝不是杞人忧天,我太了解中国人的记性了。如果只知诿过于人而不自省,过去的悲剧百分百会再次发生。不痛定思痛奋发自强,等过段时间再遭一茬罪,来回折腾我们受得了吗?

过去几十年走得太快,我们忙着低头找钱或抢钱,有点晕,有点膨胀,很多人忘了抬头看天、忘了自己是谁或几斤几两、忘了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现在,该是全民族进行深刻反省的时刻了!

以退为进,顺势而为,拧紧螺丝,以待他日,岂非大丈夫所当为?在太史公笔下,再名贵的胭脂又值几个钱?

某人去做了体检,发现不少毛病,找良医去除之,这跟带着一身毛病自欺欺人,自以为百毒不侵的金刚,哪一个更实惠?我也想不明白,这怎么就叫投降论呢?这都是从哪里挤出来的逻辑?把国人正常的讨论,动辄上升到道德审判的高度鞭挞之,缺不缺德?

今天我们到底该做什么,是在人民领袖带领下继续当鸵鸟,罔顾现实自欺欺人,还是彻底反省?在转眼间沧海桑田的大时代里,我们有足够的时间瞎混吗?但拒绝承认自己的不足,怎么会反省,不反省又何谈进步?

一天不表扬自己就痒得不行,承认不足就是认怂,就是投降,搞不搞笑?世上哪有这样的逻辑,哪一个虚浮自大拒绝反省的民族,笑到了最后?

事实上,一个真正懂得反省的民族,一个能谦卑地学习别人的民族,一个知所进退的民族,一个能换位思考的民族,一个不走极端的民族,一个厌恶吹牛逼而埋头苦干的民族,一个严于律己宽以待人的民族,一个自信但低调的民族,才是真正有希望的,真正不可战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