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1
2021 年 7 月 1 日,警察在香港维多利亚公园附近。

今年的七一,是中共百周年党庆,也是香港主权移交24周年的日子。习近平讲话中对港部分,明显和以往不同,强调落实中央“全面管治权”,不再谈“一国两制”的成就。而在香港,以往风雨不改的七一游行被高压禁绝,民间异议声被压倒,剩下的是武官“代理特首”对中共的吹捧之辞和对港人的恫吓。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在党庆百周年上的讲话,有关港澳的部分,只有100多字。当中一如既往,提到要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澳人治澳”、高度自治的方针。

五年前赞一国两制成功 今强调落实中央“全面管治权”

当中特别强调,要落实中央对港澳的“全面管治权”。而在“港区国安法”生效一周年的这一天,习近平提到要落实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维护特区社会大局稳定”,保持港澳长期繁荣稳定。

2021 年 7 月 1 日,香港主权移交24周年,居民走过在人行天桥上竖立的中国国旗。 (美联社)
2021 年 7 月 1 日,香港主权移交24周年,居民走过在人行天桥上竖立的中国国旗。 (美联社)

本台翻查习近平2016年在党庆95周年时的讲话,有关港澳的部分,特别强调“一国两制”的成就,指一国两制在实践中“取得举世公认的成功”,强调中共对一国两制的信心和决心都“绝不会动摇”。

5年前的讲话也提到会“严格按照宪法和基本法办事”。不过相关篇幅都在今年的讲话中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强调中央的“全面管治权”和要“维护国安”。

学者:推翻“港人治港”方针?

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对本台表示,自“港区国安法”实施后,北京早已不再谈“促进和谐”,更把温和民主派、学者及记者等送进牢狱。他质疑北京“全面管治权”的说法,是将沿用24年的“港人治港”方针推翻。

2021年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24周年,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铜锣湾警方拒绝允许举行抗议集会后,一名妇女在铜锣湾举起双手,象征“五个要求,不能少一个”。(路透社)
2021年7月1日,是香港主权移交24周年,兼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铜锣湾警方拒绝允许举行抗议集会后,一名妇女在铜锣湾举起双手,象征“五个要求,不能少一个”。(路透社)

钟剑华说:“其实说什么也没有用,现实环境我相信香港人及国际社会看得非常清楚,不是他说就能信服公众。你以前说’一国两制’获得空前成功及举世公认,这些说法事实上随时间飞逝,都看到是谎言。今时今日更赤裸,也不介意不提’一国两制’的成就了。不提’一国两制’的成就,实际上意味着’一国两制’失败,甚至推翻。落实全面管治更加说明,自己没有能力在97后维持香港繁荣稳定。”

香港七一“双庆” “赤化”随处可见

而在香港,官方同日举行庆祝主权移交24周年活动,街头处处可见“赤化”痕迹。在升旗礼上,警方护旗方队首次以中式步操进场,司令员以普通话读出口令。

由于特首林郑月娥赴京出席党庆活动,香港的官方庆祝活动,由署理行政长官李家超主持。他不到一个星期以前,才突然由保安局局长升任为政务司司长,引来各界议论,质疑警察出身的他官至特区政府第二把手,统领全港18万名公务员,显示北京锐意在港实行“武官治港”,日后香港形势或更严峻。

2021 年 7 月 1 日,在香港的一条街道上,一名妇女走过一辆停在中国国旗下的警车。 (美联社)
2021 年 7 月 1 日,在香港的一条街道上,一名妇女走过一辆停在中国国旗下的警车。 (美联社)

武官抬头 对港人强硬 对中共奉迎

在香港特区成立24周年酒会上,李家超首次以署理行政长官的身份致辞,内容明显比去年林郑月娥的发言更见强硬。

李家超说:“2019年下半年开始的’黑暴’,以及反中乱港势力意图利用特区选举制度的漏洞,瘫痪政府施政甚至夺取管治权,令香港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反中乱港和居心叵测的人透过选举制度的漏洞进入特区的政治体制,并借此不断破坏中央和香港特区的关系,制造对立,阻挠施政,阻挠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

他表示中央去年制定“港区国安法”,以及“完善特区选举制度”,令香港社会“由乱转治”,为香港长治久安奠下坚实基础。他又特别赞扬中共,指香港“顺利回归祖国是中国共产党百年伟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体现了中共“坚持履行洗雪中华民族百年屈辱和统一祖国的历史使命”。

而在之后的党庆活动上,他特别以普通话发言,并再以大篇幅歌颂中共,指中共“带领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迈向国际”;更声称在中共领导下,实施了“港区国安法”,香港市民不用再恐惧。

李家超说:“特区的安全回来了,国家安全风险受控了;市民不再需要担心人身安全,不再受汽油弹及刑事毁坏威胁,交通不再被瘫痪;市民生活恢复正常,社会恢复运作,经济可重新发展。”

钟剑华认为,李家超的说话实际来说并无意思,即使他口说香港回归平静,但实际上市民对官员的评分并无改善。港府形式上用暴力震慑市民,实际上却不能掩盖政府难以平伏香港人情绪的事实。

左图:2021 年 7 月 1 日在香港七一大游行过去地点,车辆和电车在街道上行驶 。右图:2019 年 7 月 1 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涌上街头,参加七一大游行。(美联社)
左图:2021 年 7 月 1 日在香港七一大游行过去地点,车辆和电车在街道上行驶 。右图:2019 年 7 月 1 日,成千上万的抗议者涌上街头,参加七一大游行。(美联社)

严防示威游行破坏党庆气氛

而从1997年开始,每年七一,香港街头都会有示威游行,表达市民诉求,风雨不改。 2019年反送中运动期间的七一游行,据主办方统计,更有55万人参与。即使去年“港区国安法”生效首日的七一,港府首次以疫情为由禁止游行,仍有大批民众上街“自由行”,继续在夹缝中争取示威游行权利。

不过到今年,警方二度以疫情为由禁止集会游行,更在七一前夕拘捕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加上大批民主派主力已陷狱,申请游行失败的团体唯有改为设街站表达政治诉求。

即使如此,港警仍如临大敌,在隧道入口设路障截查车辆,更围封往日游行出发点维多利亚公园,由正午12时开始,任何人未经准许进入或逗留即属违法,最高可囚12个月。警方派出大批警力“高姿态巡逻”,截查穿黑衣市民。

至下午,原本计划在铜锣湾、旺角设街站的民间团体,都被警方以疫情“限聚令”、“公安条例”、及“阻差办公”等理由阻止。有团体成员发言时,随即被警员警告,指其言论有机会触犯“煽动意图罪”。

记者:吕熙 文海欣 责编:胡力汉 梒青 网编:瑞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