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官媒的口中,习近平时代是一个辉煌的时代,一个强大的时代,一个从胜利走向胜利的时代。看看新闻联播的确如此,反腐打虎、封城抗疫、脱贫进小康以及怒怼西方列强。但在中国老百姓和世界的眼里,习近平时代则是另一幅图景。反腐越反越腐,封锁言论,迫害维权律师和异议人士,逼迫民营企业“国进民退”,种族灭绝维吾尔族,撕毁香港“一国两制”承诺,武力恐吓台湾,掩盖新冠疫情,金钱和战狼外交危害国际秩序。正如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最美好的时代,这是最糟糕的时代;这是阳光普照的季节,这是黑暗笼罩的季节;这是充满希望的暖春,这是让人绝望的凛冬;我们面前无所不有,我们面前一无所有;我们都在直奔天堂,我们都在直坠地狱。

 

但“光辉万丈”的习近平新时代却常常遭遇小女子董瑶琼泼洒的墨汁。3月22日至25日,习近平到福建考察。据网络上流传的视频显示,习近平的车队途径福建三明市时,突然一名身穿粉红色上衣的年轻女子从人群中冲出,奋力向习近平的车队跑去。她冲到广场中间便跪在地上,看上去像是“告状”的访民。但她随后就被追赶而来的便衣警察从地上拽起,拖回远离马路的封锁区。

 

“我将无我,不负人民”的习近平被访民拦驾喊冤事件并不稀奇,已经发生了很多次,只是习大人见怪不怪而已。更有趣的是,习近平也是访民出身。

 

2015年6月,习近平到遵义“视察民情”,市民夹道欢迎。突然发生意外,一个女人拦车喊冤;2018年11月,一个男性访民在上海第一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开幕当天成功拦截习近平车队;去年10月,习近平出席深圳经济特区成立40周年活动,习车队在离开汕头时,一女子突然冲上去递送材料。

 

习近平少年时期因受其父习仲勋拖累被打成反革命,送进少管所,也当过访民。文革结束后,其母齐心多次上访,后在胡耀邦的帮助下,习仲勋的冤案得以平反。

 

习近平过去的苦难并没有使他对中国千百万访民产生恻隐之心,尽管他嘴上最爱唠叨“最牵挂的人是困难群众”。海外访民李焕君说,习近平的新时代还赶不上胡温时代,甚至赶不上慈禧垂帘听政的满清帝国时代。

 

网络上,有篇匿名文章在热传,题目是《他们厚颜无耻地宣传自己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文章谈的就是满清帝国的事,暗讽当今习近平新时代的荒谬。文章说:有这样一套大清版画作品,被大英图书馆在1895年收购并珍藏至今。题材很震撼,甲午战争全过程,作者均是清末文人画师。这批清人创作的画报在当年就是名符其实的新闻作品,内容震撼之处,在于你今天看了后绝对会恍惚。因为,这组画是宣传大清在甲午海战中如何英勇作战,以及日本在战败后向大清投降的图,而事实是这场战争大清输了。

 

清末当时,甲午战争结束后半年,还有很多内地官员都不知道发生过这场战争。从1894年(清光绪二十年)7月25日开始的中日甲午战争,以中国惨败、北洋水师全军覆没而告终。

 

消息传到京师,举朝震惊。为尽快善后,慈禧太后应日本政府的要求,派李鸿章和他的长子李经方,代表大清天朝赴日本马关港,与伊藤博文签订了《马关条约》。当时讯息尚不发达,天朝战败在民间只是以小道消息的形势传播着。尽管如此,真相的传播已对大清形成了致命的威胁。

 

为继续愚民,更为了大清的稳定和光辉形象,慈禧传下密旨,全面封锁北洋水师战败的消息,开动所有的宣传机器,大力宣扬,大清在甲午海战中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以及日本在战败后向大清投降的壮丽篇章。

 

旨意一下,立即高效的行动起来,当时的中文报纸早已接到禁令,不得报道大清惨败的真相,而是继续宣扬大清军力天下无敌。对不受朝廷管辖的英文报纸,顺天府派出兵丁和衙役,沿街高价收购所有报道甲午海战的报纸,争取不让一张报纸流入市场。

 

同时重金收购海外媒体,然后以外媒的名义来报道甲午海战的战况,高度赞扬大清朝廷运筹帷幄,大清军民英勇善战的事迹。

 

经过努力,朝廷终于控制住了舆论主流,但各种民间谣言还在传播。为做的滴水不漏,各地学政衙门于是组织起本地的才子们,让他们编一些大清繁荣昌盛的故事来欺骗百姓。

 

怎奈这些才子们学识渊博,思维敏捷,再加上交游广阔消息灵通,早已明了甲午海战的真相,如今哪里肯帮着朝廷制造假新闻?于是一个个托病拒绝,衙们无奈,只得大肆招收民间无赖,经过简单的培训后,充当舆论引导员,到处宣扬大清军力世界第二亚洲第一,甲午海战小日本被我天朝军队打得溃不成军,李中堂亲赴日本马关接受伊藤博文投降并签订了马关条约。

 

官方放出的这些假消息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于是老百姓就真的相信了,连杨柳青出版的年画里,内容也全变成了倭国投降图,李中堂镇倭图,小日本朝拜太后图等比较正能量的东西。

 

一时间,人心鼓舞锣鼓喧天,人人称颂太后洪福齐天,英明睿智。大清国内这么一闹,把作为战胜国的日本也弄懵了。他们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战胜了?马关条约签订后,清廷必须给予日本巨额赔偿,这笔钱最终摊到了所有大清国民的头上,于是出现了这样一种怪现象,大清百姓一边声嘶力竭的歌颂大清崛起,一边不断的勒紧裤腰带。

 

但至此,有的老百姓也开始疑惑,我们不是战胜了吗,为何日子越来越艰难,为何还要给战败国赔款?舆论引导员红着脸解释道:“困难是暂时的,光明是永久的,我们给日本的钱财不是赔款,而是扶贫款,这次甲午战争把小日本给打惨了,简直民不聊生。小日本服软后,我们作为天朝上国也不能眼看着他们亡国亡种,于是就拿出钱财帮助他们战后重建,这样做既是大清朝文明富裕的象征,也是国际社会通用的人道原则。大家把裤腰带再紧几圈吧,为了大清的面子,再苦我们也得撑着。”

 

老百姓这下明白了,他们情绪高昂的喊过一阵口号后,又提着篮子挖野菜去了。出现这种事情是很搞笑的,全球都知道大清战败了,唯有大清国民沉浸在战胜后幸福的感觉之中。当时最具公信力的媒体《纽约时报》撰文称:这是一个奇怪的民族,非常善于意淫,哪怕对着石柱子也能在幻想中达到高潮。

 

然而,纸毕竟包不住火,甲午战争中,日本攻陷旅顺并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屠杀,幸存者逃出来后,又躲过朝廷的层层追捕。他们到处哭诉自己的悲惨遭遇,终于使真相大白天下,压抑很久的媒体也趁机跟进,将汹汹民意推向了高潮。

 

铁幕拉开后,再也无法拉上了,慈禧见势不妙,便把谎报军情,编造战功的罪名推给兵部和吏部的大臣,同时以颠倒黑白制造谣言的罪名大肆抓捕舆论引导员。

 

最后宣布,甲午海战,大清确实战败了,以前那些编造大清胜利的谣言,全是个别官员精神错乱,假传懿旨,现在他们已经因隐瞒真相而受到惩罚,但战争赔款还摆在那里,希望大家再紧紧裤腰带,帮助朝廷渡过难关。

 

怎么样,文章有意思吧。对比今天的习近平新时代还蛮贴切的。明明中国在新疆建集中营,对维吾尔族种族灭绝,引起国际社会制裁,但它偏偏说西方敌对势力亡我之心不死,怕中国发展太快,于是卡中国的脖子。明明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日本、印度和欧盟都在谴责中国侵犯人权,连对中国唯唯诺诺的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8日也表示,联合国正在与中国进行“严肃的谈判”,极力争取不受限制地进入新疆核实有关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受到迫害的报道。面对国际社会兵临城下,四面楚歌的习近平政权偏偏宣称世界的“时与势”在中国这一边,“东升西降”的世界趋势不可改变。

 

一边是中国人正在上访、拦车喊冤,在集中营中苦苦挣扎,一边是凯歌高奏,锦旗飘扬;一边是黑云压城城欲摧,一边是晴空万里霞光万道。这个世界很有意思,凡是把人民挂在嘴边的,一定是反人民。如人民政府、人民公安、人民法院等。习近平常说:“人民是我们党执政的最大底气,是我们共和国的坚实根基,是我们强党兴国的根本所在。我们党来自于人民,为人民而生,因人民而兴,必须始终与人民心心相印、与人民同甘共苦、与人民团结奋斗。”

 

文渊先生在他的文章《“我将无我”与“定于一尊”》中指出:他嘴里念着“我将无我”的迷魂咒,行的却是 “定于一尊”唯我独尊的勾当,哪有一点什么“一切属于人民、一切为了人民、一切依靠人民、一切归功于人民”,完全是一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封建帝王嘴脸。党国一体,党在国之上,一尊帝又在党之上,全国只容许他一个人的嘴巴讲话,只需要他一个人的脑袋思考。有敢不闭嘴者则以“妄议”问罪,有敢持异议者则有“寻衅滋事”、“颠覆国家”罪名伺候。

 

其实,习时代的这番表演也并非原创,与历史上的那些独裁者们都是一个套路,当年的斯大林、希特勒、毛泽东、金氏小朝廷的几代暴君们都如此。他们一边做着坑害、荼毒人民的罪恶勾当,一边又要把自己描画成光环加持的“人民的大救星”,要人民歌功颂德、顶礼膜拜。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