题图来自VOA

正当全国人民准备躺平的时候,一则衡水高中张童鞋的励志视频却火爆网络。在视频里,张童鞋一边不安地晃动着身子,一边咬牙切齿道:“我就是一只土猪,也要拱了城里的白菜!”网上不少人认为,所谓土猪拱白菜的说法,指的是乡下人(土猪)想通过高考当“凤凰渣男”,改变农村身份,然后娶城里女人(白菜)始乱终弃,以这种手段,报复城里人。

CCTV多年前就发布过类似的节目,当时我党叫了一群农村孩子当全国人民的面发狠道:“别人和我比父母,我和别人比明天!”我的博客还转发过这视频。至今我都不明白,这乡下孩子怎么对城里人这么仇视?城里人究竟怎么得罪你了?谁要跟你比了?你明天到底打算跟城里人比什么呢?比官位?比女人?比钞票?可以把话说清楚点嘛。

嫌人贫,恨人富,你们生活困难又不是城里人造成的,你自己觉得城里人比你活得舒服,城里人就成了你攀比的对象,成了你仇人?小粉红也这个想法,只因自己觉得美国比中国强大,不管美国以前帮没帮过自己,友好不友好,也莫名其妙要跟美国攀比,要把美国当假想敌,和美国较上劲,要除之而后快。如果说毛泽东时代城乡天差地别还可以理解,现在城乡差别早已让位给贫富差别,现在还这么想的中国人,是一种国人特有的心理疾病,是不可理喻的。

以前人们唱高调,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为实现四化读书,起码表面还是善意的。而现在已经赤裸裸地表示是为仇恨而读书,为攀比而读书,毫不隐晦企图以读书为手段报复社会的恶意。

颓废的躺平是因为绝望,励志的读书是因为仇恨。种瓜得瓜,种豆得豆,种下的都是绝望和仇恨的种子,中国怎么可能有好的未来呢?

如果张童鞋考上大学,毕业当上书记,很可能是贪官,而且会振振有词地贪,因为它早定社会欠了它,当官就为“把失去的一切夺回来”。

张童鞋其实代表了乡下人普遍的心态,又痛恨城里人,又向往当城里人。我当年下放农村劳动,和乡下人有过接触。根据我掌握的规律,越是土里干活文化低下的,越朴实勤劳,越讲义气。我认识的一个种地农民赵建华就是这样,没啥文化,没啥追求,安心农村生活,他因临时去食堂帮忙与我认识,很聊得来,常一起半夜捉青蛙。回城之后几年,我一度迷上一种类似于“化骨绵掌”的功夫,准备一掌就能把人拍死,但缺少黑豆练习拍打。我五谷不分,没见过黑豆,市场上也没有,就给赵建华写了封信,他很快就花了两元买了袋黑豆寄给我。要知道,那年代两元钱对一个农民来说已经不少了。

“知识越多越反动”这句话用在乡下人身上多少还是有点道理的。越是见过点世面,越是向往城里生活,越是有点文化,尤其是那些能考大学的,越是心理脆弱,用现在的话讲,叫“玻璃心”。若拿成语形容,就是“疑心生暗鬼”。它们特别敏感,像小粉红小战狼总在怀疑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总怀疑别人看不起它。别人即使不在意它的身份,却可能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谣言,就让它莫名其妙咬定你看不起它,会想尽办法暗中报复,其实这都来自于它们那可怜的自卑心,这样的人我认识得太多了,我发现它们每个人都是阴沉着脸,笑里藏刀的样子。它们要混上了书记,那将是城里人的噩梦。

人生最开心的事莫过整人,而书记的工作就是整人,凤凰男王永珍当了书记肯定不会放过城里人,不把姜文华逼得穿上黄袍送美团外卖不算完。说到这,我突然发现我认识的书记不是凤凰男出农村的,就是当兵出农村的,基本上都是人渣,其中一个还曾试图迫害我,幸被我躲过。

我对凤凰男一直持敬而远之的态度,这不是歧视,而是看透其心性,不想接触心理变态患者而已。我知道它们的饿鬼心性,哪怕超度了它,让它考上大学,当上书记,只要心性不改,它保证在阳间过的还是饿鬼的日子,死后依旧又会回到饿鬼道,和在农村一个结局。

美国的某些人和中国的饿鬼一样,喜欢倒果为因,从不谈是因为自己的心理健康问题,自己好逸恶劳,自己犯罪率高,自己热衷恐怖活动而招来的歧视,只谈别人嫌弃自己的肤色。

城乡差别虽然是中共造成,但是张童鞋立这个志向也很奇怪,毕竟现在农业户口比城镇户口都更值钱了。也许是教育环境致使其眼界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农村老百姓的认识程度上。

我要告诉你张童鞋,你恨错了对象!其实城里人不欠乡下人,不见得比你过得舒服,除了领导干部。城里人其实不是白菜是韭菜,是房奴996,活得也苦逼。你拱城里的白菜报不了仇,你要始乱终弃几个城里下岗工人、三轮车夫、退伍老兵家的女孩,能闹出多少动静?能报复多少社会?你爹妈应该教你去报复书记,报复领导,报复党员。你有种就应该在你宿舍墙上贴上刘志军、吴小晖、陈世美、郭文贵的照片,立志以为它们榜样,把权贵家里的白菜给糟蹋了,那才叫好孩子,那才好样,那才过瘾。

你老陈叔陈世美没说去拱县里的白菜,而是以有妇之夫之身,跑去把皇上家的白菜给拱了,牛不牛?远的就不说了,就说你刘志军刘叔叔吧,人家从不因为长得歪瓜裂枣就象你那么自卑,而是身残志坚,奋发进取,依旧腆着歪脸拱局长家的白菜,拱完又去拱军区司令家的白菜,才得以混迹官场,当上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等形成了自己的关系网,翅膀硬了,再把军区司令的女儿也踢了,急得孔司令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眼睁睁看你刘叔另找美女追求真感情而无可奈何。

吴小晖叔叔更厉害,别看一无背景、二无学历、三无长相,其貌不扬,却把邓屠家的白菜都拱了,为六四英烈报了仇!海外民运哪个能做到?你郭叔叔不也是拱了颗香港的大白菜起家的吗?现在习家的白菜还没人拱,你要真有志气,就去把它拱了,那才不枉此生。别被别人抢了先手,等名花有主,再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我看毛主席说的“读书无用论”很有道理,读那些破书有啥用?没出息的家伙才把希望寄托在高考上,迷信什么学历。做大事的人从不在乎这些,早点把党入了,把嘴皮子练好,比什么都强。

金爷爷是过来人,教你的准没错,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别以为高干家白菜高不可攀,金爷爷以前在写潘金莲的博客中早就说过,男人是视觉动物,女人是听觉动物,男人是否对女人真心,全看那女人的色相。无论凤姐如何巧舌如簧,艺术地、浪漫地、温柔地向男人表达爱意,也不会有哪个男的会跟她上床,更不可能与之结婚。相反,即使男人长得不行,地位低下,穷困潦倒,只要嘴巴能吹,花言巧语让女的听了舒服,还是有可能骗得女人真感情,赔上全家富贵倒贴你的。这是男女间的重大区别。

人之贵贱不在于身处什么家庭,而在于其心理。你刘叔吴叔是拱中央首长家白菜的先行者,对男女之事早就参透了,你要有它们的“口才”,拱掉习家的白菜不是梦。到那时,你就是驸马爷,将来海外数以万亿美元计的资产全是你的,搞不好你还能接班,成党的新一代领导核心,小粉红们津津乐道的“弯道超车”不就实现了吗?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