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北方的二月,虽为早春,却仍是冰天雪地,毫无暖意,而且伴有寒潮袭击。

在五十军的支持下,“七七路线兵”为首的一些组织将八三一的“军管会”赶出了公安局大楼。2月1日,又与报社《东方红》革命造反兵团里应外合,从八三一手中夺回了《丹东日报》。紧接着,军队对报社实行了军管。同时,军车绕城宣告这一重磅新闻。

军管的《丹东日报》“变脸”了,叫做《红色电讯》,先前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题写的“丹东日报”被拿下了。由此,“党的喉舌”变成了枪杆子把持下的“喇叭”。7日,《红色电讯》废弃了,恢复了“老字号”——《丹东日报》,标榜为创刊号。而头版头条便是“浑身热血沸腾”的《给毛主席的致敬电》,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四个“最”字:最最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毛主席……

在电文之下,转载了《解放军报》社论《我军永远和革命左派心连心》。而后便是丹东驻军的文章——

最热烈地响应毛主席的伟大号召,誓作革命左派的坚强后盾

解放军驻丹部队最坚决地支持革命造反派接管《丹东日报》

这是一封公开信,也是一篇檄文,单刀直入地声讨了该报的罪行:长期以来,特别是最近期间,《丹东日报》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把持下,和社会上的牛鬼神蛇勾结在一起,抗拒毛主席的指示,抗拒党中央的决议,散布了大量毒草,贩卖了大量反革命黑货……

五十军从出动宣传车广播到报上发文表态,终于,在小城的文革舞台上,像唱戏一样完成了“亮相”的动作 。

值得注意的是,“七七路线兵”的夺权,联合了二中八一八等组织。可见,五十军支持的“左派”当然包括了“保守组织”,由此“保爹保妈”派咸鱼翻身了。所以,街头“观察家”的大字报说,古语曰,兵不厌诈。驻军如果直接公开表态支持八一八,恐怕要引起市民大哗,有失人心。于是,运筹帷幄,采取了“暗渡陈仓”的计谋。

此漫画见于文革小报(网络)

(二)

“一月风暴”中的八三一,在市委的支持下,可谓“大风起兮云飞扬”。然而,出乎所料的是,驻军不但没有和市委保持一致,反而在“公开信”中含沙射影,将八三一混入“牛鬼蛇神”——

特别是最近期间,《丹东日报》在党内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把持下,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勾结在一起……(笔者加粗)

更为甚者,《告读者书》(《丹东日报》)将八三一“军管会”打成了“反动组织”——

“特别是在当前无产阶级革命向一小撮党内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夺权的绝战中,市委一小撮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竟和社会上的牛鬼蛇神勾结在一起,又变换着方式,继续耍阴谋,利用他们一手炮制的反动组织“丹东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控制着党报阵地……

显然,驻军已将市委界定为“一小撮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和坚持资产阶级反动路线的顽固分子”,而八三一是与其“勾结在一起”的“牛鬼蛇神”。这等于向市民宣告:八三一和“一小撮”是一丘之貉,中共市委支持的“一月革命”,不过是“牛鬼蛇神”的一场闹剧而已。由此,八三一被绑上了“一小撮”的战车。

驻军的“亮相”激起了波翻浪涌,八三一江河日下,八一八却是一跃而起,拉起队伍满街游行,口号是:坚决拥护解放军支持左派夺权!誓与解放军团结在一起,战斗在一起,胜利在一起!打倒宋克难,打倒“霸山妖!”(八三一)……

在那个年代,每座城市都有一个市民浏览大字报之地。丹东七经街便是,在马路两旁设立了大字报专栏,既有弥天大谎,也有真相大白,既有剑拔弩张,也有幽默调侃,也可以说,是小城文革的晴雨表。

署名“观察家”的大字报打了个比喻:八三一仿佛拳击场上的一个新秀,正在踌躇满志之时,一个重拳打来,摇摇晃晃,有些找不着北了,眼前却是一阵欢呼声,一片八一八的旗帜。但是,他不肯认输,不肯就这样下去。虽然,眼前站着的是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泰森”。然而,悲剧已经注定了,因为,面临的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

(三)

人说,泰森出拳疾如风,仿佛李逵杀人,一阵旋风,被杀的人还没有看清,头已经掉了。兵贵神速,乃是用兵之道。

2月1日凌晨,凤城驻军出动武装部队,包围全城,抓捕400多人,多为群众组织“荣复军”成员,包括“全部首恶分子”。由此,“荣复军”(注)被宣布为反动组织而加以取缔。

驻军的这一抓捕“新闻”,媒体鸦雀无声,八天之后,方见报端(《丹东日报》)——

革命造反派联合行动,当地驻军直接支援

一举捣毁绸厂反动组织“荣复军”

革命群众热烈欢呼:解放军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的行动好得很!这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的巨大胜利!

驻军的第二个重大行动,是出兵五龙金矿。

丹东城西五十里的郊外,高山密林,传说地下有五条金龙。1938年,日本人在此挖掘出金矿,这便是五龙金矿的来历。1949年之后,这里成为“国营”黄金矿山,拥有上万人的大型企业。文革爆发,矿里也出现了两派群众组织,其中,八三一派“红色造反团”人多势众,左右形势,成为八三一的后盾,其影响力是巨大的。

2月8日,除夕之夜,月黑风高,冰天雪地。

五龙金矿的大人孩子在家里都忙着过年呢,万没想到一支人马突袭而至。抓走了红色造反团的头头王天佐、于兆勋、林昭荣、高占东等人,占领了造反团“接管”的广播站、交换台,办公大楼等几个部门,随即宣布实行军管。

军事行动是“秘而不宣”的,发声仍是几天之后——

1967年3月30日《丹东日报》头版第二条:

既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又是生产队

解放军满怀激情给五龙金矿送来毛泽东思想

驻军某部一连和三连坚持同矿工同劳动,同学习,用毛泽东思想教育人,改造人,使职工精神面貌发生巨大变化

该文特别回顾了驻军2月8日的行动:

二月八日,丹东驻军某部一连和三连的全体指战员听到五龙金矿无产阶级革命派受到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操纵的保皇派打击和迫害的消息,个个义愤填膺,他们立即赶赴五龙金矿,支持无产阶级革命派,从党内走资本主义当权派手中,夺去了党、政、财、文的大权。

简短而平静的文字,不知掩盖了多少血与泪!“战斗队”的“突然袭击”,仿佛引发了一场“矿难”,造反团被宣布为“反动组织”,林昭荣,高占东,于兆勋,王天佐等几个头头被抓走了,除夕之夜的五龙矿山,不知是几家欢乐几家愁,这年的春节真是应验了老话:年关。

驻军的“组合拳”打的八三一气喘吁吁,难以支撑。但是,市委支持的“革命造反派”岂肯戴着“牛鬼蛇神”的帽子退出“舞台”,激烈而迅猛的地火终将喷出冰封的大地。

文革前的五龙金矿工人——“歌唱:青山坡下一条河”,见于宁晓烈博文《我的爸爸妈妈》。

注:1月31日,《人民日报》发表毛泽东审阅修改的《红旗》杂志社论《论无产阶级革命派的夺权斗争》,将“荣复军”等群众组织打成“反动组织”——

在当前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及其在党内的代理人决战的阶段,坚持反动立场的地主、富农和资产阶级右派分子、坏分子、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美蒋特务,都纷纷出笼。这批牛鬼蛇神,造谣惑众,欺骗、拉拢一些不明真相的人,成立反革命组织,疯狂地进行反革命活动。例如,所谓“中国工农红旗军”,所谓“荣复军”、“联合行动委员会”以及其他一些被修正主义分子组织起来的名为“革命派”,实是保字派的组织,就是这种反动组织。

2021年4月8日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