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裁定,阿里巴巴自2015年起滥用自己境内网络零售平台服务市场的支配地位,禁止或限制平台内商家到其他平台开店,限制市场竞争,侵害平台内商家合法权益和损害消费者利益。并借助市场力量、平台规则和数据等手段,维持和增强自身市场力量,获取不正当竞争优势,违反《反垄断法》。责令阿里巴巴停止违法行为,并按2019年阿里巴巴在中国境内的销售额的4%计算罚款,总计182.28亿元。

阿里巴巴回应表示,对于处罚“诚恳接受,坚决服从”,“将强化依法经营,进一步加强合规体系建设,立足创新发展,更好履行社会责任”。

中国央视网评论指出,此次处罚是监管部门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具体举措,是对平台企业违法违规行为的有效规范,并不意味着否定平台经济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中的重要作用,并不意味着国家支持平台经济发展的态度有所改变。发达国家对苹果、亚马逊等平台经济巨头的反垄断监管,并没有让这些企业失去核心竞争力,反而促使其积极做强核心业务,实现长远健康发展。同时,加强反垄断执法,可以给众多小公司、小网站带来良性竞争、茁壮成长的机会,使整个行业能持续创新。

综上可见,遭经济重罚后的阿里巴巴和马云已平安落地。但阿里巴巴落地的背后交易是什么呢?谁给了马云一只救生圈呢?

第一,阿里巴巴卷入风暴

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去年10月24日出席上海外滩金融论坛时曾发表演讲,他说中国没有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因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系统,他认为必须改掉金融的“当铺思想”,“好的创新不怕监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监管”。

马云对中国和监管当局的批评在中国当今的氛围中显得格格不入,也预示着可能会引发一场风暴。

12月,中共政治局会议要求“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四天后,金融监管层公开警告互联网平台存款模式属“无照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今年2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透露出强化互联网平台的监管信号。阿里巴巴持股三分之一的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集团原定去年11月在大陆和香港上市,号称史上最大IPO,但在上市前夕,突然遭中国当局叫停。蚂蚁集团高管被监管部门约见,该集团被要求重组公司运营。去年12月,阿里巴巴被立案调查反垄断行为。今年3月12日,胡晓明以”个人原因”辞去蚂蚁集团首席执行官职务。马云几个月未公开亮相,直到今年1月20日才首次通过视频形式公开露面,在“马云公益基金会”的一个颁奖典礼上致词。

第二,双方达成交易

中国监管当局对阿里巴巴及其辖下公司下手显然来自中共最高层的指令。经过几个月的博弈,双方显然已经达成了交易。阿里巴巴及其马云平安落地,但付出以下代价:

1、182.28亿元被打土豪分田地。

2、阿里巴巴集团削减其媒体资产。阿里巴巴持有微博和多家中国数字和平面新闻媒体的股份,其中包含香港主要英文报纸《南华早报》。

3、阿里巴巴(北京)总部近日成立了党委。此前,该公司只在其杭州总部设有党委,2016年实施北京、杭州“双总部”后,北京总部虽然内设中共支部,党员人数超过员工30%以上,但是没有党委建制。阿里巴巴北京总部党委隶属北京朝阳区委,成立后立刻组织了党史集体学习。

而在中国已有158.5万家民企建立了党组织,超过民企总数4成。民企盈利大户半数以上已设有党的基层组织。

4、马云任校长的湖畔大学被停止招生。

金融时报4月9日报道说,马云创建的培养商界精英的湖畔大学已经被迫停止招收新生。消息来源说,原定今年3月底开学的一年级学生入校注册已经被叫停。现在还不清楚,新生注册何时恢复。湖畔大学由马云及中国一批成功企业家创办,到今年已开办第七届。

金融时报说,湖畔大学之所以受到当局的限制,一个主要原因是当局担心中国顶尖企业家可能会被组织起来实现由马云而不是中共设立的目标。在中国,中共明确宣布,党政军民商,党是领导一切的。任何独立于党外的组织或团体,都会引起中共当局的不安,它总要想办法将其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金融时报引用熟悉湖畔大学情况的人士的话说,政府绝不容许马云等人把这所大学作为培养信徒、扩大个人势力的工具。

阿里巴巴和马云之所以能够落地存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国际形势的变化使中共高层担忧中国经济的发展,过度打压民营经济可能进一步加速中国经济的衰落。马云是中国民营企业的领头羊和风向标。

总之,中共通过修理马云捞一笔浮财,又加强了党的领导,同时又收编了马云的湖畔大学,可谓一举三得,自然放过阿里巴巴和马云。

第三,控制民营企业,保政权稳定

中共对网路金融加大反垄断力度和节制资本,决不仅仅针对过去金融科技在发展过程中缺乏监管丶盲目发展丶快速扩张所带来的风险防控的需要,更重要的是防范网路巨头对中共政权的挑战。

台湾智库咨询员张国城曾分析指出:中国经济政治朝向“国进民退”,马云的好日子到头了。马云个人集团的影响力太大了,引发中共的隐忧。习近平讲话很多人不想听,马云讲话到处流传,马云被认为经营之神,被很多人当偶像,反观把习近平当偶像的少,中共觉得尾大不掉,不要太嚣张,你的一切是党给你的,不要以为自己多了不起。

习近平新公私合营的动机,绝非官方宣布的“改善企业治理结构与管理水平”。而是希望通过民企入股国企,降低企业债务率,将国企做大做强。政府双管齐下地用政策逼迫使民企与国企混改。习近平除了经济考量外,更重要的是政治考量。他要通过混改牢牢控制民营企业,切断颜色革命的经济命脉。

“红色资本主义”一书的共同作者傅立泽·霍伊指出:在习近平的眼中,党才是核心,才是最重要的一切,就这么简单。所以,民营企业即使为私人所拥有,最终还是受国家和共产党管控。如果中共想要接管、也决定接管,企业就会被接管。民营企业家是没有能力抵抗的,尤其无法像美国一样可以透过独立的法院系统来反击政府,只可能透过党内派系或其政治盟友的私下角力,来达成协议。

现在,我们总结一下。中国政府对阿里巴巴集团反垄断调查醉翁之意不在酒,其目的在于政权安全。习近平之所以提出混改的第二次公私合营,就是要避免民营企业做大,尾大不掉,最终成为政权安全的隐患。阿里巴巴、京东、百度等互联网巨头的快速成长已经威胁到中共政权的稳定。中共中央办公厅曾发文要求民营企业家“听党话,跟党走,做政治上的明白人”,中共统战部要求强化在私企中的党的建设,中宣部更直截了当表示,“坚决防范资本操纵舆论的风险”。

但从中国监管当局对阿里巴巴的经济处罚可见,中国当局与阿里巴巴和马云已经达成交易。马云舍财免灾,接受党的绝对领导,交出湖畔大学和媒体控股权。阿里巴巴和马云被放过,与当前国际社会形势的急剧变化有着密切的关联。目前中国经济急需结构性调整,走出发展停滞并非易事,中美乃至中西对抗的形势更加严峻,中国的投资和出口都将面临困境。中共需要稳住民营企业,缓解就业压力。此时,放过阿里巴巴和马云会缓解中小民营企业的恐慌感,避免资本进一步外逃。可以说英语教师出身的马云因祸得福,他捡到了一只从西方飘来的救生圈。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