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2日,在美国任职八年的崔天凯大使卸职离开华盛顿,其离职演讲中的一句话被美国主流媒体引用:“中美关系到了十字路口。”

岂仅中美关系,中国前进的方向也到了十字路口。“中国向何处去”的老问题和三条道路选择,越来越严峻地摆在面前。三条道路者,马路、西路和儒路也。

马路是马列主义、社会主义,西路是人本主义、自由主义,儒路是仁本主义和王道政治。三条道路三个方向。

最优的是儒路,最具有三正性,对于美西,有望先赶后超;次优是西路,也不错,不够好,只能追随美国之后,永远无法赶上,遑论超越。台湾名义上是三民主义道路,但三民主义已被完全架空虚置,本质上属于西路,故不另说。

儒路固然是最佳选择,但现实很难被国人选择。刚刚来复几年,社会基础、道义形象、道德内力和各方面实力都非常有限,姑不论儒群质量,数量就非常有限。就现阶段整体实力而言,自由派应高于儒群。

至于马路,造祸已久,罪孽已深,天怒人怨,再怎样坚持也难以持久。又有人自欺欺人地提出共同富裕的倡议和追求,无效无效也。大半个地球、大半个世纪的社会主义实践早已证明,社会主义与共同富裕绝缘,倒与极端贫困、贫富悬殊和人道灾难结下了不解之缘。

社会主义必然严重阻碍经济科技的健康发展,根本原因有二:

一是制度不行,无法为财产权和分配公正、司法公正提供刚性保障,严重挫伤国人长远致富的积极性,再强调共富,能者更无积极性;二是人不行,官民都不行。官德败坏,与民争利多谋,巧取豪夺有术,富之教之无计;民智低下,善于粗狂性破坏性的资源开发,普遍缺乏科学创造技术创新能力。

社会主义要“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很容易,轻而易举;要实现“共同富裕”,很难,千难万难,最后最有可能实现的是共同贫困。要实现“共同富裕”,不仅社会主义做不到,自由主义也做不到。自由主义只能做到一定的分配公正和社会保障。要真正实现共同富裕,非王道政治不可。为什么?这个问题以后再论。

《胡星斗:哪里有侵权,哪里就有贫困——农村公用事业投资暨法律保障研讨会发言》结尾指出:“中国现在应当开展新乡村运动,开展农民权利保护运动,开展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运动。可以说:哪里有侵权,哪里有不合理的限制,哪里就有贫困。”

虽然是2010年的发言,至今仍有现实意义。只不过,在马主义、社会主义道路上,欲保护农民权利,消除侵权和不合理的限制,只能是空谈。

马家在上,一切无望。

马路与道德格格不入。厓山遗民同仁说得好:“阶级道德、国家道德是对不道德的一种伪饰。”之所以越是倡导无产阶级道德、社会主义道德、爱国主义道德,政治就越无道,社会就越缺德,根本原因在此。无产阶级往往无德,社会主义、爱国主义都属于现代极权主义,与道德相悖而行。

马家文化、政治和社会都是极端逆淘汰系统,有两个核心特色,一是把正人君子淘汰掉,轻则边缘化,重则摧毁之;二是让小人升上去,越是小人之尤和邪恶之徒,升得越快越高。当然,升得越快越高者,也往往摔得越快越惨。故马家官场死于非命者、破家绝后者特别多。

儒马结合,完全不可能。欲将马主义安上中国心,比把马变成人、把盗跖变成孔子更难。马主义有不可动摇的三支柱:哲学物本,政治党本,经济公有,即所谓的唯物主义信仰和社会主义道路。儒文化也有万古不易的三原则:道德仁本,政治民本,经济民有(近乎现代私有制和市场经济)这就是中国心。 马主义与中国心互为天敌,无可调和。即使以儒为主,融合儒马,也不不可能。 在《专访蒋庆:“回到康有为”是政治成熟的表现》中,儒家网问及未来儒学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之关系,蒋先生说:“社会主义的阶级斗争原则与大平等原则有违儒学的中和原则与合理等差原则,故须否定而舍弃之,而社会主义关怀社会弱势群体、追求社会公正的原则符合儒学的仁政原则,故须肯定而吸取之。” 又说:“未来儒学与自由主义、社会主义的关系,应是儒学为主,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为辅的关系”云。

儒学为主理所当然,自由主义为辅也没问题,社会主义为辅则非所宜,东海期期以为不可。说“社会主义关怀弱势群体、追求社会公正的原则”纯属误会。关怀弱势群体、追求社会公正是外王学和自由主义的共识,并非社会主义的原则。社会主义根本没有这个原则。

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是社会本位,基本制度是公有制,与儒家外王学的民本位和民有制、自由主义的人本位和私有制皆格格不入。对于儒家政治来说,社会主义没有辅助性的资格和支援性价值。

自由主义与社会主义也是相悖而行的,没有结合的可能。或说:“欧洲大多数是‘半社会主义半自由主义’的福利社会”云。这个说法颇为流行,完全错误,东海已经多次澄清,世界上根本没有“半社会主义半自由主义”那样的社会。

社会主义属于集体主义范畴,经济上以公有制为标配,左为计划经济,右为特权市场经济;自由主义建基于个人主义哲学,经济上以私有制和市场经济为标配,两条道路正邪有别,格格不入。

社会主义的问题,王道主义解决最好,自由主义解决次之。而自由主义的问题,只能王道主义解决。换言之,马邦的出路,儒化最好,西化次之,西方的问题只有儒家能够解决—–兹事体大,然非急务,容后慢慢详论。当务之急是解决吾民吾国的问题。

2021-6-28

余东海集于广西青秀山下独乐斋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刊立场)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