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美时政评论员、自媒体《周周侃》主持人沈度(本名周强)最近回中国探亲期间与外界失联近四周。周强来自中国南京,经济学博士,曾从事时政及经济新闻采编工作。2016年3月开始踏足海外华文社交媒体时政评论圈,先后以观山和沈度为笔名,主持《周周侃》和《审时度势》等时政评论及新闻节目。许多粉丝称他为周周侃。

周强持中国护照和美国H-1B工作签证在美居住,成为“网红”时评人之后,依然每年回中国探亲。3月21日起,周强与外界失联,至今音信全无,下落不明。美国之音获得的消息称,4月上旬有记者电话联系到周强的家人,回复称“情况不好,但不方便说”,此后不再接听电话。

据周强本人曾在社交媒体上透露的讯息和目前网上可以查寻到的信息,他此次回中国的行踪大体是:3月2日从华盛顿飞到洛杉矶,在那里做了新冠病毒血清和鼻拭子检测,3月4日拿到绿码。5日或6日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在当地宾馆隔离到20日之后。

第一,周强怎么啦?

“周周侃”曾在2019年11月发布一期视频,称自己曾在6月顺利回国,又成功返回美国。他说:“出入境时感谢祖国母亲的不杀之恩”,自己回北京后没被“暗送秋波”,意指没被有关部门请喝茶,但同时他又说,如果不想被查水表,作为海外自媒体人最好不要碰3条红线:1、香港反送中运动;2、中美贸易战和结构性改革;3、批评国家领导人。

据聘用周强的盟传媒负责人魏大航介绍,3月21日,他再联系周强就没有回音了,一周后就开始觉得可能有事情发生。他当时估计周强失联有三种可能:他自己弄了电报群、股票群,会不会他这方面有什么事?再就是他看病去了。或者就是被国安找去谈话了。他认为,周强被国安部门控制的可能性最低,因为他觉得虽然周周侃在海外社媒平台发表过一些批评中国政府的言论,但还远远不够被抓治罪的级别。

如果确定因发表评论而被中国政府抓捕,周强将是近年兴起的海外华人自媒体时政评论圈首位因言论而失去自由的自媒体人。

有观察人士指出,当前中共面临的国内国际局势都很严峻,它被指控破坏香港“一国两制”以及在新疆地区实行种族灭绝,隐瞒武汉肺炎疫情和阻碍病毒溯源调查,已引发国际社会的谴责,将给中共党建百年的庆祝活动带来极大尴尬,致使中国国内的言论尺度大幅收紧。周强所作的一些谈及敏感问题的政论节目、特别是报道接种过中国产新冠疫苗的西安医护人员确诊感染的内容,可能是导致他被国安带走的直接原因。

我的看法是周强被中共警方控制了。近来,中共政局内外交困,需要制造敌人压制国内不满情绪。海外自媒体的声音被国内翻墙民众传播到内地已引起中共当局的不安,于是决定抓几个自媒体人作为制造谣言和抹黑中国的典型。周强回国自然会被控制。我相信不久我们就会看到他在电视上认罪。

第二,为什么“理中客”也会有麻烦?

海外时政评论自媒体鱼龙混杂,有鲜明批判中共的,有理中客,也就是所谓“理性、客观和中立”的,还有明批中共暗挺中共的,甚至还有公开拥护中共的五毛。在这个谱系中,周强显然属于“理中客”。

为什么“理中客”也会遭中共迫害?事实上,中共对妄议中央的人士都会迫害,只是程度轻重而已。中共宛如一个黑社会,它有自己的帮规。海外时评人士、民主人士都在监控名单上。近来,中共由于新冠疫情、香港全面管治以及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国内维稳压力大,国外遭遇国际社会谴责和制裁。习近平当局要压制海内外所有质疑的声音,自然要打压自媒体时评人士。反共态度鲜明的时评人士不会回国,理中客们自认为没触碰中共红线,往返自由。中共高层催促办案,国安国宝们要完成任务,只好将理中客们拿下。需说明的是,一旦时评人士被拿下,就与“理中客”无关了,办案人员要立功,自然会刑讯逼供,理中客也就成为“反中反华”势力了。

我做律师时,曾有公安朋友告诉我说,某些人不是不抓,而是放养。一旦运动来了,这些人就派上了用场。所以,平时要储备资源放养,否则急时手上无货,就会办案不力。一些人尽管是冤枉,但公安也没办法,因为任务急,资源有限,只好凑数。好在人不经打,一动手就趴下了,于是大案要案也就侦破了。这就是做案子。

说一个我经历的事情。某大学法学院一对学生情侣闹矛盾,男孩子一气之下,抢了女孩子的手机并卖掉。后两人和好。但不久,又闹了起来。这次,女孩子报了警。在派出所,女孩子将男孩子抢她手机并卖掉的事也说了。恰好,派出所破案率的指标没有完成,于是就把男孩子凑数拘留了。这下麻烦大了,男孩子会被起诉判刑,也会被法学院开除。男孩子的父母着急,女孩子后悔莫及。男孩子的奶奶还因此去世了。怎么办?男孩子家只好请律师帮忙,让检察院不起诉。最后,在律师的斡旋下,男孩子家拿出20万元给律师,律师用钱摆平,让检察院退案给公安局,公安局暗中销了案。这种为完成任务凑数字的事很多,在中国司法部门是公开的秘密。

所以,我建议海外自媒体朋友在目前的环境下,不要回国。无论你是“理中客”还是“大一统”还是“国家主义”者。有朋友问“大一统”和“国家主义”者属于小骂大帮忙,应该没问题啊?他们经常回国啊。但此一时彼一时,现在不一样了,习近平下令打自媒体是无条件的,有时间限制。中共警方手上存货不多,情急之下,也顾不上区分敌我了。

正如前中央党校教授蔡霞所言:现在的中共完全成了一个黑帮,习就是一个黑帮老大。他现在手里捏着刀把子,他把军队全捏在手里,他把政法委和警察全捏在手里,他对所有不服从他的人都会迫害。

第三,为什么习近平时代不同于邓小平时代?

事实上,邓江胡时代也大行迫害之能事。邓小平时代发生过天安门六四大屠杀事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胡锦涛迫害刘晓波等民主异议人士。但我要说,习近平时代不同于邓江胡时代。邓江胡时代是中国后极权主义时代,而习近平是极权主义时代。

习近平时代是对邓小平改革开放时代的改弦更张,尽管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为习近平时代的崛起奠定了基础。打个比方,邓小平、江泽民和胡锦涛要建造一艘海洋巨轮,目的是运输货物,但习近平将之改造成为航空母舰,目的是战争。我们不能说邓江胡也是处心积虑要发动战争。冯崇义教授认为邓江胡时代是后极权主义,习近平企图将中国从后极权主义拉回到极权主义的观点,准确地洞悉了邓江胡时代和习近平时代的区别。习近平之所以能够改造的原因是邓小平的后极权主义并未对毛泽东极权主义予以否定和抛弃。由于邓小平后极权政体的存在,加之与中国二千多年专制文化,为习近平极权主义的华丽转身奠定了基础,提供了供其改造的巨轮。

极权主义的运行是一个永不休止的运动过程,它会不断发现或制造“敌人”以发动持续不断的政治运动来激发群众的狂热以及维持它的恐怖和暴力机构。美国政治哲学家安娜 阿伦特认为,极权主义不同于以往历史上曾经有过的暴政,因为极权主义不是为了人类中某部分人的利益,而是彻底地反对整个人类,反对一切人性,反对所有的文明。

美国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裴敏欣教授曾指出:“习近平执政八年,策划了一场新斯大林主义的政治革命,从根本上改变了后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发展轨迹。”习近平为江泽民、胡锦涛的中国后极权主义衰落开出的处方中,引入了斯大林统治的某些核心要素。但他认为,这种新斯大林主义统治的复原“可能会加速而非阻止中国未来的民主化”,“因为新斯大林主义具有自我毁灭性,以至于有可能削弱而不是加强一党统治。”“尽管习近平本人坚信这种生存策略将使衰落的政权重振生机,但尚不清楚他实际上从苏联解体中学到了什么教训。如果有的话,这种生存策略几乎肯定会加剧现有的紧张局势,带来新的风险,并破坏中共长期生存的前景。”目前中共内忧外患的困境恰恰应证了裴教授的观点。

温和的周强以及其他民主人士之所以遭受无妄之灾,是因为他们没有看懂习近平时代,误认为习时代只是邓江胡时代的延续。在极权主义时代,政治改良是没有出路的。要么沉默不语,要么决裂上梁山,没有中间道路可走。两头吃的时代早就结束了。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