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名得失等浮尘,肯为荣华一问津。

半世追求甘下拜,良知神并自由神。

—–东海自题诗

(一)

自由权是人权的核心,无自由则无人权,无自由则不成人。王道政治虽无自由之名,却有自由之实,故特创“王道自由论”。此论虽为东海所创,自有经典依据和历史依据也。

《帝王世纪》记载:“帝尧之世,天下大和,百姓无事,有八九十老人击壤而歌。”歌词曰:“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帝力于我何有哉?”这首民谣描绘的是上古尧时代人民无忧无虑的生活。不言自由而自由在其中也。

《尚书洪范》也记载了一首很古老的诗:“无偏无陂,遵王之义;无有作好,遵王之道;无有作恶,遵王之路。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党无偏,王道平平;无反无侧,王道正直。会其有极,归其有极。”不言自由而自有自由也。

王道大公无私。《礼记》中孔子提出“奉三无私以劳天下”的为政原则和“大道之行,天下为公”的伟大理想;王道大平无偏。大学八条目最后是平天下,为外王最高理想,即《春秋》之太平世,人人平等天下太平。

平天下的最高境界是“范围天地之化而不过,曲成万物而不遗”。曲成,在尊重万物的本性和个性基础上成就万物,让包括人类在内的天地万物各得其宜。大公大平,不言自由而自有自由也。

孟子说:“霸者之民驩虞如也,王者之民皞皞如也。杀之而不怨,利之而不庸,民日迁善而不知为之者。”不言自由而自由在其中也。

王道可分为小康和大同两个阶段。小康时代,“大道既隐,天下为家,各亲其亲,各子其子,货力为己”云,比起大同王道,政治品质较为低下,但人民也享有一定程度的自由。

王道自由论,要义有二:一、精英享有礼制自由,其自由以礼为边界;民众享有法律自由,其自由以法为边界。自由的双重性,正是王道政治与自由政治、礼乐制度与民主制度的关键性区别。

自由主义的自由即人本主义自由,即民主自由、法治自由,王道自由即仁本主义自由,即礼制自由,德治自由。

常有学者将儒家德治与礼制割裂开来,与法治对立起来。如易中天说,不同的文化背景下的民族或国家有不同的选择,中国传统文化选择的是道德,而西方现代文明选择的是法律;说以德治国就会出伪君子掌权者,以法治国才能管住那些掌权者。(凭记忆记大意) 殊不知,儒家德治必须落实到礼法制度中去。儒家是依礼治国,礼制是德主刑辅,礼乐刑政具备。刑就是刑法、法律。故礼制可以涵盖法治。知道易中天三昧分子一个,不值得提及,然其人影响挺大,见有友人上当,于心不忍,顺手略驳耳。

真正的自由只能植根于两种文化和文明之上,一种是仁本主义,一种是人本主义。换言之,真正的自由只有两种,一种是仁本主义自由,一种是人本主义自由。

中美真正的差距是什么?很多人问过、答过这个问题,回答中肯者寡。中美之间,差距很多很大,政治、经济、科技、军事各方面差距都很大,然最根本的差距,可以浓缩为两个字:自由。美国优点在此,缺点也在此,可以追赶和超越。

欲追赶美国,必须自由化;欲超越美国,必须仁义化。注意,在政治上,仁义和自由,有别而不二,政治仁义化就是王道。

 

(二)

王道政治只能由中道文化、即仁本主义文化开出来。

何谓仁?可以从不同角度、方向、领域、层面和境界予以解释,历代大儒、古今学者有过无数阐说。仁者,天也,仁即天性,这是最根本的解释。天性,即天命之性,于天为天道,于人为本性。此性为生命之根、众德之本、万善之源,一切人类文化、文明由此兴起和展开。

王阳明《咏良知四首示诸生》:“无声无臭独知时, 此是乾坤万有基。”这个良知,就是天性、仁性、天道。道在乾坤为万有之基,仁在人类为身心之本。天地无道,就不成其为天地,就会天崩地裂乾坤毁;人类不仁,就不成其为人,就会心败身坏禽兽化。

仁即天性。也可以说,天性即仁,仁性即天。仁道即人道之最高,人道与天道的圆满统一。故东海曰,仁道三通。仁道三通可作两层理解:一指通天道、地道、人道,三道合一;二指通道统、政统、学统,三统合一。故儒者应为仁者,儒学即是仁学,仁本主义学说。

仁本主义堪称我最重要的概念。《仁本主义论集》一书已于2018年7月出版。但这本书出版之前经过大量删削,删除了《仁本主义世界观》等核心篇章。希望不久的将来,《仁本主义》全本得以出版。

仁本主义也可以称为三本主义,即道德上仁本位,政治上民本位,宇宙中人本位。

在民、国、君三要素中,民最重要;在人与神、人与万物的关系中,人最重要。民本和人本,统一于仁本主义。

仁本主义经典即圣经圣言,皆自实践中来,自良知而发,皆道德真谛和政治真谛。不信真谛,历史必然会开展灾难性的事实启蒙,让违反真谛的人物、势力、国家和社会付出各种沉重的代价,一次不行就多次,重复启蒙,直到天下归仁,即圣经圣言成为人类的常识,直到仁本主义成为人类的共遵的道路。

只有人本主义文化,才能开出自由政治;只有仁本主义文化,才能开出王道政治;只有自由政治和王道政治,才能建设真正的政治和制度文明。

王道政治即仁本主义政治,王道社会即仁本主义社会。

马家把人类历史划分为依次更替的五种社会形态,即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东海根据文化主体和文明模式之别,也将社会划分为可以同时存在的五种形态,即仁本主义社会、人本主义社会、良性神本主义社会、恶性神本主义社会、物本主义社会。

这是历史唯仁主义划分社会形态的基本方法。物本主义社会即马家社会,恶性神本主义社会即伊教社会,良性神本主义社会即西方中世纪耶教社会,人本主义社会即现代西方自由社会,仁本主义社会即王道社会。

仁本主义文化可以用来引导和规范过现未一切社会关系。哪个社会不适合儒家文化,什么时代和国家的社会关系不能用儒家文化引导规范,那不是儒家的问题,而是社会出了大问题。

仁本主义最适合用来拨乱反正。有厅友问:“假如大家活在一百年前的中国,倾向选择一条怎样的救亡图存道路?”

东海答:走仁本主义道路,只有仁本主义才能消除内忧外患,真正救民救国。当时最重要的文化工作是辟邪兴儒。辟邪以批判马列主义社会主义为主,包括批判民主主义平等主义爱国主义反儒主义等等。兴儒是恢复儒家的主体文化和指导思想地位。如果马列批不倒,儒家兴不起,百年浩劫就是理所当然、势所必然、命中注定、无可挽救的。

(三)

百年浩劫将尽,历史又将重启。不过,儒家的文化复兴和王道政治的重建不可能一蹴而就,其思想影响的扩大、社会基础的扎实、自身力量的增强和道德作用的提升,都有一个积累和渐进的过程。

东海归儒才十六年,儒家取得“局部政治许可证”不到八年。在马学依然占主位、儒言依然不自由、红色恐怖仍弥漫的情况下,能够取得现有成就,已可告慰于孔孟和历代圣贤。

我相信,无论政治环境如何,儒家事业的发展都是加速度的。我相信,一旦享有言论权,儒家的发展更会是飞跃式乃至爆炸性的!

我从不担心儒家的未来,我关心的是这个时代儒家自身的品格和成长。这次儒家历空前浩劫而归,其力尚微弱,其势不可挡,复兴不封顶。然历史性的大任,必有历史性的大考。只有德智兼备的君子之人豪杰之士,才能经得住历史性的考验,抓得牢历史性的机会,肩得起历史性的责任,包括政治责任和文化责任。

有志于儒家复兴就要主动承担文化责任,有志于王道重建就要准备承担政治责任。领导人作为最高的政治家,更要承担最大的政治责任。

领导人最大的成就,不在经济科技而在文化道德。谁能带领中国实现文化道德腾飞,谁就是最好的领导人,就是现代圣王。文化和道德的腾飞,必然伴随着政治制度的优化和经济科技的腾飞,国家想不富强都不行。道德腾飞,意味着官德民智大幅度提升,好人好上加好,正人君子化,坏人不敢再坏。

创造这种腾飞奇迹的主要法门有三:一建立一个圣贤君子组成的领导集团,二以中道文化为主体文化和主导思想,三吸收古今中西好制度的精华建设新礼制。做好三事,大事毕矣,领导人可以无为而治了。圣贤成为领导人,其道德必然落实到政治和制度上,实践王道政治和礼乐制度。

王道政治的推行需要机会和相应的权位,王道精神的践行则是人人可为、时时可为的。《春秋》是外王大经,《春秋》大义是外王学的要义。《太史公自序》有一段话很好地归纳了《春秋》精神:“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弊起废,王道之大者也。”

这就是《春秋》,即王道精神。除了“存亡国,继绝世,补弊起废”需要天子权位,其它事既是政治事务,也是文化人的本职工作,随时随地可以进行。例如善善恶恶,奖励善良、惩罚罪恶,是政治上的善善恶恶;表彰正义弘扬真理,批判各种罪恶和邪说,是文化性的善善恶恶。

说真理与辟邪说,各有意义,都很重要,相辅相成,不可或缺。于个人当然不妨有所侧重,有的人侧重说真理,有的人侧重辟邪说,这是个人选择的自由,都不失为君子。东海期望自己的是两者并重,双管齐下,立我仁本主义大本,广破古今中西各种异端邪说。这就是我自修内圣功夫、发扬王道精神的一大法门。

谨以旧联一副,与海内外仁人义士、自由人士共勉:健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这是老枭时期的自题联。

当时政治上推崇自由主义,认为唯有民主自由才能救中国,遂在江湖上嘶声豁命呼吁民主,并参与人权维护、冤案救助、网络竞选等活动。后来慢慢发现,西学虽然不错,手援亦有意义,但非常有限。唯仁本主义才能救民救国道援天下,上求下索,终归于儒。2021-6-23余东海造于广西邕城青秀山下独乐斋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