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照:澳门主权回归前北京天安门广场上树起澳门二字。
香港和澳门曾是中国土地上极少数能够公开悼念六四事件的地区,但是两地政府已经连续两年禁止当地民间团体举办“六四烛光晚会”。今年,澳门警方除了以防疫为由,更首次把禁止六四集会提升至国家安全层次。澳门学生组织只好采取另一种形式,传承当地纪念六四的传统。

澳门政府去年已首次以防疫为由拒绝批准六四集会。今年更首次把拒绝有关申请提升至国家安全层次。

根据澳门警方5月25日向民主发展联委会发出的回复,中央政府对六四事件已经明确定性为反革命动乱。民联会历年的六四烛光晚会以煽动性的图片和文字作虚假宣传,内容包括“追究屠城责任、停止政治迫害、结束一党专政”等,而且煽动颠覆政权及推翻宪制,挑战中央权威,带有挑衅和诽谤成分,以及违反澳门的“刑法典”。

澳门警方向民联会发出批示,拒绝批准举办六四集会。(区锦新提供)
澳门警方向民联会发出批示,拒绝批准举办六四集会。(区锦新提供)

澳门民联会理事长区锦新向美国之音表示,警方的决定是政治打压,不仅侵犯集会权利,也破坏了一国两制的声誉。

区锦新说:“澳门政府引用了中央政府很多年前对六四的评价,说参与的都是颠覆国家的暴徒,所以我们要求平反八九民运就是对中央政府的污蔑,堆砌出这个理由说我们集会是违法的。我们也觉得很惊讶。我们的六四烛光集会从来都是和平理性守法进行,从来没有煽动暴力推翻政权这些。引用这条法律(刑法典)是很荒谬的。”

结束专政不等同推翻政权

区锦新对澳门警方所说的六四集会违法并煽动颠覆政权的说法进行了反驳。

他说:“结束一党专政是否损害国家安全呢?是否推翻政权呢?这并不一定。政治多元参与是不能排除的,而且我们没有使用暴力或者煽动他人使用暴力来推翻(中共)政权。建设民主中国也可以采取和平理性的手段来推动,说我们违反法律是完全没有道理的。”

澳门民联会过往曾连续30年在市中心议事亭前地举行六四烛光集会。去年户外烛光集会首次被禁止。民联会上诉失败,活动改在室内举行。

区锦新说:“我们从1990年开始举行烛光集会,过去30年来一直都是这样举行的,而澳门的刑法典是1995年澳葡时代制定的。澳葡时代也好,特区也好。我们的集会都不存在违法。我们不能接受的是。在法律没有修改的情况下,(烛光集会)突然变成违法。这是不可能的。”

民联会也向当局申请场地举办“八九民运图片展”,但当局以多个场地全部已安排活动为由否决申请。

区锦新说:“有两个可能。第一,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只有香港和澳门两个地方是可以每年悼念六四的。中央政府要收紧这个政策。但是也有可能是,澳门一些官员认为,这可能是立功的机会。”

澳门警方被指搞“一刀切”

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资深新闻工作者麦燕庭谴责澳门警察搞“一刀切”,因为这意味着澳门以后再也无法公开悼念六四了。

麦燕庭说:“今年它(澳门当局)用不少篇幅来说明六四集会其实是违法的,如果是违法的话,那以后你就不用再申请了,因为既然是违法活动,以后就根本没机会再举行,就是一刀切,让你以后都不用再搞。但问题是,澳门警方是用中共一些议决来说六四已经定性了,不能再谈,既然六四当年被定性为反革命动乱,就等于说,澳门也要接受中共这个决议。这和‘一国两制’是完全背道而驰的。”

麦燕庭批评澳门此举等同把中国的一言堂作风引进到澳门。

她说:“因为它说,中国政府已经就六四定性,而且死伤人数也有了说法。(澳门的)六四集会以‘屠城’、‘一党专政’,甚至鼓吹‘茉莉花’,等于煽动颠覆,等同把中国大陆的一套搬到澳门,不能发表跟中央不同意见的评论和说法。这是很危险的。无论现在‘一国两制’被认为剩下不多,但如果澳门也要全盘接受中共的议决和说法,还有什么‘两制’呢?”

上世纪60年代,澳门的左派组织趁着“文化大革命”在中国如火如荼,引入“文革”斗争手段。1966年12月3日,群众在市中心聚集,冲击市政厅和警察局。澳葡政府宣布戒严。其后澳门总督签署“认罪答复书”,历时两个多月的冲突事件才划上句号。

“一二三事件”巩固了左派势力在澳门的影响力。历史因素使澳门社会对中国的归属感相对较强。

麦燕庭说:“中国政府经常会透过澳门来批评香港做得不足之处。如果澳门是这样的话,香港会怎样呢?香港可以不同吗?香港跟澳门都是中国属下的特别行政区。如果澳门要全盘接受中共的议决的话,香港是否也要这样呢?如果这样的话,‘一国两制’就完全没有了。”

澳门媒体人崔子钊告诉美国之音,澳门警方拒绝批准六四集会后,社交网站上出现不少相关留言,疑似为当局的决定护航。

崔子钊说:“有大量疑似虚假账号不断在灌水留言,这都是在脸书上看到的,大概的内容都是跟警方所说的差不多,譬如‘追究屠城责任’、‘结束一党专政’这些内容是违反国家安全法或者澳门刑法典之类的,引导舆论(说),六四晚会在澳门被禁止是合理的。我很难确认是谁在做这种事情,但是以嫌疑来讲,建制(亲北京)社团或者官方很大可能会派人做这些事情。”

澳门学生深受香港反送中影响

在“民联会”六四烛光晚会被禁止举行的同时。由澳门多所高校和中学学生组成的“澳门学生关注组联盟”在社交平台发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动。这个成立只有3个月的团体呼吁澳门市民在6月4日身穿黑衣,戴黑口罩纪念六四。召集人表示,作为一个澳门人,生在澳门这片还能说六四的土地上,希望透过这次行动,传承澳门纪念六四的传统,让下一代能了解六四真相。

“澳门学生关注组联盟”在社交平台发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动。(网上图片)
“澳门学生关注组联盟”在社交平台发起“全城黑衣黑口罩”行动。(网上图片)

媒体人崔子钊相信,两年前的香港反送中运动影响了不少澳门学生的思维。

他说:“很多澳门学生被2019年香港的发送中运动所感染。很多香港抗争的讯息其实澳门学生是有看到的。2019年8月在澳门议事亭前地曾有人想以行动声援香港,但是被澳门警方禁止,我所知道,当时的发起人就是学生,也有学生想搞连侬墙,但是被澳门警察的天眼系统发现,然后立马就禁止了。”

“澳门学生关注组联盟”召集人本已答应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但是在5月27日,联盟的脸书账号突然停止运作,崔子钊相信,这与该组织受到当局施压有关。

崔子钊说:“在澳门的法律,我穿一件黑色衣服,戴上黑色口罩,并没有违法,但是警察到时可能会以各种手段干扰和恐吓。如果警察看到有人在议事亭前地戴黑色口罩走过,可能会让他出示身份证,查他资料之类的。”

港警拒就六四集会是否违法表态

除了澳门拒绝六四集会举行, 香港警方也以限聚令及防疫为由,反对支联会举行六四游行及禁止举办维园烛光集会。5月29日,上诉委员会以游行集会对公共秩序及公共安全构成威胁,疫苗接种进度未如理想等为理由,驳回支联会的上诉。香港警方在媒体追问下,始终拒绝回应“结束一党专政”等口号是否违法。

观察人士麦燕庭表示,中国当局可以禁止六四集会举行,却洗刷不了事实。

她说:“中国政府如果以为可以打压某一类的人群,好像这件事(六四事件)就没有发生,甚至经过一段时间,大家都会遗忘,其实是不会的。尤其现在是网络年代,你怎么可能以为大家不在澳门议事亭前地举起烛光,可能10年、20年以后就会忘记,1989年六四的时候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等地造成那么多人死伤的事件呢?这是根本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