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中共为了宣传需要,把很多编造出的小说情节写入课本以美化自己。“飞夺泸定桥”是其中之一。最近,官方甚至把所有自己他们编造历史的质疑都打成“谣言”。但是编造的历史毕竟是伪史,普通人只要动动脑就能看出其编造的痕迹。

紅軍長征“飛奪瀘定橋”的故事早就被編入大陸小學語文課本,故青少年無不耳熟能詳。

課文說,1935年5月下旬,打著“北上抗日”旗號的“中央紅軍”在四川省中西部強渡大渡河成功後因僅一艘渡船,故兵分兩路,右岸紅四團(林彪麾下)官兵冒著大雨在崎嶇陡峭的山路上跑步前進,一晝夜奔襲120公里,終於在5月29日凌晨6時許先敵趕到目的地。第2連連長和22名突擊隊員,沿著槍林彈雨和火牆密布的鐵索踩著鐵鏈奪下橋頭,並與左岸部隊合圍占領了瀘定橋。

“團長黃開湘、政委楊成武,在5月29日凌晨6時按時到達瀘定橋西岸,橋東面有兩個營的守軍,橋板也已被守軍收去。戰前雙方有喊話,紅軍方面向川軍說:我們是北上抗日的,請你們讓開路,不想和你們打。川軍方面回應說:你們有本事就長翅膀飛過來。由一營二連廖大珠為首的22人的突擊隊,突擊隊員腰插手榴彈,駁殼槍,後背一把大刀,冒著槍林彈雨,攀踏著鐵索強攻前進。他們後面是三連,每人抱一塊木板,在後面鋪木板。三連的後面是全副武裝的一連,準備最後時刻拚死衝擊。當突擊隊員到達河對岸時,守軍點燃了堆放在橋頭的澆上煤油的木板,突擊隊員不懼燃燒的火焰,衝到岸上,後續部隊也隨後跟上,經過兩個小時的激戰,消滅了守軍,奪佔瀘定橋,22名突擊隊員楊成武回憶都活了下來,而瀘定橋紀念匾則記載有4名隊員陣亡。”這段文字就在維基百科上。

上面瀘定橋戰鬥的故事約300字,稍稍細心讀一下,就會發現這絕非林彪所隊過瀘定橋的真實歷史,純屬宣傳幹事或者通訊員編寫的故事。編的痕跡太明顯,經不起如此質疑: 1935年日軍在華北,中央紅軍跑四川來抗什麼日?如果是借道,說清楚了,川軍為啥不放行?22人的突擊隊,人數不多,這麼輝煌的戰績,為什麼不一一列出他們的姓名和軍職。顯然,編寫上面文字的宣傳幹事們沒法說清楚這些問題。

首先應該肯定:“飛渡瀘定橋”並非無中生有。看資料:天塹大渡河曾是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當年全軍覆沒之處。喜馬拉雅山融雪捲起的奔騰咆哮的激流,漩渦密佈,河床佈滿尖利的岩石,無法涉水。瀘定橋建於十八世紀初葉,是四川通往西藏的一座雄偉的吊橋,全長一百零一公尺,寬兩公尺多,十三根鐵索連接東西兩岸,九根作橋底,上面鋪著木板做橋面。紅軍過河時,橋上無板只有鐵索。

再看戰前紅軍和川軍的喊話,紅軍是在江西戰敗了被攆出來的喪家之犬,從江西到湖南再到貴州、雲南、四川,完全就是逃命的心理,跟川軍交戰前會喊“北上抗日”這種沒有意義的話?當然不會。打仗是槍彈下闖活命的,跟川軍喊這些可笑的話,心理上就輸了,仗還能打嗎?林彪會讓他的紅軍這麼瞎喊嗎?

再說川軍如果真是守衛目的明確,就是要在大渡河邊把紅軍變成第二個石達開,喊話中擺明了是要拼本事,槍林彈雨中22名槍全別在腰上的突擊隊員居然都走過了無板的鐵索,怎麼可能?除非守軍這兩個營官兵全都被隔空點穴定住了。如果林彪或者他的軍隊中沒有這樣的高人,那麼不需要兩個營,有一個槍法好的人就可以擊倒這22個“人靶”。只要是摸槍打死過麻雀的人都能做到。

為了自圓其說,大陸官方補充了這麼一段話:

“根據2003年當地86歲的老人李國秀老人的目擊陳述,他看到有22個紅軍過橋,老百姓在前面帶路,紅軍跟在後面,幾個老百姓被國民黨擊中掉進了河裡,橋上沒有木板,只掛著鐵鏈。”這個李國秀“看到有22個紅軍過橋”,這個數字他是一一數來的嗎?他怎麼會有看人就數數字的習慣?李國秀18歲時記下的數字,居然隔了68年還記得,莫非他一輩子就為作這個證而活?既然橋對面有敵人,工農子弟兵紅軍怎麼會讓老百姓擋子彈?川軍的子彈怎麼能把老百姓打下河,卻打不下後面的紅軍呢?

此外,“有分析認為,當時駐守對岸的川軍劉文輝部隊裝備落後。紅軍在火力上有著壓制性的優勢。因此,紅軍只遇到有限的抵抗,並且守軍的抵抗很快就瓦解了。”

其實以上分析也不經一駁:既然川軍裝備落後,也沒防守和殲敵的頑強意志,戰前怎麼會喊話要比本事?如果劉文輝根本就沒打算阻止紅軍過路,也就沒必要派兵駐守瀘定橋。這才是實情。

查看百度百科“飛渡瀘定橋”的詞條,很容易看出這個故事出爐前後煞費苦心。

食緣1936年美國記者斯諾採訪陝北。毛澤東和楊尚昆聯署命令發起對外宣傳和向外國人募捐的徵文,紅一軍團政治宣傳科科長彭加倫寫的《飛奪瀘定橋》很生動,被斯諾採用。斯諾看了毛澤東給的《飛奪瀘定橋》後,進行了再創作:

“木板有一半給抽掉了,從岸邊到河中心只剩下光溜溜的鐵鏈。在東岸的橋頭,敵人的一個機關槍陣地正對著他們,它的後面是由一團白軍把守的陣地……誰能想到紅軍會發瘋似的試圖從光鐵鏈上過河呢?可是紅軍卻偏偏這樣做了……頭一個戰士中了槍,掉到下面的水流裡,第二個也掉下去了,接著是第三個……敵人把煤油扔到橋板上,橋板開始燃燒起來。這時,大約有二十名紅軍戰士用雙手和膝蓋匍匐前進,把手榴彈一個接一個地扔進敵人的機關槍陣地。”

匍匐前進過無板的鐵索橋,還扔手榴彈。電視劇集《長征》就是按此拍攝的,神了!

事實上過橋時紅軍無一傷亡。首批過橋的二十二名戰士,在六月二日過橋後,每人得了一套列寧裝、一枝鋼筆、一個碗和一雙筷子。他們中沒有一個人受傷。其他紅軍過橋時也沒有傷亡。周恩來致電詢問過橋的指揮官楊成武:“人有沒有受損失?”當聽說沒有時,周又問:“一個都沒有?”答覆是:“一個都沒有。”

中共最會忽悠,如玩魔術。林彪左路軍有楊成武(王開湘)團飛奪瀘定橋的故事,彭德懷部彭雪楓團就有覃應機偵察連12人奪橋的故事。於是,所謂瀘定橋戰鬥的故事就有了紅一軍團楊成武紅四團和紅三軍團彭雪楓紅十三團兩個版本:一個是楊成武部下二連連長廖大珠率領22名突擊隊員奪取的,但這22位勇士的名字一直沒有公佈)。第二個是彭雪楓部下偵察連指導員覃應機帶領12名勇士(均有名有姓)奪取的,這個版本最早報到黨中央,1935年就由陳雲帶去蘇聯。

不過,網上也有資料稱,覃應機偵察連12人所奪乃另一鐵索橋,不是瀘定橋。到底是否如此,玆不作進一步考證,錄以備用。

不管怎樣,由於彭加倫和楊成武會宣傳,毛澤東就給了斯諾這個版本(彭原作,楊署名)。

1946年,彭德懷被一位英國作家問起,怕說漏嘴,就推說“記不清了”。而記得清楚對岸敵軍的彭加倫說有兩個旅,楊成武說有兩個團。邏輯學告訴我們,這兩種對立的故事版本,完全可能同假。

1935年蔣介石是在驅趕紅軍進四川入西北,而不是要消滅,那是他統一西南、西北的軍事戰略。鄧小平身為當年中央紅軍《紅星報》主編,自然對此很清楚。1982年他會見美國總統卡特的國家安全顧問布列津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親口說:“(楊成武部喋血飛奪瀘定橋)這只是為了宣傳,我們需要表現我們軍隊的戰鬥精神。其實沒有打過什麼仗。”

無獨有偶,英籍華裔女作家張戎寫過一本《鮮為人知的毛澤東》,還原了這段歷史的真實。摘要如下:

紅軍五月二十九日到達時,瀘定橋沒有國民黨軍隊把守。長征故事中說的守橋的國民黨二十四軍第四旅李全山團,其實駐在遠處的化林坪一帶。駐紮瀘定的步二旅在紅軍到來前就被派去五十公里外的康定。有西康地區專員六月三日的通報——步二旅“集中康城附近”——證明。當時國民黨無數通訊沒有一份講瀘定橋打了仗,只提到紅軍在去瀘定橋的路上和離開瀘定橋之後,有幾次小型遭遇戰。離橋不遠的天主教堂,一位九十三歲老太太,頭腦十分清晰地記得紅軍當年“陰一炮,陽一槍地打過去”,然後“慢慢過完橋”,過橋時“沒有打”。有兩三個人命喪此橋,朱德夫人和九十三歲老人都說是紅軍修橋時失足掉下去的。

由此可見,本文開頭引述的大陸小學課文所載故事,是真真假假相混雜。《紅樓夢》說得好:假作真時真亦假。歷史的本來面目理應讓後人知悉,去偽存真。

筆者不厭其煩蒐集有關資料以飧讀者,並無抹黑共軍或國軍之意,僅此聲明。

(2021-7-13)
【议报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