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1
世卫发布疫情溯源报告 谭德塞 : 实验室事故的评估不够广泛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

法新社图片

世界卫生组织(WHO)3月30日公布长达123页的新冠疫情起源报告,坦言没找到病毒起源,但实验室泄漏是最不可能的。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因此罕见地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称专家小组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遭遇困难,并表示,实验室事故的评估不够广泛,呼吁调查人员更深入探索病毒可能由实验室流出的理论。包括美国等14个国家以及欧盟27国也都发表声明,对这项研究拖延甚久以及未能取得全部资料表达关切。

世卫国际专家小组今年2月到中国调查武汉肺炎疫情起源,30日发布调查报告,调查疫情起源的世界卫生组织(WHO)小组专家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与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共同介绍这份由世卫组织专家和中国专家一起撰写的报告。

报告坦言并未找到疫情源头,但“极不可能”通过实验室传播至人类, “比较至非常可能”是经中间宿主传人,也就是从蝙蝠身上透过其他动物辗转感染,“可能至比较可能”直接传人,并且“可能”通过冷冻食品传人。

 

2021年2月9日,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成员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武汉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美联社)
2021年2月9日,世卫组织新冠病毒源头调查组成员恩巴瑞克(Peter Ben Embarek),在武汉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美联社)

 

世卫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说,他不认为这个评估是充分的,要做成更强有力的结论,需要进一步的数据和研究,“所有的假设仍然都在考虑范围之内”,对此,他罕见地批评中国,称专家小组在获取原始数据时遭遇困难,希望未来进行“更及时、更全面的数据共享” 。

确实,恩巴瑞克不讳言,“我们可以在许多领域获得大量数据,但是在某些领域,我们很难获取原始数据,中国限制并设立隐私法规,来禁止数据共享,包括向外部人员提供私密信息,尤其禁止把数据移出境内。”

恩巴雷克补充说,世卫需要进行第二阶段的研究。他说,该团队感受到了政治压力,包括来自中国以外的压力,但他从未被要求从最终报告中删除任何内容。

报告表示,在最初发现的病例中,有大约28%与华南海鲜市场有关联,23%与武汉市内的其他市场有关联,另有45%没有市场暴露史。因此,“有关华南市场在疫情起源过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病毒如何被引入市场,目前无法得出确定的结论。”

 

谭德塞表示,“尽管专家组认定,实验室泄漏是最不可能成立的假说,但针对这一点仍然需要开展更多的调查”,更深入探索病毒可能由实验室流出的理论,可能需要派遣额外的工作组,并涉及相关领域的专家,他愿意派遣这样的工作组。

在世卫专家小组报告发表后,包括美国在内的14个国家立即发表联合声明,对世卫团队的调查结果表示担忧,并呼吁中国给予专家完全的访问权。声明指出,这些国家对于溯源专家团队的研究被严重拖延,并且无法获得完整、原始的数据和样本表示关切。

白宫发言人莎琪( Jen Psaki)就指出,“他们并不透明,他们没有提供根本的数据,这当然称不上是合作,至今我们的专家们所做的分析,他们的担忧是对病毒起源的任何一种假设,都缺乏额外的支持研究,跟六个月或九个月前比较,这个报告没有让我们更加了解或获取更多知识,也没有提供我们在未来预防相同情况发生的方针或建议步骤。”

欧盟也强调,报告是有用的第一步,但遗憾的是研究起步晚、专家部署延迟及早期样本和相关数据受限,要求世卫组织继续研究。

针对多国的批评,联合专家组中国组长梁万年回应表示,推迟发布是要保证质量;整个结论是基于已掌握的数据,加上科学家的推理而形成,并非少了就是不完整、不可靠。所谓的数据完整性,是要有边界的。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蔡凌巴黎报导   责编:嘉远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